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性谁不会

  梁初一教得很简单,至少在场的人都觉得很简单。

  晓薇每一个动作神情以及心态一旦到位并达到梁初一的要求,梁初一马上就让让晓薇重复一遍甚至很多遍,一个一个的到位,就像一个一个的闪光点,把这些闪光点串成一串,这首《爱情专属权》就出来了!

  这很简单,而且真的就这么简单。

  按照梁初一所教,晓薇开始进入试唱。

  “这里不是旧社会没有三宫和六院,请你一定一定彻底消除旧观念,别想骗我别想哄我陪,在我身边,别的女人想都别想我就是永远,心情好时你要请假陪我逛商店,我想哭泣,抱我在怀里像个男子汉,为我提包,为我刷卡,吻着我的脸,不管多久多远陪我海角天边,我要对你实行我的爱情专属权,你呀 不要委屈,不要抱怨,不要装可怜…

  少女的顽皮、俏皮、以及那种令人不可抗拒的稚嫩霸道,就这么在所有的人面前展现出来。

  晓薇刚刚唱完,杨天洁大叫:“OK…”

  这首歌晓薇按照梁初一所教,已经有八分接近梁初一的要求。

  所以,事实证明,梁初一的方法,真就这么简单,但是绝对有效,不但让晓薇把这首里面所需要的大部分都表现出来,还直接把岔了的直接扳回来。

  不过梁初一对杨天洁的大叫,只是冷眼一瞥:“这就OK了?”

  杨天洁愣了愣,这才想起来晓薇现在仅仅只是试唱,也就是找感觉,OK?都还没正式录制,哪里能OK了!

  “快快快…各部门注意,就位就位,马上试录…”杨天洁迫不及待的大叫。

  梁初一却挥了挥手:“慢着,还差呢,至少还差一分俏皮,记着,不是让发嗲撒娇那种俏皮,而是你现在这种年龄段独有的一种少女心态,还有就是霸道,记住,不是蛮横无理那种霸道,而是青春少女那种固有的霸气,来,换椅子再来试一遍!”

  杨天洁连忙招手:“快快快…椅子…椅子…”

  晓薇坐上椅子,又开始试唱。

  “停…这儿,对对对,就这儿你应该这样做,这样唱…对对对,再来…再来一遍,哎,这儿我都跟你说了第三次了,来啊,找本子给我记下来…”

  一个小时过去,梁初一终于跟杨天洁说道:“杨姐

  ,先来一边试录吧。”

  杨天洁立刻吩咐下去:“各部门注意了,就位,准备试录…”

  清场之后,杨天洁就站在窗外,紧张不已的盯着里面。

  梁初一倒是轻松得很,直接坐到一边去等结果。

  反正都这样教了晓薇,要还过不了,那就只能说晓薇有唱歌爱好却没有唱歌的天赋,这后面的那些歌,杨天洁跟徐震东也就用不着再花这么大力气了。

  几分钟过去,杨天洁过来跟梁初一说道:“进去看看?”

  梁初一头也不抬:“让她至少再录三遍…”

  “啊…”杨天洁诧异的看着梁初一。

  梁初一这意思,就是在录三遍就是四个样版,最终样版,也就只能是四取其一。

  杨天洁倒不是不相信梁初一,只是很担心,四取其一也好,怎么也好,晓薇真能达到梁初一所想象的高度?

  梁初一笑了笑,却就是不进去。

  杨天洁只好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进去听一下再说,毕竟杨天洁身为总监,又是晓薇这张专辑具体负责人

  ,职责所在,杨天洁不能不仔细着点儿。

  然而,杨天洁进去没几分钟,就一脸喜气的出来,见到梁初一还跟那儿坐着,杨天洁远远的就冲着梁初一伸出拇指,那一脸的笑,居然让梁初一都第一次感觉到杨天洁居然还有很女人味儿的一面。

  坐到梁初一身边,杨天洁笑问梁初一:“能不能跟我说说,你的这种创作理念是什么?”

  “啊…”梁初一诧异的看着杨天洁。

  “其实,也就是说你在写这些歌的时候到底怎么想的,采用的是什么样的思路,唉,说实话,晓薇一直都录不好,我觉得我的责任蛮大,因为我没法子准确的掌握你的思路,无法想象出来你到底想要表达是什么…”

  “这个啊…呵呵,很难说得明白,我这人其实很随性,看到一件事儿,或者我就能想到一首歌,或者看见一个人或许我也能有一首歌,基本上来说,我没有固定,也不会去走固定的套路…”

  梁初一笑着回答杨天洁,不过,说到思路、创作理念什么的,梁初一又怎么能去告诉杨天洁,这些歌全都是来自自己的记忆。

  掌握不了思路,那就对了,因为梁初一不可能去把

  记忆的那些每一个人的歌都只固定拿给一个人。

  记忆里面那些整张整张专辑的歌,无论是谁,梁初一都只会从记忆里的一张专辑当中去拿一两首歌出来。

  就好像晓薇这张专辑,歌曲都是出自梁初一之手,而且一看这些歌曲好像都差不多,所以第一首《心乱乱》唱好了,就会觉得接下来的《爱情专属权》也一定就是这个样子,但事实上,这是两个不同的人唱的,两个不同的人自然就会有不同的特点。

  之所以晓薇近两个月都没办法把这首《爱情专属权》录好,就是因为晓薇都不知道这两首歌其实是具有两种特点,因此,晓薇走岔了。

  当然了,杨天洁也同样不晓得这些,所以杨天洁也同样焦头烂额。

  而这张专辑里面,梁初一至少安排七个人唱的歌,也就是说,晓薇至少要学习七种比较小但却极为重要的特点。

  当然了,这些,梁初一都不会跟杨天洁说出来。

  因为一首歌的难度再大,也毕竟只有一首,而整张专辑杂七杂八好几个人的歌曲揉捏在一块儿,这本身就是超越歌曲本身的一种难度。

  所以,你能唱好一个人的歌,就不一定能够唱好第二个人的歌,弄不好还得跟晓薇一样直接走岔道儿。

  要不然,仅仅只是在风格上,人家就能一眼看穿,进而摸清“创作思路”和“创作理念”,然后很容易仿制出来。

  为什么那张《青青草原》上市之初能够那么霸道,但上市之后又会那么快就扑街,就是因为无法完全掌握梁初一的“创作思路和理念”,所以高仿就是高仿,高仿得再像,也仅仅只能是“像”而不能成为“真”。

  至于说到晓薇的问题,梁初一就只能说,因为晓薇自身条件所限制,她成不了一个真正的好的歌手。

  晓薇的自身条件,就现在来说只能跟高雅差不多,比不了傅雪,更比不了俞思颖,也就是说,晓薇其实缺乏一种悟性。

  就算现在可以因为梁初一的歌,而达到红极一时,但在以后如果在没有好的歌曲和对她的路子的歌曲来支撑,估计她也同样很快被人遗忘。

  ――有些东西,杨天洁没法子想得到,晓薇就更“悟”不出来。

  好歌,成就好的歌手,好的歌手反过来也能成就好

  的歌。

  但前者很容易,而后者却很难。

  一首好歌,歌手都很容易唱好,并让人传唱,而一个好的歌手去唱一首烂歌,就绝不容易让这首歌红起来。

  梁初一拿给晓薇的歌都是好歌,难度就在于这些歌是刻意拼凑到一张专辑上的,梁初一当然很清楚拿一首歌该怎么样去唱,要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才会有什么样的效果,而别人只能说一脸懵毙,因为也不肯想想象得到梁初一的歌居然会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在梁初一这儿,一般的歌曲很简答就能完成,但在杨天洁这里,就只能是焦头烂额。

  这就是为什么梁初一这儿很简单,到了别人那儿却很难。

  不过,杨天洁却信了梁初一话――梁初一的创作理念,就是“随性”!

  这又很简单,随性吗,谁不会?

  可是,这又很难,谁能在随性之中随手一挥就能成就一段经典?

  除非这个人是大师。

  当然了,梁初一就绝对是个“大师”,不过这是杨

  天洁现在对梁初一的尊称,之前梁初一这家伙是“妖孽”。

  “梁老师,徐总和公司里面一帮子都跟我打电话了…”杨天洁弄清楚梁初一的创作理念是“随性”之后,笑了笑说道:“徐总让我跟你问好,公司里面那一帮子嘛,呵呵,不用说了,谁都想过来跟梁老师学习学习。”

  创月公司里面那一帮歌手,都有意过来帮助或者说是参与晓薇这张专辑制作,谁都是想着能跟傅雪一样,能够瞬间崛起。

  但在梁初一拒绝监制的情况下,谁过来也没用,因为接受不到梁初一的亲自监制,就没法子跟梁初一拉交情套近乎。

  ――傅雪就在梁初一这儿,傅雪也跟梁初一走得很近,傅雪一句话,没人能从梁初一这儿拿到好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梁初一拒绝为晓薇监制这张专辑,也就是出于这个目的。

  谁想来参与或者来学习都行,不关梁初一的事情。

  这样,梁初一就会少去很多麻烦。

  但是现在,杨天洁很正式的把这事儿跟梁初一提了出来。

  梁初一只好笑笑了之,不能回答。

  但杨天洁显然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尤其是那个楚明阳,都跟我打了好几次电话,他说他很后悔上次的行为,特想过来亲自跟梁老师你道个歉。”

  梁初一不得不答道:“真没那个必要,对了,我听说晓薇有一首歌的男声你们不就是准备让他过来协助么。”

  “是啊…”杨天洁点头:“本来这首歌就打算让他过来的,只是梁老师你这边…呵呵…晓薇有些担心…”

  梁初一听明白杨天洁的意思,《爱情专属权》里面的男声部分不多,这是其一,其次,也是最主要的,晓薇担心楚明阳得罪过傅雪,也就是得罪过梁初一,在没得到梁初一的默许就直接让楚明阳过来参与制作,梁初一会很不高兴。

  晓薇可以不去特别讨好梁初一,但是绝对不敢让梁初一有半点儿不高兴。

  即如是杨天洁也是这个想法。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