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笑话就能成

  所以,杨天洁可以仗着自己还算跟梁初一要好,可以直接把这些说出来,晓薇可就连气儿都不敢吭。

  梁初一又只能一笑了之,很多事情,自己去说穿了就没意思。

  见梁初一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杨天洁笑了笑,突然又说道:“徐震其实很后悔,甚至想让我再问问傅雪,问问她能不能继续合作,价钱方面的事情,徐总可以给到一线明星还高,梁老师,我知道你不会答应的,对吗?”

  梁初一嘿嘿一笑:“傅雪是傅雪,还有就是傅雪已经正式跟我签约,在这方面,你可以去征求傅雪本人的意见,但是我肯定不会答应。”

  傅雪是傅雪,傅雪有自主选择权,徐震东后悔,可以过来挖,但是能不能挖走,一来看傅雪的意思,另外就是得过梁初一这一关。

  不过,如果是大家都私底下来玩手段挖墙脚,梁初一也肯定不会这么平静的泰然处之,徐震东能让杨天洁把这话摆到明处来说,显得光明磊落,梁初一当然也不能去印那些阴暗的手段。

  甚至都不能去把这件事当真或者计较。

  傅雪跟自己已经签约,此其一,其次是傅雪已经不可能再回创月――比创月开出的条件更优厚的声乐公司想把傅雪挖过去,傅雪都没答应。

  也就是说,傅雪是铁了心留在梁初一这儿。

  这就是梁初一敢这么说的底气。

  所以,杨天洁可以这么说,但梁初一不计较,也根本就用不着去计较。

  杨天洁叹了口气:“我也已经早就劝过徐总很多次了,可徐总还是念念不忘,唉…不过谢谢梁老师能够听我把徐总要我说的话听完。”

  “没关系啊,呵呵…”梁初一笑道:“傅雪一夜成名,谁都惦记着,这个很正常,而且说出来和闷在心里头然后私下里搞小动作这是有着很大

  的区别的。”

  杨天洁苦笑:“其实我也很担心徐总会搞小动作,但是你放心,真有这方面的东西,第一个我就看不起他。”

  “多谢…”梁初一笑道。

  到了这时,晓薇的第三遍录制已经完成,杨天洁本来还想说点儿什么,但是梁初一招了招手:“走,去看看能不能继续录制下一首。”

  杨天洁又是愣了愣,录制下一首?这家伙这么有信心,晓薇三遍就能定下来?

  但是杨天洁跟着梁初一进到录音棚,梁初一让她听了录音之后,杨天洁彻底叹服,后面三个样版,每个样板的质量都能达到直接灌制唱片的程度。

  尼玛,杨天洁、整个乐队以及所有工作人员,可是整整快两个月都还焦头烂额啊,可到了梁初一这儿却就这么简单!

  这特么的还有天理没天理啊?

  杨天洁这边铺天盖地都是神兽草泥翻飞奔腾而过,梁初一在那边却笑着问晓薇累不累,要不要继续下一首。

  杨天杰等人自然是不能格外逼着晓薇,但梁初一却是无所谓,甚至说话的语气都很直接。

  “怎么样?撑得住么?”

  “多谢梁老师,还好。”

  “继续下一首歌没问题吧。”

  “可以试试…”

  “什么试试啊,得正式录制。”

  “这个…”

  “没什么这个,先去喝点儿水,润润嗓子,然后找找感觉,争取下午能够把这首也录出来。”

  “啊…”

  “快去啊,还在这里啊什么呢。”

  当真是简单到了粗暴的程度。

  接下来,晓薇开始练歌,乐队也开始熟悉这首《爱就要爆灯》的曲谱旋律,梁初一就坐在晓薇

  对面,听看着晓薇唱歌找感觉。

  连晓薇自己都奇怪得不行,刚刚录完《爱情专属权》,接下来这首《爱就要爆灯》好像也没什么难度了。

  不过,要是做个比较的话,这两首歌要是拿给傅雪或者俞思颖来唱,第一首既然过了,第二首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难度了,因为这两首歌本来就是一个人唱的。

  但是放到晓薇这里,晓薇依旧还得依靠梁初一来指正很多的地方。

  从这个方面上来讲,晓薇的资质的确不是很好。

  晓薇这张专辑,的确能红起来,但如果脱离梁初一的歌曲和梁初一的指点,恐怕就只能又是那么一回事了。

  资质在这儿摆着,真不是谁看低谁。

  梁初一笑着跟晓薇说道:“本来这首歌应该是要放在前面一首录制,这样的话应该更轻松一些

  ,所以,可以有上一首歌曲里面的青春霸气,但却又不能过份强调,这首歌要强调的是欢快、调侃似的调皮、以及那种无拘无束,这才是这首歌最主要和需要体现的东西,记住了吗。”

  “记住了…”

  “那好,再来一遍…”

  “嗯…对面的帅哥看过来,你是姐的菜,姐要霸占你的爱,不许别人摘,请赶快对我来表白,说出你的爱,别在犹豫别等待,男人要痛快,姐妹们遇上MR Right,别扭捏作态,爱就要大声说出来,不能空等待,在人多菜少的年代,下手一定要快,又稳又准的拿下来,然后狠狠的爱,我春心萌动,我怦然心动,我一见钟情,我蠢蠢欲动,我有种冲动,爱就要爆灯…”

  晓薇一遍唱完,然后就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梁初一,等候梁初一的评判,或者说是在等着梁初一给自己挑毛病。

  梁初一却转过头去,笑看着杨天洁:“杨姐,

  说说看,你对刚刚晓薇这一段怎么看?”

  杨天洁晓得这是梁初一在跟自己交流,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在考验自己,因为梁初一刚刚已经说了,这首歌需要表现出来的是“欢快、调侃似的调皮、以及那种无拘无束,还要稍稍带点儿青春霸气”,很明显,晓薇在这方面应该做得很好。

  至少,杨天洁觉得就试歌这个方面来说,晓薇这首歌上面,已经比前一首高了一个层次,也就是说,完全可以进入试录阶段。

  但更明显的是,梁初一还是不满意,即如是晓薇状态比较好,也注意到梁初一提出来的问题,但并不如梁初一想象当中完美。

  ――梁初一这家伙对这方面苛刻得很,就算是已经达到完美,只要觉着还有潜力可挖,这家伙就会一直挖下去。

  “整体上来说不错吧,就是有一点,好像应该是还不够调皮…”杨天洁试着说出自己的想法。

  “啪…”梁初一拍了一下巴掌:“说得好,调

  皮不是轻佻,晓薇在唱这首歌的时候,就略显得有些轻佻,这不是很好的苗头,晓薇你可要记住了,任何时候,唱歌都不能是这种轻佻,调皮只是让人更加喜欢,而轻佻只会让人厌烦。”

  顿了顿,梁初一又继续说道:“我给你的这些歌,你都可以带着一些调皮的味道,但绝对不能抱着能有一丝儿轻佻,那样会毁了你的一切努力,另外,这首歌所要表现出来的调皮,就是在结束的时候‘啊哈’这两个字上面,把整首歌曲所要表现的顽皮,全都放在这两个字上面,基本上就能做到淋漓尽致了,晓薇你注意一下。”

  杨天洁看着晓薇:“记住了吗?”

  晓薇点头:“记住了…”

  “好,再来一遍…”

  再是一遍唱完,梁初一却忍不住微微皱眉。

  连杨天洁都感觉到梁初一说的“啊哈”两个字上面,晓薇的调皮劲儿还是达不到力度。

  沉吟了片刻,梁初一笑了笑跟晓薇和杨天洁说

  道:“你们小的时候最糗的事儿,都是些什么样的事儿。”

  杨天洁脸上一红,但晓得这是梁初一并不是胡乱侃大山找笑料,而是在想办法帮助晓薇,因为小时候的糗事,大多就是因为调皮才能弄出来的。

  “呃…我吗,也就是小时候打碎了家里的花瓶,不认账,直接赖老爸,然后混合双打…”

  晓薇红着脸:“偷家里的糖吃,被老妈发现…”

  梁初一摇了摇头,笑说:“晓得我小的时候最糗的一件事是什么吗?呵呵,被老爸拍了一巴掌,我哭,可是鼻子鼓了个泡出来,我自己忍不住笑,结果老爸觉得应该是没把我揍怕…”

  “噗…”杨天洁笑出声来。

  “噗噗…”晓薇直接蹲到地上。

  真让人想不到梁初一这家伙还能这么风趣。

  只是梁初一笑着说道:“真的真的,打那以后

  ,眼看着要要挨打,我就一定会先注意鼻子里面是不是还会鼓泡出来。”

  杨天洁笑着摇了摇手,晓薇也是已经笑得不行。

  原本很慎重的场合,现在直接笑场。

  等杨天洁等人笑够了,梁初一着才笑着说道:“晓薇,再来一遍,呃,杨姐,让他们准备正式录制。”

  杨天洁摸着眼泪水吩咐:“呵呵…那个…各部门注意了,准备…呵呵,准备正式录制…”

  出了录音棚,杨天杰还在笑,而且还一边笑一边问梁初一:“你说的那事儿,该不会是真的吧?”

  梁初一笑了笑:“这事儿其实很多时候很多小孩子都遇上过的,我也是其中之一。”

  晓薇录歌,也就仅仅几分钟时间,等到梁初一跟杨天洁进去之后,晓薇一看到梁初一,直接在一次笑场。

  不过,梁初一听了一遍录音之后,直接把耳机递给了杨天洁。

  杨天洁听完干,直接竖起大拇指,梁初一没说错,最后“啊哈”那两个字,让晓薇把所有的调皮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

  可以说这又是一首很完美的作品,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再录几个样版,好方便后期制作的时候可以有多个选择和制作。

  但这个时候晓薇的状态已经达到巅峰,接下来再录几遍,已经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儿,再录完之后,就是准备下一首歌曲。

  说实话,这让杨天洁有些嫉妒梁初一这家伙。

  杨天杰等人一个多月快两个月都办不成的事儿,这家伙一张床,一个凳子,甚至是一个很简单的笑话,成了!

  本来杨天洁还想要问问接下来的几首歌的事情,不巧的是傅雪跟梁初一打了电话,应该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儿,梁初一只能赶紧回去。

  梁初一的家里边本来也没什么大事儿。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