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就在挖坑

  才两三天过去,乐评这方面,现在就有点儿开始乱套――创月这边的爆点或者尿点实在是太多了,他们实在是应接不暇。

  首先是创月公司的反应速度之快超乎了他们的象,几乎是一觉醒来,满大街都能听到谈论傅雪的新专辑的声音,一开始,有几位乐评人还洋洋自得,觉得是自己的威力不小,可是仔细一听,哎玛,人家谈论的是傅雪的新专辑!

  其次是乐评圈子的人多,但人多人精也多,最关键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感受到某几篇乐评当中那满满的恶意。

  于是,有人就这种恶意提起了几年前一件事儿,说几年前一开始也是乐评方面充满这种恶意误导舆论,那家声乐公司被烧,老板被逼跳楼,这是乐评导向错误,被人利用着干了不该干的事儿,偏偏现在又出现这种情况,是不是这两件事情有什么联系?

  这件事情被重提,好些乐评觉得不服气,立刻翻查那件事情发生时候的乐评文章,以证乐评清白。

  但是一查之下,果然发现蹊跷,好几篇旧乐评文章的激烈程度甚至是用词都几乎如出一辙,于是,瞬间引发乐评内部一场口水仗。

  至于创月公司、傅雪的新专辑这边,就再也没有乐评顾得过来。

  那几家小报刊杂志眼看风向变了,立刻又掉过头来,甚至主动去联系创月公司,希望徐震东能跟他们合作,能够帮徐震东宣传傅雪的新专辑。

  短短两三天时间徐震东也算是彻底感受了一次死而复生――梁初一这家伙。

  按着梁初一这家伙的路子走,果然有效!

  只是让徐震东搞不懂的是,这家伙哪里来那么多的弯弯绕。

  但在佩服梁初一随手就能化解这样凶险的同时,徐震东居然生出一丝敬畏,甚至庆幸自己跟梁初一还算是朋友,要是与这样的人做对手的话,估计那下场一定不会比几年前被逼死的那个老板好很多。

  不过,创月公司的形势目前还仅仅只是的得以缓解,仅仅只是那种恶意的外部攻击稍微减弱,要真正走出困境,还差得远得很。

  陆莎莎彻底扑街,楚明阳的专辑在最后一个星期直线跳水,这两个人这一年多基本上是白忙活了,晓薇陈露等等其余的歌手,现在没拿的出手的,傅雪的势头正劲,但最多也只能再出一张专辑,甚至一张专辑都出不了就会飞。

  一想到傅雪让自己打扮得金光闪闪的然后飞走,徐

  震东差点儿被牙齿痛倒。

  只是这个时候,徐震东还得依照梁初一的要求走下去,因为按照梁初一的要求现在还仅仅只是第一步。

  第二步,梁初一的要求是把那个对手逼出来!

  只是怎么去逼梁初一没说,但这也是徐震东自己的事情,毕竟人家针对的是创月公司,是傅雪,而不是他梁初一。

  再说,徐震东这些年在圈子里面得罪过什么人,也只有徐震东自己才清楚。

  不过徐震东要逼这个对手出来,也不是没有办法――那就是死命的把几年前那件事儿往那几篇攻击自己的乐评上套。

  这怪不得徐震东!你点评傅雪的歌曲好坏,那是很正常也很合理的事儿,但上升到人身、攻击,试图逼着人跳水,那就对不起了。

  之前他们怎么做的,得十倍还回去!

  这也是梁初一的意思。

  当然了,揪出对手,这对徐震东有着莫大的好处。

  所以说,接下来的事情,徐震东就是找人发文,死命把几年前那件事情往外翻。

  梁初一这边,三天过去录了三首歌,可以说这种速度实在是惊人,以至于杨天洁都有点儿心惊肉跳起来。

  因为傅雪出现一种高度的亢奋,而这种亢奋过后,带来的后果也会非常严重。

  就像依靠兴奋剂支撑做过量运动一样,很可能可以撑到运动结束,但后果很可能就是从此废掉。

  不过在这方面,梁初一表现得特别“狠”,基本上没去考虑将会对傅雪产生什么后果,现在傅雪跟自己已经成了“笑话”,怎么办?死命的拼呗,就算是拼死在雪耻的路上,那也得去拼。

  因为没时间了,一个星期过去三天了,才录完三首歌,后面两首粤语歌曲,难度都不小。

  所以,梁初一特别“狠”。

  对傅雪狠,对自己也狠,傅雪录歌,梁初一就陪着俞思颖跟高雅练歌,傅雪录歌有瑕疵,梁初一就掉头过来帮傅雪寻找问题。

  才三天过去,梁初一走路都已经开始有点儿打飘了起来。

  中午,吃过盒饭之后,梁初一抹了一下嘴巴,跟杨天洁商量:“杨姐,这几天大家也都累坏了,下午你让大家都休息两个小时,录歌的事儿先放一放,反正就两首歌了,咱不急。”

  同样黑着眼圈的杨天洁点头:“我也感觉是出了点儿问题,这首《爱的故事上集》的难度应该还小一些,可是她好像反而找不到那种感觉了,抽点儿时间让

  她找找感觉也好,对了,俞老师她们怎么样?”

  梁初一摇头:“少了傅雪,她们两个人也有点儿乱套。”

  杨天洁想了想:“要不这样,下午就放个假,你把她们都带出去放松放松,我这边让他们休息一下然后继续排练,明天一早再录。”

  梁初一摇头:“不行,不敢太放松,傅雪现在的状态正合适,稍有放松,恐怕一时半会儿又回不来。”

  俞思颖走过来,舌头有点儿打结,绕口令给绕的:“下午得出去一趟…”

  梁初一仔细分辨了好片刻才弄明白:“不能太久,就两个小时…”

  俞思颖摇头:“不行,高雅出了点儿问题。”

  梁初一又仔细分辩了好一阵才弄明白,顿时紧张起来:“什么问题?怎么回事?”

  俞思颖看了看离得远远的高雅:“女孩子家的问题…”

  梁初一微微一愣,马上转头跟杨天洁说道:“杨姐,能不能让场务去帮忙跑个腿儿,弄些红糖回来,对了,带些鸡蛋红枣什么的…”

  杨天洁笑了笑:“你居然挺懂女孩子的啊,呵呵,行,不过最好是弄只鸡,熬点儿清淡的汤,她们几个也都应该补补身子了…”

  梁初一点头:“这样,从现在起,你们都别跟着吃盒饭了,放心,这钱我出…”

  俞思颖有点儿异样的看着梁初一。

  “好吧好吧…”梁初一只得说道:“俞老师你跟她下午就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一早过来练歌吧,大家也都好几天没回家了,顺便回家去看看…”

  傅雪过来,拉着俞思颖悄悄跟俞思颖说了句话,俞思颖诧异的看着傅雪,瞬间也是脸色血红,但随即点点头:“好!”

  俞思颖红着脸跟梁初一说道:“傅雪下午也得去处理一些事儿…”

  梁初一愣了片刻:“不行,你们回去,刚好我能抽空帮她找找问题。”

  俞思颖脸上大红:“不行,找问题也不能急着这一会儿。”

  梁初一皱眉:“这是工作上的事儿,你们说了不算。”

  俞思颖哼了一声,拉着傅雪走人,一边走一边跟梁初一扔了一句:“我们是女性,跟你不一样…”

  梁初一突然明白傅雪要去处理的是什么事儿,只得憋着嗓子喊了句:“这是工作…”

  可是,三个女孩子没人理睬他的。

  杨天洁苦笑摇头:“算了吧梁老师,她们的事情不

  处理也不行,对了,梁老师,我怎么发现那个高雅对你…呵呵…”

  梁初一摇了摇头:“她跟我有仇。”

  “啊…”

  杨天洁诧异之极,高雅居然跟梁初一有仇,可是看高雅练歌那劲头,会是跟梁初一有仇?

  梁初一坐回躺椅,苦笑:“私人恩怨,不说这个了,抓紧休息一下吧,这几天,真累坏了…”

  杨天洁微微叹了口气:“我能不能问你一个很私人的问题?”

  梁初一半闭着眼睛:“很私人的问题杨姐你还问。”

  “算是不得不问吧,傅雪这方面,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置?”

  傅雪的未来,到了现在,杨天洁其实很担心,杨天洁、甚至是徐震东当然都希望傅雪还能留在创月,但现在的形势摆在了所有的人面前,毕竟傅雪也是一个人,跟创月的合约,也仅仅只有一年多一点儿。

  而谁都能看得出来,傅雪还能不能回创月公司,其实有很大大一部分是在于梁初一的决定,所以,梁初一打算怎么处置,基本上直接关系到傅雪的未来。

  很简单的说,傅雪现在能拿到梁初一的歌,她会走出去很远走得很高,但如果有一天梁初一不再把歌拿

  给傅雪,傅雪就会再次退回来,摔下来,跟以前她拿到黄秋麟的歌的时候一样,如此,傅雪的事儿就真的只能在于梁初一怎么决定怎么处置了。

  梁初一半眯着眼睛:“杨姐你这话太重了哈,这不关我的事啊,我就一个卖歌的,大不了就一监制,她的事儿我怎么敢谈得上去处置?”

  杨天洁笑了笑:“傅雪已经离不开你了,离开你,她依旧什么都不是。”

  梁初一彻底闭上眼:“杨姐你这是要把我往火堆上推了啊,这世上,哪有谁离开了谁是与不是这一说?大不了,以后她需要歌的时候,我多卖给她几首就是了…”

  杨天洁摇头:“你能这样当然是好,可有些事情…唉…你觉得我们徐总这人怎么样?”

  “挺痛快,也挺狠…”梁初一闭着眼睛答道。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也来投奔你,你会不会收留我?”杨天洁笑问。

  “杨姐…”梁初一猛地睁开眼睛:“孙姐跟你说了什么吧,杨姐,这话你可说不得的,我晓得杨姐你在想什么,但我只能告诉你,有些事儿,也不全是你看到的那样,也不会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呵呵,到现在为止,我都还没有具体的人生目标。”

  杨天洁叹了口气:“没办法,我现在不能不站在创

  月公司利益的角度上说话,将来,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我希望你能看在我们这一帮子人跟你还算是朋友的份上,能够对我们这些人手下留点儿请。”

  梁初一怪异的看着杨天洁:“奇怪啊,杨姐,你今天怎么跟我说这些话啊。”

  “唉…”杨天洁继续叹气:“如果我是当初那个让助理来问你邀歌的人,我一定会赶紧过来跟你道歉,还有,如果傅雪是我的公司里面的歌手的话,我一定要么绝不支持,要么直接支持到底…”

  杨天洁这话算是有点儿说到了点子上,当初让助理来问梁初一邀歌的人是蓝雅婷,后来虽然蓝雅婷亲自来过中州,但那不是道歉,反而是专门来得罪梁初一的,以梁初一现在这个狠劲儿,说是没有冲着蓝雅婷的意思,鬼都不信。

  事实上,梁初一真的是冲着蓝雅婷的。

  不过,这事儿,杨天洁也是到现在才看明白。

  另外就是徐震东,徐震东要是一早就坚决不支持傅雪,傅雪在梁初一这儿就不一定能够拿到歌,徐震东支持了也就支持了,可支持到了一半,又拿傅雪不当一回事儿,要说梁初一没一点儿想法,那也肯定是鬼都不信。

  能看出这些来,倒不是有人跟杨天洁说了什么,而是杨天洁突然想到,梁初一是词曲人,是高手,甚至

  是天才,近乎妖孽的天才,傅雪出的那张专辑,只用了梁初一六首歌,这么明显的缺陷,梁初一会不晓得?

  可是当初,梁初一压根儿就没去提这件事儿。

  如果说…

  如果说在帮助创月公司这方面,梁初一没表现出来那股子“狠”、“毒”,杨天洁反倒不会朝着这方面多想了。

  可是,梁初一的手段真的很“狠”,“毒”。

  再加上蓝雅婷的事儿,傅雪那张专辑,这一切还能说梁初一不是一开始就在挖坑?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