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问题(1)

  上了车,司机笑问:“两位听歌吗?”

  吴娟说:“好啊,反正到宾馆也还有一会儿,一路上听着歌,热闹…”

  司机点头:“喜欢什么歌?”

  吴娟答道:“有比较热烈一点儿,好听一点儿的吗?”

  司机打开音响,把里面的磁带取了出来,掉了个面儿然后又放回去,没多大会儿,车子里面就响起傅雪自己的声音《美人吟》!

  吴娟笑问:“师傅你也喜欢这首歌?”

  傅雪在一边这是笑而不语。

  那司机一边开车一边笑道:“喜欢啊,以前听那些歌软绵绵的,不带劲儿,这首歌跟那些不一样,好听!”

  吴娟再笑问:“怎么个好听法啊?”

  司机头也不回:“就是好听啊,我有点喜欢这个傅雪的歌,可惜,听说她来过中州,可惜我没见过。”

  “傅雪啊,我倒是见过,也没什么特别,挺普通的,反正放到人堆儿里面,差不多也就没人认得出来。”

  吴娟一边笑一边说,一边想起那句“中州那破地方

  ”,一想到这个,吴娟就笑出声来。

  傅雪悄悄掐了吴娟一把,但也是忍住笑,差点没回上一句:“姐,能不能不提他啊!”

  司机也跟着笑了起来:“瞧你说得,人家是大明星,哪儿会像你说的哪样,哎,你们是外地来的吧,看过《啸江之恋》没?呵呵,那个美啊,说来不怕笑话,我专门跑去看过我们中州的大美女。”

  吴娟当然晓得“中州的大美女”那就是俞思颖了,当然,俞思颖的确很漂亮,还跟傅雪有着不一样的气质。

  只不过《啸江之恋》是俞思颖跟傅雪一起拍的,到了司机这儿,这司机就只提了俞思颖是大美女而不提傅雪,吴娟有些嫉妒了,两个都是大美女好不好?

  当然,这种嫉妒其实半点儿恶意也没有,就是那种:呵呵,我姐不是也挺漂亮的吗?

  司机接着笑道:“其实…呃,傅雪也挺漂亮的,不过,不是我说啊,相比较的话,傅雪呢,其实跟我们中州大美女还是有点儿差距…”

  司机这么一说,吴娟顿时有点儿愣,连傅雪都微微愣了一下――跟俞思颖相比会有差距?

  怎么说话呢?

  怎么说话的!

  吴娟心里掠过一句港台电视剧里面的台词:小心我

  告你诽谤!

  傅雪悄悄捏了一把吴娟,示意吴娟听司机把话说完。

  有差距这种话,自己听着是不太爽,但是别人说的,就未必不会是真的。

  见两个人不搭茬,司机觉得这种话可能是两小姑娘不爱听,只打了哈哈,然后继续去抹她的方向盘。

  傅雪再次悄悄捅了捅吴娟,示意吴娟问问,自己跟俞思颖到底差在了哪儿。

  要真是有那么严重的话,那就是自己的缺点,自己身上有缺点,跟你熟的人还未必会跟你说,说了也未必会很深刻,反倒是这种萍水相逢的人说出来,会一针见血。

  吴娟使劲摇了摇头,嘴里轻轻唔唔两声,不干。

  这种话听着自己心里会很不舒服。

  不得已,傅雪只得自己来问了:“大哥,您刚刚说那个傅雪…跟你们中州大美女有差距,这是什么个什么来由啊?”

  将终于有人搭话,司机一边开车一边打着哈哈:“哈哈,也就是我那么觉着,不能认真的,其实,我就是觉着,那个傅雪没我们中州大美女‘真’!”

  “没你们的中州大美女‘真’?”

  傅雪仔细咀嚼这位司机大哥的话,但怎么也想不出

  来自己假在了哪里。

  吴娟努力忍着自己的不高兴,心说:什么真的假的,你是中州人,你当然只会说你们中州的好不。

  这时,《美人吟》唱完,接着是《我会永远为你等待》,依然是很好听的一首歌。

  司机倒是笑着答道:“是啊,那是感觉上的,呵呵,具体怎么说呢,反正就是感觉我们中州大美女很完美,那个傅雪有点儿欠缺,我也很喜欢傅雪的歌,刚刚这个就是,不光是这盒磁带,家里还有CD,但就是感觉不够完美…”

  末了,司机又打着哈哈补充:“呵呵,个人之见,市井之见,当不得真…”

  司机说是当不得真,傅雪却就有些纳闷儿,从感觉上来说,司机的确是喜欢自己的歌――车子里面有磁带,家里有CD,如果不是喜欢的话,他就不会买,虽说一盒磁带一张CD花不了多少钱,但他买了。

  司机能够感觉到不够完美,这说明他很认真的听过感受过。

  至于说他说的个人之见、市井之见,傅雪就不觉得这是个人喜好的问题了,专辑出来,磁带出来,最终的受众是谁?

  还不是这些大众百姓!

  就算真是个人之见,那也说明自己有瑕疵,而往大

  了说,连出租车司机这样的人都能感觉到瑕疵,不够完美,那些真正的歌迷那边恐怕就不是小小瑕疵,而是大问题!

  傅雪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起来,想要弄清楚到底什么地方不够完美。

  可这个时候,车子已经到了佳乐宾馆,司机停了车,下车去帮两人取行李箱。

  本来很高兴的吴娟气哼哼的,下了车就站到一旁,懒懒的看着司机帮着取行李,反倒是傅雪跟司机合力把行李箱取了出来。

  司机本来想帮两个小姑娘把行李送进宾馆,傅雪却拦着司机笑着问:“大哥,你能不能告诉我,您能不能告诉我,傅雪为什么不够完美,她的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啊?”

  “啊,这个…”司机呵呵的笑道:“我也说不好,反正就感觉,她其实还可以再好一点儿,可现在…呵呵…”

  司机说得语焉不详,不过傅雪很理解,出租司机毕竟不是专业乐评人,甚至连真正歌迷都可能算不上,他能听得出来,能看得出来,但他没法子说出很专业的东西,能说出“感觉”,其实就已经很不错了。

  话说回来,其实大部分的受众,差不多都是这样罢。

  喜欢、能感觉到不足、却说不出来。

  住进了宾馆,吴娟往床上一扑,趴在床上直嚷嚷着:“哎哟哎哟累死了,姐,你得好好犒赏我一顿…”

  傅雪收拾行李箱,直接以及卫生球:“这次可是我们的钱,你有多少吃多少。”

  吴娟幽怨无比:“我说姐啊,你说你这是何苦啊,就算徐总只给你一万,那蚊子也是肉啊,你倒好非得让咱两扳着指头过日子。”

  “真想吃好的?”傅雪突然笑着说道。

  “想啊…”吴娟满脸期待。

  “那就跟我走!”傅雪笑说。

  “去探秘?去报仇?还是给他惊喜还是给他惊喜还是给他惊喜…”

  “去探秘…”傅雪很干脆的回答。

  吴娟一下子哀叫起来:“天呐,你饶了我吧…”

  不管吴娟怎么哀怨,还是被傅雪揪了起来,准确的说,是吴娟不得不跟着走,她是助理,是保姆,跟着傅雪是职责所在!

  只不过吴娟弄不懂,去探秘,应该就是在街头找几个人问问他们对专辑的看法,帮助傅雪解答为什么傅雪不够完美,甚至比不了根本不是歌手的俞思颖。

  可傅雪出了宾馆,居然又拦了出租车,而且绝对不去跟出租司机多说半句话,但这个出租车司机的车在

  音响居然也是放着傅雪的专辑歌曲――《一起走天涯》!

  傅雪说了大庆寄卖行的地址,因为现在时间尚早,梁初一应该还是在铺子里面。

  没想到的是,这个出租车司机有点儿诧异,更是主动透露:“呵呵,两位也是去找梁初一的吧,嗯,最近去找他的人可多了…”

  “找他的人很多?”

  找梁初一的人很多,这是傅雪早就晓得的事情,蓝雅婷都找过他呢,不过,傅雪还是楞了一下,而且有些担心。

  具体在担心什么,傅雪到也说不出来。

  就是有点儿担心。

  从佳乐宾馆到大庆寄卖行,也不过七八分钟的车程,几乎是眨眼就到,傅雪跟吴娟两个却在车子上整整听了三首歌,《一起走天涯》、《月亮之上》、《套马杆》。

  打发走了出租车,傅雪跟吴娟进入寄卖行。

  寄卖行的生意依旧很冷清,铺子里面依旧只有梁大庆、梁初一两个人,梁大祝应该是没来或者出去了。

  梁大庆拿着鸡毛掸子,掸着货架、柜台上的灰尘,梁初一在一旁一边翻书一边做笔记。

  “啊哟,小傅来了…”反倒是梁大庆先发现傅雪,

  而且直接认了出来,于是梁大庆打招呼:“快来坐,来坐…”

  梁初一却有些出神,一时之间连脑袋都没转过来。

  傅雪很亲热的叫了声“梁伯伯好”,然后才笑了笑去看梁初一,吴娟却是老实不客气的坐到沙发上歇脚。

  “来了…”

  梁初一感觉到傅雪靠近,很是随意抬手将笔记本上半部遮住,又很随意的问了一声,算是打招呼,依旧连头都没抬,直到在笔记本上写完最后几个字,这才“啪”的合上笔记本,然后将本子放进梁初一背过的背包里面,居然还很小心的给上了拉链,很担心让傅雪看到似的。

  可梁初一在本子上写的什么,傅雪早就看见了――歌!

  有曲有词,还有编曲!

  不过傅雪只看见了一小段儿,大半部分让梁初一的手给遮着,刻意遮着的,傅雪能看得见,那是因为梁初一的手没遮完。

  然而,让傅雪心里嘭嘭作跳的是,梁初一那个日记本很厚,少说也应该有一百五十页左右,但剩下的空白页已经很少,恐怕不到十来页吧。

  那得是多少歌?

  这么多的歌,傅雪心里头还能够不砰砰作跳,只是快两个月没见梁初一,梁初一好像变了些,比以前壮实了,也好像黑了些,不晓得是怎么搞的。

  “怎么才来?”

  梁初一拿了背背包,转身看着傅雪,居然有点儿责问的意思。

  “啊…”

  本来以为自己突然到来,梁初一会很惊喜的,但没想到梁初一居然反而是这个态度,而且梁初一这个问题还让傅雪有点儿莫名其妙。

  他早就知道自己要来?

  ――虽然自己让吴娟一直跟梁初一保持联系,但说的却全都是歌坛、专辑、榜单、销量之类的事情,绝对没有掺杂过半点儿私人行踪、意愿,处境之类的。

  “你们怎么搞的?”

  几乎不等傅雪反应过来,梁初一又是皱着眉头问傅雪。

  那态度,那神色,绝对是责问,而且没有半点儿开玩笑的意思。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