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货单

  徐震东倒是很想骂她一顿解解气儿,可是现在没那精力了,因为现在的榜单排名有点儿诡异――就拿楚明阳的专辑为例,销量从来都只有越来越下滑的,哪有下滑了两个星期之后突然中止的?

  而且,这不是某一位歌手的专辑是这种情况,而是整个专辑榜单都是这样的情况,也就是说,完全可以排除个人幕后推手的可能。

  个人幕后推手,那只会是针对某个歌手,想要推动整个歌坛,谁有那本事?

  想来想去,唯一的解释就是市场上的需求突然小小的上升了一下。

  这个解释其实很合理――老百姓吃得饱穿得好也不是一年两年了,现在腰包又鼓了起来,也就需要适当的精神调剂。

  听歌,当然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老百姓喜欢听歌,从电视上,收音机里面早就没法子满足了,所以,现在这个时候录音机随身听之类的播放工具基本上已经普及。

  买了录音机随身听的多了,磁带之类的销量自然就大了起来。

  有需求,这是好事,可是徐震东一想到傅雪就又有

  点儿牙疼,现在正是好机会啊,傅雪的专辑…

  徐震东咬着牙,直接拿掉了傅雪的专辑第二波宣传,因为没那个要了,反正合约期也就只剩下一年多点儿,后面,专辑什么的,就没她什么事儿了,如果她还能拉到商演、拍广告片之类的,那就让她去吧。

  晚上,徐震东回家,因为心情郁闷得很,所以车子开的很慢,又因为心情烦闷,所以打开车载收音机,每天这个时候,就是京城市广播电台交通频道点歌台的节目。

  点歌台点歌,基本上也算歌曲销量的一个侧面缩影,因为点歌还是要钱的,而且是直接从点歌者的电话费里面扣。

  而且点歌量越大的,基本上就是受众最普遍的歌曲,当然,也不见得全都是金曲榜上的歌曲,电台播放歌曲收费,但也得出成本。

  徐震东打开车载收音机频道的时候,其实已经晚了几分钟,前面点歌的人点的是一首蓝雅婷的歌,因为蓝雅婷的歌好听。

  而这时候,蓝雅婷的歌已经播放了一半。

  接着就是一段路况、广告之类的,好几分钟之后,再才回到点歌台。

  听着蓝雅婷的歌曲,徐震东几乎有点儿恼怒起来――为什么自己就不能抓到一个蓝雅婷这样的歌手?为

  什么自己的创月公司就是出不了一个蓝雅婷这样的歌手?

  榻玛拉戈壁,自己辛辛苦苦挣点儿钱,又辛辛苦苦把它扔出去。

  于是,徐震东郁闷着,恼怒着,忍耐着,把车子开到家里车库,但没立刻下车,只把车子拉了刹熄了火,连车钥匙都懒得去抽出来,就闷闷的坐在车子里面。

  往常,这个时候,徐震东会略作收拾,然后下车,换鞋进屋。

  但现在,徐震东就那样闷闷的坐着,交通电台播放的音乐或者广告几乎跟他都没什么关系了。

  大约一支烟功夫,徐震东终于叹了口气,略作收拾,准备下车。

  下车,就得取下车钥匙,彻底关闭车子电源。

  可是,就在徐震东的手触碰到车子钥匙那一刹那,收音机里面传来一个令人有点儿好奇的声音,这让徐震东握着车钥匙却微微顿了顿。

  收音机里面是个男的,有点儿好奇:“…哎哟,怎么会没有《啸江之恋》这首歌…”

  “《啸江之恋》?”徐震东很好奇,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首歌的名字,瞬间,徐震东回忆起来,应该是傅雪拍的那个广告片,对,就是那个“啸江之恋,永

  恒的美”的房地产广告片!

  瞬间,徐震东还回忆起来,杨天洁回来说过,《啸江之恋》真的是一首歌,出自梁初一之手,很好,很美。

  但这首歌,徐震东是真没听过。

  ――还有人喜欢听傅雪的歌?

  徐震东好奇心大增,所以,重新坐回到车子里面,听听这个人到底说些什么。

  点歌台的电话从很多电话号码里面随机抽取出来,点歌太当然也不能敷衍了事,电台主持人很温柔的解释:“这位同志,实在对不起,我们这儿的确没有收录傅小姐的这首《啸江之恋》,不过,会不会是您弄错了歌名或者是歌手的名字?”

  打电话者有些迟疑起来:“应该不会吧,一个多月之前,傅雪做过我的车,我记忆很深刻的…”

  主持人很明显迟疑了一下,随后才说道:“我们这儿有傅小姐新出的专辑,可这上面真没有《啸江之恋》这首歌,我能不能建议这位同志换一首别的什么歌?”

  打电话的人有点儿失望,在电话里面都叹了一口气:“不用了吧,她有专辑的话,就麻烦你帮我挑一首,好吗?

  “好的,她这张专辑名字叫草原风,如果同志您不

  介意的话,那么,我就帮您选择这首《套马杆》吧,应该很具有草原风味,嗯,这也是她的一首主打歌,会很好听的,希望您能喜欢,同时,我们也祝这位来北京旅游的同志,祝你您旅途愉快…”

  “谢谢…”点歌的人有些无奈。

  只片刻间,火辣热情却又轻快俏皮的乐曲响起。

  “给我一片蓝天,一轮初升的太阳,给我一片绿草,绵延向远方 给我一只雄鹰,一个威武的汉子,给我一个套马杆,攥在他手上,给我一片白云,一朵洁白的想象,给我一阵清风,吹开百花香…”

  傅雪独具特色的风格,让徐震东突然有点儿震撼起来。

  说实话,自从楚明阳回来遮遮掩掩的跟徐震东说了中州之行的尴尬和失望之后,徐震东就再也没有特别去注意过傅雪的一切。

  徐震东都好像还记得,傅雪这张专辑,连试听会都没开过,专辑上市前的宣传也很少,第二波宣传直接被拿掉了,安排这张专辑上市,也是让傅雪去跟楚明阳、陆莎莎以及很多的歌手做踏脚石。

  因为徐震东再也没真正去关注过傅雪。

  但现在在交通电台里面听到这首歌曲,徐震东开始又有点儿怀疑自己――自己会不会又是脑子发烧了?

  会不会太少去关注傅雪了!

  想着,徐震东摸出手机,翻出傅雪的电话号码,然后迟疑了三秒,再然后直接摁了下去。

  但电话里面是服务台告知,对方不在服务区!

  傅雪上哪儿去了?

  猛然间,徐震东想了起来,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见着傅雪,嗯,明天得去找杨天洁她们问问,傅雪究竟跑哪儿去了。

  不管她怎么得罪了楚明阳,也不管她成绩如何,傅雪,总归是他徐震东手下的歌手。

  至于傅雪的成绩,这个就不去想了,整个公司里面,也不仅仅只是她一个在赔着钱,赔钱多少而已。

  然而,一夜过后,徐震东又忘记了这件事儿,询问傅雪去了哪儿这件事,因为一到公司,楚明阳便来找徐震东――准备下一张专辑!

  当然是要资源,要钱。

  楚明阳的专辑上市三个星期,销量超过五十万,直接跨过黄金,而这一个月还有整整一个星期。

  虽然说距离白金尚远,但上一张专辑就是拿了个白金,这一张专辑,拿个小白金基本上是探囊取物,最关键的还有一点,这三个星期之间,楚明阳在榜单上的名次已经进入第十三位,而且目前名次还隐隐有上升趋势。

  弄不好或者就能进个前十上榜!所以说,这个时候

  来找徐震东要钱要资源准备下一张专辑,时机拿捏绝对刚刚好。

  楚明阳还正说着,陆莎莎也跑了过来,相比楚明阳,陆莎莎的专辑销量的确不怎么样,但有一点,现在陆莎莎的榜单名次很稳,第十九名!

  虽然距离黄金还稍微有那么点儿距离,但她跟楚明阳不一样,陆莎莎的专辑迟了楚明阳一个星期才上市,也就是说,在这头一个月之内,陆莎莎还有两个星期的时间,就算再怎么样下滑,黄金,肯定收归囊中。

  所以这个时候来找徐震东要钱要资源时机也绝对正确。

  见了这两个公司里面的宝贝级人物,昨天晚上徐震东想着的那些事儿,早就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估计这会儿要是有人去问他傅雪在哪儿,徐震东一定会一脸茫然:“傅雪?傅雪是谁?”

  哄着楚明阳跟陆莎莎两个人差不多两个多小时吧,不过徐震东却没有半点儿牙疼的意思,也没有半点儿茫然。

  十点刚刚过,楚明阳跟陆莎莎两个人也准备离开,很满意的要离开,因为徐震东承诺,会尽快尽最大努力,为他们两个人调集一切可用资源,筹集两个人所需要的资金,尽全力支持他们两个人的新专辑。

  所以,楚明阳跟陆莎莎两个人很满意的要离开。

  可就在这个时候,杨天洁一脸茫然的进来。

  “傅雪…傅雪在哪儿…”

  “傅雪?傅雪在哪儿?”徐震东比杨天洁还茫然。

  但随即销售部主管一脸茫然的进来:“徐总…傅雪…”

  徐震东比生产部主管还茫然:“傅雪?傅雪?”

  生产部主管、宣传部主管、经纪部主管…全都一脸茫然:“傅雪…傅雪?”

  这么多人突然之间全都一脸茫然的问着傅雪,楚明阳跟陆莎莎两个人也很是茫然――傅雪的专辑销量不好,整整一个星期才七千一百张,该不会是她想不开出了什么事吧?

  所以,楚明阳跟陆莎莎也是一脸茫然:“傅雪?傅雪!”

  这情形,其实有点儿乱套的味儿,而且乱了好一阵,徐震东这才有点儿清醒过来,是啊,昨天晚上自己就想到过今天一早过来问问傅雪上哪儿去了?

  所以徐震东努力压抑住自己的恐惧,挥手让所有的人镇静下来,然后问道:“傅雪在哪儿?马上让她来我办公室一趟!”

  或者是所有的人没去注意傅雪太久,所以没有人晓得傅雪在哪儿。

  没人晓得傅雪在哪儿,徐震东又看着第二个进来的销售部主管问:“说,怎么回事?”

  销售部主管没说话,直接把一叠文件递到徐震东面前,徐震东接了过去,粗略一看,居然全是传真文件,居然…居然全是催货单!

  有京城音像方面的催货单,有公司自己销售渠道的催货单,还有…

  催货单?

  催货单!

  徐震东努力回想了一下,原来跟傅雪这张专辑敲定的是六十万套,上个星期六发出了暂停生产决定,但报告说这么区区六十万套,这个时候才决定暂停,都已经只剩下五万套没生产出来了。

  也就是说,已经生产出来的是五十五万套!而到了昨天为止,傅雪的专辑总计只销售出去七千套左右,还剩余五十四万多套。

  然而,今天才到十点多一点儿,就有人传真催货单!

  榻玛纳戈壁,出了鬼了。

  五十五万套,这是预计卖到猴年马月的储备量好不好?

  可是,这事儿明显还没完,孙晓静直接递了一摞文件过来,至少十六七份,徐震东接过去看了看,竟然

  是全是指定傅雪的商演,拍广告之类的预约!

  徐震东直接去看那些价格,十万!十五万!二十万!最高的四十万!这是拍广告片的片酬,商演最低十五万起,最高三十万!

  所有一切的一切,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傅雪火了!

  一夜之后,火了。

  这让徐震东情不自禁的想起昨天晚上交通电台那个电话,那首歌。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