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联手

  梁初一特地用让高雅看着就恶心的嬉皮笑脸说道:“你非要这么说也可以,不过呢,你要真想算点儿什么,兴许我的确能够帮得上一点儿忙。”

  高雅都没犹豫:“我跟嫣姐一起…”

  梁初一马上说道:“好,不过跟你那个嫣姐在一起,那就是薛姐的手下,得听薛姐的话,还有,别成天拉着个脸,别人欠你几百块似的。”

  “我乐意…”

  “好吧…”梁初一转身跟薛玉玲商量:“薛姐你看,这丫头能不能暂时跟着你学学。”

  薛玉玲有点儿迟疑,毕竟啸江之都是正规公司,人事调动什么的那必须得经过人事部,就算是梁初一跟李啸江是兄弟,不能坏的规矩还是不能坏的。

  薛玉玲略一沉吟,当下说道:“粱导,你晓得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说了能算的,要不这样,我马上就去问问,看看这件事情怎么处理,不过粱导你放心,这事儿,肯定能办好,粱导,小妹子你们稍等,我这就去问他们…”

  能进啸江之都这样的正规大公司,除非是有招聘,否则,就算有关系,十天半个月能听到个信儿就算不错,哪有像梁初一现在这样,话才说出口,人家立马

  就去跑腿子的。

  当然了,梁初一跟李啸江是兄弟,这是所有的人都晓得的原因,但更深层次的原因,除了李啸江自己,就只有梁初一了。

  与那些东西比起来,高雅的事儿真算不上什么。

  不过梁初一倒是看着高雅,似笑非笑:“我说什么来着,你看,现在又麻烦人家薛姐了吧。”

  高雅气虎虎的不说话,但那眼神,很明显就是:明明就是你搞了鬼的!

  不到十分钟,薛玉玲不但回来,居然还带回来两张工牌,不过薛玉玲有点儿懵,去找高秘书才开口说高雅这事儿,高秘书直接拿了这两张工牌出来递给薛玉玲,说话都还格外语重心长。

  “薛主任,粱导是李总的兄弟,也是李总好不容易拉过来的,粱导的业务能力薛主任你也晓得,所以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多问,尽量跟梁导配合一下就是。”

  梁初一有超凡的业务水平,又是李啸江的兄弟,这当然是薛玉玲晓得的,可让薛玉玲还是有点儿蒙的是高秘书最后这半句话,“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多问,尽量配合一下就是”。

  这差不多也就是再说,梁初一这个“顾问”的身份应该远不止此,但到底是什么,就不能去多问了,还有就是,梁初一应该也不仅仅只是过来“顾问”这么

  简单,但自己不能多问只能配合,那这“粱导”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种种疑惑,薛玉玲当然不敢直接去问高秘书,于是,仅仅只花了不到一分钟,薛玉玲办妥了高雅的事儿,但却足足花了四分多钟去打听了一下有关这两块工牌(梁初一跟高雅》的事儿。

  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薛玉玲总算从一个路过办公室的会计那儿打听到一点儿眉目――梁初一现在是来考察的,好像是要跟啸江之都合作什么项目。

  薛玉玲大吃了一惊,我靠!跟李啸江是兄弟,又跟啸江之都有合作项目,尤其让薛玉玲吃惊的是,梁初一是“粱导”,那也即是说跟跟啸江之都合作的项目,多半就是跟宣传部门有关,那这以后梁初一就有可能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了!

  高雅,弄不好就是宣传部门以后的台柱子。

  我靠!两大人物啊。

  想着这些,薛玉玲足足琢磨了三分钟,然后才拿着两块工牌很平静的回来。

  “让粱导和妹子久等了。”

  薛玉玲很平静的把工牌放到办过桌上,暂时不给,说话也很平静,尽量显得不亢不卑,因为在未来的领导面前,除了礼貌之外,还不能显得阿谀谄媚,不显得阿谀谄媚,那也即是显示自己有能力。

  高雅不说话,梁初一倒是嘿嘿的笑道:“跟薛姐添麻烦了。”

  “粱导客气了,这些都是我份内的事儿,呃,对了,刚刚我过去问了一下,那边的人说粱导安排的事儿,他们都已经准备妥当,这不,还让我把工牌都带了过来,呵呵,粱导、高雅妹子,大家以后就都是同事,尤其是粱导,工作方面的事情,粱导一定得多给我们提提宝贵的意见。”

  薛玉玲说得很客气,也很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奉承,但语气上有理、有礼,绝对不亢不卑。

  高雅接过工牌,却发现自己的工牌上除了自己的名字和所属部门,职务这一栏却是空白着的,而梁初一的职务一栏,却就明明白白填着“顾问”两个字。

  这让高雅很是嫉妒,自己没有职务,这又算什么?

  梁初一特瑟的将工牌挂在脖子上,即使上面并没有照片,那都值得梁初一好生瑟。

  “薛主任,我的工作是…”

  高雅看着自己的工牌,疑惑的问薛玉玲。

  薛玉玲看了看梁初一,不好直接回答高雅的问题,因为高秘书说过“尽量给予粱导配合”,所以说,高雅的工作安排,怕就只有看梁初一的意思了。

  梁初一当然明白薛玉玲的意思,当下笑着跟高雅说:“你啊,我觉吧,呆办公室肯定不是你的强项,你

  的强项是唱歌。”

  高雅怒道:“就你晓得…”

  只是梁初一的话,薛玉玲是听明白了,高雅的强项是唱歌,这不就是梁初一的意思?

  “高雅小妹子,暂时呢,我们手上的工作也不是很多,不过再有几天我们就会有一场慰问演出,要不这样,你先跟谭嫣一块儿熟悉熟悉工作环境和业务,回头我再安排一个比较适合你的岗位…”

  先跟谭嫣熟悉一下环境和业务,这是好事儿,可高雅还是有点儿不忿,凭什么梁初一就能够想来就来,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想走就走,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

  当然了,这不是针对薛玉玲,而是真正的针对梁初一。

  因为梁初一这家伙一旦离开高雅的视线,说不准就会冒出什么坏水来。

  甚至现在能进入啸江之都,肯定就是梁初一的坏水,目的肯定就是要支开自己。

  ――总之,梁初一这家伙坏得很。

  偏偏说梁初一这家伙坏,梁初一就站了起来:“呵呵,行,高雅你就暂时先这边熟悉熟悉工作,我先回去了。”

  “五点过来接我…”

  高雅没好气的扔了一句。

  ――坐车回去的话当然是用不了几分钟,但是高雅不想坐车,就走啸江大堤,可是走啸江大堤上得五公里,一路上还没太多的人家。

  最关键的是,因为蓝雅婷住在那个小院,高雅不能直接跟着梁初一练拳。

  “我也有很多事呢,要不,你跟薛主任商量商量,让她批准你提前下班?”梁初一眯着眼说。

  可高雅现在是啸江之都正式员工,可以提前下班?

  没想到的是,薛玉玲居然说道:“你们那边的确有些远,要不,高雅她又是一个女孩子,太晚的话的确有些不安全。”

  高雅总算是听出来一些味儿,但高雅对这种照顾很不屑,尤其是梁初一这家伙的暗中照顾,高雅都不想领这情。

  这家伙就是喜欢暗地里弄阴谋耍手段,干什么事儿总都是见不得光。

  高雅很讨厌这种人,尤其讨厌梁初一。

  可是,不管怎么样讨厌梁初一,下午时节,高雅还是跟梁初一一块儿回啸江边的住处。

  当然了,在啸江大堤上,高雅依旧让梁初一教拳,不过高雅再也没机会整到梁初一了,梁初一这家伙也狡猾得很,吃过了几次亏,就再也手把手的去教高雅

  ,仅仅只是在前边比划招式,让高雅自己跟着练。

  回到院子的时候,蓝雅婷跟康婕依旧摆了整整一桌子酒菜。

  梁初一照吃不误,但是对于蓝雅婷邀歌什么的,梁初一只字不提,甚至在蓝雅婷面前炫耀自己在啸江之都当了个“顾问”。

  蓝雅婷跟康婕都看出来梁初一有几分是要躲着她们的意思,可她们不在乎,她们可以等,一天不行就十天,一个月不行就三个月,三个月还不行那就半年,一年!

  反正一直等下去。

  如此,整整过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当中,梁初一也不去跟傅雪打电话,也不去问俞思颖的情况,梁初一不跟傅雪打电话,也就不去管傅雪的专辑现在到底什么样了,不跟俞思颖联系,也不管俞思颖在干什么。

  觉着没事就上啸江之都逛一圈,早晚送高雅去上班还在啸江大堤上教高雅练几招打拳,不过,高雅这丫头在这方面是真的笨得很,梁初一教她一招,整整一个星期都没熟练,基本上就是头天练差不多了,第二天一早又忘记得差不多了。

  或者,高雅的心思,根本就没在练拳上面,所谓的“练拳”,其实就是想逮着机会整梁初一而已,可是

  梁初一这家伙上了几次当之后,就绝对不再去干上当的勾当。

  这天,把高雅送去上班到了啸江之都,李啸江让高秘书过来找梁初一。

  到了李啸江的办公室,李啸江面色凝重,跟梁初一到了茶水,然后才说道:“兄弟,资金方面我已经就位,两千万!这是我尽最大努力凑出来的,你看?”

  梁初一仔细琢磨了好一阵,这才说道:“香江那边,老哥有人手吧?”

  李啸江点了点头:“有!”

  “信得过吗?”

  “是我一个战友,前些年过去的,关系还很铁,跟你和我差不多。”

  “行,不过,这事儿必须得老哥你亲自去,我这边用电话跟你联系。”

  李啸江点头,也理解梁初一,毕竟两千万的资金,稍有差错,那就追悔莫及。

  而李啸江在香江的那个战友,关系就算很铁,顶多也就只能帮着李啸江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这么大笔资金,搁谁都不会放心交给别人手里去操作。

  “好,明天一早我就动身去香江。”

  “老哥保重,不过老哥一定要记住,最好别去跟黑市沾边,很多东西一旦沾上黑市,麻烦也就随之而来

  。”

  李啸江再次点头,毕竟自己是做正经生意的,没人愿意去惹不必要的麻烦。

  “另外就是还有一点,杠杆的方面老哥一定要记住,不能超过十倍杠杆,杠杆的倍数越高,心理压力就会越大,太低,则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另外就是进手出手一定要快,决不能有半分犹豫。”

  李啸江笑了起来:“兄弟啊,要是可以的话,我倒是真的想让你也跟着一起过去。”

  梁初一苦笑:“不瞒老哥说,这一场资本盛宴,说我不想去亲眼目睹亲手搏击,那是假的,可问题是现在我真不能露面,好几伙人都盯着呢,我一露面,那不直接告诉盯着我的那些人这里面的猫腻大着。”

  梁初一不是故意推诿,事实上也没必要故意推诿,因为蓝雅婷现在就在自己家里盯着,自己突然要去香江,这很明显就是给了她一个信号。

  不管这个信号的内容会被怎样猜测,但肯定会有不少的人得更加仔细的盯着,如此,自然而然会形成连锁反应的效果。

  “所以,我才决定就我自己过去。”李啸江很理解梁初一。

  “祝老哥你旗开得胜!”

  “你我兄弟联手,无往不利!”李啸江如同一个即

  将出征的战士,很慷慨,很坚定地说道。

  “兄弟联手,无往不利。”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