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那么简单

  “你说,出了什么事儿…”梁初一依旧一脸不冷不热。

  “我爸,尿毒症,昨天刚查出来的…”刘青云压抑着,努力不让泪水涌出来。

  梁初一微微一愣:“前些天看着你爸不都是挺好的吗?怎么搞的,还是尿毒症!”

  “家里没什么收入,我爸他一直忍着不说,忍不住了才说出来的时候,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梁初一盯着刘青云:“你来找我,就为跟我说说这事儿?”

  “你晓得,我们家里没什么钱,也没什么有钱的亲戚…”说这话的时候,刘青云的声音很低,低得几乎听不见。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你以前说过,如果我把房子卖给你,你可以给五十万…”

  梁初一微微吸了口气:“那个时候我的确是想买一栋房子,可现在我已经有了房子啊,等等,现在这个时候你来找我买你们家的房子,你这个…你觉得我能要吗,你说吧,你要多少钱?”

  刘青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你说过的,五十

  万,如果…如果你觉得高了,四十八万怎么样,要不,就四十五万吧,不能再少了,我爸那边要三十来万,还有我妈还要住处,我弟弟还要上学,还有…”

  “你自己的生意不是也赚了些钱吗?”梁初一皱着眉头问。

  “回收回来的鲜花不够,干花瓣的产量上不去,还有销路也并不是很大,还有…这段时间没太多的鲜花可卖…”

  总之一句话,刘青云卖鲜花,回收回来再加工做成干花瓣出售的生意,因为现在整个鲜花市场供应不上需求,刘青云的生意也赚不了多少钱。

  唯一的一点就是,刘青云现在快要垄断整个中州的鲜花市场了。

  生意是好做了,但却因为渠道不宽货源不足,形不成规模,依旧没法子把生意坐到足够之大。

  “要不,你以前说过,可以从我这儿分成,三七,要不,我们写个协议签订合同,五年,不,十年之内都按照这个协议合同跟你分成…只要我爸能够…”

  “还三七?”

  “要不四六吧,五五也行…”

  “我不想跟你谈这方面的事情,你的生意是你做出来的,我自己也有我自己的事,再说我也不希望白拿白占…”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帮我?”刘青云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你又在欺负她…”高雅这丫头人还未到,倒是先呵斥了一句。

  高雅的在窗子上偶尔看到梁初一跟刘青云站在一起,几乎是鬼使神差就出来,但远远的就看到刘青云在抹眼泪,高雅只说一定又是梁初一这混蛋在欺负刘青云了。

  梁初一连头都没回,更没去理睬高雅。

  高雅走到刘青云身边,一把将刘青云拉到背后,瞪着梁初一呵斥道:“你干嘛老是欺负她…”

  刘青云拉开高雅,垂泪说道:“是我来找他帮忙,高雅我求求你,你别这样好吗。”

  “你找他帮忙?他能帮你什么?”虽然刘青云已经说明是过来找梁初一帮忙的,但高雅依旧很凶,甚至连气势都都没弱下去一点儿的意思。

  “听清楚了吗?听清楚了就立刻回去继续做你的训练…”梁初一瞪着高雅,很是威严的低喝:“她爸等着去救命你在这儿捣乱,这好么?”

  高雅不走,瞪着梁初一:“那你还不帮她,还赶紧去救,还呆在这儿…”

  梁初一冷冷笑道:“你很想继续捣乱下去是不是?”

  高雅虽然不满梁初一不肯痛痛快快帮忙,但终于还是不敢再多说下去,真要是把梁初一这家伙给惹恼了,这家伙肯定做得出来直接甩手走人的事儿。

  见高雅不再打岔,梁初一这才跟刘青云说:“你也不用跟我提房子买卖,生意分成什么的,我对你那些没兴趣…”

  刘青云垂泪:“你想要什么条件,你可以说,现在可以说,要不,你有空再过来找我也成,我…我妈在医院看着我爸,我弟弟在上学…”

  “青云,你胡说什么呢你…”高雅厉声喝止。

  梁初一摇了摇手:“我说过对你那些七七八八的什么的我没兴趣,还有,我可以把钱借给你,但你听清楚了,是借,不是给,所以,你得写一张有可抵押财产的借条并承担相应的利息,我是做生意的,无利可图的事情,我能不做就不做。”

  梁初一一句“无利可图的事情能不做就不做”,直接把高雅想要说的话全部都堵在高雅的喉咙里面,使得高雅明明愤怒不已,想要呵斥几句却又说不出话来。

  刘青云倒是一下子如释重负,赶紧抹了眼泪问道:“好的,我什么时候可以拿到钱。”

  “你什么时候写好借条,你什么时候就能拿钱,现在写好现在就能拿,记得把可抵押财产名称和价值描

  述清楚。”

  梁初一几乎还没说完,刘青云就立刻跟高雅说道:“高雅,麻烦你给我找找纸和笔。”

  高雅很是不忿,几乎是一边痛骂梁初一一边回到别墅去跟刘青云拿纸笔。

  出来的时候,俞思颖、傅雪都跟着出来,大约是高雅要让她们两个也看看梁初一这家伙丑陋的嘴脸。

  刘青云写借条是垫在花台边上写的,借条注明,借款五十万,以现有房产和连同土地做抵押,还款期限为十年,但却并未写明还款方式以及逾期作何处理。

  梁初一冷眼看着刘青云把借条写好,这才回到别墅里面开了一张五十万的现金支票,出来的时候还顺手带了点儿现金。

  把借条拿在手里之后,梁初一这才将支票和两千块现金交给刘青云,然后依旧冷冷的说道:“这两千块算是我给刘大叔一点儿心意,你用不着拒绝,另外,刘大叔治病的钱,你什么时候还我都没关系,多出来的,我希望你能尽快还我。”

  说着,梁初一扬了扬手里的借条:“我可以当这张欠条不存在,但有些事情我希望你想好了再去做。”

  傅雪跟俞思颖都是面面相觑,不晓得梁初一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高雅也是满面通红,甚至是无话可说。

  刘志常住院需要的费用,不过是三十来万,但是刘青云却从梁初一这儿拿了五十万,多出来的这一部分,很明显是刘青云用到生意上去。

  这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可给人的感觉就是怪怪的,很别扭,还有就是那张欠条,刘青云也并没完全按照梁初一说的将可抵押财产描述清楚,而且写的还是以刘青云的房产和土地作为抵押,可谁都晓得,刘青云现在待字闺中,以后还得嫁人,所以现在不可能有具体的房产。

  没人会认为刘青云会还不起这笔钱,但刘青云这张欠条这么写和她这么做,无论如何都让人会觉着不太舒服。

  刘青云收了支票和钱,甚至都没跟梁初一、高雅或者俞思颖和傅雪多说一声谢谢什么的,仅仅只是点点了头,扔了一句:“我会尽快把钱还给你的…”

  然后,刘青云头也不回的走人。

  等刘青云走了好远,梁初一这才回过头来看着俞思颖、傅雪、高雅她们三个:“看什么看,回去,回去训练啊啊…”

  高雅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俞思颖看着梁初一好一阵这才说道:“她也许是急糊涂了吧,或者…”

  梁初一摇了摇头,不答。

  俞思颖只好跟在高雅后面,回去继续训练。

  傅雪倒是不走,等高雅跟俞思颖离开之后,这才笑了笑:“去公园里坐坐?”

  梁初一点头:“好,我正想去透透气。”

  到了江边公园,两人并排坐到长椅上,傅雪说道:“你其实并不是在乎那些钱,对吗?”

  梁初一看着浩淼啸江:“还是你了解我。”

  “高雅还很年轻,俞老师又太过善良,可能她们现在还想象不到或者是不愿去想象这个世上很多事情其实并没她们看到的那么美好,或者,她们都太过理想化了。”

  “一个是学生,一个是老师,她们生活的圈子就那么大,她们能懂多少?”

  傅雪叹了口气:“你不会责怪她们吧?”

  梁初一摇头:“她们什么都不懂,有什么好责怪的,不过我倒是有点儿好奇,你为什么会这么了解我?”

  傅雪漾漾一笑:“你是谁啊,你是梁初一啊,一句话几十万上百万到手,一句话送出去几十万上百万的人啊,你会是在乎这区区五十万的人,所以啊,你这么对待刘小姐,肯定有你的道理,只不过,高雅那小丫头跟你有过节,俞老师总喜欢把什么事都往好处想,所以她们两个一个是根本不想了解你,一个是根本

  不了解你,她们就这么简单,嗯,不过我倒是觉得你并没那么简单,为什么?”

  从傅雪开始与梁初一接触到现在,傅雪其实也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梁初一,没来由的跟高雅是仇人,没来由的跟蓝雅婷杠上了,没来由的就很厌恶刘青云,可明明跟高雅是仇人还照顾高雅照顾的跟他妹妹似的,跟蓝雅婷杠得不行却又拿歌给蓝雅婷,很厌恶刘青云却又帮刘青云做生意借钱给刘青云。

  这些事情看着就很矛盾,根本没法子用梁初一的“小气”来解释,简单的“小气”已经无法解释清楚梁初一这种复杂的行为。

  也就是说,梁初一对高雅、蓝雅婷、刘青云她们三个人的“小气”,应该是有着更深层次的联系,才会导致梁初一做出这种极为复杂的行为。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梁初一“小气”的由来。

  可这些深层次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所以,傅雪才会好奇梁初一为什么没那么简单。

  可是梁初一对傅雪这些疑问仅仅只是一笑了之,随即岔开话题。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