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笑话

  因为梁初一的脑子里面有现成的模块标准,傅雪差在哪儿,有多大的差距,梁初一有着很明确很明显的标准,这个比自己去摸索体会肯定要快捷得多,也实用得多。

  这是因为时间是真的紧迫异常,梁初一不得不对傅雪开启的“魔鬼训练”模式。

  不要以为强迫傅雪记住《黄梅戏》各部分的衔接、节奏就可以去休息了,这些记得死死的了,然后是熟悉第二首歌《遇上你是我的缘》歌曲歌词!

  梁初一不奢望傅雪能够一下子唱好这首《遇上你是我的缘》,但是最起码得能够唱到熟练,顺畅。

  好在这首歌的风格,跟前面的《月亮之上》、《套马杆》都极为接近,歌词、曲调旋律又很容易记住,对傅雪来说,反而更加容易。

  可就算是如此,到傅雪放下歌曲的的时候,也已经过了凌晨两点。

  星期五,六点,傅雪被手机铃声给吵醒,吴娟趴在床上苦大仇深:“…还让人活不…这么下去会死人的…”

  傅雪却仅仅只是犹豫了不到三十秒,然后起床洗漱,在第二次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就推开房门,独自

  一人爬上天台,开始练歌。

  这个时候别指望梁初一会上来陪着,这家伙只会在睡醒了之后上来检查,反倒是吴娟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眯着眼睛,半梦半醒的爬上来,估摸着傅雪不会从天台上跳下去之后,便坐在一边继续半梦半醒。

  九点,梁初一精神抖擞上了天台,直接走到吴娟的椅子旁边坐下,很有范儿的说:“来一遍《黄梅戏》…”

  没有伴奏,连梁初一的吉他都没有,清唱。

  “…面对这爱情的考量,冯素珍是我学习的榜样,女驸马的故事伴我成长,我的公子又在何方,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中状元着红袍,帽插官花好啊好新鲜,这是一段经典的旋律,让我醉怎么能够忘记,想再回到当初的年纪…”

  傅雪一遍唱完,梁初一皱着眉头,几乎生搬硬套把傅雪唱的去跟自己记忆里面的原唱去作比较,然后脑补在专业乐队的伴奏下,傅雪唱这首歌的情形。

  不过,梁初一得出的结论是:还不够完美!

  还不够完美,那就得继续练!

  好在不够完美的地方,梁初一有着一整套非常具体和清晰的标准可以套用,这一点,是目前任何一个词曲人或者监制都无法拥有的东西。

  别人只能凭着感觉去体会,去寻找,努力实现完美

  ,但是到了梁初一这儿,直接就是这一句歌词不行,得这样唱,这个几个字你得高点儿…对对对…就这样,这两个字的音稍微低一点儿,注意气息…这两个节拍要稍快一点儿…

  尼玛,用这种手把手的方式来教,别说是傅雪了,就算是一个只稍微懂得点儿音乐的人也不会要多少时间就能把一首歌唱好。

  “行…”

  梁初一很简单的肯定了一下,然后是下一首歌的试听,第一遍只是看看这首歌是否能唱得顺畅,如果顺畅的话,那就是看看什么地方问题较大,然后唱一遍,去指出两个问题三个问题,再唱一遍再去指出两个问题三个问题。

  记不住的地方,就反复重唱,直到记住为止。

  因为这第二首歌跟之前唱过的几首歌的风格相近,傅雪唱起来并不觉得吃力,虽然中间也有不少毛病,但也极容易克服。

  所以,傅雪很有信心在今天之内,达到梁初一的要求,并开始熟悉第三首歌。

  十二点的时候,梁初一终于同意把第三首歌拿给傅雪。

  说实话,这的确有点儿过快,不过,梁初一是真的管不了那么多――时间!

  梁初一跟傅雪都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

  吃过中饭之后就是第三首歌,只是一看这首歌,傅雪顿时傻了眼,歌曲是《爱情故事上集》,曲调、歌词什么的就不用了,关键是,梁初一这家伙说,这只能用粤语唱出来!

  粤语!

  粤语啊,尼玛,傅雪有点儿欲哭无泪。

  梁初一不怀好意的盯着傅雪:“你敢说你没听过粤语歌曲?听过没?听过没?没听过,那好,我唱给你听,你记好了,每一个字的发音,每一句歌词的唱法,你都给我记死了…”

  “星的光点点洒于午夜,人人开开心心说说故事,偏偏今宵所想讲不太易,迟疑地望你想说又复迟疑,秋风将涌起的某夜,遗留她的窗边有个故事,孤单单的小伙子不顾寂寞,徘徊树下直至天际露月儿,冬风吹走几多个月夜,为何窗边的她欠缺注视,刻于窗扉小子写的爱慕字,完全没用像个飘散梦儿…”

  在港台影视歌曲冲击如此之大的今天,就算是街上的老百姓,都有不少能哼上俩句粤语歌,说上两句粤语台词。

  不信?

  “衣嘿往梦启仓gin,桑雷波澜引,抛嗨塞西dyun扫晕,桑bun都听兵,凿丑sei四方沙漠

  苍茫,郎峰吹天苍苍…”

  要不然,“内候!侯勾狠根豆内”,或者“走森!识哒内鹅侯温很。”

  你敢说没人能听懂!你敢说你不晓得这说的是什么?你敢说你说不出来?

  傅雪是歌手,粤语歌曲当然是听过,并且有过相当的研究,再说了,现在这个时代,根本就是粤语歌曲的天下,作为歌手,没听过粤语歌曲,不会唱一首两首粤语歌曲,还敢出来见人?

  当然了,像傅雪这样的内地歌手唱粤语歌曲仅仅只能限于自娱自乐,歌坛有歌坛的规矩和规则,别说粤语了,就算是其他人的歌,也不能乱唱。

  让傅雪傻眼的是,梁初一的这首《爱情故事上集》不但是用粤语唱了,而且唱得实在太好!

  这跟傅雪的记忆之中,天王张懋霖的音腔一个模样,甚至分不出来彼此。

  梁初一唱完一遍,然后笑问:“怎么样,记住了多少?”

  傅雪过了半晌居然才愣愣的崩了句:“忘了…”

  梁初一吐血。

  然后直接让吴娟去买录音机,空白磁带,自己录下来,然后让傅雪逐字逐句的跟着唱,梁初一在一旁拿傅雪跟原唱进行比对。

  这绝对是一项很艰苦而又浩大的工程,最关键的是时间紧迫,梁初一不得不剑走偏锋。

  因为傅雪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笑话,他梁初一却绝对不想成为一个笑话。

  与此同时,创月公司。

  徐震东再次牙疼起来。

  为了确定傅雪的专辑到底有多大的潜力,徐震东跟杨天洁一早亲自去查探情况。

  目标:音像店书店,范围:三公里内各音像店书店,路线:由远及近,最后是华新书店。

  据统计仅仅是方圆五公里有经销音影磁带的音像店、书店二十七家,其中三家与有省外销售渠道,其余二十四家均属小型零售商。

  这二十七家铺子走完,约需要三个小时――除了进入店铺,打探情况几分钟之外,其余时间开车,这不需要耽搁太多的时间。

  八点整,第一家音像店,不大,销售范围差不多附近两个街区。

  徐震东跟杨天洁进去,铺子里里面还有点儿冷清,女老板还在拖着地板,见有客人进来,立刻迎了上来,笑问:“俩位要磁带、唱片、CD,还是其他播放设备?”

  徐震东点头:“我想看看专辑方面的。”

  女老板从货架上一下子拿了四张CD,分别是张懋霖、毛雨琛、蓝雅婷、冒敏的专辑。

  “这是目前卖得最好的几张专辑,都有唱片和磁带,你们需要什么?”

  杨天洁顺口问:“有楚明阳的专辑没?”

  女老板微微一愣,随即笑说:“应该有,你稍等,我帮你找找…”

  过了好一会儿,女老板这才拿了楚明阳的新专辑过来,笑说:“是这个吧?”

  徐震东跳着眼皮子问:“怎么,这个不好卖嘛?”

  那女老板笑答:“也不是格外不好卖,一般般吧,这个得看个人爱好,不过,就目前来说,买这个的人还是比较少。”

  杨天洁“哦”了一声:“有傅雪的专辑吗?”

  女老板苦笑了一下:“那可对不起啊,昨儿我们就催了,估计今天中午会有货的…”

  徐震东眼睛一亮:“断货了?傅雪的专辑很好卖?”。

  女老板又是苦笑了一下:“也不是格外好卖,一般般吧,不过她的专辑我们进得比较少,也就是试试水。”

  杨天洁笑问:“傅雪的专辑,你们进了多少呢?”

  女老板摇头:“也就一百四五十盒磁带吧,买了两

  天,反正不贵,不过说实话,那盒磁带还是有几首好歌…”

  徐震东点头:“要不,我们中午再过来看看能不能买上。”

  女老板笑说:“好啊,今天中午应该会到货的。”

  杨天洁笑问:“有个陆莎莎,她的专辑怎么样?”

  女老板摇头:“不行了,好几天都没人一声,你们喜欢她的?”

  出了音像店,徐震东杨天洁:“你怎么看?”

  杨天洁叹了口气:“这一家之言,什么都说明不了。”

  于是两个人上车,直奔第二家,第二家是一家书店,因为才八点来钟,铺子里面也就两三个客人,守书店的是个女孩子。

  看这书店的规模,跟之前那个音像点差不多,销售范围也就几个街区而已。

  一进书店,徐震东跟杨天洁都有点儿惊喜。

  书店里面音响里面放着的正是傅雪的歌《美人吟》!

  那两三个客人,有两个在一边翻看书籍,一个也是正在挑磁带专辑之类的。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