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还可以这样做

  刘青云头也不回,直接回家。

  刘青云走了,现在轮到梁初一开始郁闷不已。

  “玛蛋,这些女孩子没一个好惹…”梁初一嘟囔,抓起半个拳头大一块石块扔了出去,只是梁初一的手劲很大,石块呼的飞出去很远,直接掉落进萧江水里,还激起一朵小小的水花。

  可是,梁初一被人偷袭了,差点儿直接滚下啸江大堤。

  偷袭梁初一的人不是别人,是高雅!

  几乎是直接奔上大堤,然后直接一脚朝着梁初一的后背踹了过去。

  梁初一有没有防备都躲避不及,直接连滚带爬滚了下去,幸好,江边大堤就是一片长满草的斜坡,离江水也还远得很,梁初一被踹下江堤,既伤不着也不会掉江里。

  不过这让梁初一很愤怒,爬上江堤就要去教训高雅。

  “你为什么又欺负她!”

  想不到的是,高雅比梁初一还愤怒得多,还不等梁初一爬上来,就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戟指梁初一,愤声质问,一张脸也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

  “你…”

  刚刚爬上大堤的梁初一,巴掌扬得高高的却没能真打下去。

  ――高雅禁不住这一巴掌,除此之外,这一巴掌打下去,跟高雅之间什么都完了。

  有些东西,梁初一不能不留着,也不得不留着。

  “你怎么会这么狠毒?”梁初一呲牙咧嘴,像是要生吃掉高雅一样。

  可是高雅根本就不怕梁初一的狰狞,瞅着空子,冲着梁初一的肚子就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快,狠,毒,而且用尽全力,直接要把梁初一再次踹进啸江的架势。

  梁初一倒是很利落的避开,大叫;“你疯了,我就跟她说我有办法能让她把她的花卖遍整个中州,这也欺负她了?”

  高雅哪里肯信,摆着架势准备继续跟梁初一打架,还继续责问:“她不是不识好歹的人,你真要为她好,她为什么会那么伤心…”

  梁初一大叫:“我怎么晓得她为什么会那么伤心?总之,我真的只跟她说我能够让她把她们家的花卖遍整个中州,信不信由你…”

  “真的?”高雅冷冷的盯着梁初一,还是有点儿不信。

  梁初一大叫“不可理喻…”

  一边叫,梁初一一边掉头就走,打算不再去跟不可理喻的高雅多说。

  “你站住…”高雅跺脚厉喝。

  梁初一站住等着高雅:“你还想怎么样?真的还想再来一次!”

  “你说,你是打算怎么样让她把花卖遍整个中州?”高雅插着腰,有些盛气凌人,语气也冷得吓人。

  不过梁初一是看出来了,这丫头有点儿开始后悔,因为梁初一如果真的是这么说的,那就是真的有办法让刘青云把她们家鲜花卖遍整个中州。

  高雅相信梁初一有那个能力。

  梁初一又好气又好笑,但也晓得,要是不说出个道道来,高雅肯定跟自己没完。

  “我本来想把具体方法告诉给她的,可是她不想听,不过这件事,会涉及到多个产业,和一项技术,说起来有点儿复杂…”

  “回来…”高雅冷冷的说道:“回来把话说清楚,会涉及到哪些产业,什么样的技术?到底有多复杂?”

  这是梁初一跟高雅接触一来,高雅一次说得最长的一句话,这让梁初一略略有点儿欣喜起来。

  “你真想晓得?”

  “废话,你要不说出个一二三来,你就是在冒坏水骗人!”

  “我真不晓得是哪辈子欠了你的!”梁初一一边愤愤不平,一边说道:“想晓得就坐下,别想在再来偷袭我。”

  高雅坐下,但不说话,死死的盯着梁初一,要梁初一有半句假话,那就不是偷袭,而是随时动手收拾梁初一。

  “首先…”梁初一也不跟高雅绕圈子直接说道:“首先我们说鲜花店的劣势,鲜花,只能在一定时间之内保存,这就导致鲜花的销售规模不能太大,销售规模太大,就会影响鲜花的质量,其次是销售出去的鲜花,最终只能当成垃圾被扔进垃圾堆,这就导致无论是成本方面和处理难度难度方面都大大增加,对于花农来说,因为花店的销售量不大,种花的成本过高,所以基本上就挣不了太多的钱。”

  高雅不得不点头:“还算有点儿道理。”

  梁初一继续说道:“说完劣势,我们再看优势,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随着老百姓的钱袋子逐渐充实起来,几乎家家户户都会有一盆两盆花,这个市场是巨大的,但是因为成本关系,这个市场只能算是一个潜在市场…”

  “说了等于没说…”

  高雅很不满,虽然梁初一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成本巨大,老百姓接受不了这是谁都晓得的事实,所以,梁初一说了,也当没说。

  梁初一更不满:“跟那位一个德性,等我把话说完你在发表意见成吗?”

  “这如何把这个巨大的潜在市场开发出来,就得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降低成本,第二,经营方式,在降低成本方面,目前采用最普遍的做法,一是压低花农的价格,另外就是用药水处理鲜花…”

  说到这里,梁初一很郁闷的转头看着高雅:“哎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又不开花店?”

  “你刚刚真的跟她说的是这些?”

  高雅喜欢鲜花,但怎么样经营鲜花,高雅哪里去懂得,就算是梁初一说得很浅显很明白,但高雅当真不会去开花店。

  高雅站了起来,但却跟梁初一说道:“就这儿还是去她们家?”

  梁初一坐着不动:“哎,我说你这小丫头片子是不是吃饱了撑得,上她们家?上她们家去干吗,等着被轰出来啊。”

  高雅想了片刻:“那好,你就这儿别动,我去找她过来。”

  “你吃饱了撑的啊?”梁初一虽然不动,但是冲着

  高雅的背影嘟囔了一句。

  不大一会儿,梁初一就看到高雅拽着刘青云从她的家里出来,然后朝着大堤上过来,不过,刘青云很显然不愿意再见到梁初一,所以走得很是勉强。

  再怎么样不愿,也终究还是走到了梁初一这儿,高雅几乎是把刘青云按着坐到大堤上,然后才跟梁初一说道:“行了,你现在可以继续说了。”

  梁初一哼了一声:“确定我的说的话会有人听?我可告诉你,我的这些东西,可都是能挣大钱的,能做大事儿的,你让我就这么当成聊天说出来,然后往外一传,满大街都去这么做,那还有什么价值。”

  高雅微微一愣:“你又想怎么样?”

  梁初一翘了翘嘴角:“不是我想怎么样,但最起码,应该是能够切实帮到她吧。”

  刘青云低着头,几乎嘀咕的跟高雅说道:“算了,高雅别为难他,我的确不是做生意那块料。”

  高雅不干:“你说什么啊,真说这事儿,他行。”

  “我没钱去开花店啊。”刘青云幽幽叹气。

  “这家伙有钱…”高雅跟刘青云打气。

  梁初一不做声,如果按照梁初一的路子来做,其实开这花店要不了多少钱,除了租铺子之外,设备大约只要一万多,原料的话几乎用不了多少钱,不过就是人辛苦了些而已。

  而租铺子这个就很难说了,在中州黄金地段租一间像样的门面,即使是现在,一年少说也得五万到十万左右,而且仅仅只是一个较好的门面,最好的,几十万的都有,生产成品的地方还不会是在门面之内,不过刘青云的家在这儿,在家里做成品生产,倒也比较挺合适。

  不过让梁初一就这么出钱来帮助刘青云,似乎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名不正言不顺啊。

  所以直接拿钱了事,不但梁初一不肯,就算是刘青云也不肯。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帮助她?”高雅逼问梁初一。

  梁初一笑了笑:“我这么说吧,青云你要是真想把花店的生意做大,首先得你自己来做,这一点如果你做不到,我说什么还不都是白说了。”

  没想到的,刘青云虽然没敢去看梁初一,但却微微点了点头。

  高雅在一旁很例外的帮刘青云解释,刘青云在花店里面只是个打工的,而且老板对她并不好,不是说关系不好,而是在待遇上,因为花店的生意不多,再加上整个中州就有十来家花店,所以刘青云志能拿到两百多块一个月,当然了,这是没法子的事情。

  刘青云说的快“活不下去了”,也就是指的这个。

  两百多块的工资,吃吃喝喝外带花销,即使是现在,也根本不够。

  不过让刘青云自己开花店,在资金方面的确困难巨大,就算是按照最简单最小的规模,那也得六七万块,这已经是一笔巨款了。

  刘青云她没钱。

  梁初一笑了笑:“那要不这样,你从几千块甚至只需要几百块钱的生意开始做起。”

  刘青云眼里闪烁了一下亮光:“怎么做?”

  梁初一说道:“我出钱帮你买设备,教你技术,指导你经营,但我们算是合股,咱三七分成,我三成你七成。”

  刘青云摇头:“五五吧,只要我还做花店生意,都永远有效。”

  梁初一嘿嘿笑:“五五?呵呵,只要三七你能做到永远有效,我就阿弥陀佛了,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仅仅只是最初这阶段的投入,以后你开上大公司,生意覆盖全省的时候,你想想三成利润是多少,呵呵,我只要三成,就是不希望因为利益使得我们再次反目成仇。”

  梁初一这也算是把话说到了明处,一个是自己仅仅只能是现阶段投入资金技术,以后的事情梁初一插不

  上手,这就相当于说以后不管生意有多大的发展,梁初一都不会再有投入,但分红方面,梁初一还是得坐享其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的确容易让人反目成仇。

  梁初一把这话说在了前面,其实也就是为防止这种无谓的结怨。

  高雅在一旁冷冷的说道:“也就你会这么想,她不是一个鸡肠鼠肚的人。”

  梁初一呵呵的笑道:“那行,如果三七分成算数的话,我现在就把这个秘密告诉给你们好了…”

  其实,梁初一觉得在市黄金地段去租门面什么的,根本没那个必要,问题的关键是刘青云必须吃的了苦。

  按照梁初一的方式,简单来说,基本上就是用三轮车载着自家的花去穿街走巷。

  别笑!

  如果仅仅只用三轮车去卖自家的花这么简单,都不用梁初一说出来了,载自家的花去穿街走巷,其实有两个目的,第一当然是为了联系客户,第二是回收鲜花。

  对,没听错,就是回收鲜花!

  奇怪吧,再跟你说说更奇怪的,联系客户,不仅仅是为了销售鲜花,主要的其实是为了拓宽货源渠道。

  这是不是就已经有点儿深奥了。

  那就再说简单一点儿,梁初一设计的整个经营方式是,出售鲜花,回收鲜花,把别人当垃圾扔掉的鲜花,制成成品!然后销售成品。

  梁初一笑呵呵的说道:“不要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你们现在能想到的只是你们直觉上的东西,实际上这背后,有很多东西你们并没看到,也没想着还能那样去做。”

  梁初一看着两个目瞪口呆的女子,继续解释。

  无论多好看的鲜花,最终都会凋零,为了降低成本,鲜花店的鲜花基本上都会被店主拼命用药水来喷,以延长鲜花的时效。

  但如果是刘青云自己来做的话,就不必要去做那些,因为刘青云的产品,并不是鲜花,而是花瓣!

  对,就是花瓣!

  所以,刘青云可以穿街走巷,去买自己的鲜花,然后跟客户约定在几天之内,把鲜花再回收回来,然后制成花瓣销售。

  不要以为这是天方夜谈,很多摄影场景,都会用到花瓣,因为摄影场景不一定就会是在鲜花盛开的季节,所以,需要的花瓣几乎都是花高价制作出来的,而且,那种花瓣使用价值不高,毕竟制作出来的东西,远远比不上真正的花瓣。

  梁初一说,真正的花瓣每公斤至少可以把价格定在两千块以上,而采取定期回收鲜花的方式,成本无疑极为低廉,甚至几十块钱就能收回好几公斤的花瓣,再加上设备制作也不过是上百块每公斤,但销售价至少在两千块以上。

  什么叫财路,这就是财路!

  高雅跟刘青云都惊呆了。

  花,还可以这样卖?生意还可以这样做!

  梁初一这个怪物!

  这样做生意的法子他都能想的出来。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