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歌

  不过,有些人倒是想起几年前的一场事情,情形跟现在几乎是如出一辙,而那个出事的声乐公司,老板最后直接放火烧了自己的公司不说,他自己也直接跳楼身亡。

  而这件事因为已经过去好几年,晓得内幕的人也不多,这事儿很快也就变得悄无声息,甚至是被人遗忘。

  可现在创月公司再一次重演,好些人自然而然的就联想起来几年前的那件事。

  虽然还能想起来那件事情的人实在不多,徐震东却恰好是其中之一。

  徐震东想起这件事,那是因为徐震东现在的处境恰好与之极度相似――是不是幕后有推手暂且不说,照这样下去,徐震东就算还能厚着脸皮活下去,公司肯定会倒闭!

  商场如战场,进入战场,说不定哪天哪次你老老实实趴在地上都会无辜中枪。

  星期一早上。

  整整一夜没睡,焦头烂额心绪不宁的徐震东召集所有的手下各个重要部门的头头到会议室开会。

  不过,不晓得徐震东实在是焦头烂额还是急糊涂了

  ,对一帮人提出来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傅雪呢?”

  所有的人面面向觑,没人晓得傅雪在哪里。

  见实在没人晓得傅雪在哪里,实在没人联系到傅雪,徐震东只好咬着牙当傅雪是畏罪潜逃!

  所以,接下来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对于公司目前的处境,谁有更好的方法可以缓解公司的压力?

  没有!

  没有一个人有办法。

  因为今天一早,好些公司的职员来公司的时候都“无巧不巧”的被人问话,有正正经经扛着摄像机拿着话筒的,有随手掏个本儿出来边问边记的,当然也有什么都不拿,拦着就问的,各种各样的方式,不一而足…

  甚至有人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气儿来的,你让他们想办法,谁有什么好办法?

  徐震东终于愤怒起来,拍着桌子吼道:“一个个的,非要把我往死路逼是吧!他么的,我徐

  震东脸皮厚得很,公司倒了我照样活得下去,可你们呢,我能看着你们从此以后改行?换个老板都不好过…”

  娱乐圈子,歌坛圈子也就那么大,平日里你默默无闻兴不了风也作不了浪,大家谁也不会认识你,但是

  公司直接到闭之后,你再去换个老板做同样的工作试试,保证人家一眼就认得出来。

  哟,这不某某公司某某大某某吗?

  咋了,来我这儿,好好好…

  人家嘴上说好好好,心里除了防备就是轻蔑。

  那种日子,比寄人篱下都难过,谁心里会舒爽?

  简单来说,从一个正常的公司走出去,那叫跳槽,但是从一个倒闭的公司再走出去的,那叫逃难。

  逃难的人能比得上跳槽的人?

  终于,宣传部主管哑着嗓子说:“徐总,我们已经做好准备,就在明天,我们准备开一个新闻发布会…由徐总你亲自主持…”

  让徐震东亲自新闻发布会,这话说着挺好听,那意思其实就是让徐震东亲自出面去跟舆论解释为什么要那么做,再说直白一点儿,干脆点儿,那就是让徐震东去做一个针对乐评,以及舆论的认错道歉。

  针对乐评、舆论的认错道歉――那就等于承认是欺骗了广大歌迷!欺骗广大音乐爱好者!

  这么做的好处是,可以暂时安抚一下舆论,最大限度保证公司利益,至于声誉什么的,那就不要去多想了。

  而坏处是,这个头好低下去,以后再要抬起来就很难很难了。

  这是一个极为艰难的选择。

  认错道歉,就得拿点儿干货撒出去,这个干货,现在除了宣布无条件解除傅雪与创月公司的合约之外,恐怕再无其他有份量的东西能让舆论认可,可是傅雪…

  原本能够因为几十万块钱的制作费用都能扯上几个星期的头头脑脑们,到了这个时候却不再去扯皮,就算是要拿傅雪去挡刀开除傅雪,所有的人也都只能无怨无悔。

  于是,大家准备散会,然后着手安排徐震东亲自主持召开新闻发布会之类的事情。

  中州,佳乐宾馆顶层。

  梁初一黑着眼圈,盯着黑着眼圈的傅雪唱《爱情故事上集》。

  吴娟黑着眼圈提着早餐上来,哪怕是提着早餐爬着楼梯上来的,依旧是走上几步打个呵欠,稍微停下来一下下就有直接睡上一觉的可能。

  梁初一跟傅雪这两家伙,是真没打算让人活下去了!

  梁初一那家伙坏得很,居然…居然从昨天晚上起,只让傅雪睡三个小时,而且还说,以后至少一个周以内,傅雪都只能睡那点儿时间!

  除此之外,还绝对禁止傅雪、吴娟两个接触电话手

  机,想跟家里打个电话,没门儿,姥爷隔壁家的二大爷死了都别想跟家里打个电话,想跟朋友打个电话,没门儿,哪怕朋友的朋友出了车祸住进了医院,跟公司打电话,不是没门儿,敢提这个事儿梁初一直接翻脸。

  手机,在梁初一那儿,电池直接被抠出来扔一边儿。

  总之,从傅雪带着吴娟来到中州第二天,傅雪跟吴娟就彻底跟外界失去了联系。

  梁初一这家伙这真是要把傅雪往死里逼!

  偏偏傅雪也心甘情愿让梁初一把她往死里逼――学那几首新歌的劲头儿,那哪叫练歌啊,那得叫“啃歌”。

  饿急了眼的人啃馒头那样“啃”。

  “好了好了,暂停一下,喝口水吃点儿饭再来…”

  见吴娟一边打着瞌睡一边把早餐送到,梁初一招呼傅雪。

  吴娟放下早餐,直接蜷到椅子上,继续瞌睡。

  傅雪拿起毛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接了梁初一递过去的饭盒,扒拉了一口饭,问:“听说,张懋霖跟毛雨琛的专辑马上也要上市了…”

  梁初一扒拉着饭,头都没抬:“关你什么事儿?”

  傅雪咽下饭:“噢…”

  吃了几口,傅雪又问:“听说冒老师也有专辑要上市?”

  梁初一依旧扒拉着饭,头都没抬:“关你什么事儿?”

  傅雪又只能:“噢…”

  再吃几口饭,傅雪又问:“已经有了两首粤语歌曲,最后一首,你不会安排一首英文歌什么的吧…”

  梁初一扒拉完最后一口饭,扔了饭盒子,抬头盯着傅雪拉长了声调:“本来我倒是想让唱一首俄语歌曲…”

  傅雪吓了一大跳,手上的饭盒都差点儿掉在了地上。

  俄语?

  “可是时间来不及…”梁初一终于把这句话说完整,但一转头,又继续恐吓傅雪:“韩语吧,这玩意儿比较新奇…”

  韩语?

  新奇?

  傅雪直接吓蒙了过去。

  有鬼了!

  这家伙真有鬼了,两首粤语歌曲唱得傅雪这个专业歌手都为之倾倒,这家伙居然还会英语,俄语,韩语…不会连日语都会吧…

  谁晓得,梁初一居然摸着下巴考虑:“日语歌曲吧,三五两首的,也不是没有,就是跟你的风格不搭配…”

  傅雪彻底被吓傻,这家伙…居然…居然真能弄日语歌曲。

  吴娟蜷在椅子上半梦半醒的崩了一句:“就知道吓唬我姐,我姐她什么歌唱不来?”

  梁初一当真了,而且梁初一一当真就开始唱,而且是真唱,唱的是八十年代邓丽君最红的日文歌曲《丑闻》。

  当然了,梁初一只是很随意的唱了几句,而且梁初一也不是打算让傅雪来唱这首歌,只是以此证明:我老梁,不,我梁初一真不是唬人的!

  吴娟像根被压缩过的弹簧直接从椅子上抻了起来:“我靠,你还真能啊…”

  傅雪傻愣愣的盯着梁初一:“你…还有什么不会的?”

  梁初一满脸的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儿:“当然有了,法语吧,本来不错的,不过我不行,德语呢,不会的太多,希腊的吧,嘿嘿,还是算了,不提也罢,扳着指头算算,要说最好的吧,还是咱们的,满蒙藏朝,傣壮彝苗,闽粤赣浙,但凡具有点儿语言特色的歌曲,弄个一首两首,问题不会很大。”

  傅雪相信梁初一不是吹牛,这次刚刚来的时候,在大庆寄卖行里面,傅雪就亲眼看见过梁初一那个写歌的笔记本。

  还有就是,梁初一这家伙从来不按套路出牌,中州的人能写的出来北方大草原的歌,本来就已经够稀奇了,这家伙居然还能写粤语歌曲!

  天晓得问他要两首外文歌、地方语言歌,这家伙他会不会直接跟你丢出来啊?

  反正这家伙就是一妖孽!

  妖孽的话,最好去信着点儿,不然会很惨,惨到一辈子都让梁初一给杠着。

  想想现在的模样,傅雪心里就直怕怕的。

  稍微休息了一阵儿,梁初一一边喝水一边说道:“这首《广东爱情故事》也差不了太多了,你觉得以你现在的水平,最后一首你希望是一首什么样的歌?”

  傅雪想了好一阵,最后一首歌其实不是很好弄,因为由于时间紧迫,再选择难度较大的歌曲,显然没法子保证质量,而现在,几首歌已经包含了从最南的粤语歌曲到中间最为普遍的甜歌,再到最北草原歌曲,说实话,这已经很杂。

  可以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歌手敢于这样天南地北的把这歌放到一张专辑上。

  真要那么做,那是找死。

  谁晓得,梁初一坏坏的笑看着傅雪,看得傅雪心里发慌不已。

  这家伙该真不会弄一首什么俄语或者英语甚至是韩语什么的歌出来吧,要真是那样的话,还是干脆直接跳楼算了。

  你以为通宵达旦的对着录音机背歌词真的是一件很好玩儿的事情?

  看到没,脸上的黑眼圈,这就是背歌词弄的。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