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对比没伤害

  梁初一仅仅只是瞄了一眼,随即淡淡一笑:“换成什么样的语种、风格?”

  本来俞思颖跟傅雪还觉得梁初一既贪婪又不近人情,可是听蓝雅婷这么一说,俞思颖跟傅雪甚至是高雅都忍不住暗自皱眉。

  说梁初一贪婪、不近人情,但至少梁初一多给蓝雅婷一首歌。

  可蓝雅婷现在要换歌。

  这对普通人来说,或许也没什么,但是对于一个歌手来说,这种做法明显就不厚道了。

  都觉得蓝雅婷不厚道的原因第一个是:只要三首歌还是三种风格,谁都能想得明白蓝雅婷拿到这三首歌之后会怎么去做。

  这个都不用说了,《青青草原》能出来,就是一个绝好的例子。

  其次就是:毕竟歌曲不同于其它商品物件,具有着绝不相同的特殊性质,看一首换一首,天晓得你要换多少?

  正是因为蓝雅婷是专业歌手,拿着那首歌看了那么久,然后又要求换歌,这几乎就等同是白白的再多要了一首!

  尤其是在梁初一已经多给一首歌的种情况下这么做,的确显得有几分犯忌。

  ――歌曲的价格高,你可以不要或者少,但采取任何方式方法来白白的多拿一首歌,明明就是想要变着法子降低歌曲价格。

  可是,蓝雅婷居然说道:“还粤语歌曲吧…”

  梁初一倒是很无所谓,更像是早就有所准备,直接伸手把《半串钥匙》拿了回来,随即从袋子里面取出另一首粤语歌曲《希望》。

  蓝雅婷再一次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这首《希望》,脸上的神色却犹豫起来。

  傅雪跟俞思颖、高雅都看得出来,蓝雅婷应该是考虑着如何在这两首粤语歌曲中间做出选择,因为这两首歌都不错。

  过了许久,蓝雅婷抬起头来看着梁初一:“这两首粤语歌曲,我都要,不过,价钱方面我希望是…”

  梁初一摇了摇手:“既然这两首歌你都看了,你一块儿拿去,多出来这首歌,你看着给。”

  俞思颖跟傅雪、高雅三个人都很是紧张的看着蓝雅婷,但没想到的是,蓝雅婷苦笑了一下:“我没你们想象中那么有钱,我只能说,谢谢梁老师你了…”

  梁初一再次摇了摇手:“无所谓…”

  “可我还是希望…能不能再给几首不同风格的歌,

  你放心,我会通知公司把剩下的钱一起转过来…”

  俞思颖忍不住叹了口气,傅雪不再去看蓝雅婷,就连高雅都开始觉得蓝雅婷其实很不知好歹。

  梁初一的歌,直接白送一首,几乎就是被“骗”一首,可是蓝雅婷居然还不满足!

  梁初一倒是眯着眼睛笑看着蓝雅婷:“不同风格的歌曲,我有!写出来的共计二百二十三首,五个大类,八种风格,你打算要多少?”

  康婕在蓝雅婷背后忍不住眉头大皱,因为康婕相信梁初一说的是真的,但这也就意味着蓝雅婷不会再有出头之日,因为梁初一的好歌太多,最关键的是还有傅雪!

  何况蓝雅婷现在的做法,就算是康婕都觉得的确有些过份,甚至是有点儿丢脸。

  梁初一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了,打算要多少?还能打算要多少?

  ――再要一首都不会再有可能了。

  “梁老师…”蓝雅婷看着梁初一,依旧不死心。

  “婷婷…”康婕低声喝住蓝雅婷:“婷婷,我们走吧…”

  “梁老师…”蓝雅婷却依旧盯着梁初一低低的叫了一声。

  这一瞬间,梁初一、俞思颖甚至是傅雪都分明看到

  蓝雅婷的眼里居然有些泪光。

  可是,梁初一依旧挥了挥手:“你可以回去了。”

  蓝雅婷带着康婕走了,没人去送,俞思颖、傅雪、高雅、吴娟都不想去送,因为大家都觉得蓝雅婷虽然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了,却终究不是跟大家一块儿的,不去送其实以后或者见面,或者还能更加从容一些。

  梁初一从来都没有要跟蓝雅婷是“一块儿”的意思,就算是给她几首歌,其实也就是相当于下逐客令。

  梁初一不希望蓝雅婷继续留在这里,所以给几首歌打发她走人。

  不过,整个院子里面也因为陡然走了两个人,显得更加清净了些。

  第二天傅雪回来的时候,继续带回来《青青草原》的消息,还是徐震东传达给杨天洁,杨天洁转告傅雪的。

  《青青草原》在华新书店继续大卖,二十四小时销量四千八百五十多张,下滑趋势不大,专辑榜上已经排名到了第十,不过很遗憾的是,如此高的销量,整张《青青草原》的专辑里面却没有一首歌能上金曲榜。

  而傅雪那张《中国话》经过近两个月的消磨,热度释放得差不多了,现在已经排到第十五位,而张懋霖已经落到了二十二位,毛雨琛第二十六,冒敏反而到

  了第十九位。

  金曲方面,梁初一的依旧从第一到第七继续霸榜,冒敏第九位,毛雨琛跌出金曲榜,取代毛雨琛的,是一位叫方琼的华语女歌手,张懋霖已经落到的了金曲榜最后一位,而且从评分上来看,与方琼都相差甚远。

  傅雪笑看着梁初一问:“今天杨姐还跟我说了另外一件事情,你想不想听听?”

  梁初一也笑了笑:“你们徐总后悔了吧。”

  俞思颖跟高雅都看着傅雪,都希望傅雪会说:不是!因为梁初一这家伙让几个人觉着越来越有点儿可恨,好像什么事情他都晓得似的。

  那种感觉真的很可恨。

  可偏偏傅雪点头:“是啊,晓薇来中州也有好些天了,可是到现在第二首歌都还没录完,徐总他也心急啊。”

  梁初一跟俞思颖都很是诧异,晓薇的第二首歌都还没录完?

  这大半个月都快过去了啊!

  一般来说,制作一张专辑,最主要的是选取歌曲,一张专辑只需要九到十二首歌,但在选取歌曲的时候,至少得准备三到四十首,以方便备用,像梁初一这样无可挑剔的首首经典,绝对绝无仅有。

  所以说,制作一张专辑出来,耗时最多的其实凑歌和选歌,只有凑到足够的歌曲,选出适合歌手风格的歌曲,才能进行下一步。

  选好属于自己风格的歌曲之后,在有着完整编曲的情况下,基本上就可以开始录制样版了,不过,一般来说,同有首歌都必须准备多种一个手风格相似的编曲,每种编曲的歌曲,歌手都必须完成至少一次质量较高的样版录制,以便在最终选择灌制唱片的时候,能够有多个选择的余地,使唱片质量趋于完美。

  在这个方面,因为有着具体的针对性和目标性,耗时并不算很长。

  而梁初一那种简单到几乎是粗暴的单一编曲,偏偏却又是直接趋于完美的做法,几乎同样是绝无仅有。

  顶多就是梁初一觉得歌手再唱这首歌的时候,还有潜力可挖,就多调整一下多录几遍,但绝对跟编曲多少不太沾边,因为梁初一的歌曲,就间单到粗暴的只有一种编曲。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梁初一有着别人不会有的资源――那些歌曲最终出台的记忆。

  监制的时候,梁初一直接跟记忆里面的歌曲做一次次的比较,然后让整首歌曲跟自己的记忆里面的歌曲完全贴合,就完全通过。

  如此,梁初一的进度和质量,自然也不是别的人能

  够达到的。

  至于样版出来之后的后期制作、宣传、发行之类的,基本上就是水到渠成,几乎可以不用计算在歌手的专辑制作之内。

  所以说杨天洁即使非常清楚梁初一的监制风格,想要达到梁初一跟傅雪监制的那种进度,都是跟本不可能的事儿。

  ――每一首歌具体要达到的效果,杨天洁没有具体的目标和参照,就只能依靠歌手一步步的去体会,一点儿一点儿的去琢磨。

  晓薇之所以大半个月过去,第二首歌都还没能录完,其实也就不难理解了。

  不过,徐震东却是真的有点儿着急了。

  因为徐震东想起傅雪的《中国风》,前前后后的制作时间,基本上也就跟晓薇现在相差无几了,也就是说,晓薇现在的这些歌曲,要是交到傅雪手上,再由梁初一监制的话,不出两个月,相信就能完成样版的制作,然后就是后期制作以及宣发、上市,然后就是坐等着数钱。

  可到了晓薇这儿,都快一个月了却第二首歌都没录完!

  照这样下去,仅仅只是录制样版恐怕都得大半年,然后再加上后期一切,岂不是得等到一年出头?

  虽然这样时间才能完成一张专辑根本就是很正常,但徐震东不能不去拿傅雪作为对比。

  可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是绝对真理!

  如此一来,徐震东没理由不后悔,后悔之余,徐震东也就只能指望杨天洁来探探傅雪的意思。

  当然了,徐震东不可能那么反复,甚至是蠢,不可能明着来跟梁初一争夺傅雪,跟梁初一明着争夺傅雪,即意味着跟梁初一决裂,一旦正式跟梁初一翻脸,以梁初一脾气,徐震东绝对只会得不偿失。

  让杨天洁谈听傅雪的意思,甚至都只让杨天洁说他徐震东现在很后悔,想让傅雪重回创月之类的话,一个字都没让杨天洁提。

  傅雪跟杨天洁、梁初一等人哪一个不是聪明人,杨天洁这么一说,大家也就心知肚明。

  不过傅雪倒是很坚定:既然出来了,回去当然是不可能了,不过大家都还算是朋友,有机会的话,可以进行一些有限的合作。

  这是傅雪跟梁初一说完杨天洁这边的事儿之后,再跟梁初一表达的立场和态度。

  另外就是傅雪现在已经泄露了行踪,甚至处境都已经被人披露出去,这就使得好些人开始直接跟傅雪联系,希望傅雪可以跟他们合作签约。

  这样的人还不少,从傅雪去电视台给栏目组录制歌

  曲的时候开始,几乎每天都有,多的时候一天七八个,少的时候也得两三个。

  这让傅雪感到不小的困扰,毕竟现在傅雪正在做着栏目组的事儿,时不时的就有人来打断一下,傅雪没法子把精神和精力完全集中起来。

  说这个的时候,傅雪盯着梁初一,一双眼睛几乎眨都不眨一下。

  梁初一倒是听懂了傅雪的意思――傅雪现在是自、由人,但其实也就意味着还是一颗无根的浮萍,谁能捞着就算谁的。

  但如果跟梁初一有了合约,甚至是无论什么样的合约,无论时限长短,傅雪都能算是稳定了根儿,稳了根儿,也就少了许多的打扰。

  “你想清楚了?”梁初一笑问:“你可得想清楚啊,现在我这儿可是一穷二白,能走多远,能不能走下去,那都是未知数。”

  傅雪翘了翘嘴儿:“我要没想清楚,我去大草原待几天之后就直接不来找你了,我们签了吧…”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