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境

  堵绝了傅雪的退路,本来也无所谓,反正傅雪的专辑已经差不多回本,再没有了收益,吃亏的不过是傅雪而已。

  但乐评一出来,可是连整个创月公司都一下被拉下了水逼上了绝路!

  徐震东呆呆的看着那一叠宣传单、音乐时评,傻了过去。

  ――傅雪这个小歌手,怎么能这么折磨人啊!

  徐震东这边还懵着,对怎么去扭转目前的局势和趋势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思路和方向,销售部主管又闯了进来。

  两个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第一个是陆莎莎的专辑在华新书店这边下架――卖不出去的东西,只能给别人腾地方!

  这是这个坏消息第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从市场反馈过来的信息来看,华新书店方面已经在研究对陆莎莎的专辑做退返前准备工作。

  这意味着:原本冲刺白金的陆莎莎,彻底歇菜、扑街。

  连小黄金都过不去了。

  ――有张懋霖、毛雨琛、冒敏以及蓝雅婷联手围剿

  ,陆莎莎这样的专辑还能不扑街,那就是奇迹了。

  不过话说回来,楚明阳、陆莎莎,甚至是傅雪三个人的专辑如此密集的推出,其实也真是徐震东瞄准这段空档期而为,取巧是毫无疑问的了。

  而从本质上来说,还是因为创月公司没有如同蓝雅婷、冒敏这一级别的歌手存在,否则,根本不必去考虑什么空档期之类的时间窗口。

  反看张懋霖、毛雨琛、冒敏以及蓝雅婷这些实力超强的人,专辑出来了,宣传做到位了,想什么时候上市就什么时候上市,谁会去顾忌什么时间窗口之类的东西?

  就因为他们有实力,而创月公司没实力。

  而这两个坏消息的另一个则是昨天都还位居第十一位的楚明阳,今天跳崖一般落到了第二十七位!华新书店这边的销量已经低到了一百五十九张。

  而第二十九位一个新歌手的专辑距离楚明阳都只有二十张的距离了。

  虽然受张懋霖、毛雨琛、冒敏三张传单的影响,目前所有的专辑销量都有很大程度的下滑,但在一天之内,像楚明阳这样如此严重下滑的超过十五位的,甚至是整个乐坛当中,楚明阳都做了第一人。

  傅雪的名字,再一次被徐震东甚至是整个公司的人所忌讳――谁让她毁了她自己的专辑不说,还连整个

  创月公司都拉下了水。

  只不过,别人嫉妒也罢,包括徐震东都忌讳也罢,傅雪的专辑却在专辑榜上钉在了第十位!

  金曲榜这边,跟傅雪的专辑榜一样《套马杆》钉在第七名,《美人吟》钉在第十!

  蓝雅婷刚刚出来的《春之晓》两天之间,进入第九名。

  原本几乎被粤语歌曲完全霸占的金曲榜,因为这三首歌上榜,一下子被打下去好几首,就歌曲数量而言,只能与内地歌曲成平分秋色之势。

  不过,金曲榜第一名还是张懋霖!

  可是对徐震东来说傅雪的专辑名列第十也好,金曲榜占了两个席位也好,那已经无足轻重了,对整个创月公司来说,已经无足轻重。

  因为傅雪这张专辑龙蛇混杂,已经使得整个创月公司陷入被人口诛笔伐的境地!

  傅雪这家伙,真他么太折腾人了!

  杨天洁反倒看到了整个问题的几个关键之处

  第一,傅雪这几年在公司里面不被人重视不招人待见之根本原因,还是出在创月公司自己身上,就算是让傅雪做一张专辑,包括徐震东本人对这件事,除了是脑袋发热之外,就是当成对傅雪的恩赐,除此之外就是拿傅雪当别人的垫脚石,所以,傅雪这张专辑是

  好是坏,根本就没人去严格认真的评估过,甚至已经严重到连试听会都一笔带过的境地。

  所以说,问题的本质,与傅雪没关系。

  第二,这件事儿有很大一部分责任应该算到梁初一头上!

  梁初一的歌要是不拿给傅雪,让傅雪从其他地方拼凑几首同一水平的歌,也不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反正傅雪的定位和作用,仅仅只是一个踏脚石,专辑卖差一点儿,扑街快一点儿也无所谓,至少不用连累公司直接处于不利至极的境地。

  可梁初一的歌偏偏那么耀眼!包括蓝雅婷那一首《春之晓》,金曲榜一下子就上去三首。

  当然了,鉴于傅雪的专辑目前的销售状况,也不排除是有人为的幕后推手,在恶意炒作傅雪以及创月公司,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容不得徐震东跟创月公司置之不理或者拖延下去,至于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推手,徐震东那里去顾得上?

  于是,傅雪直接被顶上了风口浪尖。

  徐震东只得果断召开各部门高管会议,杨天洁跟销售部、宣传部、经纪部等等等等公司的头头脑脑与徐震东商议之后,最后作出一个让人心痛的决定,或者决策。

  ――立刻停止一切与傅雪有关的宣传、活动,寻求一切可行的手段,为公司消除负面影响,暂停对所有销售商以及销售渠道提供傅雪的专辑。

  ――立即查明傅雪的去向,并召回公司,在未能妥善解决公司相关问题之前,不安排傅雪参加任何商演、拍广告以及相关活动。

  ――虽然有可能是人为的在针对创月公司恶意炒作,但在保证公司利益的大前提下,若有必要,可以考虑主动解除傅雪与公司合约。

  …

  在走出办公室那一刹那,杨天洁有些心酸,甚至极少有的滴落了两颗泪水。

  孙晓静没说什么,她比杨天洁大了几岁,入行也早了许多,公司里面这种丢卒保车、丢车保帅的招儿,孙晓静见得多了,也已经有些麻木了。

  是被人炒作也好,事实如此也好,公司有难,随便丢个无足轻重的歌手出去,以保证公司最大利益的做法,说到底,也算是迫不得已,而傅雪这样的歌手,原本就只是公司的棋子。

  既然是人家手里的棋子,成为弃子或者成为主力,这没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好心酸的。

  所以,孙晓静很理解杨天洁的心情,却又无话可说。

  接下来,星期六、星期天,创月公司所有跟傅雪有过联系的人,都不停地打电话联系傅雪,但是傅雪明显是彻底关机,就连吴娟的电话都没人能打得通,甚至由徐震东出面,联系几个北方大草原的朋友在当地打听傅雪的行踪,但这两人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音信全无。

  因为华新书店以及公司销售渠道等方面三天前第二次提货,刚刚撑到这个星期最后一刻,这之后,即刻全面断货。

  虽然下午时节华新书店、公司自己的销售渠道等等再一次递交提货单催货,而厂库里面也还有四十万盒磁带,以及唱片和CD,但出于公司更大利益的保证,公司以来不及生产为由,忍痛全部拒绝。

  大多数人看到的是傅雪的专辑突然断货,以及创月公司种种明显的反应和动作,以及这两天某些乐评人对创月公司更加猛烈的嘲讽和指责,业内的明眼人心里都清楚得很,创月公司的傅雪,完了!

  而这个星期的音乐周刊的专辑榜上,傅雪赫然排名第十!

  周刊金曲榜上,蓝雅婷的《春之晓》依旧排名第九,傅雪的《美人吟》越过蓝雅婷,排名第八《套马杆》仍旧位居第七,《月亮之上》让人意想不到的也上了金曲榜,位居第十名!

  如此,金曲榜上第七、八、九、十名都是梁初一的歌。

  而华新书店内部数据显示,楚明阳已经步入陆莎莎后尘,唯一的一点仅仅只是楚明阳的专辑还未被直接下架。

  陆莎莎的专辑,已经无人问津,有销售渠道已经正式向创月公司提出退货要求。

  除此之外,就是音乐周刊甚至几个与音乐有关的杂志上,对创月公司加大了力度反复轰炸,甚至还把傅雪的专辑问题上升到了创月公司对行业的态度,行业规则、欺骗歌迷、欺骗广大音乐爱好者、消费者等高度,大有不把创月公司夷为平地誓不罢休之势。

  而在当下时代环境当中,歌坛、影坛、明星、大腕之类的花边新闻,远远比其他新闻要更加吸引人眼球,也正因为如此,音乐周刊上的几篇乐评,逐渐成为了各大报刊杂志的爆爆料线索,进而触动一批转靠花边新闻谋生的小杂志报刊的神经。

  于是,短时间之内便形成了一场针对创月公司的舆论攻势。

  在浩浩荡荡铺天盖地的舆论攻势下,徐震东甚至都已经摆出了积极、示弱的态度,却依然无法缓解公司的压力。

  宣传部这边,甚至都已经在开始筹备让徐震东主动

  站出来,进行一次公开道歉的准备,但那些小报杂志,却就是如何肯放开这样具有爆炸性的素材,甚至还扬言会在后面一段时间当中,要对此事进行追踪报到,彻底的弄清傅雪这张专辑背后的一切黑幕。

  而这个时候,只要是还能有点儿眼光的人都已经看了出来,这一切背后,的确存在着一只看不见的手,黑手!

  目的,除了傅雪之外,当然是针对整个创月公司。

  这支黑手的动作极为高明,仅仅只用几篇乐评,就掀起一场针对创月公司的舆论打击,短短几天之内,就将创月公司甚至是徐震东逼入绝境。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