一刹那间,梁初一脑子里就想了起来!

  前一世,在监狱里,像师傅、像父亲一般的邱八爷在他即将刑满出狱之前曾经托付给他一件事。

  照顾他的女儿高雅,有一张照片,是八爷私生女儿高雅和她女儿的合影,照片背面写着“曾沅、高雅母女2017年合影”。

  照片里,三十多岁的高雅很美,只是沧桑都写在了脸上,枭雄八爷也曾唠叨过,他对不起这个私生女儿,他把他所有的财富私藏秘密都赠托给了梁初一,希望梁初一出狱后用那笔财富照顾好高雅母女。

  现在的高雅才十七八岁,跟照片里的高雅高度相似,美丽颜值依旧,除了青涩,没有照片里那种明显的生活困苦和岁月痕迹。

  听八爷说过,高雅是随母姓,性格很叛逆,极其憎恨他这个父亲,跟了个男人又不幸福,还受家暴,但邱八爷那时已经入了狱,想帮也帮不上,后来高雅带着女儿离开了那男的独自生活,直到八爷入狱的第八个年头,高雅带女儿探监看了他,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一想起来,梁初一可以肯定这个高雅就是八爷的女儿高雅,只不过他想不透的是,高雅怎么会跟张艳容搅和在一起?

  无论如何他都想不到,他前一世居然跟八爷的女儿见过面,做梦也料不到,他跟高雅的见面居然是那样的一个场合中!

  张艳容拉着高雅快速走出寄卖行,梁初一正要追出去,给他老爸梁大庆一伸手就逮住了。

  “哪儿也不许去,从今往后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店里跟我学手艺,毕业厮混了两三年啥名堂没混出来,尽给老子惹事,就得给你上个紧箍咒套一套!”

  把儿子箍在自己身边,梁大庆认为是最合适不过的方案,他盯着的话,儿子就干不出也没有机会去干胡天胡地的坏事,二来也可以让他学一学家门技术,以后总是要把店面事业交到他手里的,只是不成材又哪放心交啊。

  但儿子今天处理张艳容这个事情,梁大庆颇有眼前一亮的感觉,看来他脑子还是聪明,并不是一无事处的草包,就看能不能引导得好。

  梁初一并不拒绝,呆店里没关系,学技术也没关系,但梁初一想要知道高雅的情况,不过想也没用,他老子现在不会放他走,再说他也说不出口,可以肯定他现在在他老子眼里是没有任何可以值得信任的地方。

  既然老天爷再给了一次机会,而且还在这个节坎时间上,挽救父母的生命就摆在第一位,然后是高雅,最后是八爷,一想到八爷,梁初一心里暖暖的,思绪飘然远处,这个年代里的八爷是什么样儿?

  梁大庆也不管梁初一的想法,抱了一叠书来摆在他面前:“店里大部份的活儿有你二叔看着,我也不要你做什么,这些书,你先看,看透澈了我再来跟你讲实物鉴定技巧。”

  这一摞书有六七册,《中国历代陶瓷鉴定》,《定瓷艺术》,《天工格物》,《格物论》等等……

  如果是以前的梁初一,打死都不看这些书的,但在狱里的那些年,八爷给他灌了满满一脑子的古董的鉴定和制作技艺,风水地理的点脉定论,可以说现在的梁初一最感兴趣的就是这些,一肚子的技术理论,除了没有实践过。

  但仅仅就是眼力技术的理论方面,梁大庆就远远不如他这个儿子,要不然他又哪会给弟弟梁大祝与人合伙用了一只膺品青花瓷瓶而打眼弄得家破人亡?

  梁大祝端了一杯热气腾腾的新泡茶来递给梁大庆:“大哥,我看还是别给初一太大压力了,以前我看他对咱这行业不感兴趣,犟牛不喝水,现在的年轻人有哪个静得下心来学咱这老古董技术嘛,再说三十六行,行行都能出状元,你又何必硬要他学这个?”

  梁大庆接过茶杯轻轻呡了一口,哼了哼说:“不是你说的问题,而是我觉得以前对他太过放纵了,你看他惹的事……免得以后闯更大的祸,我现在就把他看在店里,磨一磨心性,俗话说得好,亡羊补牢,尤为未晚。”

  家门技术学得好那是更好,但如果说硬是学不来,不是吃这碗饭的料,梁大庆也并没有强求的意思,只是觉得把儿子禁锢在他跟前,亲自盯着,少惹些事,磨一下心性,当然这些话就不会当着儿子的面说了。

  梁大祝微微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梁初一捕捉到了他这一闪即逝的表情,心里冷笑一声,这个父亲的亲弟弟,自己的亲二叔,连至亲的人都下得了手,说他是禽兽也不为过,他不想自己留在店里的意图其实很明显,就是不想自己碍眼,如果自己不来寄卖行,或者说不继承寄卖行,那他就毫无忌惮的做手脚了,因为亲情,父亲又对他格外信任,没有自己这个继承人,说不定父亲就把寄卖行交给他了。

  想一想前世,父亲上当买了膺品的确切时间他并不清楚,但估计应该就是父亲自杀前两三天内,现在离父亲自杀还有半个月,现在父亲把他禁锢在身边,正好盯着。

  再世为人,梁初一自然不会再毛手毛脚不长脑子,没有绝对的把握他还不想就现在去阻止,也正好再看看二叔的丑恶嘴脸。

  “爸,你说得是,想想以前的事我确实很后悔,我也正想好好学一学家门技术,我对这个还真感兴趣。”

  “你还真感兴趣?”梁大祝忍不住哑然失笑。

  就凭你?除了要钱出去吃喝玩乐外,你还干得了什么正经事?学文玩鉴定?你能认真看半个小时的书就算我梁大祝输!

  就连梁大庆也不觉得儿子说的话能当真,但能这么说也算他多少长了点心,先就这样着吧,弯了的树一下子也扳不直,得慢慢来。

  不过事情倒是很出梁大庆梁大祝两人的意料,梁初一看那些书并没有发困发倦,也并没有不耐烦,反而兴致勃勃,精神劲头儿足得很,一边看书,一边拿了店里仅有的几件瓷器印证鉴赏。

  因为有了一肚子的极高水平的理论知识,所以再看这些书并不难,再加上实物印证,梁初一越发感觉到八爷的水平极高。

  失望的是二叔梁大祝,他见梁初一没发困,二没睡觉,兴致勃勃地看书看瓷器,看来是一副劲头儿要跟他抢寄卖行的位置,心里头郁闷得很,也不知道梁初一是吃错了什么药,他居然就能待得住!

  虽然说绝无可能仅此一天就真的改邪归正了,但有这么个开端也是好的,梁大庆很高兴,下午六点关店门后叫了弟弟儿子一起去火锅店好生吃了一餐,然后才回家。

  回家后梁大庆并没有跟妻子许慧如说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免得多生口舌。

  倒是梁初一回家一见到老娘就红着眼睛抱着她不松手。

  那个最疼爱他的人此刻活生生的就在眼前,梁初一再也忍耐不住自己的感情渲泄!

  “啊哟啊哟,儿子你怎么了?”许慧如扭头瞪着丈夫恼道:“梁大庆,你把我儿子怎么了?”

  梁大庆只有苦笑。

  梁初一抹了一把眼泪,松开手仔细端详了一下母亲。

  这是那张还显年轻、还显富态的妈妈,对他的宠溺毫不掩饰的洋溢在脸上。

  有妈的孩子才是宝啊!

  “妈,不关爸的事。”梁初一把脸上的泪擦干净了,笑着说:“没事儿,我就是想你了!”

  许慧如一脸爱怜的说:“你这傻孩子,又不是出门多久了,天天见着呢还想妈?饿了吧?我做饭去……”

  梁初一拉着老妈的手就坐到沙发中,抱着她的手胳膊头倚着肩,撒娇似的道:“妈,不饿,我跟爸在外面吃过了,就想挨着你。”

  “这孩子……”许慧如一脸的宠溺爱怜,搂着儿子的肩,手儿轻轻的拍着。

  其实儿子已经长大了,但在她眼里,儿子就始终是那个活蹦乱跳的小娃儿。

  没一会儿,梁初一发出了轻微的鼾声,看书鉴赏用心了还是颇费精力心神,再加上挨着母亲的那份踏实让他格外满足,这一世,才是真正的不悔!

  看着儿子睡着了,许慧如才瞄着丈夫轻轻的问:“大庆,儿子这是咋了?这……”

  虽然宠儿子,但今天的情形也让她感觉到不正常,儿子居然这么“早”跟丈夫一起回了家,没逛K,没出去跟狐朋狗友鬼混,而且还是跟他爸从没有过的一起且还“和平”的回家,这一切都太不正常了!

  梁大庆苦笑着摊了摊手回答:“我哪晓得,也许是他良心发现忽然转性了呗!”

  这一夜,梁初一没有做梦,早上睁眼就见到窗外旭日初升时的红霞,起床打开窗,碧空如洗,窗外的那株柳树,枝头儿上尽是细细的绿叶儿,最下端的叶尖儿上凝着一滴晶莹的水珠。

  这是家,是他记忆中曾经的家。

  客厅里,老爸起了床坐在沙发上看报,老妈正忙碌着早餐。

  不是做梦,是现实中。

  说实话,梁初一很担心重活一次就是个美丽的梦,梦醒来就破灭了!

  温馨的吃完早餐,父子两又一起去寄卖行上班,梁初一没有找借口说溜,梁大庆也在看儿子的耐心,看他到底能坚持多久。

  寄卖行那边,梁大祝似乎多少有了些“危机感”,早半个小时就来开了门,他也不信梁初一能继续坚持,但没料到的是,梁初一还是跟他大哥一起来了,而且脸上看不到一丝半分儿的不高兴!

  梁初一依旧看书,以实物印证理论。

  梁大祝才不信呢,似嘲非嘲的道:“初一,看得很认真嘛,看出什么路数来了不?”

  梁初一抬头瞄了瞄他,笑笑道:“没看出什么路数,就看出了点皮毛。”

  梁大祝哈哈一笑:“那你说说你看出的皮毛!”

  梁大庆一边品茶一边饶有味道的瞄着,儿子说的“皮毛”恐怕连真的皮毛都算不上,文玩鉴定的技术眼力,那绝不是短时间能学得到精髓的,很多人学了几十年,甚至是一辈子都达不到境界,就比如他梁大庆,从小熏陶,几十年的基础都不敢说是专家大师的水准,就凭一天两天看书的经验说学到了皮毛,那就只能是一个笑话了。

  “鉴定学很广泛,涉及细分到上千个类别,但笼统的来说为三个大类,陶瓷类,字画类,玉石类,鉴定的方法只有两种,一种是以传承的技艺和实践经验结合的眼鉴,另一种是以分析化验等现代科学检测的鉴定方法,但古代可没有化学化验仪器等等,主要靠的还是眼力和经验技巧,所以到现在最主要的手段还是眼鉴。”

  “说得还是像模像样的嘛。”梁大祝哼着从鼻子里“笑”了一声,从边上的玻璃柜台里取了一只瓷碗出来,小心的轻放在了台子上后才说,“那你看看这个,怎么样?”

  寄卖行里一共只有三个瓷器,都锁在玻璃展柜里,也算是寄卖行的“镇店”之物,钱花得不大,两个三千价,一个七千价,不高也不低,在行家眼里是普通品,在普通人眼里就是“珍品”了,一个承载“文玩”的寄卖行自然还得有那么几件样品摆放,对外显示的是“味道”。

  梁初一昨天其实已经拿这三件瓷器样品印证过无数次了,再拿出来,熟得很,只不过他肯定不会把他真正的实力摆出来,他二叔的行动还是个未知数,要讲的,也就真只是个“皮毛”。

  “瓷器的鉴别有五个要素,胎,釉,造型,纹饰,款识,这只碗……”梁初一把碗翻了过来,底部有“大明成化十四年制”的款识。

  “通常来说,以‘大明成化十四年制’的这种官方语款识来讲,那只有‘官窑’,但这碗下细看的话,胎不正,有些微的不规范,釉色也有些微的不纯,浅模糊,碗身的花纹笔法也颇生硬,显然不是大师手笔,碗沿有也个小缺口,从缺口上看,这口子自然,不是‘做’出来的,口里颜色与做旧的颜色有区别,所以我猜测……”

  说到这儿,梁初一把碗轻轻放下来,浅笑道:“这只碗的成色不高,导致价值肯定不会高,所以没有做假的必要,大明的年限我认为不假,但肯定不是官窑,而是民间的野窑,拿到现在来说,三五千的价值还是要值的。”

  这一番话让梁大祝很意外,他的水准比大哥梁大庆虽然不如甚多,但也算有眼力劲,对梁初一这个纨绔子他是一点儿也瞧不上的,但是梁初一刚刚这一番话,这一次的鉴定话语,确实有那么点儿意思。

  梁大庆也颇为意外,他心里直接想到莫不是儿子找了哪个行家事先“鉴定”了,他然后把评估结果死记硬背下来了,然后给他们来个现场表演?

  见两人都有点瞠目结舌的表情,梁初一摆摆手哈哈一笑道:“别那么认真嘛,我也就是用书上的话蒙着那么一说的,这话让我背了好一阵才记下来的,要再让我看一件我可就说不出来了……”

  梁大祝松了一口气道:“我也说是嘛,初一,你硬会装哈……”

  梁大庆也笑了笑,他认同儿子是装逼表现,但有这个聪明劲儿是好事,至少说明他是真认真看书了,只要看得进去,愿意学,那就是好事,儿子愿意学,他就愿意慢慢教,过得个两三年就能慢慢上手了,寄卖行生意不算差,以后时机合适了在城南那边再开个分店……

  “儿子,既然你有心学,我这儿还有件东西你拿着慢慢去分析……”梁大庆似乎陡然想起来,扭身到了里间,一会儿出来递给梁初一一件红绳挂件。

  这是一件玉器挂饰,但玉的成色并不太好,普通品,玉饰的形状更怪,像斜斜的水滴,一面是字,一面是纹饰,字是两个繁体“寿永”,纹饰则看不出来是什么,到边上戛然而止,似乎就像是忽然“断”掉了一般。

  梁大庆摆摆手吩咐:“你拿着慢慢看,这东西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当年打土豪地主抄家给搜刮一空了,值钱的玩意儿都没了,就这个不值钱的留下来了,虽然不贵重,但总归是祖宗留下来的物件,你别摔了,也别弄丢了,有些年份,正好给你趁眼力。”

  这挂件,梁大祝也知道,他还问过行家,确定这玉件不值什么钱后也就不理会了。

  梁初一拿到手中盯着看的那一刹那,忽然间,脑子一晕,神智思维似乎刹那间跳跃穿越了,脑子里快速的闪过一些画面……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