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狼

  当然了,这样的评点也不在少数,但大多都是站在比较公平公正的立场上,以事实为依据而做出的中肯评价。

  这种挑刺儿,也就基本上是从纯专业的角度出发的,尤其是这样的点评,现在都再不针对歌手、歌手所在公司,甚至是作词作曲的词曲人。

  但从总体上来说,无论是报刊或者是杂志,对傅雪的这张《中国话》都是好评如潮,甚至是顶礼膜拜。

  以至于再一次把傅雪这张《中国话》推向高、潮。

  华新书店不得不再次发出提货通知,备货数量也越来越多,华新书店这边甚至已经将唱片备货量提高到惊人的八十万张,但在磁带方面有所减少,只有三百万盒,CD的数量也略有减少,只有四十五万张。

  创月公司自身发展的销售渠道在唱片方面略有点儿减少,只有十五万张唱片,但在磁带数量上却有所增加,达到一百二十万盒,CD方面数量基本上下滑不大七万八千张。

  散户的销量就相对均衡一些,七万张唱片,三十万盒磁带,一万二千张CD。

  没人晓得是什么原因傅雪这张《中国话》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受欢迎,估摸着,真正晓得原因的也就只有

  梁初一一个人了。

  到这时候,j仅仅只从备货通知单上来看,两个星期,三百万张专辑,七百五十万盒磁带,两百万CD已经销售一空,即使商家还没全部销售到消费者手里,但这已经是花花绿绿的钞票了,拿到手也仅仅只是早晚之间的时间问题,

  尤为让徐震东瞠目结舌,甚至是措手不及,以前都从来不曾去关注的金曲榜!

  两个星期下来,蓝雅婷早就跟金曲榜绝缘了,《中国话》轻快俏皮和热烈,占据了榜首,依次数下来的排位是《遇上我是你的缘》、《爱的故事上集》、《套马杆》、《月亮之上》、《美人吟》、《我会永远为你等待》。

  后面三首,基本上就是张懋霖、毛雨琛、冒敏每个人一首,四个人直接将整个金曲榜霸占。

  ――十首金曲当中,仅仅只有三首粤语歌曲上榜,而且名次都并不高。

  就算梁初一那首《爱的故事上集》也都只能排名第三,这是用事实在说明,国语歌曲时代的来临,而梁初一、傅雪、创月公司等就是拉开了帷幕者。

  更让徐震东瞠目结舌,甚至是措手不及的是,香江那边已经发出邀请函,邀请创月公司负责人、《中国话》专辑演唱者、词曲人、监制人等去香江约谈。

  约谈内容当然是包括销售专辑、联合创作、联合录制之类的事情。

  徐震东瞠目结舌了半晌,急火攻心之下,大叫了三声:“卧槽…卧槽…卧槽…”

  叫完,徐震东瘫在老板椅上,直接昏厥了过去。

  内地声乐公司直接进军港澳台,这不仅仅是出乎了徐震东的意料,甚至还是整个内地极为稀罕的事情,能进军港澳台市场,那也就是说能赚钱,能赚大钱!

  可偏偏徐震东放飞了手里的一只金凤凰。

  要这样徐震东都还能沉得住气,那就不是他徐震东了。

  徐震东被送进了医院!

  听到这一消息,傅雪凝住了,拿着电话的手都有点儿颤抖了起来,甚至回过头来偷偷的瞟了一眼梁初一。

  只是梁初一根本不用去看就晓得是怎么回事,会是什么结果,而这个时候,所有的结果,已经不是梁初一要去决定的,而是傅雪应该怎么样决定。

  但这些,梁初一是好也不在乎,就算傅雪立刻就走,那又能怎么样?傅雪马上就走,对梁初一的影响,不过也就是耽误两个月时间,除此之外,就在也没什么了。

  所以梁初一根本就不去看傅雪,反而有些紧张的看

  着俞思颖,不晓得为什么,俞思颖接电话的时候,脸上居然少有的露出一丝忧虑。

  不是跟梁初一的误会那种痛恨,是忧虑,梁初一很明显的感觉得到。

  很快,傅雪转过身来,很是沮丧的跟梁初一说道:“梁老师,我得走了…”

  梁初一头也没回,只挥了挥手:“去吧,呵呵,路上注意安全。”

  傅雪很认真的说道:“徐总他进了医院…”

  梁初一终于回过头来,笑看着傅雪:“你没必要跟我做任何解释的,你是你,你是傅雪,你叫我一声‘梁老师’,我未必就会是你的老师,呵呵,真的,你想怎么做该怎么做,那都是你的自、由,没人可以干涉你的。”

  傅雪突然流下眼泪,一言不发,转身上楼。

  高雅气虎虎的瞪着梁初一:“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你这是在伤她的心你不晓得…”

  梁初一皱眉:“你让我怎么说,让我去送?那样会让她更加难过好不好?”

  高雅瞪着梁初一实在说不出话来。

  偏偏这个时候俞思颖走过来,幽幽的说到:“高雅…梁老师,我…只能陪你们到这儿了。”

  梁初一继续皱眉:“俞老师你…家里有事儿?”

  俞思颖倏然脸红,但却又更是有几分幽怨:“是啊,不得不去应付,高雅,你就住这儿吧,住别的地方,我也不太放心。”

  一边说,俞思颖一边上楼,大约是要收拾衣物什么的呃。

  高雅乜斜着眼睛看了看梁初一,撇嘴儿:“就我一个人住这儿,哼,谁爱住谁住,我才不住呢…”

  一边说,高雅一边往外走,看样子是去找刘青云了,不过,这个时候刘青云应该还没回来,刘青云多半都是七点过才会回来,现在还很早。

  梁初一苦笑着摇头,这个院子自大来了几个女孩子,也算是热闹了一阵,不过,今天之后,就又会冷落下来。

  “这样也好…”梁初一摇着头苦笑,能清净下来,其实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儿。

  梁初一还在出神,傅雪、吴娟、俞思颖都下楼来,傅雪跟吴娟都有提着行李箱,俞思颖只有一个小小的背包。

  傅雪走过梁初一面前,本来想说点儿什么,可是张了张嘴,却半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只能一抹泪水,直接走出院子。

  吴娟喉头发梗:“梁老师,我…对不起,谢谢…”

  梁初一很是温和的一笑:“以后要是有什么困难,

  我能帮得上忙的,别忘了来找我。”

  俞思颖盯着梁初一,这一次离梁初一很近,近到稍微抬手就能触碰到对方,俞思颖撩了一下披肩的头发:“梁老师,这些天你给了我一个很不一样的经历,谢谢。”

  说着,俞思颖伸出手来,示意握手道别。

  虽然俞思颖是中州人,而且就住在中州,但这样的分别,不禁让梁初一心里刺痛,俞思颖心里也很难过。

  所以,梁初一不但没伸手去相握,反而稍稍后退半步,拉开一些距离,笑道:“希望你们不要记恨我就好,前些天,那么逼着你们,谁实话,我心里真是过不去,对不起。”

  一瞬间,俞思颖眼眶一红,好似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稍微愣了愣,随即又笑了笑:“再见…”

  俞思颖说着,转身走出院门。

  梁初一呵呵的笑道:“各位,慢走啊,不送。”

  梁初一是真的不送,等几个人全都走了,梁初一走到水喉下面,狠狠的洗了一把脸,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里,把自己是扔到床上。

  清净了,彻底清净,不过,能这样清净也好。

  实际上,能这样清净,也正是梁初一为什么并不急于去做什么声乐公司的原因,这几个女孩子,除了吴

  娟的关系不大之外,其余的三个,那个身上的事儿少了、小了,真把声乐公司办起来在遇上这样的事儿,不要说赚钱了,直接把人都得急死。

  梁初一才不会做那样的傻事呢。

  现在清净了,梁初一打算先好好地睡上一觉松快松快,然后再去安排其他的事儿。

  只是迷迷糊糊之中,不晓得是那儿砰砰砰砰的响个不停,梁初一被吵得实在不行,翻身起来起来到院子里面去看。

  一看之下才发现,不晓得高雅这家伙从哪儿弄来许多木头方条,正在阳台上砰砰砰砰的钉得起劲。

  梁初一怒道:“高雅,你拆房子哪你?”

  高雅不屑一顾:“做防狼栅…”

  梁初一气结不已,明明晓得高雅说的防狼栅是什么事儿,但还是忍不住吼道:“防屁,真有狼你防得住…”

  高雅愣了愣,随即不再理睬梁初一,自顾自的继续的钉个不停。

  谁晓得,一个不小心,锤子落在了手上,高雅忍不住“啊哟”的叫了一声。

  梁初一赶紧上到二楼,想过去看看高雅被砸得怎么样了,殊不知高雅竟然被砸了手指还紧张,举着小锤子对着梁初一尖声叫道:“你想干什么,别过来…”

  梁初一瞥了一眼高雅的钉的“防狼栅”,极度不屑的说道:“这就是你的防狼栅?你钉的鸡圈吧你,拿来…”

  高雅紧张得不行:“你想干什么,干什么…”

  梁初一从防狼栅的空隙伸手过去,从高雅手里把锤子抓在手里,轻轻拿了过来,然后将高雅钉的“鸡圈”三下五除二拆了下来。

  拆除干净之后,梁初一开始比比划划,然后钉钉砸砸,不多时做了个门框出来,再过一会儿,一块很结实的栅门成了形。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