豁出去了

  第二天一早,梁初一很早就到了录音棚,傅雪却更早,独自一人在录音棚里练歌。

  见到见到梁初一,傅雪停下,跟梁初一打招呼,梁初一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示意傅雪继续练歌。

  准七点的时候,杨天洁、孙晓静、楚明阳等人到了录音棚,吴娟给傅雪带了早点,很简单,一杯豆奶,一个包子。

  趁着傅雪吃早点的时候,梁初一跟楚明阳商量:“我看《我会永远为你等待》这首歌,这两天你们也已经很熟练了,而且我看大家今天心情也都还不错,这首歌今天应该能完成一两遍录制吧。”

  楚明阳笑着答道:“是啊,我也期待今天能够完成录制,呵呵,梁老师也知道我自己那边的事儿也还等着,对吧…”

  梁初一笑了笑:“那我就先多谢阳哥支持。”

  杨天洁听了楚明阳的表态,赶紧吩咐各个环节立刻做好准备,就等着楚明阳跟傅雪两个人录歌。

  趁着傅雪还在吃早点,乐队跟录音师还在忙碌,孙晓静悄悄问梁初一一句:“怎么样?”

  梁初一愕然:“什么怎么样?”

  没想到孙晓静更愕然:”怎么回事?”

  梁初一有点儿懵:“什么怎么回事?”

  “傅雪昨天…昨天去了你那儿…这个…这个…”孙晓静很是尴尬。

  梁初一恍然大悟:“是啊,她昨天晚上是去了我那儿,还赖在那儿蹭了我们一顿饭,呵呵,这家伙还挺能吃的,可这家伙一抹嘴儿还要给饭钱,孙姐你说这…”

  孙晓静苦笑了一下,摇着头走开。

  梁初一也苦笑了一下,没法子,该来的终归还是要来,就算是你想躲也躲不开。

  临试录之前,楚明阳主动要求再跟傅雪对练一遍,算是正式录制之前预热。

  两个人开唱,杨天洁顿时有点儿激动起来,可以说,这是这两天最有感觉,最好的一遍,几乎完全能够达到标准样板的程度。

  不过,梁初一很客气的告诉楚明阳,第一节合唱那句“我会为你永远永远等待”的时候,男声是作为女声的补充,最后面一个字的时候,男声得稍微延迟一点儿,跟女声相差小半个声位的样子,那样才是这首歌最佳最完美的展现。

  楚明阳笑眯眯的点头,表示这个节点很好记,下次一定注意。

  随后又特别针对这个节点练习了两遍,这两遍下来

  ,不要说杨天洁了,就算是梁初一也鼓掌叫好。

  因为这是跟梁初一记忆里的原唱最为贴合的一遍,照这个样子下去,再有几遍,几乎就能跟原唱吻合,到那时候,这首歌就是真正的完美了。

  到了这个程度,杨天洁直接吩咐了下去,准备正式录制样版。

  楚明阳跟傅雪也都没什么异议,稍微休息调整状态之后,两个人便开始进入正式录制状态。

  然而,这首歌才录制到一半,楚明阳突然在节拍上微微拖了一下,但他这一拖,直接导致傅雪跟着迟疑了一下。

  本来楚明阳拖这一下节拍也不到十分一拍,如果是露天演唱或者现场演唱,凭借音响、动作之类的修饰,完全可以完美的掩饰过去。

  可现在是在录音棚里面录制样版,这一点儿细微的瑕疵,直接被无限放大了出来,也就是说,这首歌无论后面怎么样完美,全都只能作废。

  梁初一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杨天洁倒是笑着跟楚明阳说:“很好,就是稍微有点儿小瑕疵,大家先休息一下,待会儿我们再录…”

  杨天洁的话还没说完,梁初一很平静的说道:“阳哥,咱都是明白人,别的话也不需要我多说,我希望下次录制的时候,最好能够一次通过,省得耽误大家

  和阳哥你的时间,好吗?”

  楚明阳似笑非笑的看着梁初一:“梁老师,我已经是尽最大努力了,我也不希望耽搁太多的时间啊,不是,怎么我听着梁老师这意思好像是对我很不满意啊。”

  梁初一的语气有点儿冷了起来:“阳哥,我说过,别的话我不想多说,大家都是明白人,能好好的录就好好的录下去…”

  “哟,梁老师,你这意思倒是我不想好好地录下去了是吧…”楚明阳依旧笑着,但话里的意思却是摆明不会再配合下去。

  估摸着,昨天晚上傅雪回来,并没能带回来他想要的东西。

  所以,能不能好好的录下去,对楚明阳说,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中州这破地方,都没几个人认识他楚明阳,出门走在大街上,没有鲜花,没有尖叫,没有围追堵截求着签名,这种冷冷清清的日子,楚明阳觉得实在是难过得很。

  可是,梁初一再也不去跟楚明阳废话,直接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只片刻,电话通了。

  “老哥吗?”梁初一问。

  “老弟啊,你可还记得我这老哥,呵呵,怎么样,我朋友那个广告的是有眉目了?”李啸江打着哈哈,

  很是兴奋。

  “老哥,我这儿需要你帮个忙,能过来一下吗?”梁初一直接开门见山。

  听着梁初一跟李啸江打电话,杨天洁跟孙晓静瞬间变了脸色,杨天洁甚至很想去阻止梁初一,可是梁初一根本就不去理睬杨天洁的暗示,继续跟李啸江打电话。

  孙晓静没见过李啸江,但是也看过了啸江之恋的广告,也听过李啸江在那段音乐里面的歌声,而且,杨天洁也告诉过孙晓静李啸江的情况,还对李啸江大加赞赏。

  而现在,梁初一直接打电话让他过来,很明显就是来顶替楚明阳了。

  可是,楚明阳可是公司里面顶尖的歌手,谁都只能跟他套近乎,谁都得捧着他顶着他的主儿,现在倒好,盼星星盼月亮眼望欲穿把他盼来了,梁初一却又直接要赶人走!

  这以后,回到公司,别说傅雪了,恐怕就是杨天洁跟孙晓静等人的日子都会难过得很了。

  这边杨天洁跟孙晓静还在急赤白脸的想着办法阻止梁初一,甚至想去劝劝楚明阳,这事儿弄僵了大家都不好过。

  可是楚明阳却不阴不阳的只等着看梁初一的笑话,

  对杨天洁劝慰根本不屑一顾。

  ――他楚明阳就是“傲”,谁又能把他怎么滴?

  可是,梁初一那边却已经敲定了这事儿。

  “老弟你在哪儿啊?你那边怎么回事儿,要人?要钱?”李啸江半点儿犹豫也没有,直接问地方做准备。

  “上次录歌的地方,就你,帮我录两首歌,什么时候能来?”

  李啸江略略犹豫了一下:“录歌?呵呵,行,我先过来,到时候成不成你自己看着办,呵呵,十五分,十五分钟准到。”

  “好我等着!”梁初一直接挂了电话,然后转身过来,很是平静的看着杨天洁等人。

  至于楚明阳,梁初一根本就不再去看他了,他爱看笑话就让他多看会儿吧。

  就这种人,还想从自己手里拿歌――做梦!

  杨天洁斯斯艾艾的上前:“梁老师,咱们…”

  梁初一淡淡的一笑:“如果老杨大姐你有什么想法的话,我希望你能保留,但万一老杨大姐不想保留的话,呵呵,中州找一支像样的乐队或者找几位录音师什么的,还能马马虎虎的凑合。”

  杨天洁的脸色一下子黯淡了下去,“老杨大姐”这几个字,从那次梁初一道过谦之后,就几乎已经在梁

  初一嘴里绝了迹,但现在梁初一又把这几个字翻了出来,这梁初一是真的冒火了。

  一想到梁初一整自己的手段,杨天洁背脊上都冒了一阵冷汗。

  这个妖孽。

  不惹到他还很好说话,真惹恼了他,他可是什么事儿都能干得出来!

  而且很明显的是,这家伙是豁出去要干点儿事出来了。

  杨天洁冒着冷汗绞尽脑汁想帮楚明阳打个圆场,傅雪上前,低低的叫了一声:“梁老师…”

  梁初一冷冷的低喝:“去准备一下,待会儿准备重新开始练歌。”

  李啸江上次也来这里录制过啸江之恋广告片的背景音乐,傅雪也见识过李啸江的唱功底子,说实话,那个时候从市文宣队出来的人,底子绝对不会比楚明阳差到哪里去。

  傅雪甚至想着,早晓得楚明阳是这样的话,自己应该一早就去想白的办法。

  就说现在李啸江能帮自己录歌吧。

  可是这两首歌录好之后呢?

  所有的歌都录好之后,总还得回公司,回创月公司去啊,现在得罪了楚明阳不说,杨天洁,孙晓静,乐

  队,录音师全都开罪了个遍,以后还怎么在公司呆下去?

  可是,不管傅雪怎么想,也不管杨天洁怎么想,更不管乐队、录音师他们怎么想,梁初一是豁出去了。

  尼玛,好好地说话没一个人听得进去,那好,喜欢造是吧,那大家都摊开了来死命的造,看看到底谁造得有趣一些,谁造得好看一些,看看谁造得过谁。

  十五分钟时间刚到,李啸江大踏步进了录音棚。

  本来李啸江挺高兴的,当然了,绝对不是因为能帮着录两首歌,也不是因为可以复出,而是因为梁初一终于开口让他来帮忙。

  可是一看录音棚里面的气氛,李啸江顿时明白过来――梁初一是真的需要帮忙!

  于是,李啸江不再去管这里的气氛如何,只是跟迎上来的梁初一握了握手,随即笑道:“傅小姐这边什么意见?”

  梁初一很平静的解释:“现在我是监制,他们都得听我的,其他的事儿你不用管,争取今天能录一遍就成…”

  梁初一是真的豁出去了,哪怕楚明阳还在一边等着看笑话,哪怕杨天洁她们还有点儿畏缩,但现在,梁初一是这几首歌的监制!

  就算是所有的人现在都马上撤走了,梁初一也绝对

  不会让楚明阳指着自己和傅雪笑话,至于傅雪,梁初一说过,如果傅雪现在就害怕了,对不起,她将会很惨。

  惨到一辈子都会被梁初一杠上,直到不再是笑话为止。

  李啸江也不再客气,既然已经来了,既然一眼就已经看出来气氛不对,既然是梁初一需要帮忙,李啸江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尽全力配合录歌!

  不行的话就帮忙找乐队,找录音师,甚至是让啸江之都重新增开一项产业,李啸江也在所不惜。

  因为需要帮忙的人是梁初一,他李啸江认定了的小兄弟。

  当然了,假如梁初一有兴趣让李啸江增开一项产业,只要有梁初一加入,李啸江肯定是求之不得。

  所以,李啸江不再犹豫,直接问梁初一:“乐谱,歌词,拿来…”

  李啸江也豁出去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