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阶缺失

  俞思颖还明白高雅跟梁初一之间有隔阂,梁初一就不可能直接去跟高雅说什么,而梁初一应该晓得自己最紧张的是自己的学生,所以这家伙才跟李阳唱这首歌,这是让自己去跟高雅挑明这事儿。

  事实上,梁初一还真是这么打算的,要不然,那么多能够点燃青春的好歌梁初一不去挑,偏偏就挑这一首非得两个人合唱的《阆中之恋》!

  梁初一给李阳一首组合歌曲,其实就是梁初一用歌来告诉俞思颖,的确是留了一个女声的位置上,就算是俞思颖今天把李阳直接扔给了梁初一然后走人,明天俞思颖也会听出来。

  不过,俞思颖没走,而且直接把这事儿给挑开了来说。

  梁初一笑了笑,没说是不是,也没去看俞思颖,因为只要一看到俞思颖,脑子里面就不由自主的会盘旋那坚挺、柔软。

  那会很龌龊的。

  俞思颖想了想:“这首歌的版权?”

  “呵呵,不就一首歌嘛,不过,这个得你们自己去注册,我怕麻烦。”

  梁初一边说,一边低头去拨动吉他,借以打消自己

  脑子里面那个龌龊的念头。

  俞思颖立刻站了起来,走到文体室外面,拿出电话直接打给她音乐学院的老师,让她帮忙办理歌曲版权方面的事情。

  其间,俞思颖回来两次,问梁初一要歌曲名、要歌词,要曲谱。

  梁初一基本上就是口述了一遍,俞思颖的老师直接代笔记录作为样版,然后告诉俞思颖这事儿拿在她手里,很简单!

  不过,俞思颖的老师对这首歌是真正的大赞了一番。

  好歌,是一首真正有感情的好歌,如果不是梁初一对阆中有特别深的感情,就不一定能够写出来这样的歌。

  听着老师对梁初一大加赞赏,俞思颖倒是对梁初一有些怀疑起来。

  这家伙真怪,写草原风格的歌吧,好像对草原了解得令人吃惊,对地方风格的歌吧,能写到音乐学院的老师都大加赞赏,真不晓得这家伙怎么做到的。

  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听说过那个词曲人能一下子写出来这么多风格的歌曲,而且还都是这么好的歌。

  这家伙真是个怪才!

  俞思颖甚至已经忘记了梁初一是不是故意的,直接

  把高雅找了过来。

  高雅还是很不愿意跟梁初一接触,甚至都不想唱梁初一写出来的歌,哪怕事实证明梁初一写出来的歌都是货真价实的好歌。

  不过,梁初一让俞思颖配合,唱了一遍《阆中之恋》之后,高雅还是跟着李阳沉醉了。

  高雅只是痛恨梁初一,但是高雅并不会痛恨美好的东西。

  梁初一的沉宏,俞思颖的婉柔,在《阆中之恋》里面表现得淋漓尽致,那是一种妙不可言的美,美不胜收。

  高雅自然不会拒绝这样美好的东西。

  接下来,李阳跟高雅一起合练,梁初一跟俞思颖一起指点他们两个,梁初一要求李阳尽量达到沉宏有力、阳刚内敛,俞思颖则要求高雅尽可能的展现清丽空灵,温婉柔美。

  梁初一跟俞思颖说,歌曲里面女声部分的哼唱,是整首歌的灵魂所在,弄明白了,体会了这个部分的精义,整首歌就高了一个层次。

  俞思颖当然一字不漏的跟高雅说,但俞思颖无论何时、何地,至少与梁初一保持两步,甚至两步以上的距离,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再次发生不是故意的意外。

  李阳这边俞思颖倒没多去操心,有梁初一亲自操刀,俞思颖一点儿也不担心。

  只是看着两个学生练着,不知不觉的,已经很晚,晚到学校最后一节课都下课了,李阳跟高雅两个人居然还没有罢休的意思。

  不过,梁初一说了,拼命练歌这没错,但必须得保护好嗓子,要不然,很容易就会毁了嗓子。

  这也是俞思颖要让李阳跟高雅注意的事情,基本上算是强迫两个学生暂时停止了训练。

  回家时,俞思颖再也不骑自行车送梁初一,而是打电话叫了一个开出租车的朋友,直接送梁初一回家。

  李阳更高雅这边的事儿,梁初一基本上不用太操心,俞思颖是他们的老师,会随时照看着,反倒是傅雪这边的事情让梁初一不得不很上心。

  第二天一早,梁初一再去录音棚,杨天洁跟乐队、录音师都在,却没见到傅雪,一问之下,梁初一才晓得傅雪是起来晚了点儿,现在正在化妆什么的,还得再过一会儿才能到。

  梁初一忍不住有点好笑起来,前两天杨天洁都还火急火燎的,这会儿却对傅雪迟到没什么脾气了,前倨后恭!

  见到梁初一,杨天洁直接靠了过来,几乎是陪着笑脸问道:“梁老师,我们能不能换个方式录制…”

  “老杨大姐你说,什么方式?”梁初一一开口,还是直接“老杨大姐”。

  不过杨天洁没脾气了,还是陪着笑脸很商量的口吻:“除开这两首必须合唱的歌曲,还有是她一个人可以唱的歌曲,要不,我们先把这两首放在一边?”

  “呵呵,这个我没意见,不过啊,老杨大姐你也晓得,这几首歌,从难度上来说,基本上是由易到难的顺序排出来的,当然了,老杨大姐你是总监,到底怎么安排,当然还是老杨大姐你说了算,我嘛一个小监制而已…”

  梁初一这话,看着是捧着杨天洁,可其实就是一顿夹枪带棒。

  歌曲排列顺序,由易到难,循序渐进,你倒好,挑最难的让傅雪直接上,跟你客客气气的说话还当你是总监,要是不客气的话,他梁初一才是监制!

  杨天洁肯定是听出来梁初一这意思的,但还是陪着笑脸说道:“这不是跟她合唱的歌手还没能过来吗,咱闲着也是闲着啊,要不,就当是练习着…”

  “呵呵,老杨大姐,我说过到底怎么安排,还是得老杨大姐你说了算,练习就练习呗…”

  梁初一毫不在乎,练就练呗,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

  说话间,傅雪在黄娟的陪同下总算是珊珊过来。

  “杨总,梁老师…”傅雪很礼貌但不失优雅的跟两人打招呼。

  “哎哟,宝贝儿,你可过来了,快来快来,坐下,别累着了…”杨天洁亲热得不得了,就差没直接抱上傅雪好好地哄上几句。

  梁初一倒是淡淡的一笑:“过来了,呃,对了,老杨大姐说了,把两首合唱的歌曲先搁一边,来后面的,就那首《月亮之上》,记住了,这首歌的要点是要特别控制声音张力,与前面那种温柔低沉完全相反,要表现出独有的俏皮和高亢…”

  傅雪连连点头,可是杨天洁一听就晓得完蛋――怪不得梁初一说这几首歌是按照先易后难的顺序排列的,仅仅只是一个俏皮高亢,就是傅雪现在很难完成的一个坎儿!

  整张专辑的排序,基本上就是从低往高从温柔逐渐变成高亢的台阶慢慢往上爬,现在中间一下子被抽掉两级台阶,什么人能够一下子上得去?

  杨天洁甚至有点儿恼怒,是不是梁初一这家伙设好了陷阱?

  怎么就搞出这么个玩意儿来?

  可是,回想起来当初自己审定歌曲的时候那种登上台阶顶端,放眼四望,到处都是无限风光的感觉,杨天洁又不得不强自按下恼怒。

  “宝贝儿…”杨天洁双手拉着傅雪,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不是很丑,也很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柔和:“宝贝儿,你别担心,有我跟你的梁老师在这儿盯着,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傅雪很大气的点了点头:“杨总,我一定会努力的,哦,对了,说唱部分以及合唱那部分,怎么处置?”

  这首歌里面,前段的说唱和后面的合唱,都得男声,虽然并不是格外突出,但绝对是不可或缺。

  原来大家都是预计着楚明阳来了之后,主要配合《我永远为你等待》、《一起走天涯》这两首歌,与这两首歌相比《月亮之上》当中的男声,对楚明阳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可现在的情况是,楚明阳要后天才会过来,这就不啻于直接打乱了傅雪和杨天洁的全盘计划,甚至从哪儿开始练习都是个很大的问题了。

  楚明阳、楚明阳、楚明阳…

  杨天洁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榻玛地,这个楚明阳!

  只是杨天洁就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但也只能在心里问候楚明阳全家以及他们家往上数十几代人,得罪楚明阳就不用说了,公司里面的宝贝级人物,杨天洁都只能惯着点儿,骂他几句倒是可以,但别骂出声儿

  ,否则,大家都会难看得很。

  梁初一倒是在一旁笑了笑:“说唱部分吧,万一找不着人,我倒是可以帮你,不过啊我可说好了,只能是陪练,千万别想着我这声儿能过,呵呵,我有几斤几两,这点儿自知之明我有。”

  “那可说不一定…”傅雪嫣然一笑。

  杨天洁也眉开眼笑,不过笑得有些难看:“梁老师肯出手帮忙,一准儿过…”

  梁初一叹了口气:“老杨大姐要这么说,我还真就连陪练的胆儿都没了,要不,老杨大姐你还是找别人吧…”

  “老娘我超、你祖宗十八辈!”杨天洁愣了愣,心里暗骂了一句,但脸上却依旧堆着笑:“梁老师你说哪里话,呵呵,梁老师你怎么说就怎么做,听你的,我听你的,大家都听你的…”

  梁初一笑了笑,不再去理睬杨天洁心如何谩骂,只转头对傅雪说道:“你一定记住了,控制声音张力,要有独具一格的俏皮和高亢…”

  虽然每个人都晓得这样的组合不可能成功录成样版,但是所有的人还是被梁初一独特的说唱,以及傅雪并不成功的歌声所感染。

  这首歌是好歌,好听,轻快,活泼,极具感染力。

  虽然没人晓得这首歌又会不会火起来,但大家都是

  懂音乐的人,这旋律和节奏,这感染力,大家都懂。

  可惜的是,因为台阶的缺失,整整大半天下来,没有一遍能被录成样版,哪怕仅仅只是作为备选样版之一,都没有。

  别说梁初一,杨天洁这边都是一遍都不给过。

  歌是好歌,也有相当的感染力,就是前面缺失台阶,傅雪也无法爬上来。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