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有朝一日(2)

  “现在你就可以向我出招,我教你最简单的搏击招式。”

  高雅立刻捏着拳头,准备向梁初一发动攻击,可是高雅长这么大没跟人打过架,连看别人打架的机会都很少,所以捏着拳头都不晓得怎么去打人。

  梁初一看着高雅捏着拳头不动,只得说道:“你可以想象一下别人想侵犯你的时候,基本上会从什么方向会用瞄准你身上什么部位,呃…顺便说一句,这套拳法跟你看到过得什么跆拳道、柔道之类的区别很大,以你现在的年纪和你的资质,尤其你这凶巴巴的脾气,其实很不适合,因为杀伤力太大。”

  高雅很不耐烦:“没见过你这么嗦的人,你到底能不能教!”

  “好吧…”梁初一只得稍微后退,然后比划了一下:“假设我现在是你的对手,在你面前,我会想着选择抓住你的手,使你无法反抗,大约就是现在这样,所以你只需要屈膝撞向…”

  梁初一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抓高雅的手,以便把动作示范给高雅看。

  但没想到的是,不等梁初一说完,高雅猛然屈膝,撞向梁初一的大腿内侧。

  “啊哟…”

  梁初一根本就猝不及防,幸好反应还不错,否则,后果当真不堪设想,可就算是梁初一反应快,大腿上还是被高雅的膝头猛力撞了一下。

  梁初一几乎是摔开高雅,一连后退好几步,差点儿没站稳,一张脸憋得一脸通红、扭曲。

  “你…你怎么能这么狠…”梁初一实在没想到高雅这丫头下手会这么狠毒,这要是换了别人,可就得直接残废的下场。

  高雅无辜的看着梁初一:“狠吗?别人要侵犯我,我能不狠点儿吗?”

  梁初一缓过一口气来:“是让你防范别人,不是让你去做杀手…”

  “废话,再来…”

  梁初一哪还敢再来,只能离高雅远远的去指导高雅,要不然吃了高雅这小丫头的亏还说不出话来。

  快到下午时节,两个人这才回家。

  蓝雅婷跟康婕两个人多半是从饭店叫的饭菜,等梁初一跟高雅回来,立刻就从厨房里面端了出来,摆了满满的一桌子,很丰盛,看样子少说也花了至少两百块。

  因为梁初一告诫过高雅,除了歌曲不能谈及其它,高雅倒是想更彻底一点儿,蓝雅婷的的饭高雅都不想

  去吃,但是梁初一却毫无顾忌,直接坐到石墩上,都等不及康婕把碗筷拿出来,直接动了爪子拈了一块白斩鸡块放进嘴里,还吃的有滋有味儿。

  看得蓝雅婷都忍不住微微皱眉摇头,甚至一直到饭吃完,都没去碰过梁初一用手抓过的那盘白斩鸡。

  当然了,不吃白斩鸡,蓝雅婷说她得保持体形。

  只是蓝雅婷吃饭很慢,慢嚼细咽,而且吃饭夹菜的动作都很是优雅,吃饭的时候也绝不多说话。

  刚吃过饭,蓝雅婷本想跟梁初一讨论一下歌曲方面的事情,梁初一突然一拍脑袋:“啊哟,我忘记了件事儿,很重要的,必须得马上去办理一下,呵呵,你们几个晚上多注意点儿,把院门儿关好。”

  高雅冷冷问道:“你不回来了?”

  梁初一嘿嘿笑:“估计是回不来,事儿一大堆…”

  叮嘱完三个女孩子,梁初一拿了背包,扬长而去。

  离开几个女孩子,时间本来已经不早,梁初一估摸着老爸还没回家,所以直奔寄卖行,没想到果然猜中。

  这一两个月来,几乎没什么像样的生意,但梁大庆却依旧在坚持着,甚至是刻意把上班的时间延长一个多小时,只是加这个班,与梁大祝没什么关系,梁初一来的时候,二叔梁大祝早就下班回家好一会儿。

  见到梁初一,梁大庆很是快活,马上要打电话让许

  慧如出来,一家三口找地方去吃上一顿团圆饭,梁初一过来得时候本来已经跟蓝雅婷等人一起吃过了晚饭,但梁初一实在不忍拒绝梁大庆的安排,当下笑呵呵的答应。

  等许慧如的空档,梁初一跟梁大庆询问了一下铺子里面的情况,因为梁初一很长一段时间来铺子,当然了,询问的内容当然生意方面,二叔梁大祝的动向,梁初一也就问了几个比较关键的点。

  梁大庆一边收拾铺子一边回答,铺子里面的生意也就那样了,十天半月没有一桩生意,现在这方面的生意实在是不好做得很,人家兜里都有钱了,最关键的是银行放款更加方便,利率费用也低得多,抵押借贷什么的基本上是不成了。

  至于二叔梁大祝那边,该拿的工资他拿着,星星点点能挣点儿小钱的生意也还做着,只不过,梁大祝也是看到生意惨淡,私下里也就跟梁大庆说过了两次铺子生意改行转型的事儿,但确实不多,就两次而且还是在梁大庆提起来的时候,差不多就是讨论那种。

  也就是说,梁大祝是没有什么异动。

  梁初一想了一下,梁大祝现在没什异动,多半又是因为自己跟李啸江那次碰上曾传周,曾传周挨了他老子几个耳光,因此不敢再跟高雅接近之外,也间接推迟或者改变了前世的命运。

  不过这样也好,虽然不得不防着点儿,但能够再拖一段时间,自己的准备就能更加充分。

  铺子里面的事情个二叔的事情问差不多了,梁初一又笑着跟梁大庆说了自己那边的一些事儿,当然了,主要是自己现在啸江之都的顾问之类的,另外,梁初一还让梁大庆帮着自己办几件事情。

  梁大庆听说梁初一都在啸江之都那边当上了顾问,心里很是高兴――不在乎跟人家当顾问能挣多少钱,能让人看得起让人尊重,这就是走正道,有出息,这是为人父母最乐意看到的事情。

  至于梁初一需要梁大庆帮忙的几件事儿,梁大庆半点儿没犹豫的就答应下来,因为儿子现在做的有些事情看着是小事,可一旦出了问题那就是大事,这样的事情,当父亲的不帮忙谁帮?

  许慧如过来的时候,梁大庆不但把铺子里面的收拾好,梁初一要帮忙的事情,也办得差不多了。

  见到许慧如,梁初一再次小孩子似的搂着老妈亲热了一阵,好几天都没见着,着实很是想念,虽然时不时的就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家。

  许慧如笑着呵责:“你个混小子,还记得回来看你老妈啊,我还以为你都忘记了呢…”

  梁大庆在一旁笑着帮梁初一辩解:“儿子这么大了,不也有他自己的事儿吗,今儿个一回来可就没少提

  过你啊。”

  许慧如瞪了梁大庆一眼:“光是嘴巴上提哪又有什么用,都回来了也不先回自己家里。”

  梁初一笑说:“今天晚上我就住家里,好好地陪陪我妈聊天。”

  梁大庆笑:“这倒应该。”

  许慧如乐呵呵的:“这还差不多。”

  一家三口说说笑笑去找地方吃饭,梁大庆想要找个好点儿的地方,可是许慧如不让,地方好,那花钱就多,虽然许慧如现在并不缺钱,但能节省着来,日子终归要好过许多。

  梁初一本来是吃过了晚饭的,也想着能让爸妈去好的点儿地方吃上一顿,但是最终还是选择随老妈心愿,老妈能高兴比什么都好。

  只是许慧如最终选择的是去大排档吃烧烤,就为了一个实惠。

  中州大排档最好的基本上就是广场旁边小吃街里面,一到这儿,空气里面弥漫着的基本山就是那股孜然味、烤肉味,人声鼎沸人来人往,虽然有点儿杂,环境也不如高档地方优雅,但很有气氛。

  而这一顿宵夜,一家三口仅仅只花了不到一百块,就真真正正酒醉饭饱。

  第二天,梁初一起得比较晚,而且,居然还是高雅

  过来叫起来的。

  梁初一都没想到把自己叫起来的人是高雅,所以,不管许慧如怎么对高雅客气,梁初一反正就一脸不痛快。

  当着许慧如的面,高雅倒还没板着脸,但是一出梁家,高雅立刻冰冷冷的问道:“你就这样跟人家当顾问的?”

  梁初一满脸被打扰了的不痛快,悻悻的说:“顾问顾问,我顾得上才去问问,你要我怎么去当这个顾问。”

  高雅气结:“我练拳还不也让你给耽搁了…”

  “昨天教过你那么多遍,你忘了?不晓得自己练?”梁初一诧异不已

  “忘了…”高雅更没好气。

  回到啸江边上的家里的时候,蓝雅婷跟康婕又已经摆好一桌饭菜,看样子就等着梁初一过来,不过,碗筷是一早就准备好的,估摸着是担心梁初一又会直接动爪子。

  梁初一也没什么客气,拿起碗筷就吃,就当吃午饭。

  吃完饭,又二话不说,直接背着小背包沿着江堤一路走着去啸江之都,当然了,路上没人的时候就教高雅练拳。

  不过,梁初一很快发现一个有点儿让人绝望的事情――高雅下手狠,但是对那些招式根本记不住!

  哪怕是最简单的一招“铁门闩”,梁初一只用过了二十三分钟就记住了怎么样发力怎么样封堵对手的攻击,可高雅倒好,从昨天练到今天,两个半钟头肯定不止了吧,但高雅记住了怎么样发力,就忘记了怎么样去封堵对手的进攻。

  ――这家伙基本上就是个学武术的白痴。

  可这家伙逮着机会收拾梁初一的时候,那手却毒得很。

  吃过了几次闷亏,梁初一都已经严重怀疑高雅这丫头肯定是有意整自己,而不是真的想学什么武术。

  但梁初一忍痛问出来的这句话,让高雅顶了回来,而且更让梁初一又气又痛。

  高雅冷冷的说:“我学打拳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一脚踹你下啸江…”

  得,教个徒弟出来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一脚把自己踹进啸江。

  梁初一喷血。

  到啸江之都的时候,中饭都已经吃过了,门卫老头子见是梁初一,开了门还特地出来跟梁初一打招呼,那情形,绝对不当梁初一是外人。

  梁初一倒也很是客气,然后就带着高雅去宣传部那

  边晃荡了一下,谭嫣她们几个没在,只有薛玉玲在办公室。

  见到梁初一,薛玉玲再次很客气的打招呼,还把昨天那份文案拿出让梁初一看。

  梁初一翻了一下这份文件,跟薛玉玲说:“昨天我说这个案子,最好是不去套用上次那个方案,这个嘛,虽然已经改动不少,但从本质上来说,其实我们想要达到的效果和结果,应该远不止此,当然了,这是我的个人建议。”

  薛玉玲有点儿窘,这话,梁初一昨天就已经说过了一遍,薛玉玲也改进了好多处,好几个方面的要求,薛玉玲都提高了不少,可显然梁初一还是不太满意。

  梁初一是顾问,他的话当然也能够完全不去理睬,可是薛玉玲却不能不听,因为梁初一所站的“高度”不一样。

  想想《啸江之恋》的广告拍出来之后的效果,薛玉玲没资格不去听。

  跟薛玉玲聊了一阵儿案子,梁初一又要走,高雅却有些急眼了,忍不住一把拽住梁初一的衣袖,当着薛玉玲的面质问梁初一:“你是这儿的顾问,我算什么?”

  梁初一现在是啸江之都“宣传部顾问”,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可是高雅跟着来,跟着走,没名没分的

  ,这算什么?

  “你想算什么?”梁初一笑问。

  “别跟我嬉皮笑脸的!”高雅很愤怒的继续质问:“你一定是故意在整我!”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