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出在哪儿

  让人措手不及的慌乱过后,大家该干嘛还得干嘛。

  至于傅雪,就算第一周投放了十万,再加现在的二十万备货,就算全部卖完,还是离黄金差得远,几乎都没法子去跟陆莎莎相比,不值得大惊小怪。

  所以,大家三三两两的散了,去干自己该干的事儿,办公室里面也就只剩下还在犯牙疼的徐震东。

  徐震东没去上厕所,没那个必要,他在想着一个问题:梁初一!

  梁初一的歌不错,要是能够揽在手里…嗯,对了,这么久了,一直都忘记打听一下这个梁初一。

  还真是哎,都这么久了。

  徐震东伸手去拿桌子上电话,想问问杨天洁,看看能不能签到梁初一。

  杨天洁根本就没走远,一看手机上的电话是徐震东的,于是又回来。

  “徐总,怎么回事?”杨天洁有点儿诧异。

  徐震东笑了笑:“也没什么大事儿,就忘了问杨姐你一件事,杨姐去过中州,应该对那位梁老师很熟悉对吧,我是想,呵呵…”

  杨天洁愣住了,徐震东的意思,杨天洁明白,呵呵,就是想签了梁初一!

  哎玛,这事儿杨天洁是真的没想过啊,因为杨天洁不是管这个的,杨天洁管监制,歌好不好,录制怎么样,这是杨天洁的事儿…

  “他啊…”杨天洁愣愣的,想先说说对梁初一的了解,可陡然之间却不晓得该怎么样说,梁初一是好人吧!不是,在中州的时候杨天洁被这家伙气得差点儿吐血,最关键是还说不出话来,看看人楚明阳,大约也应该晓得那家伙不是个好人。

  是坏人吧,好像也不对,梁初一没什么坏心眼,就算是气自己,梁初一付出过代价,而且代价很大,楚明阳吃瘪,其实包括杨天洁在内都晓得是怎么回事。

  杨天洁想好了一阵,才依旧愣愣的说道:“那是一个妖孽?”

  “妖孽?”徐震东惊异的看着杨天洁。

  “对,就是一个妖孽,这么说吧,作为词曲人有点儿小性格那没说的,但这家伙例外,这家伙浑身是刺儿!”

  “浑身是刺儿?刺猬?”徐震东更是惊异。

  “比刺猬还狠!”杨天洁苦笑了起来:“傅雪跟我说过,她去找他的时候,刚刚好碰上蓝雅婷的助理也在,然后,蓝雅婷拿了一首歌,傅雪拿了六首,哦,对了,前段时间那个谣言还记得吧,说傅雪会一下子出两张专辑这事儿,那是他亲口当着蓝雅婷的助理的

  面说的…”

  那个谣言,其实应该说是笑话,这么久过去了,早就被人抛到记忆深处几乎快被遗忘,但现在翻出来,徐震东还是记忆犹新。

  可问题是,先前,就在先前,杨天洁说过孙晓静也证实,蓝雅婷亲自去找过梁初一,直接给梁初一拒绝了!拒绝的原因不明!

  不仅仅是蓝雅婷,楚明阳也让傅雪去试探过,可楚明阳的下场,大家嘴上不说,其实大家心知肚明,楚明阳是被直接踢出了中州。

  想着这个,徐震东苦笑了一下:“这家伙的确比刺猬还狠。”

  正笑着,桌子上的电话响了,徐震东拿起电话,仅仅只“喂”了一声,随即慢慢皱起了眉头。

  电话是生产部主管打过来的,刚刚联系了一下生产车间那边,傅雪的专辑追加四十万这事儿,人家不干――别人的产品刚刚上线,你让人现在停下来生产你那四十万的小单儿!

  目前,三洋、华音、爱歌等磁带生产厂家是国内最大的几家磁带生产厂家,创月公司最近两年基本上是只跟三洋合作,而且关系还很不错。

  华音这边就比较少,但也不是完全没联系,因为创月公司能出的专辑其实还是比较少,爱歌就不用说,

  创月这边没那么多专辑分给他们生产。

  可问题是,现在生产部已经连爱歌都找过了,人家忙不过来。

  除了这三家之外,当然还有不少能生产磁带的厂家,比如说“扬子”、比如说“东湖”,只是创月公司跟他们在生意上大多没联系过。

  再说,就四十万的小单儿,去那么远的地方生产,恐怕时间上都来不及,至于人家会不会答应,这还另说。

  徐震东又开始有点儿犯牙疼了。

  追加傅雪这四十万的专辑,是不是自己的脑子又被烧坏了!

  六十万的量,到今天为止,出去三十万,不过才一半儿,还有一半儿摆在那儿呢,你说自己这是着什么急啊,还非得立刻去追加这四十万!

  不过,问题是这话都已经说出去了,该进行的事儿都已经在进行了,还能陡然停下来?

  跟杨天洁好好的谈兴,就这么被不识时务的生产部一个电话给掐断了。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楚明阳跟陆莎莎再一次一起过来找徐震东要资源、要钱,两个人都很轻松谈笑风生的,但徐震东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他们两个人其实有点儿紧张,这是很少有的情况。

  但这两人现在都是公司里的宝贝,上周,一个是专辑榜第十三位,一个第十九位,他们两个紧张不紧张,他们不说,徐震东好问?

  不过这有点儿怪异。

  而楚明阳跟陆莎莎两个人的确都有点儿紧张,很希望徐震东能够尽快安排资源,划拨资金,让他们去准备下一张专辑,当然了,两个人的要价比上午都高了那么一丝丝儿。

  这就是徐震东觉得很怪异的地方。

  如果因为紧张,急着想把资源尽快抢到手,应该是要降低一些要求才是,怎么可能反而提高了些呢。

  徐震东正盘算着,没想到一个让他一直都很头痛的人进来了――傅雪!

  很多天都没见着傅雪,徐震东发现傅雪好像变了很多,但到底哪些地方变了,徐震东却又说不出来。

  还是很怪异的感觉。

  “徐总,呃,阳哥,莎莎姐也都在啊!”

  傅雪笑盈盈的打招呼,很坦然,也很大方,完全没演艺圈子里面的那种掩饰。

  “啊…傅雪…”

  徐震东不晓得自己是笑着还是牙痛着,反正很别扭的应了一声。

  “啊…”楚明阳很礼貌很优雅的点了点头。

  “嗯…”陆莎莎脸上发红,本来想说点儿什么,却始终没说出来。

  反正,办公室里面几个人,除了傅雪,其余的都好像挺尴尬。

  半晌,徐震东打破尴尬,带着点儿小责怪,却不是当真:“这都快半个月了,我都没见着个人,你跑哪儿去了,手上还有这么多事呢。”

  傅雪笑了笑:“我一直都在录音棚练歌啊,徐总,怎么?有什么事儿?”

  “啊…”徐震东差点跟了句:“一直在录音棚练歌,我怎么不知道?”

  徐震东真不晓得接下来该怎么说才好,傅雪,一直都在录音棚练歌,自己居然不知道她跑哪儿去了,还以为她跑哪儿去了!

  事实上,晓得傅雪一直都在录音棚练歌的人的确不多,就算是晓得的,也都或者有意或者无意的将她遗忘。

  ――傅雪得罪了楚明阳,谁敢跟傅雪走得太近?

  “今天过来是…”愣了好一会儿,徐震东这才换了个方式,再次打破尴尬。

  傅雪依旧笑了笑,依旧很坦然很大方:“我想跟徐总请个假…”

  一般来说,歌手跟公司虽然有签约,但歌手有着很

  大程度上的自由,有很充裕的时间去解决自己的一些零碎琐事,根本不需要请什么假,再说了,一般的零碎琐事,还有助理帮着解决,哪里需要来请什么假?

  尤其是傅雪这种跟公司分成的歌手,你商演多,广告多,专辑多而且卖得好,你就挣得多,当然了,你也可以选择少挣一点儿,然后着重解决自己的事情,请假,真的是没那个必要。

  但是傅雪现在这么一说,徐震东没来由的心里抽了一下,隐隐的抽痛,不晓得是为什么。

  或者是傅雪得罪了楚明阳吧,或者是一回来,就让徐震东不待见吧,或者是傅雪就在录音棚练歌练了这么长时间自己居然不晓得她跑哪儿去了吧,或者,傅雪明明就在眼皮子之下,自己却无视她的存在…

  “嗯嗯,请假?是有什么事儿?”隐隐的抽痛过后,徐震东问。

  “北方的大草原不错,我想去看看,所以跟徐总告个假。”傅雪很期盼的说,但也是跟徐震东透露一下,省得徐震东会以为自己失踪。

  徐震东又愣了愣:“你这张专辑就是草原风,你是想真正去感受一下草原?”

  但随即徐震东有点感觉不对头,真想去感受一下草原,无论多少那都得花钱,按照惯例,这其实是可以问公司要专辑制作费用,名正言顺让公司掏钱的,但

  傅雪却没有让公司掏钱的意思,真的!

  不然的话傅雪就用不着来请假。

  楚明阳在一旁笑看着傅雪,很礼貌的笑看着,但心里却有点儿莫名其妙的恐惧,也说不清楚为什么。

  反正就是有点儿恐惧。

  陆莎莎却是有点儿幸灾乐祸,好不容易弄张专辑出来,上市整整一周,在华新书店那边仅仅买了三百多张!

  就凭这个,她傅雪还能想着下一张专辑,还能想着让公司掏钱让她去大草原旅游?

  想得美,那张草原风杂七杂八费用七八十万,现在连个零头儿都捞不回来,徐震东的钱能那么好花?

  “嗯,这样吧,你先还练着两天,过两天我们会有一笔回款,到时候…嘿嘿…”

  徐震东不晓得过两天那笔回款回来,能不能拿给傅雪,能拿给傅雪多少,算是公司赞助还是借给傅雪,徐震东都不晓得。

  因为在徐震东心里,突然感觉到某些东西,这些东西,徐震东不晓得好不好,但有一点,徐震东能很轻的感觉得到,傅雪在飞!

  对,就是傅雪在飞起来那种感觉。

  可傅雪到底是在腾飞还是想要飞走,徐震东确定不了,没法子确定。

  腾飞?就到现在为止,傅雪那张转的销量,是能够腾飞的起来的?飞走?傅雪跟公司还有一年半签约,她能飞到哪里去?

  可是在徐震东心里,傅雪是真的在飞,哪怕是刚刚才离开地面。

  榻玛勒戈壁,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出在哪儿?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