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催货单

  傅雪点了点头:“好,去大草原这事儿,其实我也还有很多东西要准备,这事儿我其实也不是太急,只是提前过来打个招呼告个假而已,那我就不打扰了。”

  说罢,傅雪转身离去。

  看着傅雪背影,徐震东竟突然觉得傅雪走路的姿势其实很优雅,至少比公司里面其他的女歌手要优雅了很多。

  楚明阳原本以为傅雪离开之后,自己会稍微轻松一些,但想不到的是,傅雪走了之后,那种莫名其妙的恐惧却更甚,几乎让楚明阳有种炸毛的感觉了。

  可楚明阳真的不晓得自己在担心什么,害怕什么。

  陆莎莎倒是微翘嘴角――三流就是三流!三流不是三线,三流就是资源捞不着,要钱钱没有,给条命不敢要,想躲都躲不掉,三言两语就能直接打发走人。

  三流!

  楚明阳跟陆莎莎本来是过来找徐震东要钱要资源的,但是傅雪来搅了一下之后,徐震东很明显的没了什么心情。

  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是再去跟徐震东谈论资源什么的,徐震东肯定会牙疼得很,所以,楚明阳很知趣的

  跟徐震东点了点,准备要走。

  可是陆莎莎有点儿不忿,凭什么傅雪要去一趟草原,徐震东连牙痛都没有,那么爽快的就答应等下一笔回款回来之后就立刻考虑?

  但这事儿,陆莎莎肯定不会就这么去质问徐震东。

  不管怎么样,徐震东是老板。

  陆莎莎只是一个歌手,徐震东的公司里面的一个歌手。

  傅雪从徐震东的办公室出来,刚刚好遇上孙晓静,孙晓静笑了笑,打了个招呼:“你出来了…”

  但瞬间孙晓静自己都有点儿尴尬起来,“你出来了”,这是什么方式的招呼?

  傅雪微微笑着:“孙姐。”

  “呃…”孙晓静不晓得再往下该怎么说了。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之前傅雪得罪过楚明阳,没人敢接近傅雪,见着傅雪那都的绕着走,怕遭池鱼之灾,可现在的情况好像好了点儿,一个是楚明阳没能把傅雪怎么样,一个是徐震东突然关注了一下傅雪。

  这种情况好像是有点儿改善,但前景依旧很模糊。

  所以孙晓静打了招呼之后,不晓得自己是该再靠近一点儿呢还是该稍微再后退一点儿呢。

  傅雪倒是很大方:“孙姐你忙,我那边也还有点儿事…”

  “呃…”孙晓静不知所谓的点了点头:“好吧…”

  然后,就没了然后。

  孙晓静转身走人。

  晓薇跟陈露两个人好像永远都是无所事事,永远都是堵在通道里面聊天。

  先前傅雪过去的时候是,现在还是。

  “听说了没,阳哥这次可是立了大功…”

  “是啊,这个星期破黄金…”

  “专辑上市第一个星期只有六七千张销量的,听说过没…”

  “六七千张?你他么的还能再幽默一点儿吗?”

  傅雪淡淡一笑:“对不起,借过一下…”

  晓薇跟陈露勉强让出道缝儿,傅雪轻松穿过,连头也不回。

  “哎…”晓薇瞪着陈露,指着傅雪的背影子很吃惊:“每次都这样呢…”

  “是啊…”陈露也是很不解的看着晓薇:“她真的一点儿不生气呢!”

  都已经走了好远的傅雪,转过头来微微一笑:“跟两个挡路的计较,主要是不值得…”

  说完,傅雪转头,依旧很优雅的走了。

  “啊…”晓薇几乎有点儿急眼:“看看你看看,还是这德行…”

  陈露阴着脸:“你没听出来啊,她骂我们呢…”

  晓薇努力的想着,傅雪是怎么骂了自己:“她敢骂我们?好像没有吧…”

  陈露的脸色很难看:“她说的是好狗不挡道…”

  “啊…”晓薇愣了片刻:“她没这么说啊…”

  一眨眼,到了星期四,徐震东才走进办公室,就按照惯例拿了华新书店这个星期前三天的内部数据来看,一看之下,徐震东忍不住有点眉飞色舞的意思。

  这三天,楚明阳在榜单上名次居然上升到了十二位,销售量是一千五百二十六张,与上个星期相比,下滑还是不大,销量很稳,但在榜单上的名次又上升了一位!

  要晓得,这已经楚明阳的专辑出来头一个的最后一个星期了,还能保持住这样的成绩,并且在排名上当中上升,着实让人佩服。

  这都是钱啊!

  这是让徐震东禁不住要眉飞色舞的原因之一。

  呵呵,到这个星期完,楚明阳这小子,如果能够继续保持,这张专辑,肯定有进入前十的希望!

  陆莎莎虽然已经掉到了第二十七位,一千张只差五张,九百九十五。

  原来的计划就是,这个月,只要陆莎莎不在这张内部榜单上掉得不见踪影,陆莎莎就算成功了,而陆莎

  莎只要撑过了这个星期,基本上就有可能大功告成。

  至于傅雪,傅雪已经上了榜单,第二十九位,九百七十七张,与陆莎莎相比,仅仅只有一十八张的距离,与第二十八位就的销量销比,就有点儿惊心动魄的接近了,第二十八的销量是九百八十一张,傅雪只差四张。

  但对徐震东来说,他们三个现在的表现,绝对是喜出望外的事情。

  只是蓝雅婷依旧排名第二,销量四千三百一十六张。

  欣喜之余,徐震东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蓝雅婷的排名,心里想着:“我手下要是能有一个这样的人…”

  徐震东在欣喜之下竟然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真的忽略了过去。

  而这个星期四注定是个不会宁静的日子。

  因为这这一天发生了两件很重要也比较反常的事。

  第一件是歌坛里面的事情,蓝雅婷突然上市一张专辑,单曲名《春之晓》词曲人是梁初一,编曲却是黄秋麟。

  但这张专辑又不算是新专辑,只有一首“春之晓”新歌,其它却全是之前所出专辑里的红歌,算是一张新旧合集,因为旧歌多,所以唱片专辑的价格只有正常专辑的一半多一点。

  但就算是这么一张新旧合集的专辑,销量却很火,以蓝雅婷位居专辑榜第二的实力,可想而知这张单碟的威力,从上架到现在,仅仅不过四个小时时间,华新书店就透露出来消息――一千一百三十三张!

  这绝对是专辑榜上的一场地震。

  搞得徐震东都有点儿措手不及。

  第二件事更让徐震东有些措手不及――傅雪走了!去了北方大草原。

  傅雪没跟公司要一分钱,也仅仅只要了一个月的假期。

  傅雪不要公司的一分钱,其实也就是想在这一个月之内,不想跟公司有任何关联。

  傅雪其实没必要这样做的,但是她很坚持这么做。

  走的时候,连徐震东都有些不忍,仿佛傅雪这一走,就再也不会回创月公司一样,哪怕还有一年多的合约,哪怕傅雪在公司里面其实真的没太多的人愿意去注意她。

  这两件事情让徐震东一直郁闷到了中午。

  吃过中饭之后,徐震东刚刚回来,立刻就发现公司里面好像有点儿诡异起来。

  几乎每一个人都有点儿尴尬,有点儿措手不及,有些甚至有点儿慌乱,见到徐震东的时候,一个个躲躲闪闪的,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

  就连老是堵在通道上的晓薇跟陈露两个人都挪了地儿,不再堵在通道上。

  徐震东很奇怪,每个人都好像做错了什么,尼玛,这又是在闹哪样?

  一眼看到低着头匆匆走过的陆莎莎,徐震东喊了一声,打算问问这是怎么回事。

  陆莎莎一眼见到徐震东,忍不住愣了愣,很不自然的叫了声:“徐总…”

  “呵呵,你们这一个个的,一天不搞点儿事儿出来,心里就不痛快是吧,呵呵,说说,这又是怎么了?”

  徐震东大大咧咧的问。

  陆莎莎摇了摇头,显得有点儿凌乱:“不…不知道啊,徐总,我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不肯说,让我猜?”徐震东呵呵的笑着摇头:“其实我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就想看看你是不是想瞒着我…”

  陆莎莎更是有些慌乱:“没…没有啊徐总…我真…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徐震东见实在问不出来什么,自好笑了笑,转身去办公室。

  才走到办公室门口,徐震东赫然发现,公司里面一帮子头头脑脑居然全都挤在办公室!一个个的,大多

  东张希望的,显得很是焦急。

  见到徐震东回来,那一帮子人几乎是不由自主的挤了上来。

  “怎么回事?有事儿?这么多人,都有什么事儿,要不,去会议室?”徐震东隐隐约约猜到,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儿!

  第一个说话的是销售部主管,没说话,直接把一叠文件放到了徐震东的办公桌上。

  徐震东看了看销售主管然后才去拿起那些文件来看,谁晓得,一看之下,徐震东差点儿跳了起来。

  又是订货单!不,是催货单!

  人家要来提货,而且是记者要,提货单其实就是催货单。

  有催货单,就可以出货,出货就能有回款,这是好事儿!

  可是让徐震东差点跳起来的是,这些催货单,全部都是问着要傅雪的专辑的!

  傅雪的专辑!

  徐震东粗略看了看,这些催货单里面,数字最大的还是华新书店,二十万盒磁带,两千五百张唱片,三千张CD!

  而十万盒磁带!两千五百张唱片,三千张CD!

  徐震东很疑惑。

  傅雪的专辑上市前,华新书店这边的备货是五万盒磁带,八百张唱片,一千二百张CD,星期一已经补过一次货,十五万盒磁带,一千张唱片,三千张CD,才过三天,现在居然又来补货,而且一补就是十五万!

  也就是说,华新书店这边,不管书店它每天卖多少,不管那个数值怎么样,他们总计要了四十万盒磁带,四千三百张唱片,七千二百CD!

  这是已经或者马上要从厂库里面搬出去了的东西,是是实实在在的产品。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