飙升

  怪不得从火车上下来,傅雪跟吴娟都只听到《美人吟》,只听到《痴心永不改》,只听到《我会为你永远等待》、《一起走天涯》、《月亮之上》、《套马杆》,专辑上面另外几首没被落下,但却很少有人真正在听!

  至少,碰上的这几个司机,根本就不去听磁带另一面那几首歌。

  街道上的音响整张整张的在播放,那不见得就是他们喜欢那几首歌,因为那种音响选歌播放远不如车载音响这样方便。

  说白了其实就是不得以――管你爱听不爱听,你只能听。

  如此,歌曲的好坏、优劣,直接一目了然!

  傅雪冷汗涔涔心服口服,这个败笔,虽然跟自己在公司里面的处境不无关系,但是自己造成的,自己居然浑然不知。

  别说梁初一生气了,就算痛骂自己一顿,那也应该,因为自己糟蹋了梁初一好歌!

  自己可以做得更好更完美的!

  但自己没做。

  怪不得梁初一一见面就责问“为什么才来”。

  傅雪的确来得太晚!而且根本就没发现出了这么大的问题。

  怪不得梁初一会问傅雪“这是怎么搞的”。

  傅雪的确犯了个大错,哪怕是由于得罪了楚明阳之后,公司再没人仔细跟自己推敲指点,自己也让他们把专辑草草上市。

  不过,好的是梁初一也已经问了“什么时候开始”。

  这是梁初一在帮着自己补救错误,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我希望马上就开始!”傅雪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马上就开始准备练歌。

  没想到的是,梁初一却没动。

  梁初一不动,是因为还没谈价钱,还没谈方案,梁初一的歌,不会白送给傅雪,因为傅雪是创月公司的签约歌手,一分价钱一分货,一个子儿梁初一也不能少!

  一下子,傅雪又泄了气,没钱,不管什么方案,自己掏钱的话,一首歌都买不起!

  “我没钱…”傅雪泄气的说。

  吴娟在一旁早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见傅雪一下子泄了气,吴娟一咬牙,把自己的钱包,项链、手机…但凡还能值得起几块钱的东西

  都拿出来放到梁初一面前。

  “梁老师…我姐…我们两个就这些值钱的,公司里面…”

  吴娟不顾傅雪的阻拦,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把从中州回去之后,傅雪在公司里面的处境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傅雪拦了几次也拦不住,只好咬着嘴唇任凭吴娟说下去。

  吴娟说到最后,傅雪自己也有点儿忍不住,但傅雪死命的咬着嘴唇,就是不让自己哭出来,就是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

  听吴娟说着,梁初一渐渐平静下来,听到最后,几乎是冷酷的说道:“五首歌,加上前面的六首,按百分之十五分成,这个价钱是不低,但我相信他会答应!”

  “可是我们…”傅雪犹豫。

  梁初一摇了摇头:“你不要说下去了,这是他想让我成为笑话,呵呵…对不起,这样,歌,你先练着,放心,版权方面我已经早就处理妥当了,我的,到时候他答应,我拿给你,不答应,还是我的,另外,三天之后,你再通知他们,价钱方面,少一个子儿,对不起,不卖!”

  傅雪也渐渐平静下来,梁初一肯出手帮忙,相信错

  误可以得到弥补,但问题是,梁初一现在的意思是,加上之前的六首歌,一共十一首,然后改版专辑重新上市,但在价格方面,却要按照整张专辑的百分之十五抽取费用!

  这个价钱或者对别的歌手比如楚明阳他们来说,这不算是过分,因为他们的专辑销量不算顶大,也不是很小,按百分之十抽取,拿个二十来万,一首歌也就四万来块钱,这不贵。

  最高的,比如蓝雅婷的歌,整张专辑分摊下来,每首歌差多也能达到十万左右,至于说港台歌手张懋霖、毛雨琛他们的歌,那就更高,就拿张懋霖的上张专辑来说,就算按百分之五的比例分摊一首歌,都已经超过二十万――他们的销量实在是太大!

  傅雪就不一样了,就算按照百分之十五分摊的话,估摸着也不会超过十万――销量的差异罢。

  可问题是,傅雪晓得,梁初一近乎残酷的要这个价,他这又是跟徐震东飚上了。

  跟徐震东飚上了!

  而且飚得很有把握。

  这个梁初一啊!

  刚见面的时候就感觉他“黑”了,丫的,还真很“黑”哈。

  其实当初就应该看出来这家伙很黑的!

  真不晓得徐震东看到这家伙这么黑会怎么想。

  傅雪在这边有点儿担心徐震东,徐震东却坐在老板椅上有些紧张。

  到了现在,他突然想明白一个问题,也是前两天被他忽略过去的问题――傅雪的专辑,从默默无闻的垫脚石,一下子窜上专辑榜,现在已经距离陆莎莎不远,傅雪已经上了榜单,第二十九位,九百七十七张,与陆莎莎相比,仅仅只有一十八张的距离,与第二十八位就的销量销比,就有点儿惊心动魄的接近了,第二十八的销量是九百八十一张,傅雪只差四张。

  换句话说,别人的是往下滑,无非是下滑量大小,但傅雪的专辑销量,其实一直都是在增长,而且是在成倍数的往上增长!

  关键是这些东西让徐震东不能不重新审视傅雪这张专辑――真正的爆点在哪里?

  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傅雪的已经在慢慢被大众接受,但这个接受的速度很慢,当然了,这是因为傅雪的知名度以及宣传原因造成的。

  抛开这些都不说,大众接受傅雪,总会有个最顶峰的时候,而这个顶峰,也就是那个真正的爆点所在,之后,她同样还得往下滑,不过现在徐震东不不太去关心顶峰之后的事儿。

  现在徐震东想要弄清楚的是,顶峰到底在哪儿。

  因为这个顶峰,关系到备货量。

  到目前为止,厂库里面仅仅只剩下追加的四十万盒磁带,唱片三千张,CD三千张。

  如果这两天就是爆点,那还好说,有这些库存,后面两个星期基本上就能撑得过去。

  但如果不是呢?

  如果这根本还不是爆点的话,那就会直接断货。

  直接断货,那可就是放着的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溜走了。

  因为徐震东比谁都清楚,唱片、CD还好说,就是磁带着玩意儿不好弄――盗版!

  一台录音机,几盒空空白磁带,人家分分钟钟跟你弄一大堆出来。

  虽然就算是有盗版,正版磁带销量也很大,但终究失去的是很大一部份市场,失去很大一部分市场,就少了很大一部分收入。

  找准专辑销售的爆点所在,绝对是跟盗版争夺市场的最佳手段。

  之所以说专辑上市第一周乃至第一个月,是专辑的黄金时期就是这个道理,这一段时间因为刚刚出来,就算是盗版都来不及占据市场。

  可现在的问题是,傅雪的专辑,成了一个特例,而成为这个特例的主要原因,却是徐震东自己造成的。

  就因为傅雪得罪了楚明阳,自己脑子一发热,直接就没把傅雪当成一回事儿了。

  现在可好了,麻烦直接来了一大堆。

  等等吧…再等等吧…

  牙痛并没犯,徐震东还是托着牙巴默默的告诉自己,既然自己找来的麻烦,就算是含着眼泪也只能自己来解决,而解决的方案只有一个字:等!

  再等两天,看看傅雪的专辑销量这种增长,到底与没有持续性。

  下午时节,徐震东按照惯例要来华新书店销售数据,仔细看了一下,一看之下,徐震东再一次有点儿茫然,或者说是嫉妒也行。

  蓝雅婷的《心曲》依旧稳稳排名第二,四千一百零九,新碟《春之晓》已经上榜,第二十五位,一千零六十一,这是昨天下午到今天下午二十四个小时的销量!

  按照这样计算的话,这个星期就算只是最后三天,《春之晓》进入前十依旧毫无疑问。

  而徐震东一直看好的楚明阳不负众望,下滑之中居然再次稳步前进了一位,进入第十一位,二十四小时销售量是五百九十六张,再加后面三天的话,整个星期依旧在三千张左右。

  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绩了。

  感叹了一阵之后,徐震东习惯性再去看陆莎莎,谁晓得,才过了二十四个小时,陆莎莎居然已经不见了踪影,至于专辑销售量,恐怕真不好估计了。

  不过,按照昨天的那张数据来看,陆莎莎就算是掉到三十开外,这个星期一千张应还是有把握。

  看这三个人之后,徐震东好像是才想起来一般――应该还有个傅雪,自己得看看。

  不过在徐震东的印象当中,既然陆莎莎都已经掉榜了,傅雪基本上就没有幸存的可能了,因为傅雪本来就是陆莎莎的垫脚石。

  就算傅雪这两天有点儿反常,顶多不过也就在二十六七位。

  因为第二十五位就是蓝雅婷的《春之晓》,傅雪当然不可能跟蓝雅婷比了。

  但二十五位以后没有傅雪的名字。

  徐震东的眼睛跳过蓝雅婷,再往上看了一下,二十到二十五,还是没有傅雪的名字。

  ――傅雪跟着掉榜了?

  徐震东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充满惋惜,不解,还夹杂着点儿期盼,但很少,少得渺茫,因为傅雪不可能在短短的二十四个小时之内,跟蓝雅婷一样火箭一般往上飙升,窜进第十几名去。

  好像特地为了印证徐震东的想法一样,从楚明阳的

  第十一位开始往下数,徐震东看了两遍,没找着傅雪的名字。

  真的掉榜了!

  徐震东再次长长的呼了口气,就此确认,傅雪是掉榜了。

  掉榜了。

  不过这也不错,陆莎莎不也还是掉榜了。

  于是,徐震东再次有点儿庆幸自己的英明抉择――再等两天,看清傅雪的专辑销售爆点再做决定。

  这个选择是对的。

  然而,事实好像为了证明徐震东其实是错了一般,就在徐震东放下这份内部数据那一刹那间,徐震东瞥见了有一张榜单上似乎有“傅雪”的名字。

  于是,徐震东很诧异起来,因为那张榜单排列的名次,是前十!楚明阳到现在都还没法子挤进去的前十!

  难道傅雪飙升了!

  徐震东如同一个赌扑克牌的赌徒,一边深呼吸着,一边闭着眼睛,脑子里面出现各种猜测,A、K、Q、J、10…黑桃、红桃、草花、方片…看错了、没看错、看错了、没看错…是傅雪,不是傅雪…

  乱七八糟胡思乱想足足一分钟。

  哗啦…徐震东猛地扒拉开桌子上的文件夹、文件、

  笔、本子、电话…让那一张只有前十的榜单,孤零零的摆在自己的面前。

  仿佛嘲笑徐震东似的,傅雪,第十位!

  傅雪,第十位,二十四小时销量六百九十八!

  徐震东瞪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

  徐震东傻了,慌了、乱了。

  揉了好一阵眼睛,徐震东才再次仔细去看这份榜单,没错,傅雪,第十位,二十四小时销量六百九十八,比楚明阳整整高了一百挂零。

  而第九位的销量也只有七百五十一,傅雪比第九位仅仅悬殊五十三张!

  “杨姐…”徐震东吼叫了起来,从来没有过的慌乱的吼叫了起来:“孙姐…宣传部…生产部…”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