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的一道难题

  “打个赌好吗?”梁初一笑看傅雪,哪怕脸色不大好,但还是跟傅雪开玩笑。

  傅雪有点儿好奇:“赌什么?你不会已经猜到那张《青青草原》是谁弄出来的吧。”

  梁初一更是有点儿郁闷,显然傅雪跟自己想到了一块儿去了。

  “好吧…”梁初一苦笑:“如果我说这事儿跟我们家里住着那一位有很大关系,你信不信。”

  傅雪点头:“信啊,为什么不信,黄老师是高手,借鉴你的风格这种事儿,那是小事儿,唉…”

  说着,傅雪莫名其妙的叹了口气。

  “借鉴?”梁初一呵呵直笑:“呵呵,晓得我想跟你打赌的是什么吗,我想跟你赌他这张《青青草原》不但风格是借鉴的,恐怕专辑布局都借鉴得一模一样。”

  “啊…”叹息着的傅雪吃了一惊:“不会吧,你这岂不是在说那根本就是抄袭。”

  梁初一摇头:“因为你跟他邀过歌?”

  傅雪楞楞的,不答。

  在梁初一这里拿到歌之前,傅雪在创月的几年当中只唱红了两首歌,而那两首歌就是在那个人手里拿的

  ,严格说来,傅雪当那人是她的老师,不过,傅雪肯定比不上蓝雅婷。

  从黄秋麟那儿再也拿不到歌,其实就是因为蓝雅婷的出现,蓝雅婷出现之后,傅雪突然就拿不到歌了。

  不过傅雪不跟蓝雅婷计较,不能在黄秋麟那儿拿到歌,说到底,其实是傅雪在创月公司的地位所决定的,虽然跟蓝雅婷的出现也有关,但绝对不是很大。

  黄秋麟写歌同样得卖钱,傅雪在创月的时候得不到之源拿不到钱,这跟蓝雅婷有什么关系?蓝雅婷有钱有资源,能把黄秋麟抢过去帮她写歌,这也正常得很。

  所以傅雪从来没跟蓝雅婷计较过,甚至都并不太认识蓝雅婷,甚至要不是两个人都出现在中州,傅雪甚至都不可能跟蓝雅婷有半点儿交集。

  至于黄秋麟,傅雪就只能还当他是老师,虽然傅雪最近已经不再去看望黄秋麟。

  但是老师就是老师,所以梁初一说那张《青青草原》很有可能就是出自黄秋麟之手,甚至连布局都很可能照搬,傅雪难免就不大相信了。

  梁初一打了个哈哈,一脸爱信不信,看准前面一小饭馆,一边往饭馆走一边笑道:“也是,干这样的事儿的人,他怎么能用真名呢,但赌定了,肯定这张专辑出自妙声公司。”

  傅雪紧跟着梁初一:“你有证据吗?要不然你可就是诽谤好不好。”

  都快要进到饭馆了,梁初一倏然转过头来:“你当年的那两首歌,其中一首你不觉得跟那首《在水一方》很相似?呵呵,你晓得你为什么那么快就黯淡下来而且一直都再也上不去到底是什么原因,那好,我告诉你,就是因为你是个‘李鬼’,人家咋一听还不错,但是细细回味,人家立刻就明白过来,哦,原来是个唱盗版的,连翻版的都不是,哼哼,那人家还有什么理由来喜欢你?”

  傅雪终于气馁了:“你能不能别把话说这么白好吗?”

  梁初一呵呵的笑道:“抛开有些东西不说,现在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不想直接把歌拿给她了?”

  傅雪默然。

  等傅雪跟吴娟都坐下,梁初一又点了肉末茄子、西红柿蛋汤,然后才很是“阴险”的笑道:“我就等着这张《青青草原》出来。”

  傅雪沉默了半晌:“你觉得她会不会其实是在躲避这张《青青草原》?”

  傅雪不笨,而且很聪明,梁初一把好些不该点透的东西点透,有些事情傅雪就能自然而然的想到。

  梁初一却摇头:“很难说,有些东西,仅仅只是看

  表面,肯定是看不出来的。”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还是坚决不给?”

  “不一定,说不定我心情一好,马上就给她几首,但前提是,我得等到那张什么《青青草原》上市之后。”

  梁初一说得很笃定,甚至有可能《青青草原》今天上市,他明天就会拿歌给蓝雅婷。

  第二天下午时节,杨天洁带着晓薇到了中州,同来的依旧还是孙晓静,但是就她们三个人,不过,后续资源的人力物力都是时刻都准备着的,可以随时跟进。

  地方还是佳乐宾馆,但今天却并不是跟以前傅雪一样,过来直接就能拿歌,今天最主要的是让梁初一跟晓薇接触一下,了解晓薇一些基本功底,然后才针对性的选歌。

  所以,其实这次见面算不上正式的签署合约。

  傅雪跟吴娟都一齐过来――杨天洁跟孙晓静其实跟傅雪关系挺不错,傅雪当然得过来迎接作陪,见到晓薇,傅雪还特意跟晓薇拥抱了一下,并鼓励晓薇:“加油…”

  晓薇当初并不待见傅雪,甚至也晓得徐震东之所以宁愿选择自己而不选择陆莎莎或者陈露仅仅只不过是利益使然,但是对于傅雪的亲近,晓薇还是报以羞赫

  和感激。

  羞赫是因为以前晓薇都踩着傅雪,感激是因为傅雪依旧没把他当成外人。

  梁初一了解晓薇的而方式很简单就让晓薇唱了一首傅雪唱过的《美人吟》,一首《月亮之上》,然后是她自己以前从别处弄来的歌。

  三首歌唱完,梁初一淡淡的问了晓薇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你希望自己有什么样的风格?”

  晓薇答:“我希望能有雪姐一样的风格…”

  梁初一直接摇头,但接着就问第二个问题:“这张专辑你觉得你多久能够做好。”

  晓薇紧张的答道:“我已经放弃了我原来准备那张专辑,所以我会倾尽全力,做好这一张。”

  梁初一摇头不已,开始问第三个问题:“你提到过你希望能跟傅雪一样,你觉得你跟傅雪有多大的差距?”

  晓薇额头冒汗,紧张的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晓薇这才有些结巴的答道:“雪姐…我…差距很大…”

  梁初一点了点头:“好了,你先出去一会儿,我这边先谈有点儿事儿。”

  晓薇如逢大赦,跌跌撞撞逃也似的出去。

  杨天洁皱眉:“梁老师你…”

  孙晓静苦着脸:“梁老师你…”

  傅雪却是淡淡的问梁初一:“你觉得怎么样?”

  梁初一笑了笑,说实话,让梁初一来评价晓薇的唱功的话,梁初一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稚嫩!

  那首《美人吟》只能算唱得比普通人好一点儿,《月亮之上》就别说了,跟她的类型根本不搭配,她自己那首歌,歌曲质量不高,晓薇唱得就更不要说了,简直就是直接往外掉渣。

  就是因为太过年轻太过青涩和稚嫩。

  最关键这丫头对她自己的优势和劣势都还没分清楚,还怯场,根本就没法子跟当初的傅雪相比。

  傅雪当初虽然什么都没有,但是很清楚她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很希望梁初一能给出的风格能是她喜欢的风格。

  但是晓薇根本不晓得她自己是什么风格,应该走什么样的路子。

  只是梁初一看着杨天洁、孙晓静、傅雪三个人,笑问:“她现在多大?你们觉得让她走傅雪的路子,合适吗?”

  杨天洁猛然松了口气,但却摇头:“她二十,是跟傅雪有着很大的不同,完全走傅雪的路子肯定不合适。”

  “你们徐总这算是给我出了道难题啊,呵呵,开个

  玩笑…这样吧,杨姐你们也是刚来,挺累的,咱们放松放松,明天我把这张专辑的歌曲送过来,让她先找个地方练着,练差不多的时候,再安排其他方面的事情。”

  梁初一的这个答复,不仅仅只是让杨天洁放下心来,甚至更加有几分佩服梁初一这家伙。

  说实话,带晓薇过来,杨天洁其实都有几分心惊胆战的,毕竟晓薇的实力怎么样,杨天洁心里有底,但是对创月公司长久利益来说,现在最具有价值的人选,就只有晓薇这么一个,杨天洁很担心梁初一会看不起晓薇,因而拒绝为晓薇写歌。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梁初一的歌,是拿来卖钱的,像晓薇这样“稚嫩”的歌手,梁初一的歌,以及徐震东的投资,弄不好就全部白瞎。

  何况,梁初一有理由也有资格挑选歌手――甚至梁初一还能把这个理由说到冠冕堂皇:你徐震东给那么高的价格让我卖歌,你也应该想着要赚钱对吧,既然是大家共同都有利益,至少,换个不怯场的总行吧!

  但是梁初一直接不挑剔,仅仅只是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而已。

  对很熟悉的梁初一的杨天杰来说,实在是已经足以让人惊讶了,梁初一不是没脾气的人,而且是个大脾气小脾气都有的人,但现在仅仅只是开了个玩笑就一

  笑了之。

  梁初一很放松杨天洁跟孙晓静也放松下来。

  “傅雪的那张专辑现在卖得怎么样了?”梁初一笑问。

  的确是闲聊,傅雪中州也有好些天了,专辑上市已经一个多月了,现在卖得怎么样,这话其实纯粹就是没话找话。

  不过杨天洁却很认真的说道:“很好,到现在也该有一个半月了吧,但是后面这两个星期销售量依旧很可观,一直都比他们高着几百张…”

  梁初一晓得杨天洁说的这个“他们”是哪几位,而事实上,即如是冒敏到了最后才加入那场大战,却一直到了现在都依旧没法取代傅雪,这只能说明那张专辑的质量,的确让人惊叹。

  杨天洁还说,反正到现在为止,还没听说有人在这个月有新专辑上市――不等到傅雪、张懋霖、冒敏、毛雨琛四个人的专辑热度释放到差不多的程度,一般的人专辑,只能是谁上谁扑街。

  其实,话说回来,现在他们四个人的专辑挤在一起暴热,对其他的人反而有着不小的好处――再火的专辑终究会冷却下来,就算是两个月吧,甚至三个月吧,但在下一张专辑出来前,所有的时间基本上就全部是别人的了。

  也正因为如此,好些新歌手也就能突然崛起。

  这就是所谓的时机。

  比如说上次徐震东安排楚明阳、陆莎莎、傅雪三个的专辑密集上市,挑的就是当时徐震东觉得很恰当的时机。

  后来张懋霖、毛雨琛的专辑突然提前上市,又突然冒出来一个冒敏,这才让楚明阳跟陆莎莎两个直接扑街。

  换句话说,如果不是他们三个人突然加入的话,其实楚明阳是真的有希望进入专辑帮前十的,就算是陆莎莎,都很有可能跟专辑榜沾些边,或者就算是不能沾边,也无论如何不至于直接被腰斩。

  只不过现实当中,这种“如果”,基本上是不会存在的东西,专辑榜的实质就是充满博弈的商场,而商场就是看不见硝烟的战场,而战场上最不缺的就是瞬息之间的变化。

  孙晓静也别别扭扭的问傅雪:“怎么样,还习惯吧?”

  傅雪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笑着,但是眼里有些湿润。

  几年的拼搏,却终于在成功的最后一刹那选择离开,要说习惯还好什么的,那肯定都有些假,傅雪不想做作,更不想做得很假。

  梁初一赶紧笑着打圆场:“哎,孙姐,杨姐,傅雪现在可是我的人了,咱不兴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哈。”

  傅雪冲着梁初一大大的一记白眼,杨天洁跟孙晓静都是苦笑不已,幸好三个人都晓得梁初一这家伙是在开玩笑。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