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归生意

  “兄弟,咱电话里面也说不太清楚,这样,我马上带人过来,你说个地方,今儿个这顿,我请…”

  梁初一笑了笑:“老哥,也没那么严重,不过,你过来商量一下细节的东西也可以,地方还我这儿,我现在在家。”

  李啸江没口子的答应下来,还约定半个小时见面。

  挂了电话,梁初一盘算了一下所需要的费用之类的,还没理出个头绪,傅雪一脸喜气的下楼。

  “笑笑的事儿谈成了?”傅雪笑问。

  笑笑的事情应该是俞思颖告诉傅雪的,这段时间傅雪跟高雅、俞思颖三个人大多闷在别墅里头训练,现在有了广告片可拍,终于可以出去透透气。

  当然了,拍广告片还有收入,这也是傅雪自高兴的事儿。

  梁初一微微皱眉:“这事儿跟你关系不大啊。”

  傅雪愣了愣:“怎么可能?”

  梁初一苦笑:“人现在要的是公益广告片,歌曲已经定下来是笑笑的,内容主要是具有倡导性的精神文明,你有剧本?”

  傅雪愣愣的盯着梁初一:“你有啊。”

  梁初一瞪着傅雪:“是啊,剧本我是有啊,可是你愿去做一个群众演员?”

  傅雪很不屑的哼哼两声:“只要你手里有剧本,群众演员那也不是挺好的吗?”

  顿了顿,傅雪却又说道:“这次又是你执导,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梁初一怪异的看着傅雪:“我都说了,这次的歌曲是笑笑的歌曲,你还有想法?哼哼,另外,这一次广告片的拍摄方式和内涵都不会一样,很可能不会去突出任何一个人,所以在报酬方面,是不能优先考虑我们的…”

  这一次的广告片,笑笑的歌曲是梁初一送的,演职员方面梁初一也确定是需要大量的群众演员,所以在报酬方面就不能按照常规方法来计算。

  不过这倒让傅雪有些不乐意:“咱们工作室也算是刚刚开张第一笔生意,多多少少总得赚上那么一点儿,就算是意思意思也不能亏本啊,开张大吉谁还不图个开张大吉满堂红?”

  “我也是这么想啊,可是咱们能亏了笑笑?”

  “那倒也是…”

  傅雪叹了口气,俞思颖是好姐妹,她侄女和家人自然是不能亏,另外的群众演员当然也不能亏,还有就是拍摄制作方面,这么算下来,就算能有一百万的制作费用,到头来也的确所剩无几。

  当然了,这是因为笑笑这边得拿大头,如果是其他的人,大头也就在梁初一这边了。

  正在说着,李啸江带着蔡玉玲过来,得知李啸江等人过来,俞思颖、高雅甚至是吴娟也都一起出来。

  毕竟大家都是朋友之外,也都晓得这是过来商谈公益广告的事儿,她们几个也都想晓得工作室成立以来,这地一桩生意到底能做多大。

  一见面,李啸江又差点要跟梁初一来个熊抱。

  啸江之都的第二期工程,虽然依旧卖得火爆,但是到现在为止宣传部依旧还没能拿出个可行的宣传方案。

  现在倒好,投资做个公益广告,来个冠名播出,少说就是半年的播放时段,长的话就是整整一年。

  这比自己单独来做个广告宣传,肯定划算得多。

  当然了,这也是梁初一肯帮忙,李啸江亲自过来,为的也就是能跟梁初一当面道谢,具体细节方面,当然就还得蔡玉玲来策划商谈了。

  简单的寒暄之后,大家落座,然后直接进入正题。

  不过,在开始谈生意的时候,傅雪、俞思颖、高雅等人也看到了梁初一跟李啸江两个人的另一面。

  ――对生意的态度的一面。

  按照傅雪、俞思颖和高雅的想象,梁初一跟李啸江两个人是兄弟,谈生意基本上应该就是这样子的场景:

  “我可以帮你拍个广告片。”

  “好!需要多少钱?”

  “一百万!”

  “行!”

  但事实上,几乎可以用“唇枪舌剑”,“针尖削铁”来形容李啸江跟梁初一两个人对这桩生意的态度。

  “老哥,这是我代表我们工作室正式跟你们啸江之都商谈公益广告拍摄方面的事宜,还请老哥多多支持。”

  梁初一很明确的跟李啸江表明立场,现在的广告片拍摄,不是属于个人行为而是正式做生意。

  个人行为,大家都可以将交情摆在第一位,那差不多也就是傅雪跟俞思颖他们想象的那种场景,不会去计较多少钱,但是正式做生意,锱铢必较就很正常了。

  李啸江点了点头:“好的,能跟兄弟合作,这是一件好事儿,那么,在广告片的质量要求以及细节方面,就由我们啸江之都的蔡主任跟你们洽谈,如果你能明确并接受我方提出的一切条件,那么我们相信我们会合作成功,现在你可以直接跟蔡主任商谈一切细节

  。”

  于是,梁初一跟蔡玉玲在接下来的将近半个小时里面,包括广告片当中必须出现的画面、时长、价格等等方面进行了一场拉锯战。

  毕竟现在梁初一要做的是完全不同于纯商业的公益广告,在各个方面的要求和所要表现的东西也截然不同,所以要考虑的方面自然不少。

  半个小时之后,李啸江让蔡玉玲开出一个八十万的价格,但是梁初一却摇了摇头,至少需要一百二十万。

  因为这次的广告与上次不一样,上次包括摄制之类的资源都是李啸江这方面的,而现在,基本上都是由梁初一自己负责,所以在资金方面,就要高了很多。

  但如果是李啸江把这个广告当成纯商业广告去交给广告公司制作的话,质量能不能达到梁初一的高度且不说,但一百二十万,肯定不会算高。

  不过,现在是谈生意,李啸江能够省下来十万块,那也是钱。

  即使李啸江很可能一转眼又会把省下来十万块出来包成红包分发出来。

  后来,几经磋商,李啸江接受一百一十五万的报价,并当场跟梁初一签订合作协议,取得梁初一制作的公益广告冠名权。

  这让俞思颖跟高雅都很是兴奋――以前就算是跟傅雪一起合作,大家也都晓得梁初一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报酬,但那跟现在不一样,以前是看着别人拿,现在却是自己挣,虽然大家拿的只是定额工资,但是有分成和奖金可拿。

  梁初一看了看手上的支票,倒很是随意的看着几个女孩子,哼哼着说道:“这就高兴成了这样儿?”

  傅雪一脸向往:“这一次怎么着也能分到好几万吧。”

  几万块钱,对傅雪来说,本来不算高,但傅雪以前从没这样兴奋过。

  梁初一没好气的说道:“想得美,你们几个都群众演员,几万,你拿给我!”

  因为生意做成,俞思颖也早就恢复过来,不过俞思颖问的却不是钱这方面的问题:“刚刚听说你已经有比较成熟的方案,说给我们听听!”

  梁初一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比某些眼里只有钱的人好多了。”

  在傅雪不满的目光下,梁初一让高雅找来纸笔,开始记录梁初一的方案。

  梁初一的方案可以说其实也比较简单,整个公益广告最主要的是要倡导传统文明的价值取向,弘扬中华文明美德教育的主题,主体方向还是走音乐音像的路子,其实也就是几年之后就会出现的音乐MV。

  拍摄这部广告片,梁初一计划的第一步,其实让高雅跟俞思颖傅雪三个人很不解,因为拍摄的内容看不出来与“公益”这两字儿有多大的联系。

  因为梁初一现在要做的,仅仅只是去找几对老夫妻,拍下他们日常生活、劳作之类的画面!

  还好是去找人家几对老夫妻,跟尊老爱幼沾点儿边,要不然真让人会怀疑梁初一是不是搞错了。

  高雅写完,将手里的圆珠笔一扔:“装神弄鬼!”

  俞思颖拿过去看了好一阵,也是不明白:“剃头、买菜、下地、干活?是为了体现老人们的辛劳?”

  傅雪看过之后,直接摇头:“算了,别去猜了,这家伙弯弯绕绕多得很,猜不着。”

  梁初一嘿嘿的笑道:“这都能让你们猜着,别人还不一看就直接拿了过去?”

  梁初一这么一说,几个女孩子都是点头,不管怎么说,笑笑的那首歌现在已经爆出来了的,虽然版权还在梁初一这儿,但没准儿就有人能够仿出来,如果梁初一这边再把剩余的音像设计暴露过多,弄不好整个广告片还没拍完,就被人家偷了过去。

  “接下来,我们得跟你们商量商量关于小小的报酬的事儿…”

  《天下孝为先》这首歌曲,梁初一已经送给了笑笑,既然是送,版权什么的当然也就归属笑笑,这就等于说梁初一现在又得花钱从笑笑那儿把这首歌买回来。

  说起好像是有点儿“冤”,但是梁初一这家伙不在乎,而且很乐意这么干。

  俞思颖倒是说了:“这个嘛,我认为按照一般的歌手的报酬就差不多了。”

  按照俞思颖的说法,笑笑除了歌曲版权之外,差不多也就只能拿到一万来块钱,因为不能把笑笑作为一二线歌手来给报酬。

  就算是上一次傅雪拍摄《啸江之恋》也差不多拿了百分之八的分成,也就是将近六万块,但笑笑肯定不能与那个时候的傅雪相比。

  所以说,仅仅只是报酬方面,笑笑的这首歌,俞思颖觉得,一万来块钱,就已经很高了。

  毕竟严格意义上来说,笑笑还不是歌手。

  梁初一摇了摇头,直接让俞思颖打电话问问笑笑父母的意思。

  看梁初一有点儿嫌给低了的意思,俞思颖只好拿手机跟家里打电话,按照现在的实际情况,跟他们说了一遍。

  俞思颖的哥哥倒是很开明,版权方面,那是梁初一的,这个不能要,至于笑笑唱的这首歌,能给多少就给多少,就算是不给,那也是笑笑锻炼的机会。

  差不多也就是把球又踢回到梁初一这儿。

  不过梁初一倒是有些为难,毕竟自己的歌曲,卖给徐震东、卖给蓝雅婷,那都是几十万一首,自己再去买笑笑这首,几万块钱的话又能合适?

  讨论一番之后,梁初一只好按照蓝雅婷那边给的价钱,这首歌的版权,三十万,唱歌的收入直接给五万块买断,当然了,后续拍摄广告片需要笑笑出场的时候,笑笑还得必须到场,考虑到笑笑还在读书,笑笑出场的时间,经过商量,就定在笑笑的节假日。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