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哪儿

  ――仅仅只是华新书店这边,磁带四十万盒!四千三百张唱片!七千二百CD!

  虽然这一单的二十万还没卖到个体人的手里,甚至他们应该还有不少备货,但是华新书店的渠道和眼光肯定不容置疑!

  再说,华新书店这边就四十万,还有公司自己拓展的销售散户呢?他们也已经补过一次货,连之前的投放加补货的数量,也有十万!

  换句话说,虽然还没能卖出去这么多,傅雪已经稳稳当当拿了一个黄金!

  而昨天看陆莎莎的数据,离黄金还差五万多张!今天就算还能卖几百张出去,还是差五万多!

  徐震东疑惑不已的看了下去,第二大单依旧是公司营销部门自己拓展的渠道,这一单需要的磁带数量是十五万盒,是前一单的三倍!唱片却没增加多少,小三千张,CD没曾加,还是五千。

  三倍!

  徐震东忍不住额头冒汗!

  再看下去,就是一些销售散户,最大的有七八千的,最少的也有一两千的,数量不大,只是散户多,接近二十家。

  粗略估计一下,需要的数量大约应该在十万左右吧。

  到目前为止,已经出货的和单子上的,加起来已经超过了原来确定的六十万!

  虽然还没能全部卖出去。

  所有的人都低估了傅雪!

  怪不得所有的人都那么怪异,徐震东甚至想到了一些很马后炮的事儿,因为傅雪得罪了楚明阳,所以大家对他都很冷淡,徐震东自己对她也很冷淡,甚至连这张专辑的试听会都没正式举行过,甚至专辑上市前的宣传都给她安排得很少,甚至第二波宣传都被自己直接砍掉,甚至连傅雪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自己居然不晓得她跑到哪里去了…

  这些,足以解释为什么上个星期傅雪的销售量只有七千来张,而现在才突然爆发出来。

  徐震东甚至很马后炮的想到,如果是按照楚明阳或者陆莎莎他们同样的规格和流程,让傅雪一路走下来,傅雪的专辑,在上个星期其实就应该是个爆点。

  徐震东想了很多马后炮的事儿,提货单的事儿,就交给销售部去处理了,幸好上次自己的决定正确,预计追加了四十万张。

  接下来…

  徐震东想了想,接下来,还是暂时不要再有大量的

  追加了,这个星期是傅雪这张专辑的爆点,接下来一定会跟其它的专辑一样,正常下滑,再说,这个星期之后,这个月就只剩下两个星期了,还有四十万备货,足以应付得过去。

  至于后面,那就只能按照惯例,看情况在进行追加生产。

  提货单方面的事儿,暂时就只能这么决定了,经纪部孙晓静也递上一叠材料,还是商演、拍广告之类的预约,不过,这次少了些,只有十张,但这十张预约,都很有份量。

  都是之前一直跟创月公司有过合作的老客户,而且开的价钱都不低,三十万已经是最低的了。

  最高的已经达到了六十万。

  不过,这里面只有只有六张是预约傅雪的,其余的几张,陆莎莎两张,楚明阳两张。

  价格方面三个都差不多,都是有高有低。

  这些预约,徐震东却没太大的兴趣,傅雪现在去感受北方大草原,用的请假的方式,所以这一个月跟公司没关系,招不回来,让楚明阳跟陆莎莎去商演,拍广告片,还是算了吧。

  孙晓静就这样被打发,怎么去安排,那是孙晓静自己的事儿,徐震东不可能去跟那些客户磨嘴皮子。

  不过杨天洁这边,一直都没说话,徐震东不晓得她

  又是几个意思。

  “呃…”杨天洁有点儿斯斯艾艾的:“这个…金曲榜…不知道徐总你看过了没有…”

  “金曲榜…”

  徐震东愣了愣,因为楚明阳跟陆莎莎的歌曲跟金曲榜绝缘,再说,徐震东最关注的是磁带、唱片、CD的销量,虽然每天都会有金曲榜的资料送过来,徐震东还是不会去太仔细。

  杨天洁有点儿紧张的解释:“《套马杆》…上了金曲榜!”

  “《套马杆》上了金曲榜?”徐震东大吃了一惊:“《套马杆》上了金曲榜!”

  杨天洁点头,更紧张的解释:“和《套马杆》一起上榜的还有《美人吟》,都是…都是梁初一的歌…”

  “第几名…”徐震东迫不及待了。

  创月公司的歌曲,能上金曲榜榜单,这是第一次。

  而且,金曲榜榜单跟专辑榜不一样,专辑榜单,音乐周报上是只显示前十名,而且还不会有具体的销售数量,但是各个音乐公司却可以从特殊渠道拿到内部数据,可以看得到前三十名的销售排名。

  而金曲榜单上的歌曲只有前十,而且是上了榜就是上了榜,除了名次和很笼统的评分,就再也看不到十名之外的歌曲。

  因为名次一目了然,而评分基本上就是跟着名次在走,所以徐震东只问了这两首歌的名次。

  杨天洁差点儿说不出话来:“《套马杆》第七,美人吟第十名!”

  徐震东一下子靠在了老板椅上,有点儿“瘫”的意思:“金曲榜,两首歌,第七名!第十名!…”

  念叨了好一阵,徐震东又问:“蓝雅婷呢?”

  “上升到了第二…”

  徐震东努力坐正身子:“杨姐,你能不能想办法帮我把傅雪给弄…请回来…”

  杨天洁差不多就晓得徐震东会给自己派这么个差事,所以有点犹豫的说道:“能不能等她这个月假期结束?”

  徐震东很果断,像是脑袋又开始发热:“等不了,我最多…最多给你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我要见到她…”

  杨天洁不敢再推辞,但心里早就站在大街上骂开了:去了榻玛拉戈壁,早干毛去了,一个星期你让老娘上哪儿去把她给你弄得回来…

  骂大街归骂大街,但是只能在心里骂骂算了,文化人嘴里不说脏话,再说徐震东是老板,他交代的事情就是任务。

  是任务就得完成,所以,杨天洁只能一头黑线去想

  办法把傅雪找回来。

  然而,傅雪这小妮子鬼得很,打她电话,直接被告知不在服务区,这就让杨天洁一夜之间愁白了不少的头发。

  尼玛,北方大草原那么大,鬼晓得傅雪在哪儿感受大草原!

  到哪儿去找傅雪啊!

  杨天洁睡到半夜爬了起来,仰望苍天,冥思苦想。

  上哪儿去找傅雪?

  上哪儿去找傅雪?

  其实傅雪根本就没去北方大草原,跟吴娟两个人,坐了火车,也不通知梁初一,就直奔中州而来。

  因为傅雪很想看看梁初一这段时间都干了些什么――最主要的是都写了些什么歌。

  梁初一答应过的,会帮傅雪再做一张专辑,不过,傅雪现在拉不到资源和钱,就只能先过来泡着再说。

  想着马上就要再次见到梁初一,傅雪心里没来由的有点儿小紧张!

  那家伙,对自己抠门儿的要命,一首歌几万块一个子儿都不能少,真不晓得梁初一说的话还能不能算数。

  跟吴娟两个人下了火车,还是不通知梁初一,准备给梁初一一个惊喜。

  然而,让傅雪想不到的是,才出火车站,傅雪就听到很多铺子里面的音响在播放着自己的那张专辑,《美人吟》、《套马杆》、《一起走天涯》、《我会为你永远等待》、《月亮之上》、《痴心永不改》…包括自己专辑上另外五首歌,没一首拉下的。

  吴娟满面疑惑的问傅雪:“上次我们来听着的是蓝雅婷的歌还没几首,这次全都换成了雪姐你的,雪姐,你这是要火的节奏啊?”

  傅雪噗嗤的一笑,差点把大大的太阳都弄掉,傅雪赶紧用手扶住,学着楚明阳的强调:“中州这破地方…”

  “姐,你能不能别老提…成不…”吴娟也学着楚明阳的腔调,说完还额外加了一句:“提他,我脑仁痛…格格…”

  两个人差点儿笑成一团。

  中州,是楚明阳的伤心之地,却是傅雪的重生之地!

  重游重生之地,傅雪开心不已。

  因为化过妆,又刻意穿了最普通的衣物,所以两个人即使在人头攒动的广场上也并没太多的人去注意。

  这倒让两个人的行动方便了许多。

  只是看着两个人拉着大大的行李箱,出租车自然而然的靠了上来。

  “两位,去哪?”出租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来,笑问。

  “中州大酒店…旁边的佳乐宾馆…”吴娟故意先报了中州大酒店,然后才说要去的佳乐宾馆,因为心情好,开了个小玩笑。

  “两个人?打表?还是…”出租司机被逗乐,笑问。

  中州大酒店离火车站这边不近,打表,那就实打实有一公里就算一公里的钱,除了打表,还可以议价,当然了,一般来说议价的话,出租司机会多赚一些,因为有些外地人不晓得地儿,价钱方面拿捏不准。

  这就是所谓的“宰客”。

  不过中州这地方,这样的事情还是很少发生的。

  当然了,有愿意议价的客人,出租司机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当然是打表…”傅雪在一旁笑说。

  傅雪跟公司是分成签约,以前没赚着什么钱,现在这张专辑销量不算很好,自己也就没什么钱,而且,傅雪一贯比较节省。

  打表,实打实的坐车给钱,也能省不少。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