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首歌

  “我个人倒没什么,可公司…”

  傅雪有点胆怯起来,不管怎么说,公司现在的处境不好,再因为傅雪的关系,让公司的境况急转直下,怎么说傅雪都于心不忍。

  “你们公司那几个头头不是挺小气的么,那你就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大气。”

  梁初一盯着傅雪,嘴上嘻嘻哈哈,眼里却透着一种“你可别说是我看错了人”的眼神。

  傅雪当然读懂了梁初一的眼神。

  但傅雪依然蹙着眉头咬着嘴唇想了好一阵,最后把心一横:“行,我相信你,公司方面的事情我去跟他们商量,歌曲价格方面的事情我尽最大的努力来争取…”

  梁初一笑了笑,有点儿故作神秘的说:“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你说,你要一下子连出两张专辑这消息,由蓝雅婷或者妙声公司的人传出去,那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你…你怎么会想着这个…”傅雪有点儿目瞪口呆。

  在梁初一这里,康婕虽然拿到了一首歌,但蓝雅婷想要的那首《天生脚下》梁初一却打死不撒手,蓝雅

  婷心里肯定不痛快得很,偏偏康婕就算本来只是来探虚实的,结果却拿到一首歌,可是,歌是拿到了,但签约拿钱的时候梁初一那不经意的一“丢”,康婕心里又能舒服?

  何况,梁初一还特别提醒康婕,自己手上有两张专辑,一年半载的没时间再去理会妙声公司这事儿,康婕能不往外说?

  可歌坛圈子里面的事情就最怕的就是不经意间的“泄密”,这些“秘密”一旦外泄,无论是对公司又或者是对歌手本人,都有着极大的影响。

  傅雪明白梁初一的意思:之所以在康婕面前提起傅雪马上就会有两张专辑出来,就是要借康婕之口,向外散播消息甚至是炒作。

  可以想象,傅雪昨天晚上才唱红一首《喜欢你》,现在马上又有消息说立刻出两张专辑,这绝对会在歌坛引起一阵不小的轰动,最关键的是,极有可能会打乱或者打断蓝雅婷的既定部署!

  蓝雅婷现在正当红,所有的节奏都是既定下来的,可突然在这节点上冒出来一个傅雪,第一天晚上唱红一首歌,马上又宣布出两张专辑,恐怕就算是蓝雅婷沉得住气,妙声公司也不可能沉得住气。

  原本好好节奏,直接就会被打乱掉。

  反过来说,不管妙声公司沉不住气也好,蓝雅婷的

  节奏被打乱也好,消息一出,赢家就是傅雪,妙声公司或者蓝雅婷,不管怎么做,都只能帮傅雪做一回免费宣传。

  “你…”傅雪目瞪口呆的看着梁初一:“你怎么会想到这个?”

  梁初一嘿嘿的一笑:“你只不过是当局者迷,而我,旁观者清。”

  “然后呢?”傅雪突然有点儿期待起来。

  可梁初一居然硬邦邦的丢了一句让傅雪差点儿喷血的话:“然后就没了然后。”

  虽然傅雪差点儿喷血,可她居然听懂了梁初一的意思:这两张专辑做出来之后,没打算在歌坛这一块往前再走!

  先前傅雪还只是觉得梁初一有趣,甚至在实际上还带着一点儿奉承他的意思,但现在看来,这种奉承其实没用,梁初一他不在乎这个。

  “既然…既然你都不打算把写歌当成你的人生目标,何必为我既得罪妙声公司挑战蓝雅婷,还这么帮我…”

  傅雪终于斯斯艾艾的问了一个一直都还想不明白的问题。

  “嘿嘿,你千万别误会,我仅仅只是觉得你们两家的头头儿都小气了些而已,没别的意思!”

  好像他这么做的目的,真的仅仅就只是为了跟别人怄气而已。

  这家伙说得!

  可是,傅雪却晓得的是,跟别人怄气,自己出个头也不是不能理解,可是,对手是当红歌手蓝雅婷,以及整个妙声公司啊!

  跟他们斗气还能这么轻描淡写,这天底下除了梁初一这个妖孽,怕是也没谁了。

  也因为这家伙是妖孽,所以他很自信,绝对实力和自信。

  傅雪无语,但傅雪相信梁初一。

  接下来两天,梁初一干脆跟老爸请了假,只说自己想要出去轻松一下,或者是为铺子将来的出路去考察一下市场,反正遮遮掩掩的也不跟家里说个明白,省得他们晓得自己是在写歌还跟歌手傅雪做监制,到时候会怀疑自己的能力。

  老爸老妈怀疑自己的能力,虽然不一定会阻拦,唠叨就肯定是少不了的。

  可这个节骨眼上,梁初一是真的不能听他们唠叨,时间太近,稍微拖延一下,妙声公司跟蓝雅婷反应过来的话,就不一定能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不过,这两天之间,整个歌坛很平静,前所未有的平静,傅雪都说,这两天之间,是圈子里面近两年来

  第一次出现这么怪异的平静,平静得让人有点儿心里发慌。

  梁初一却一边把写好的歌拿给傅雪,一边笑着说,现在的气氛是很压抑,但这肯定件好事儿,甚至可以想像一下暴风雨要来之前的那种情形,差不多也是这样压抑吧,但现在越是压抑,后面的风雨就会来得更加猛烈。

  不过梁初一也告诫傅雪,一定要做好最细致的思想准备,这场暴风雨来临之际,无论什么样的风吹雨打,无论什么样的电闪雷鸣,傅雪都必须得坚持下去,否则,不仅仅只是他梁初一是个笑话,就连傅雪都只能是个笑话。

  梁初一的告诫,傅雪当然是记在心里了,而且做好迎接暴风雨的准备,可是,一连两天都过去了,公司的人还没能过来,租用中州电视台的录音棚这事儿也出了点儿问题――还得等时间,至少还得等一个星期。

  不过这事情,傅雪是晓得的,还得等上一个星期那是因为租用录音棚价钱给得不够!

  吴娟悄悄去看过,电视台五间录音棚其中两间这两天都只有一个多小时在工作,剩余的时间都空着。

  也就是说,还没给上价,再就是傅雪以前是红过,可现在基本上算是默默无闻,就算是那首《喜欢你》

  出了点儿彩,但在内行人眼里,那根本不叫什么。

  哪怕是中州街上偶尔间可以听到人吼一嗓子:“…暗恋的滋味,我不懂这种感觉…”

  可是傅雪还是那个曾经的傅雪,录音棚该收多少钱还得收多少钱,傅雪暂时还没再度红火起来,电视台方面只能把她当成普通需求的顾客。

  价钱到不了位,人家不让租也不能怪罪人家,可问题是,公司方面得知傅雪拿到了歌,还准备就在中州录制小样,公司里面直接加大了力度商讨――扯皮。

  傅雪说,最大的阻力来自于制作那方面,因为制作总监杨天洁根本不认为傅雪那场演出很成功,准确的说,那首歌是不错,但公司旗下任何一个歌手去唱那首歌,同样也能达到现在的效果,此其一。

  其次是傅雪既然能拿到歌,也可以让她马上制作小样,可是,公司里面的录音棚也空着,在中州找录音棚制作小样,这笔钱是不是花得很冤枉?

  她以为她傅雪是谁?可以跟其他公司的明星大腕儿一样,要晓得,傅雪一个出张专辑连歌曲都必须是公司安排的小角儿,不晓得现在公司经费紧张?可以随心所欲想在哪儿录制在哪儿录制?

  在公司里面比傅雪地位稍高一点儿的歌手也很有意见,买歌,是公司出钱来卖,她傅雪能拿公司的钱买歌,别人为什么不能?

  公司老总徐震东很为难,傅雪、陆莎莎、王露露…这一帮歌手的意见,他是一个都不想压着,公司里面制作、经纪、甚至是灯光音响师的意见,他也都不想压着。

  公司到了现在这个境地,他还能去压着谁的意见,还敢去压着谁的意见?

  以前公司红火的时候,徐震东打个喷嚏,一帮子人都得屁颠儿屁颠儿去帮着找纸巾,帮着端开水,帮着找感冒药…徐震东一个眼色,别人都明白该说什么话该干什么事。

  现在公司走下坡路了,徐震东的话虽然还是好使,但也就不能不顾忌点儿来。

  可问题是公司里面的资金现在是真的严重不足,抠着牙缝儿过日子,都已经是好长一段时间了,掏钱跟傅雪买几首歌,这点儿钱从牙缝里还能抠得出来,可是在中州租用录音棚一下子花掉上十万,徐震东是真的舍不得,十万块钱,可以让公司再撑上好长一段时间。

  可是徐震东也晓得有件事很重要,傅雪现在在中州不能回来,一来得把那几首歌拿到手,要万一傅雪直接把几首歌现在就带回来,陆莎莎、王露露她们还不得以为暗地里给了钱,然后翻天,再就是这事儿就不能耽搁,傅雪这张专辑要是能够真能做出点儿成绩,

  说不定也能解决一下公司的燃眉之急。

  因为那首《喜欢你》真是一首好歌。

  可问题是公司里面已经是实在是抽不出来更多的钱啊。

  所以一帮子头头脑脑只能继续努力磋商下去。

  然而,几天之后,就在一帮子人还在还在使劲扯皮的时候,傅雪的助理吴娟回来。

  吴娟推开公司会议室的门的时候,公司里面的头头脑脑还正在加大力度磋商,杨天洁刚刚把文件夹摔在桌子上,经纪部的孙晓静刚刚嚷完要辞职,音响师刚刚翘上二郎腿,徐震东刚刚再次把一大口烟雾吐出来…

  吴娟小心翼翼的进来,几乎是对所有的人弯了弯腰,然后才怯怯的跟徐震东说:“徐总,我回来了…”

  徐震东摁灭了大半支烟,坐直了身子“嗯”了一声:“回来了!”

  其他的人都没去多看吴娟一眼,回来了就回来了呗,一个小小的助理,回来了又能怎么样?看那怯生生的样子就晓得,除了是回来要钱,其他的什么事情都没干成。

  吴娟却依旧怯生生的跟徐震东说:“徐总,傅姐让我一定要把这个亲手交给到您的手里!”

  一边说,吴娟从手提袋子里面拿出来一盘磁带,递

  到徐震东手里。

  所有的人都不能置信的看着吴娟,因为是都晓得这意味着什么。

  一帮子公司的头头脑脑还在这边卖力的扯皮,一分钱的帐没划过去,傅雪已经让吴娟把歌曲小样送回来了!

  “徐总,因为经费问题,傅姐现在只录下来一首歌的小样,就赶紧让我送回来…”

  “嘁,就一首歌,还费这事儿…”

  “切,还不是回来要钱…”

  “我去,小样都已经回来了…”

  “…”

  徐震东没去理睬其他的人七嘴八舌,接过那盘磁带看了看,见磁带上面写着《美人吟》,徐震东苦笑了一下,一看这歌名,就晓得这首歌大约是什么类型的歌了,说实话,这种类型的歌曲,眼下绝对是一抓一大把,真不见得能有什么潜力。

  徐震东甚至有了股直接将这盘磁带掰了的冲动,掰了,就省得陆莎莎、王露露她们那帮子歌手来堵着门闹腾也跟着要钱买歌。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