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有效

  所以,刘青云现在需要的资金其实不过是一套设备钱,另外就是一些化学制剂,整个成本绝对不会超过两万块。

  至于回收鲜花的成本,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比如说,也能够用新鲜的花去换到期回收的花,以旧换新,买花的人还得找补差价,这样一来,其实还是能赚不少。

  梁初一跟刘青云和高雅算了这样一笔账,上次梁初一买三束鲜花,一共花了两百块花店还饶了四块钱零头,也就是六十六块钱一束,这六十六块钱,花店的成本差不多在三十块左右,也就赚了一半。

  如果按照梁初一的方式进行经营的话,就算回收鲜花六块钱一束,还不是赚了对半,而关键是拓宽了客户渠道。

  从这个上面来说可以看着是薄利多销,但真正能赚钱的大头…呵呵…

  刘青云忍不住说道:“难怪你觉得整个中州十家花店都少了,按照你这么说的话,就算一百家,也不多啊。”

  梁初一笑了笑:“现在你还会觉得三七分成我三你七会很低吗?”

  高雅满以为刘青云会毫不犹豫的说:不高!而且是:永远有效!

  可刘青云沉默了。

  两万块钱的成本,刘青云就算不能轻而易举的筹集出来,但绝对不会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而且,梁初一仅仅只是说了这么个法子,再出两万块钱,就要拿走接近三分之一的利润!

  这由不得刘青云不沉默下来。

  高雅实在诧异得不行,说出口的话,刘青云怎么能改啊!

  反倒是梁初一笑了笑:“呵呵,心痛了吧,其实啊,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什么三啊七的,你那赚的是辛苦钱,我能要你那个钱?”

  刘青云勉强抬起头来:“谢谢…”

  梁初一又笑道:“其实还有个秘诀我没跟你说,就是在制作花瓣某个环节上的一点儿东西,那会极大的影响到花瓣的质量,如果不注意的花,制出来的花瓣就卖不了钱。”

  “什么东西?”刘青云立刻问道。

  梁初一笑了笑:“如果你能告诉我我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我会毫无保留的把这些的东西告诉给你,并亲自操作一次让你观摩学习。”

  “你…”刘青云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瞥了一眼高

  雅之后才说:“我们之间根本就没什么事情!”

  梁初一淡淡摇头:“有那么一个人,始终认为我是个坏人,是个混蛋,你只要把我们之间的事情谁给她听听,我说过的话算数并且永远有效。”

  高雅有点儿愣,刘青云也有点儿愣,但是过了片刻,刘青云毫不犹豫的说道:“也就是高中那会儿,我喜欢过你,可是你从来都没拿正眼看过我,后来我在酒吧里面碰到你喝醉了酒,就想着…”

  “青云…你怎么…”高雅跳了起来,一张脸因为激动而变得通红。

  梁初一点了点头:“所以说,我们之间仅仅只是个误会对不对,也好,我梁初一的确是个很操蛋的人,其实是配不上你,嗯,花店生意的事情,什么时候你准备好了,就通知我一声,我就在你隔壁,每天都会回来。”

  说着,梁初一站起身来,又弯腰捡起一块石块,足有拳头大小,在手上掂了掂,然后一扬手,石头呼的掉进啸江,再一次砸出一朵水花。

  梁初一随后转身,下了大堤。

  一直走了很远,梁初一都还听见高雅的厉声质问:“…你怎么可以这样…”

  高雅回来的时候,梁初一看得出来这丫头哭过,而且很厉害的哭过,因为她冤枉了梁初一。

  不过梁初一并不在意,反正自己之前的确干过一些混蛋事情,冤枉一下也没什么。

  梁初一甚至不去在乎高雅以后会怎么对待自己,只要刘青云这边的事儿弄清楚,解开了自己心里的疙瘩也让高雅消除了误会,这比什么都好。

  但是就在第二天,高雅收拾了一下然后跟梁初一告辞,高雅说,昨天晚上想了整整一夜,觉得有很多地方对不起梁初一,所以高雅道歉,但道完歉之后,高雅又告诉梁初一,还是挺恨梁初一的,因为梁初一确实可恨,而起,高雅还会毫不犹豫的恨下去。

  梁初一晓得高雅跟自己道歉,仅仅是在刘青云这件事情上面高雅冤枉了自己,还会恨自己,那是因为自己刺痛过高雅的心,提及过高雅不想提及的东西,尤其是那套拳法的来历,使得高雅晓得自己跟他最痛恨的人站在了一起,所以高雅还会继续痛恨下去。

  那是梁初一自己的问题,也是已经无法改变的事实。

  不过,高雅告诉梁初一,她会回去好好的复读,然后争取考上大学,然后远离中州,远离梁初一这个混蛋。

  说完这些,高雅拉着行李箱转身就走,梁初一一直把高雅送上出租车,没想到的是,高雅居然从车窗里面伸出手来,朝着梁初一挥了挥手,只不过那动作就

  像在赶走一只让人讨厌的苍蝇。

  梁初一苦笑,自己真那么让高雅讨厌吗?

  就像一只让高雅讨厌的苍蝇。

  送走高雅没多久,李啸江再次打来电话――大涨!到现在出手的话,应该可以赚到五百万!

  一个月,纯利润五百万!

  这差不多是啸江之都一个季度的利润总和。

  不过,梁初一却没有半点儿兴奋,五百万,是个很小的数目,实在不值一提,不过因为资本薄弱,梁初一告诉李啸江,现在能有五百万的进账,得立刻抛出,撤底抛出,收回资金,然后再将整个两千五百万一齐投入进去。

  资本太小,不能不以滚雪球的方式来积累资本,五百万,以十倍的杠杆计算的话,也就是五千万,虽然在股海里面这个数字仅仅只不过是一粒沙子,但总比死守要强得多。

  李啸江很爽快的按照梁初一的要求去做,将到手的五百万再次投入进去。

  跟李啸江交代清楚,梁初一又去啸江之都逛了一圈,顺便把高雅离职的事情跟薛玉玲打了招呼。

  薛玉玲早就晓得高雅不是啸江之都的长客,所以也浑不在意,只是工资方面,现在还没到时候,到发工资的时候,薛玉玲才能帮着安排。

  高雅的工资梁初一倒没什么担心,反正李啸江只给高雅四百块,剩下的四百,该梁初一拿出来。

  薛玉玲跟梁初一说的另一件事就是关于啸江之都第二期广告宣传的那个案子,薛玉玲改来改去,改去改来,却始终没法子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

  ――有第一期的《啸江之恋》摆在那儿,谁能超越?

  这也怪不得薛玉玲。

  要怪就怪梁初一自己,把第一期的广告做成了经典,别人复制都复制不来。

  不过幸好,啸江之都第二期工程现在才开始动工,少说也得明年年初才能竣工,虽然受到第一期工程的影响,已经卖出去了不少,但广告方面总的来说还是能够来得及的。

  梁初一不急,而且到了现在,梁初一都不再去指点案子方面的事情,过来逛一圈,基本上就是“顾”一下,问,基本上都已经没必要。

  薛玉玲猜测,应该是梁初一已经有了很成熟的方案,只是现在还不想拿出来,要不然就不能显现出梁初一的高深了,但薛玉玲不敢去问,也不能去问。

  一圈逛下来,梁初一也就仅仅花了不到两个小时,然后又沿着啸江大堤回家,家里还住着另外两个人很难对付的家伙,蓝雅婷跟康婕。

  一想到这两人,梁初一真是有点儿惊讶,差不多一个月了呢,这两家伙还那么平静,还那么波澜不兴!

  当真是忍得住。

  要晓得,从那次康婕跟梁初一提出要求之后,梁初一就已经把蓝雅婷跟康婕两人当成了空气,但这两家伙丝毫也不气馁,梁初一越把她们当空气,她们反而越殷勤,甚至梁初一脱下来衣服,康婕都帮着去洗得干干净净。

  说是话,梁初一其实很担心,担心长期这样下去,自己会忍不住心软,心一软的话就会毫不顾忌的把歌拿给蓝雅婷。

  ――蓝雅婷其实和无辜,如果…

  想着这些,梁初一发现大堤上自己坐过的地方,坐着一个女孩子,走进了看才发现是刘青云,刘青云依旧坐在那里扔石子儿,像是要扔掉自己的幽怨和无奈。

  “回来了…”

  见梁初一过来,刘青云主动打招呼,声音幽幽的,很不开心。

  “嗯,你怎么在这儿?”

  梁初一很平淡的点头。

  刘青云喜欢过自己那是她自己的事情,自己喝醉了酒刘青云对自己做过什么谁也不晓得,于是,大家仅

  仅就只是一个高中时候的同学,现在的邻居,一个熟人而已。

  见到熟人打个招呼,这是应有的礼貌。

  “等你…”刘青云却说道。

  “等我?”梁初一有点儿诧异。

  “我今天一共做了三十五单!”

  一天做了三十五单,每单至少赚三十块,那就是一千多块钱,可是刘青云并没有多少高兴,反而说这话的时候都幽幽的。

  “恭喜…”

  梁初一简单得只说了两个字。

  “可这样下去我们家的花圃没法子供应得上…”

  刘青云幽幽的看着梁初一,说话的声音也很低。

  梁初一微微皱眉:“你是说我那两亩地闲着的吧,我可以借给你,但这个必须得签订合约,另外我的收取费用。”

  刘青云自己家的花圃供应不上鲜花,其实完全可以去其他的花圃订货,但刘青云现在没这样做,不过刘青云的生意现在刚刚起步,梁初一理解刘青云现在对资金的渴求。

  “帮帮我…”

  刘青云低着头,却从袋子里面拿出一张合约和一叠钱,送到梁初一面前。

  梁初一眉头大皱:“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我的意思,合约我可以签,但费用,我希望是我不太会伺弄花花草草,家里花掉叶子的掉叶子,枯死的枯死,我希望能够随时能换,也不用太好的,也就是摆着几个空盆儿不好看。”

  刘青云盯着梁初一,很快把那一叠钱收了回去,只留下哪一张合约和笔。

  合约是土地借用合同,借用面积是两亩整,借用目的是种植花草,借用期是十年,借用补偿费用是每年六百块。

  梁初一看完,淡淡一笑,手一松,那张合约瞬间像是一张飞舞的蝴蝶,被江风直接刮进江里。

  “你…”

  刘青云盯着梁初一却没有太多的诧异,仅仅只是有些幽怨。

  “我答应你,在我没想用之前,你可以随便用,我要用的时候,你得立刻还我,我说过的话,永远有效。”

  梁初一淡淡笑着,说一个字就展露一次白生生的牙齿,看起来有几分狰狞,但梁初一依旧在笑。

  笑完,梁初一要下堤回家,刘青云在后面幽幽的说道:“为什么…难道我们…”

  梁初一没回头:“没有为什么,我们什么也没有…

  ”

  回到院子的时候,梁初一发现旁边本来已经空下来的两亩地,刘志常又已经在开始翻种了,梁初一微微叹了口气。

  但进到院子的时候,梁初一很是诧异,因为院子里面有个人拿着扫帚,却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吴娟!

  “吴娟…你怎么会回来?”梁初一诧异的问。

  “这丫头,我怎么说她都不听,非得跟过来,非得跟过来。”厨房里面传来一阵像是唱歌的声音。

  “傅雪…”梁初一差点儿跳了起来。

  傅雪腰上系了条围裙,很像是一个既漂亮又勤快的家庭主妇,正在厨房里面忙着,不过不是在做饭,而是在打扫。

  蓝雅婷跟康婕也有打扫过厨房,不过很少,因为蓝雅婷跟康婕很少自己进厨房做饭,顶多就是吃完饭之后进厨房刷刷碗筷。

  “怎么?听不出来我的声音了?”傅雪拿着拖把,笑说。

  梁初一不晓得怎么想的,直接走到傅雪面前,把傅雪手里的拖把扔了,仔细打量了片刻,然后直接拽着傅雪到石座上坐下,问道:“我的钱呢?”

  吴娟有点儿懵:“什么你的钱啊?”

  傅雪笑盈盈的说道:“瞧把你担心得,你放心,百

  分之十三,一分都不会少你的…”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