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的炫耀

  幸好老孙家大媳妇儿走得快,孙老头刚刚呵斥完,许慧如就提着菜篮子回来。

  看样子又是大鱼大肉一篮子,孙老头看着都有点儿眼红――现在生活水平是提高了不少,可是天天顿顿大鱼大肉,这得多有钱多不把钱当回事儿啊。

  说是不眼红,孙老头自己都不相信。

  “哟,看见没,就那,提着菜篮子的老妹子,就梁初一他妈。”孙老头很快活的说。

  蓝雅婷淡淡的一笑,就看着许慧如慢慢地走过来。

  “哎…老妹子…”

  到了近前,孙老头招呼许慧如:“老妹子,你家里来客人了,呵呵,还一下子来俩…”

  家里来客人,许慧如并没什么诧异,一下子来俩也更不在意,反正他们都是来问梁初一这混小子要什么歌的。

  先前许慧如才帮着梁初一打发走两三个呢。

  可孙老头想的不是这个:“哎呀老妹子,你快看看这是不是你家媳妇儿娘家嫂子,呵呵,是来认门儿的吧…”

  不提起媳妇儿,许慧如还不心痛,一提起这个,许慧如顿时笑着说道:“哎哟孙哥,我看跟你坐一块儿

  ,还以为是你们家的客人呢,看看我这眼神?不过这两位姑娘,应该是来找初一的吧,他这会儿还没回来,要不上我家去坐坐?”

  许慧如不认识蓝雅婷跟康婕,心里想着肯定又是先前那几个人一样的,为了参加什么大赛,来找梁初一那混小子要什么歌。

  蓝雅婷摘下墨镜,露出很漂亮的脸蛋,笑盈盈的问候许慧如:“阿姨好,我是蓝雅婷,是专程过来找梁老师的…”

  蓝雅婷?梁老师?

  “咔嚓”…“啪嗒”…

  孙老头的小竹凳子一下子崴了脚散了架,孙老头子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蓝雅婷?梁老师?

  算老头子一双脚高高的翘着,动不了,起不来,吓得康婕赶紧去扶孙老头。

  孙老头不晓得中州现在最有钱的是谁,也不晓得中州市、长是谁,但绝对晓得蓝雅婷――因为现在只要在大街上去走走,放音响的铺子,十家当中少说也有五六家放着的是蓝雅婷的歌。

  可蓝雅婷就在自己面前了!可蓝雅婷还叫梁初一“梁老师”!

  尼玛,这什么鬼?

  康婕好不容易把孙老头扶了起来,然就赶紧站到蓝雅婷身边。

  许慧如有些怀疑的看着蓝雅婷,像是在辨认磁带封面图片上的蓝雅婷跟眼前这个蓝雅婷的区别。

  不过说实话,很像,而且眼前的这个蓝雅婷还漂亮一些。

  过了好一会儿,许慧如这才笑着说道:“不错,果然是你,呵呵,我可喜欢你的歌了,哎,对了,可以帮我签个名儿吗?”

  蓝雅婷笑了笑:“阿姨,现在吗?”

  许慧如乐呵呵的点头:“现在现在,就现在,哎呀,我签哪儿呢?”

  蓝雅婷让康婕从包里拿笔,可除了眉笔就唇膏,没钢笔圆珠笔之类的,于是,蓝雅婷拿了唇膏,打开,就等着跟许慧如签名。

  可偏偏许慧如这边是出去买菜,连钱都是散着带出去的,哪有什么东西可以让蓝雅婷帮着签名。

  “哎哟,你看着…”许慧如乐呵呵的尴尬着。

  “妈…”

  几个人没注意之间,梁初一回来。

  一眼看到康婕梁初一又只好打了个招呼:“康姐…这位,应该就是蓝雅婷蓝小姐了吧…”

  康婕赶紧点头,蓝雅婷倒是大大方方的叫了声:“

  梁老师好。”

  梁初一去看蓝雅婷,也就二十四五岁,挺漂亮,比傅雪更多了几分高贵气质。

  梁初一淡淡的笑了笑:“到家里说吧,这儿…”

  这儿有孙老头,哪怕就他一个人,再说,这儿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孙老头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关键是梁初一很平静,平静得几乎是淡漠,丝毫没有因为来找他的是蓝雅婷就显得有半点儿激动。

  尼玛,见了鬼了。

  这还是那个自己很熟悉的梁初一?

  孙老头很熟悉的那个梁初一,可是见了女孩子都挪不了腿儿的货色啊。

  蓝雅婷很优雅的转头回眸朝着孙老头微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跟着梁初一进到梁家。

  不过,看到梁初一家里面的环境条件蓝雅婷又是淡淡的一笑。

  挺普通的沙发,很小的电视机,墙壁上几乎没有任何想象之中的豪华装饰,几乎是窄仄的房间…唯一让蓝雅婷有点儿感觉的是整洁,很整洁,甚至比蓝雅婷自己的房间里面都还整洁。

  蓝雅婷、康婕和梁初一坐下之后,许慧如张罗了茶水,水果,随即进到厨房,准备晚饭。

  这是许慧如唯一一次没有唠叨,没有以儿媳妇为目的的进厨房。

  梁初一笑了笑:“没想到你们还真来了。”

  蓝雅婷点了点头:“我去看一个朋友,顺道过来跟你说声谢谢,那首《春之晓》真的是一首好歌,所以我都打算放进我的下一张专辑里面去。”

  “谢谢你能看得起,也谢谢你能来看我,对了,你是来看朋友的吧,住处找好了没有?”

  蓝雅婷的大眼睛闪了闪:“朋友帮我安排了住处。”

  梁初一嘿嘿笑:“我还说要是没找好住处的话,我可以带你去找地方,中州我熟。”

  “这个,不好劳动梁老师费心。”

  梁初一又笑:“这么晚了,应该还没吃晚饭吧,呵呵正好,就在我家,尝尝我妈的手艺。”

  蓝雅婷的大眼睛又闪了闪,看起来梁初一好像不愿意讨论歌曲方面的事情!所以东拉西扯。

  康婕在一旁笑说:“梁老师,其实我们这一次来啊,也算是专程过来找你的,一是过来看看那首《天山脚下》的词填好了没有,再就是想看看梁老师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新歌出来。”

  对康婕,梁初一很抱歉的答道:“康姐,实在对不起得很,那首歌已经送出去了,另外,最近忙着,实

  在是没什么时间写歌。”

  蓝雅婷脸色暗了暗,不说话。

  康婕跟梁初一打过一次交道,倒很是随意:“知道,那边你不是有两张专辑要做,的确的门上好一阵,嗯,我有点儿好奇,就是那个啸江之恋的广告啊,拍得那么好,那到底是整整一首歌呢还是仅仅那么一小段儿?”

  “那是一首歌!”梁初一很干脆的答道。

  “是一整首歌?”

  蓝雅婷讶然看着梁初一,就那么一小段的话,蓝雅婷还不会觉得什么,但居然是一整首歌!蓝雅婷的脑子里面几乎没法去想象这首歌会达到什么样的水准。

  “是一整首歌,《啸江之恋》广告那一段儿,是这首歌的高、潮部分,嗯,马马虎虎吧。”

  蓝雅婷看着梁初一:“这首歌…”

  康婕把蓝雅婷的话头接了过去:“梁老师,这首歌,有人买了没有?要是还没出手的话,给个机会,卖给我们,价钱好商量?”

  恰好许慧如在厨房门口,恰好听到三个人谈论歌曲这事儿,许慧如顿时又有点儿懵,下午那几个人找上门来要歌,许慧如还没闹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许慧如明白了――蓝雅婷都亲自来找这混小子邀歌,还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再说了,啸江之都的那段广告片,那混小子说了也是他拍的,看来是真事儿。

  许慧如有点儿喜欢蓝雅婷的歌,也很想去帮蓝雅婷说说,把那首什么《啸江之恋》拿给蓝雅婷,可这事儿,许慧如闹不懂,也就不好随便参与。

  所以,许慧如就在厨房门边听着。

  梁初一摇了摇头:“你们来迟了一步,都已经唱出去了。”

  蓝雅婷微笑打趣:“该不会又是送出去的吧?”

  没想到梁初一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是送出去的。”

  蓝雅婷跟康婕两个人的笑容瞬间凝固――梁初一这家伙!

  《天山脚下》,蓝雅婷都看得上眼的歌,这家伙直接送了,现在又来首蓝雅婷都有点儿倾倒的《啸江之恋》,这家伙又送了!

  梁初一这家伙!

  想不到的是,梁初一这家伙居然很认真的欣赏了一下蓝雅婷跟康婕两人的神色,随后笑了笑:“没办法啊,那两朋友…呵呵,怎么说呢,我欠他们的吧!”

  蓝雅婷回过神来:“等等,刚刚你说《啸江之恋》已经唱出去了,什么地方能够听得到这首歌?”

  梁初一想了想:“嗯,这个吧,现在恐怕只有在原

  唱者那里,让她唱出来就能听得到,不过,好像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听路边也有人在哼哼着,呵呵,不过那跑调得很厉害,词曲也不全,面目全非有点儿惨不忍睹的。”

  梁初一没说假话,高雅跟李阳一首《啸江之恋》唱得中州本地人如痴如醉,直接就从音乐大赛流了出来,再加上李啸江那段广告之中的旋律时时刻刻重复播放,中州人还有几个不晓得这首歌的?

  可是…

  可是这首《啸江之恋》仅仅只是从音乐大赛流出来的,短短几分钟时间,听歌的人根本不可能记的整首歌的歌词,所以中州人现在冷哼出来的,也就只有零零碎碎的一点儿片段。

  听梁初一这么一说,蓝雅婷倒是有了点儿想要出去走走的冲动。

  过来的,的确是听到有几个人在唱着什么歌,只是的确如同梁初一所说,跑调跑得很厉害,所以,蓝雅婷不会格外去注意。

  可是现在蓝雅婷倒很想去认真的去听一听。

  街头巷尾的人唱得难听那不稀奇,因为他们不是专业歌手,可是能被他们喜欢的歌,而且哪怕是明明晓得自己唱出来跑调跑得厉害,唱得难听得要命,他们却依旧还在唱着,这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首歌

  很好,很让人喜欢,也很容易被人记住!

  作为歌手,要做的,不就是这些吗?

  不就是要让人喜欢,让人记住吗?

  喜欢,人家才会花钱来买,记得住,人家才会花大价钱来买!

  想着这个,蓝雅婷心里有点儿不痛快起来。

  梁初一这是在炫耀!很低调的炫耀。但这种很低调的炫耀,反而让人容易反感。

  他写的歌会被街头巷尾的人传唱,哪怕是很难听的传唱,都值得他在蓝雅婷面前炫耀。

  可是,就一首歌,还不是很正式的,真的就值得这么炫耀吗?

  幸好蓝雅婷很有涵养,心里不痛快也还不至于表现在脸上。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