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什么卖给他

  康婕跟蓝雅婷虽然算不上情同姐妹,却终究是蓝雅婷的人,蓝雅婷的不痛快,康婕当然能体会得出来。

  康婕也有点儿不忿,也笑着问了一句:“这么说来,能唱梁老师这首《啸江之恋》的人那一定是相当有名气的歌手了,不知道是哪位歌手这么好运!”

  “哦,就两高中小同学…”

  梁初一的回答,差点儿让康婕崩溃,也让蓝雅婷更是不痛快起来。

  炫耀,真正的炫耀!

  还是在她蓝雅婷面前炫耀。

  一首歌能不能被传唱,这是歌手的实力和歌曲的好坏所决定,而那首《啸江之恋》两个高中小同学就能唱到街头巷尾喜欢和记住,这只能说明那两高中小同学实力不俗,《啸江之恋》当然也是好歌。

  偏偏在梁初一嘴里竟然还是那么轻描淡写那么不堪――就两高中小同学、面目全非跑调跑得不行…

  如果梁初一正正经经或者心存喜悦,蓝雅婷或者心里还痛快一些,可是,说到这样的事儿,这家伙居然就像是在谈论上街买白菜那样淡而无味:

  “白菜啊…”

  “白菜…”

  “多少钱…”

  “两毛…”

  “拿一颗…”

  那怕是多问一声“怎么会有片烂的”,或者是“能不能少几分钱”也多少带了点儿激情和色彩。

  可是,梁初一这家伙就那么平淡,“怎么会有片烂的”,或者是“能不能少几分钱”这样多多少少一点儿能带点儿激情的东西都没有。

  甚至让蓝雅婷想起,其实从一开始接触到梁初一其实就是这种淡而无味。

  有住处吗?有住处吗?对不起,很忙,送了,就两小同学…

  比买白菜都还要淡而无味。

  可恰恰是这种淡而无味,最深刻的体现出了梁初一对她蓝雅婷的平淡。

  想想先前碰上那个孙老头子的神情!

  再看看梁初一的平淡。

  这种反差,还能让蓝雅婷心里没有一点儿不痛快?

  因为蓝雅婷不痛快,康婕也很不痛快,但康婕笑着说道:“中州的确是藏龙卧虎之地,这趟我们过来,其实也是因为黄老师来了中州,雅婷本来是去找追黄老师,反正赶上了,所以特地过来跟梁老师道个谢。”

  “哦,黄秋麟黄老师也来中州了?”梁初一继续很平淡的问。

  邱八爷跟梁初一提起过,这个黄秋麟跟铁谷邱三有牵涉,估摸着,这次来中州,多半就是来找找邱三的吧。

  只是康婕说这话,梁初一还只是想着邱八爷这边的事情,蓝雅婷却瞪了康婕一眼,甚至是很明显的暗示康婕,关于黄秋麟这方面的话题绝对不能再说下去。

  ――不管怎么样,康婕这是明显的在得罪梁初一了。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黄秋麟是老牌词曲人,而梁初一算是词曲新秀,康婕这是让梁初一直接惦记上黄秋麟了。

  康婕也很明显意识到这样做的后果,但是康婕就是不服气。

  第一次来吧,康婕还觉得有点儿对不起梁初一,尤其是很顺利的拿到一首歌之后,康婕就觉得欠了梁初一一个人情。

  所以这次过来,康婕也算是真心过来跟梁初一道谢的,但梁初一居然惹恼了蓝雅婷!

  蓝雅婷恼了,作为蓝雅婷的助理,康婕心里自然更加过不去,抬出黄秋麟,其实也就是康婕顺口这么一说,意思也就是我们蓝雅婷未必是真的来找你梁初一

  邀歌的,你也用不着在她面前炫耀卖弄,你有好歌愿意卖,我们可以要,但我们不是等着你的米去下锅。

  可是,在得了蓝雅婷很明显的暗示之后,康婕也后悔了,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歌手愿意得罪任何一个词曲人。

  蓝雅婷这样的歌手,可以不去跟看不起的人交往,但没理由去得罪看不起的人,甚至是任何一个人,何况是词曲人。

  现在康婕帮着蓝雅婷得罪了梁初一。

  哪怕是无意之间的得罪。

  不得已之下,蓝雅婷很是歉意的笑了笑:“梁老师,对不起,今天,我也就是过来认认门儿,其实,我手上也还有很多事情,下次,我一定专程过来好好的拜访你。”

  话说到这儿,蓝雅婷也就是要走的意思了。

  不过这也真是没什么办法,既然已经得罪了,不如赶紧的优雅走人,非要被人来个扫地出门,那不仅仅只是没面子的事情。

  蓝雅婷要走,梁初一只好笑了笑:“我还想让尝尝我妈的手艺呢,呵呵,想不到你们这么忙。”

  哪怕是笑着,依旧很是平淡,就是像是给了钱拿了白菜,然后走人。

  蓝雅婷跟康婕两人都走出门了,许慧如才追了出来

  :“啊哟,怎么不多坐会儿再走,我的饭都做好了呢…”

  躲在大树后面的孙老头看着蓝雅婷跟康婕离开,忍不住有点儿愤愤不平。

  就进去坐这么一小会儿,看样子还不太痛快,多半是梁初一这小子又把人家得罪了吧,哼哼…

  梁初一跟许慧如才转身进屋,蓝雅婷跟康婕才叫来出租车离开,孙老头发现一个人有点儿鬼祟的从暗处出来。

  孙老头惊讶的发现,这个从暗处走出来的人居然又是一个女孩子,而且还是个很年轻很漂亮的女孩子。

  再借着路灯光亮仔细看看,孙老头更加惊讶的发现,这个女孩子竟然就是拍过啸江之恋广告的傅雪!

  傅雪其实来得很不是时候,几乎是尾随着梁初一过来的,当时,竟然正赶上梁初一碰上蓝雅婷。

  傅雪本来也想直接过来跟梁初一打招呼的,可是想了想,就还是躲到了一边,直等到蓝雅婷离开,幸好,蓝雅婷是真的没进去坐大会儿。

  梁初一有些诧异的看着傅雪:“你怎么来了?”

  傅雪先叫了一声“阿姨好”,然后才答道:“我早就来了…”

  梁初一更是诧异:“早就来了为什么不进屋来坐坐,哦,是担心蓝雅婷对吧。”

  许慧如很是怜爱的拉着傅雪的手:“怎么还站着说话,快快快,进屋来坐。”

  进屋,傅雪有点儿担心的看着梁初一:“怎么样?”

  梁初一笑着摇了摇头:“不怎么样,她根本不是来找我的。”

  许慧如拉着傅雪坐下:“今儿个不能走,就这儿吃饭,待会儿你梁大伯回来咱们就开饭…”

  相较蓝雅婷的高贵,许慧如其实更喜欢傅雪的平凡,再说了,梁初一都说了,啸江之恋的广告,就是跟这位傅雪和俞老师一起拍的,也就是说,傅雪跟儿子是同事,儿子的同事都进家门,做父母的怎么着也得热情着点儿。

  傅雪也咯咯的笑着:“好啊,我今儿就是过来蹭饭的。”

  许慧如嗔道:“看你说得,呵呵,行,我再去准备准备,待会儿就可以开饭。”

  许慧如说完,乐呵呵的再进厨房准备饭菜。

  傅雪笑看着梁初一:“他不是来找你的,那她是来干什么的?”

  “还能来干什么,追着黄秋麟过来的。”

  “黄老师也来了中州?”傅雪诧异的看着梁初一。

  “你以为她会专门过来看我,呵呵,我还没那么大

  面子。”

  傅雪咬着嘴唇,脑补了一下蓝雅婷跟梁初一会面的情形,顿时忍不住有点儿担心:“她又让你生气了?”

  其实,这事儿一开始,傅雪就晓得,梁初一正是跟妙声公司怄气跟蓝雅婷怄气,这才成就自己,不过,那个时候反正大家也见不着面,这事儿也仅仅只是私底下来着。

  但现在不一样了,蓝雅婷也来了中州,黄秋麟也来了中州,那几乎就已经不是私底下的来着的事儿了,弄不好就是蓝雅婷跟傅雪、黄秋麟跟梁初一几个人之间的一场争斗。

  这真的让傅雪很担心,主要是蓝雅婷在歌坛的地位,虽然不见得是高不可攀,但却是傅雪无法比拟的,另外,黄秋麟也是老牌的词曲人,又跟蓝雅婷一直都有合作,一旦发生争斗,梁初一能不能顶得住可真的就是很难说的事情。

  傅雪叹了口气:“对不起,我…”

  梁初一微微皱了皱眉头:“怎么,你害怕了?”

  不等傅雪说话,梁初一冷冷的说道:“我之前跟你说过,我不想成为一个笑话,也不想让你成为一个笑话,你要是现在就害怕了,哼哼,我会让你很惨。”

  傅雪愣愣的问:“会有多惨?”

  “哼,你要是现在就害怕了,让我、让你成为了笑话,这一辈我就跟你杠定了,直到不再是笑话。”

  梁初一说得冷森森的,几乎让人能起一身鸡皮疙瘩。

  可是,傅雪反倒觉得有点好笑起来。

  “我还是不去害怕了吧…要不然,那真的会很惨…”

  “对了,楚明阳那边到底怎么回事?”梁初一问。

  “唉…”傅雪叹了口气:“可能是我想错了,我就是为这事儿来的…”

  梁初一皱了皱眉,楚明阳也来了一两天了,跟傅雪练歌的时候倒也卖力,而且也没人能看得出来什么,可是,一到关键时刻那家伙就准会掉了链子。

  梁初一虽然晓得那是他跟傅雪已经他们公司里面的一些缘故,但这不跟梁初一有什么关系啊。

  傅雪再次叹了口气:“其实,楚明阳也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就是跟我透露了一点儿他也想问你要歌…”

  梁初一愣了愣:“邀歌?那就明明白白的要呗,何必弄这些玩意儿出来。”

  “可是他丢不下来架子啊!”傅雪说出了最主要的原因。

  楚明阳在创月公司里面是最顶尖的歌手,各种资源

  几乎就围着他打转,像词曲人这种资源,楚明阳根本就不缺,而且还是很有名气的词曲人,这就让一个“傲”字,浸彻进了楚明阳的骨子里面。

  可梁初一现在虽然是出了几首好歌,名气方面几乎还是一无所有,所以,楚明阳压根儿就没打算亲自来跟梁初一邀歌。

  当然了,让他跟傅雪一起配合的那两首歌是好歌,楚明阳自然是看得很清楚,这也就是楚明阳很矛盾的地方――一方面丢不下架子,一方面又想着能不能在梁初一这儿拿到一首两首好歌。

  梁初一苦笑了一下:“既然是这样,我就只能说一句,我这儿没有他想要的歌。”

  傅雪愣愣的说:“如果你们写得出来,也就算是帮我了一个忙。”

  梁初一叹了口气:“你不用说了,如果他真想要歌,等过了这段时间,我有空的时候可以帮他考虑考虑。”

  梁初一这是婉拒,楚明阳要是真想帮傅雪,那不用说了,歌曲出来卖给谁都是卖,但问题是,楚明阳其实就是在为难傅雪。

  这样的人,凭什么要把歌卖给他?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