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初一嘿嘿直笑,一本正经却又故作惊讶:“怎么?二叔还不知道?南邱北马,邱是邱连城的后人,马是马四海的后人,南邱北马,邱家数代居于中州南面,马家则世代留在啸江岸北,解放后马家移居海外,但马家有同宗一支依旧居于中州之北,现任的掌门家主就是马晓舟,这个马晓舟收藏家是收藏家了,可他的名气远远不如移居海外的马永福。”

  “你……”梁大祝一下子涨红了脸,这个妖孽,嘴上却不甘示弱:“这些都是天下皆知的事情。”

  “嘿嘿,二叔,你是要考教我吧!”梁初一索性走到梁大祝对面坐下:“要说这南邱北马的来历吧,到也有些曲折,他们两家的远祖都是一个叫谢长春的人的徒弟,是同门师兄弟,可后来两家反目成仇,一路斗下来都斗了近百年之久,直到马永福移居海外这儿才勉强结束,二叔,这个肯定不是天下皆知的吧……”

  “这个……”梁大祝的脸开始有点儿像猪肝:“这个……我知道……”

  梁初一点了点头:“四八年,邱马两家的中州之战,当时邱家伤亡二十余人,马家损失更加惨重,以致不得不随后移居海外,世人都说两家争夺的只不过是势力范围,但这场血战掩盖着的东西,仅仅只是为了势力范围?”

  “你……”梁大祝的情绪有点儿开始失控:“到底是为什么。”

  梁初一却没去跟梁大祝解释那一场血战到底掩盖了什么,只是笑了笑:“在解放前,邱马两家有条不成文的规定,以啸江为界,井水不犯河水,马家的人若是过到啸江南岸,生死由命,邱家的人若是踏上啸江以北,打死不问……呵呵,这应该是只有邱马两家本家才晓得的事情吧。”

  “你怎么可能晓得这些?”一旁的梁大庆也是惊奇不已。

  邱马两家的事情本来就极为隐蔽,晓得的人一直都很少,又已经过去了好几十年,现在还想得起来,还会提及的本来就更少,真不晓得这个梁初一是从哪里听来的。

  “那场血战到底怎么回事?”梁大祝急切的看着梁初一。

  没想到的是,梁初一一句话让二叔大跌眼镜:“我有个同学就是邱家的后辈,他跟我说的,那场血战背后的原因嘛,那当真是简单到想都想不到……”

  “嗯……”

  “怎么个简单法……”

  见吊足了梁大祝的胃口,梁初一才笑了笑:“有两点,当时两个党派,他们两家拥护的不一样,第二点是争夺一件古玩。”

  “原来是这样……”梁大庆释然。

  “胡说……”梁大祝愤然站了起来,明显的有点儿被梁初一给耍了的意思:“那么大的仗,死了那么多人,怎么整个中州都没有建立过他们战斗遗址或者官方记载?”

  梁初一眨巴着眼睛不解释:“二叔一定要觉得我是在胡说八道,我也无话可说。”

  梁初一戛然而止再不解释,也不再深究下去,弄得梁大祝像是跑急了眼的人,突然之间一下子上了断头路,那种着急慌忙,当真比百爪挠肝还难受。

  叔侄间的气氛顿时有点儿尴尬起来,梁大庆呵呵的笑着泡茶,还跟叔侄两个都准备了一杯。

  “不过……”梁大庆一边泡茶一边打圆场:“不过,如果牵涉到争夺古玩这事儿,没有遗址或者记载,这好像也说得过去对吧……”

  梁初一喝茶,不说话,但是看着二叔急赤白脸再问问后面的事情不好再张口,梁初一,心里就格外畅快。

  这事儿一晃过去了好几天,这天中午,梁大庆又带着兄弟、儿子在外吃火锅,还没吃好,梁初一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梁初一看着是个陌生的号码,心里想着这不是骚扰电话就是应该是打错了,于是梁初一直接就给挂了。

  但没想到的是,不到片刻,那个陌生号码又打了过来,梁初一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还没完了是吧……”

  一边嘟囔,一边想着着台词给这个打骚扰电话的人一点儿颜色瞧瞧。

  不曾想,接通电话之后,打电话的人居然俞思颖。

  “初一,很忙吗?”俞思颖问。

  梁初一看了看父亲和二叔,想好的一肚子台词一句也用不上,只得笑着说道:“是俞老师啊,我还以为是谁呢,正吃饭,有什么事儿俞老师你说。”

  本来梁初一还想问问俞思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但想了想,又担心会让梁大庆多心,所以也就憋着不去问了。

  “要不,你吃好了再说?”不愧是老师,觉着打扰了人家吃饭,挺不好意思的。

  梁大庆端着酒杯看着梁初一:“你朋友吧,找你有事儿?”

  梁初一赶紧捂住话筒笑着敷衍:“就前两天找他帮忙的那个朋友,事情有点儿眉目了……”

  梁大祝喝了口酒,眯着眼睛问:“什么事儿啊?这火急火燎的。”

  梁大庆苦笑:“初一想找些书来看,一直都没找着,对了,大祝你路子广,能不能帮忙打听打听……”

  兄弟两个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梁初一悄不声响像是要上洗手间溜了出去,老哥儿两个喝着起劲也聊得起劲,不去管他。

  到了清静的地方,梁初一这才说道:“俞老师你说吧,我不吃了……”

  “真不好意思,本来这事儿我应该找个地方跟你面对面说的,可这两天……你晓得毕业班那边实在走不开,哦,是这样的……”

  那天,俞思颖录了梁初一那首“喜欢你”,觉着很好听,可是,高雅跟她说这不可能是梁初一写的歌,梁初一不可能写出来这么好的歌,说得多了,俞思颖也就有些好奇起来,毕竟现在资讯说发达也不见得有多发达,要听歌也就是只能电视、广播、或者磁带、唱片等等来源,说不定梁初一是从哪个比较偏远的地方听来的也说不一定呢。

  俞思颖是音乐老师,对现代流行歌曲方面当然有比较广泛的了解,那首“喜欢你”,俞思颖的确是没听过,但也不一定就意味着真的是梁初一写的。

  所以,俞思颖抱着好奇心查两天,但毫无结果,后来,俞思颖想到,曾经去音乐学院深造过,音乐学院的老师应该能够帮忙查得出来这首歌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出现过的吧。

  跟老师通了电话,很简单的把梁初一的情况跟老师一说,老师也觉得挺好奇的,甚至也觉得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就能写歌,也有点儿过于荒诞,要不就是俞思颖这个学生在想法子帮着推荐什么人,不过,老师倒也想听听让俞思颖说得神乎其神的那首歌曲。

  俞思颖当即用随身听对着电话把歌放给老师听,老师听完之后,就说,感觉这首歌无论是词还是曲,的确有着很很高的造诣,歌词就不说了,就说那首曲子吧,有种很超前的味道,很好听,与时下的流行歌曲也有很大的不同,作为老师来说,这首歌可以作为一个今后音乐走向的研究。

  总的来说,这首歌好听,就算是老师也认可,不过说到出处,老师也暂时想不到,但可以帮忙留意一下,毕竟老师在这方面的资源比俞思颖要充沛了很多。

  然而,让俞思颖都没想到的是,老师那边查来查去还没查到有什么人唱过这首歌,却有人打电话给老师,询问这首歌出处和版权等等方面的事情。

  当时老师有点儿懵,仔细询问了一下,才晓得对方是“吉星唱片公司”里面的一个歌手助理,偶然听到这首歌的几个片段,后来查了一下,才晓得是出自音乐学院这边,还以为就是老师写的。

  到了这儿,俞思颖基本上已经确认,那首“喜欢你”的确是出自梁初一之手,毕竟唱片公司对这方面的信息敏感度,绝对超过任何个人,既然他们在打听出处和版权之类的事情,那就侧面证明这首歌出自梁初一的确是事实。

  可是,事情却没完。

  老师告诉俞思颖,对方很想跟这首歌的原作者通一次电话,也流露出了想要买下这首歌的版权的意思,老师觉得这也不错,能让一首好听的歌被人传唱,这是对原作者最好的奖赏和鼓励,因此,老师还在那边主动帮着做了些铺垫,然后就看歌曲原作者本人的意思了。

  所以俞思颖这才在梁初一吃饭的时候打电话过来,当然了,梁初一的电话号码,俞思颖想要拿到,其实挺轻松,让梁初一差点儿误会还耽搁了吃饭,俞思颖也很真挚的道了歉。

  “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我可得好好谢谢俞老师……”梁初一呵呵的笑着说道:“不过,俞老师你得让他什么时候有空直接打过来找我,呵呵,我这边等着……”

  俞思颖笑问:“难道你不能主动些?要不我告诉你号码!”

  梁初一大摇其头:“电话费贵着呢,缴不起啊……”

  “开个玩笑,我知道你找他跟他找你这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儿。”末了,俞思颖又问:“对了,这么久了,你那首‘草原风情’怎么样了,这倒是个机会啊。”

  梁初一嘿嘿笑:“那首歌名字改了,改‘天山脚下’,词儿也弄了个七七八八,不过我得留着,算是谢谢俞老师你吧。”

  “你这是要把这首歌送给我吗,格格,谢谢,不过我还是不要了吧,太大了,主要是这个机会很难得,然后你再去给我们唱也一样啊。”

  “不一样的……”梁初一笑着耀武扬威:“这歌给别人唱了,我再拿去显摆,那就是嚼别人嚼过的馍,没味道了,我怎么能拿着没味道的歌来送给俞老师你呢?”

  “行!”俞思颖再一次展示了她的干练和果断:“那到时候我们就洗耳恭听你的大作!”

  之后,俞思颖便挂了电话,估计她现在的确是很忙。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