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霸(2)

  徐震东将数据和乐评杂志放回抽屉,然后冲着傅雪等人笑道:“这一仗打下来,我是感触颇多啊,说实话,做这一行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过如此深刻的体会,我们的不足之处有很多,但也有很多令我们可以骄傲的…”

  办公室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看着徐震东,静静地听着徐震东说话。

  “之前,我们忽略过很多人很多事,那是我们对工作的态度还不够认真还不够仔细,这是我们的不足,但我们创月,依旧有着默默无闻在努力做出贡献的人,这是我们的骄傲,是我们的自豪,我为我们创月能有这样的兄弟姐妹而感到欣慰…”

  “只要你在创月呆过,无论现在或者以后,无论你还会不会留在创月,我们创月依旧当你们是兄弟,是姐妹,创月的大门,都永远将会向你们敞开,这儿,是你们的家…”

  徐震东说得很有几分慷慨激昂,但很多人其实都听出来他的话里有着一股很浓重的失落味儿,像是在为某人送行。

  当然,这个“某人”基本上来说应该是傅雪。

  不过楚明阳除了不甘心,就是对傅雪的轻蔑――傅

  雪她没良心!

  创月公司捧红了她,徐震东捧红了她,她却选择了离开,这什么人啊?

  当然了,之前对傅雪怎么样,那都已经是过去了的事情,谁还提那个谁还记着那个。

  傅雪就更不应该记着那些。

  他楚明阳都不会再去计较以前那些。

  但傅雪肯定计较着,所以她傅雪就是小气,就是没良心。

  这样的人,走到哪儿都是一个样,今天能够丢下创月,明天也会丢下她现在向往的地方。

  所以,楚明阳真的对傅雪很轻蔑。

  只是不过,楚明阳是文明人,不会把这种轻蔑写在脸上。

  甚至还特意的跟傅雪打招呼:“小雪,听说你回来了,没想到你还会回来,呵呵,能见到你,真好!”

  傅雪很平静也很平淡的笑了笑:“能见到你我也很高兴。”

  很不错的聊天开头,楚明阳接着笑说:“据说,有港澳公司很看重你的实力,想跟你联手打造专辑,听说你没什么兴趣。”

  傅雪摇头:“这事儿我还在考虑之中。”

  楚明阳笑得眼睛眯缝儿:“考虑个什么啊,这可是

  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要是不抓住的话,就得后悔一辈子。”

  傅雪依旧摇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梦想吧,再说,这是一件大事儿,不能不考虑周全一些才行啊。”

  楚明阳呵呵的笑:“这么说小雪你其实是无意跟他们联手了,好吧,我当然不能劝你怎么做了,不过,徐总可说过了,咱们是兄弟姐妹,你得照顾着点儿这些兄弟姐妹。”

  傅雪当然听得出来楚明阳的意思,跟香江声乐公司合作,机会呗,傅雪都不应该在考虑什么了,当然了,不说傅雪自己应该毫不迟疑接受香江声乐公司的邀请,而是应该把这个机会让给创月公司其他的歌手,当然了,能让给他楚明阳就更好。

  因为别的歌手还没这个资格。

  可是傅雪不想留在创月公司,徐震东想留也留不住于是也就不留了。

  傅雪也真没去跟香江声乐公司合作的意思,让给谁与不让给谁,照顾谁不照顾谁,谁有资格谁没资格,那都与傅雪没什么关系。

  所以傅雪很平静。

  晓薇在傅雪面前当然小心翼翼的了,那种态度几乎像是新媳妇在婆婆面前,无论是说话还是动作,几乎

  就已经是谄媚。

  可是,让晓薇去中州,这是杨天洁出的主意,徐震东的指令,梁初一会不会接受,傅雪根本就说不准,所以晓薇跟傅雪谄媚,那其实也没什么用处。

  何况,就算是傅雪帮着说情,梁初一那家伙也未必会认可。

  所以傅雪很平静,甚至拒绝接受晓薇的谄媚奉承。

  可也因为傅雪很平静,是的公司里面很多人都只能大摇其头。

  ――傅雪身价涨高了,人也变了,而且是“叛变”。

  于是很多人开始对傅雪不齿,傅雪耍大牌,看不起人,而且背叛创月公司。

  陈露就是第一个站出来跟其他人嘀咕这种话的人。

  只是想想陈露也够可怜的,在创月公司原本应该高过傅雪一头的,但现在傅雪已经是飞上梧桐树的金凤凰,而陈露依旧还是那个期望着能冲刺黄金。

  人不比人无所谓,人要比人那得气死人,陈露就是那个气得要死的人――凭什么好事儿都让傅雪占全了?

  就算说她傅雪两句怪话又能怎么地!

  响应陈露的人其实也不多,也就一向都把傅雪踩在脚下的那几个,然而,虽然他们人不多,他们的杀伤

  力却不小。

  吴娟听不下去,逮着一个人去理论,反倒被人冷嘲热讽了好一顿。

  星期四下午,华新书店的内部数据出来,

  专辑榜上面,傅雪再次跃升到了第一位,销量是四千八百五十九,比前一天下滑九十八张,属于正常下滑,而且下滑量相当小。

  而张懋霖又被打回到第二,销量比傅雪相差了三十五张,只有四千八百二十四张。

  相比较而言,张懋霖的下滑量其实更大,与前一日的销量相比,下滑量已经达到了一百三十八张。

  就下滑量相比而言,张懋霖的差距已经露出了点儿要输给傅雪的苗头出来。

  另一方面是毛雨琛与冒敏的比较,毛雨琛的销量只有四千六百一十一张,下滑一百七十七张,仍旧位居第四。

  而冒敏依旧位居第三,专辑销量四千六百五十九,比毛雨琛高了四十八张,下滑一百四十四张。

  与毛雨琛的下滑量相比也低了三十三张。

  当然了,华新书店是不会详细得把诸如两个人销量相比较的差距、下滑量相比较的差距、甚至是全国各地销售网络渠道的具体数字都提供出来,他们能够提供的就只有每个人专辑在华新书店的销售数据。

  不过,这些数据拿在徐震东等人手里,加加减减之类最后得出来结果,基本上是小学生都能算得出来的简单算式。

  而从这些简单算式的出来的结果来看,这场榜单排名的争夺战,恐怕已经快要接近尾声,当然了,这也已经出乎很多人的预料。

  因为前几天的销售情况不管争夺怎么激烈,傅雪与张懋霖之间的差距仅仅只有上十张,冒敏与毛雨琛之间的差距也不过二十张,那情形根本就是胶着缠斗状态。

  而今天,绝对是胶着缠斗分开之后的特征,也就是差距拉大的特征。

  因为在华新书店提供的内部数据上面显示只有三十来张四十张的差距,当放大到全国销售渠道网络上面,那就已经七八百甚至上千张的差距。

  这个差距不见得很准确,但却不能不被人视为一个重要的参考依据。

  得到这样一个结果和预测之后,楚明阳、晓薇等一般人与傅雪的距离更近,而陈露甚至是陆莎莎她们几个则离傅雪更远,言辞也更是激烈和刻薄,就直接就是仇视。

  整个创月公司对待傅雪的态度,基本上形成了两个极端。

  这其实很让傅雪难堪。

  不过,好的是到现在为止,还没人敢直接在傅雪面前说三道四,而傅雪也有了自己专属练歌的地方,可是傅雪却再也静不下心来练歌。

  好不容易挨过了星期五、星期六,到了星期天下午,拿到华新书店内部数据之后,徐震东只看了一眼,就不再看下去――傅雪荣登专辑榜榜首,已经毫无悬念!

  这个星期,也是傅雪专辑上市最后一个星期,这个星期天也是傅雪专辑上市头个月最后一天,傅雪稳稳占据榜首!

  专辑单日销量四千一百九十七张,周销量三万二千一百三十七张,直接打破张懋霖统治专辑销售榜长达数月之久的神话!

  张懋霖、毛雨琛、冒敏的排名和销量,是傅雪后来才晓得的,因为星期天,傅雪没有再去练歌,而是一早就跟徐震东办理了买断剩余合约期的事情,然后去了北方大草原。

  而张懋霖、毛雨琛、冒敏这个周的周销量情况是,张懋霖只有三千七百四十六张,与傅雪的差距已经上升到了四百五十一张,下滑量比前一日已经超过五百张,只能屈居第二位。

  排名的第三位是冒敏,三千五百八十四张,与前一

  日的下滑量却只有三百多张。

  毛雨琛屈居第四位,三千一百四十七张,与冒敏差距四百三十七张,下滑量超过六百。

  也就是说,两位港台的天王天后,这一次遇上横空出世的傅雪,基本上算是败走麦城――专辑榜上,张懋霖盘踞数月之久的第一,直接被傅雪抢了过去,金曲榜上,傅雪的几首歌轮番占据从一到七,冒敏的主打歌占据在金曲榜第十名,不过很稳,张懋霖那首主打歌,就只能跟毛雨琛一起,在一个多月时间里面,都只能在第八第九两个位置上蹿下跳,始终也没法子去抢到第七。

  不过,对傅雪来说,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但离开创月那天早上,傅雪还是落泪了,徐震东躲在办公楼上,隔着玻璃看着傅雪离开,跟徐震东一起看着傅雪离开的还有杨天洁,孙晓静以及楚明阳。

  徐震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几乎就是个木头人,杨天洁跟孙晓静却是相拥而泣,就差没嚎啕大哭,楚明阳的脸上只有平静,但眼里却是说不尽的窃喜。

  没有人来送傅雪。

  跟傅雪走得近的人怕忍不住怕伤心,包括吴娟。

  痛恨着傅雪的人不屑来送一个背叛者,一个“高傲”的“叛徒”。

  所以傅雪走得很孤单,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出创月公

  司。

  不过傅雪为创月还是留下了很多,比如香江声乐公司的邀请函,傅雪“指代”了楚明阳,比如晓薇要去中州,傅雪答应先去跟梁初一沟通,比如这张《中国话》专辑的薪酬,傅雪分文不取,比如…

  傅雪走得孤孤单单的,没有一个人出来送一下甚至是出来看一眼,傅雪心情很沉重,但也很轻松。

  后来,傅雪就去了北方大草原,一个人,带着为数不多的钱。

  在北方大草原,傅雪只呆了几天时间,就赶紧回来――因为快没钱了,再呆下去的话,到时候得一路乞讨回来。

  傅雪笑着说。

  梁初一看着傅雪,深深的吸了口气:“吴娟又是怎么回事?”

  吴娟看着梁初一煽动了一下鼻翼:“还能怎么回事,雪姐走了,我还能待得下去?索性辞职,哼哼,雪姐,这辈子我是跟定你了。”

  梁初一抬头看了看三楼,蓝雅婷跟康婕都呆在屋里没出来,于是梁初一压低声音:“我哪个笔记本的事,是你们两个透露出去的?”

  吴娟吐了吐舌头:“杨姐逼我的,她不相信你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就能写出来那么好的歌…”

  梁初一瞪着吴娟,但却没忍心去责怪吴娟:“这次你给我惹了点儿麻烦,记住啊,以后可别再随便乱说了。”

  傅雪心神领会:“来找你邀歌的!”

  “是啊,这家伙不好惹得很!天天好酒好菜,还帮我洗衣服…”

  傅雪笑了起来:“那就拿几首歌给她呗,欠了人家的,终归得还人家啊。”

  梁初一瞥了傅雪一眼:“说得轻巧,你以为人家也跟你一样幼稚?”

  吴娟眨巴着眼睛:“我听说了,已经有好多人在研究梁老师你的歌,企望能够复制出来…”

  梁初一笑了笑:“别跟我说你们徐总也在干这样的事情哈。”

  吴娟倒也不隐瞒:“徐总当然想了,可他手底下没那样的人才,哎,这以后你别老‘你们徐总’、‘你们徐总’的,我听着不舒服。”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