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了

  傅雪不是没经历过大场面,也很顺利的挺过来过,可是,到了现在,因为公司在里面被冷落,被排挤,梁初一的期望又太高,以至于都还没开始去唱,就又已经有点儿紧张起来。

  也仅仅只是这点儿紧张,梁初一就立刻摇头:“回去,太不自然了,再去休息一下,好好的调整一下心态。”

  想不到的是,到了后面,傅雪越来越不自然,看得杨天洁都忍不住大摇其头,歌的确是好歌,可是傅雪,恐怕也就只能这样子了。

  一直到中饭时节,傅雪都没能再次去唱上一遍。

  中饭是外卖盒饭,梁初一也不嫌弃,接了盒饭,一边往嘴里扒拉,一边找傅雪。

  傅雪却躲在录音棚外面花台边,坐在花台沿上,盒饭放在一边,没吃,只定定的看着对面花坛里面的花出神。

  梁初一扒拉着饭,坐到旁边,笑问:“怎么,还生气了?”

  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傅雪的脑袋低了下去。

  梁初一没去看傅雪,扒拉了两口饭,笑说:“吃点儿吧,不然下午没力气。”

  “我是不是很没用,不管怎么做都没法子达到你的要求…”

  傅雪声音很低,可是梁初一听得很清楚,但梁初一笑了笑:“你已经很好了,谁实话,比我看到那场直播的时候当中的你已经好了很多。”

  “可是我还是没法子达到你的要求。”傅雪很难过。

  “不用那么难过,下午试歌的时候,你稍微注意一下几个地方的滑音,我包你一遍就过。”

  傅雪抬头,吃惊的看着梁初一:“一遍就过?你该不会是已经放弃了吧?”

  梁初一淡淡的一笑:“无所谓放弃,从来都没得到过,明明又晓得去抓不住的东西,放弃跟不放弃能有多大意义?”

  “不行…”傅雪有些急了。

  “什么不行?”梁初一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傅雪:“我妈跟我安排了,下午必去相亲,你过不了就得耽误我去找媳妇儿…”

  “我们可以抽时间,我们可以明天再录…”傅雪很着急,虽然不忍心耽误梁初一去找媳妇儿,但不肯就这么放弃。

  一遍就过,那还不是放弃了,梁初一放弃了。

  傅雪拉桌子里面突然掠过这些跟梁初一一起的情形

  ,有些画面很深刻,足足可以让傅雪镌刻在脑子里面一辈子,比如说当时梁初一大吹特吹:“不就是一首歌吗?”,比如说梁初一拽着傅雪去找俞老师,比如说梁初一让几个学生来跟自己伴奏,比如说自己崴了脚,梁初一急得满头大汗,比如说…

  可是,梁初一现在突然就放弃了,说好的让傅雪奔着“巨星”、“天后”的宝座去的,说好的要让创月公司的老总看看什么叫大气的,说好的要让妙声公司也看看什么叫实力的,说好的…

  可是,梁初一就这么放弃了。

  傅雪想哭,大哭,但哭不出来。

  一个很美好的梦,顷刻间就破灭了,都怪自己不争气!

  傅雪没哭,但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都快咬破嘴唇,流出血来。

  “呵呵,听我妈说,那姑娘不错,还在珠宝公司上班,挺漂亮,也挺能干,关键是家境好,有房有车,说好了明天她请假,我们一起去兜风,嗯,这几天脑子想歌想得头痛,刚刚好出去清醒清醒…”

  梁初一继续扒拉着饭,还一边笑着憧憬。

  傅雪眼里泪花花直转,但就是哭不出来,因为给梁初一真的放弃了。

  梁初一扒拉完最后一口饭,把空饭盒子扔进垃圾桶

  ,然后又回过身来,跟傅雪笑了笑:“走了走了,录完歌,我还得去找我媳妇儿哪…”

  傅雪坐在花台沿上不动,使劲的忍着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梁初一笑呵呵的进录音棚,再也没去看傅雪一眼。

  然而,傅雪再次进入录音棚的时候,杨天洁突然感觉到眼前一亮,只觉得傅雪还是那个傅雪,但傅雪又已经不是那个傅雪了,因为傅雪身上突然之间多出来一种东西,一种无法形容,说不出来的东西。

  傅雪超乎寻常的坦然,平静,走过梁初一面前时,傅雪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梁老师…”

  梁初一依旧是还沉浸在下午要去相亲的憧憬之中,所以很随意的点了点头:“准备好了吧,准备好了就上,争取一遍过…”

  杨天洁愣愣的看着傅雪,都差点儿忘记吩咐清场,准备。

  反倒是梁初一有些急切,很怕耽搁去看媳妇儿的时间,连声催促:“动起来动起来,大家都准备着儿,争取一遍过…”

  “…风儿清, 水长流,哥哥天边走,自古美女爱英雄,一诺千金到尽头,风声紧,雷声吼,妹妹苦争斗,自古红颜多薄命,玉碎瓦全登西楼…”

  傅雪唱着,忘情的唱着,用歌喉诉说着歌曲的蕴涵

  ,“那种红粉胭脂不及出水芙蓉的清丽,虞姬舞剑霸王落泪”的决绝,一直到唱完最后一个字。

  录音棚里没有往日那种录制结束之后的繁杂和纷乱,反而很宁静,宁静到几乎都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啪啪…”许久,梁初一才轻轻地用掌声刺破这一片宁静。

  随着宁静被刺破,各种声响也轰然爆发了出来。

  “额…我的神啊…”

  “直接灌片子吧…”

  “她怎可做到的?”

  “经典之作啊…”

  “…”

  “啪啪啪啪…”有人直接用掌声来说明自己想要说的和想要表达出来的。

  杨天洁震惊不已,甚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刚刚的录制,杨天洁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完美!

  无论傅雪现在的状态,又或者是傅雪现在的发挥,都已经达到了极致,杨天洁都从来没想到过的极致。

  非要杨天洁给现在的傅雪一个评价的话,杨天洁只能说现在的傅雪已经超出整个创月公司所有歌手的层级,创月公司里面那些歌手,现在站在傅雪面前,恐怕只能仰望。

  即如是楚明阳,即如是王露露,其余的陆莎莎之流,就更不消说。

  杨天洁震惊不已的看着傅雪,再看看梁初一。

  梁初一却仅仅只是用掌声刺破那一片宁静之后,随即笑眯眯的坐到一边,等着兴奋不已的那些人慢慢冷静下来。

  傅雪拿了一瓶矿泉水,坐到梁初一旁边的椅子上,但却不敢去看梁初一。

  “怎么样,这种感觉是不是挺爽?”

  梁初一笑眯眯的问。

  傅雪抬头很平静的问:“你不赶时间?”

  梁初一皱眉:“赶什么时间?”

  一顿之后,梁初一马上又笑着说道:“赶啊,下一首你觉得先哪一首比较合适?”

  “你骗我?”傅雪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

  梁初一说是要去相亲什么的,做出已经打算放弃的样子,其实就是演戏给傅雪看,就是要刺激傅雪。

  可是,那一刻,傅雪是真的想了很多,那一刻之后,傅雪想开了,也把这一次当成了这辈子最后的心愿,无论过与不过,就当是用一首歌给梁初一送行。

  或者,也给自己送行。

  唱这首歌,就像是傅雪在完成自己的临终遗愿

  可是,这居然是梁初一设下的一个套儿。

  想着自己偷偷地抹了好一阵眼泪,傅雪咬着牙盯着梁初一,一腔的恼意。

  “可是你过了啊,不信你去问问老杨大姐,我可跟你说,老杨大姐可是偷偷地捏了三次拳头,晓得什么意思?”

  梁初一嬉皮笑脸的看着傅雪。

  不过,傅雪恼是恼了,杨天洁可是从来没在录影现场捏过拳头,不晓得梁初一是不是说的真的,如果是的话,那就只能说明杨天洁在努力的控制她自己的情绪。

  杨天洁会努力控制他自己的情绪,那就只能说明刚刚的录音已经超出杨天洁的预期很多,杨天洁很兴奋。

  也就是说,梁初一做到了,当然,也是傅雪自己做到了。

  “你还是骗了我。”傅雪还是一脸恼意。

  “呃…这个,怎么说呢,我妈跟我安排了一个相亲,这是真的,对方啥条件什么的都是真的,不过我给推了,现在很忙,没时间。”

  梁初一只得跟傅雪解释,省得傅雪好不容易找到的感觉,一下子又没了。

  见梁初一很认真,傅雪噗嗤的一笑,但随即赶紧打开矿泉水,喝水,用喝水掩饰自己的尴尬。

  虽然傅雪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尴尬,甚至是自己到底有没有尴尬,傅雪都用喝水这个动作来掩饰了一下。

  “哎…保持住,保持住…”梁初一突然叫出声来。

  没人晓得梁初一在叫什么,又是什么意思,可是傅雪居然懂了。

  梁初一的意思,无非就是让自己保持住现在这种状态,因为梁初一觉得傅雪现在的这种心态跟他想要那种状态已经相同。

  连“接近”都不是,而是“相同”!

  可是这让傅雪很惶惑――梁初一要的就是这种状态?

  梁初一可是跟自己说了的,他是奔着“巨星”、“天后”去的,“巨星”、“天后”就现在这种状态?

  “哎,不要怀疑,你有点儿怀疑就得完蛋…”梁初一大叫了起来。

  乐队甚至是杨天洁都还是不懂梁初一在叫什么,是什么意思,可是傅雪居然又懂了。

  这就是“巨星”、“天后”的状态?还不能怀疑!

  这是什么鬼?

  偏偏杨天洁过来,笑眯眯的俯下身子,居然跟傅雪拥抱了一下,然后在傅雪耳边轻轻地说道:“宝贝儿,接下来你挑哪首歌?”

  杨天洁对傅雪那样子,绝对是在宠着一个含着怕化,捧着怕摔的孩子。

  这是杨天洁以前绝对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不过,傅雪晓得,杨天洁看重的,是有质量的好歌,是有实力的好歌手,傅雪在杨天洁的眼里,现在就是一个很好的实力歌手。

  至于这首歌,或者这张专辑会不会火起来,会不会大卖,那是营销和宣传等等部门的事情,杨天洁现在只管歌曲质量好不好,只管能不能唱得好不好。

  很显然的是,歌曲质量出色,傅雪唱得也很出色。

  即如是杨天洁专门过来“挑”,也无可挑剔。

  既然无可挑剔,不宠着傅雪去宠谁?

  这幸福似乎来得很突然,可是,傅雪却半点儿也没扭捏,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还是杨总你安排吧,不过我觉得,按照我们先前的排序,似乎可以至少走很多弯路,嗯,最终决定还得杨总说了算…”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