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破脸

  总的来说,好的东西不应该被埋没,大好青年只要能改,也还是大好青年。

  本着一颗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态度,梁初一总算是大难不死。

  不过,刘素华也没让梁初一格外好过,对前次的事件,梁初一必须进行深刻的反省,并彻底改掉那种牛劲儿一上来就不顾后果的臭毛病。

  只是刘素华说得很是严肃和深刻,梁初一对着电话,一边嬉皮笑脸一边沉痛不已不停表示自己的确该做一次严格的自我批评和自我反省,并争取重新做人…

  但是梁初一的心里直接笑翻了过去,幸好刘素华没看见梁初一死皮赖脸的样子,要不然都不用老领导出马了,刘素华就会要老领导把梁初一所有的节目直接给P掉。

  说到后来,刘素华总算是松了口,梁初一又忍不住打着哈哈邀请刘素华一起喝顿酒,但是刘素

  华很正经的拒绝,一来是年关将近,没时间去吃吃喝喝。

  再说,刘素华也很慎重告诫梁初一,还这些铺张浪费、歪门邪道、歪风邪气,正是现在要坚决遏制的东西,不仅仅只是刘素华这儿不能来,在其他地方也不能干这些事。

  否则,刘素华将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梁初一的人!

  梁初一的确晓得现在现在正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风口浪尖,像刘素华他们那样的人,的确不能跟李啸江他们一样,随便拿钱给物,请吃请喝。

  所以梁初一问清楚了排演时间,便了呵呵的道谢。

  没想到的是,刘素华还告诉了梁初一另一件事。

  由啸江之都冠名《天下孝为先》的公益广告,已经被定下来了,从元月一号开始播出,播出时长为四分一十四秒,播出时段为每周六周日六点

  五十分,播出周期为半年。

  本来,长达几分钟的广告,不要说央视,就算是省电视台都是没有可能播放出来的,不过中州电视台就是一小县城电视台,如同《啸江之恋》那样精美的广告以及播出价格,本来就不多把其它牛皮癣小广告挤一挤,几分钟时间还是能挤出来的。

  经济建设很重要,但是精神文明同样也很重要对吧。

  如此一来,梁初一在紧张筹备工作室开张之际,又不得不再次准备奔赴省城。

  俞思颖跟傅雪听说春晚节目已经过审,两女孩子差点儿没流出眼泪来,高雅倒仅仅只是淡淡的一笑了之。

  接下来,傅雪就开始联络之前那些临时舞蹈演员,并约定时间,提前赶赴省城排练。

  俞思颖也让人把那些服装道具重新设计制作,并提前订货。

  所有的人都是干劲十足。

  所有的人都是高兴不已,因为,梁初一并不是真正的被封杀!

  所谓梁初一被封杀,那就真正是流言。

  这事儿,傅雪本来想着第一时间就告知杨天洁和徐震东的,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临近年关,事情越来越多,最终也就导致了傅雪把这事儿忘了。

  傅雪这一忘不打紧,《美少女》如同一个调皮的女孩子上蹿下跳整整半个多月之后,突然又以睥睨天下的女王登顶专辑销售榜,也就成了徐震东心里百思不得其解的未解之谜了。

  不过,梁初一的歌再一次以超乎常理和逻辑火起来,徐震东也大赚了一笔,晓薇的行为就越发不可收拾了。

  本来,一个歌手到这个地步,那也就是超白金,天后的地位,除了是傅雪这样并不计较地位的歌手之外,还要肆意胡来,那基本上就是真的已经跳槽了。

  毕竟徐震东的创月,确实寒酸,身子骨太过虚

  弱的人,仅仅凭着一剂两剂猛药,一时半会儿也补不起来,甚至是会是虚不受补。

  以晓薇目前身份和红火的程度,在创月,基本上已经是没什么发展的余地。

  当然了,这也并不见得全都是晓薇自己的看法,既然都已经在跳槽,没有挖角儿的人在背后添油加醋煽风点火怎么可能?

  但晓薇选择了相信那些添油加醋的说法。

  因为晓薇现在就是神,大神,创月的庙太小,无法容纳晓薇这尊大神。

  只不过徐震东虽然看明白了,但是这事儿徐震东就一直拖着,哼哼,解约?买断经纪约公司签约,你等着吧,看谁耗得过谁。

  如此一来,晓薇跟徐震东、创月之间的矛盾就越来大。

  这天,徐震东正召集了杨天洁,孙晓静,以及楚明阳、陆莎莎、黎筝、秋淑娴等人正在开会,商议一些来年如何展开工作之内的事情。

  没想到晓薇不请自来。

  不请自来也就算了,毕竟晓薇现在没正式跳槽,也就还是创月的人。

  可是晓薇进到会议室,那派头已经超出了歌坛一姐的范畴。

  晓薇抱着个文件夹,直接走到徐震旁边,都没去看徐震东,只是冷冷地说道:“徐总,我的事儿都这么久了,你到底打算怎么办?徐总是想要雪藏我吗?”

  徐震东几乎就是脑子一热,喝道:“请你出去…”

  “啪…”

  晓薇将文件夹扔到徐震东面前:“签了这份文件,我不用你请。”

  “晓薇…”杨天洁低低的叫道,试图阻止晓薇。

  “晓薇…”孙晓静离晓薇比较近,伸出手来准备拉开晓薇。

  “别碰我…”晓薇冷冷的盯着孙晓静:“我这身衣服弄脏了你赔不起。”

  徐震东都没去看面前的文件夹到底是什么,只冷冷的说道:“晓薇,我再跟你说一遍,请你出去!”

  “哼哼…”晓薇鼻子里面哼了哼:“看见没,什么叫做飞鸟尽良弓藏,什么叫做过河拆桥,你们也都看到了吧,以前,我在公司里面在他手下,就是一个拿不到资源,得不到帮助的小歌手,现在我红了,但我又是什么下场,我得到的又是什么?傅雪怎么走的?大家心里自个儿都明白,我现在怎么样大家也是看在眼里的,傅雪的下场,我的下场,也会是你们的现场…”

  “你疯了!”徐震东的一掌拍在桌子上:“我告诉你晓薇,平日我们都惯着,有些事情我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天你非要把这事儿挑破了来说,那好,我告诉你,无论你做什么,想让我解约,你做梦…”

  “这可是你说的!”晓薇毫不畏惧:“辞职报告,我已经放在了这里,买断所有的合约的钱,我也可以随时打给你,如果你还有什么问题,可

  以联系我的律师,联系方式我写在辞职报告背面,哼哼…”

  说着,晓薇转身大踏步走出会议室。

  会议室里面所有的人都是噤若寒蝉,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面前的桌子,就差眼观鼻鼻观心。

  过了好一阵,徐震东轻轻地咳嗽了一声,然后才说道:“跟跟我们说说到哪里了,嗯,对了,是关于我们新年之后的工作如何开展,先前我也说了,梁老师那边已经有了安排,留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不到三个月…”

  后面的会议,基本上就只有徐震东一个人在说,其他的人都因为晓薇刚刚的一闹,彻底没了发言的勇气。

  当然了,并不是因为晓薇这样一闹,以及晓薇说大家都会跟她一个下场而害怕,实在是因为晓薇这样一闹大家都没了心情。

  散会之后,徐震东回到办公室,杨天洁也跟了过去。

  进了徐震东的办公室,杨天洁顺手关上门,然

  后才走到徐震东的办公桌前面。

  “徐总,对不起,当初也是我考虑得不周到…”

  徐震东摇了摇头:“这不关你杨姐你的事,当初杨姐推荐她我也是点过头的,对了,你对她跳槽的事情知道多少?”

  准确的说,发现晓薇不正常的人,其实是梁初一,而且梁初一发现之后,立刻非常果断的让杨天洁把这事跟徐震东说了。

  但是晓薇也应该是很快就察觉到已经败露,所以回到创月之后立刻就开始胡作非为起来,要说晓薇现在要往哪儿跳,杨天洁也一点儿都不晓得,这不是杨天洁推诿,是真不晓得。

  “徐总,你觉得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

  徐震东摇了摇头:“晓薇现在是有恃无恐,说实话,我担心的并不是晓薇能怎么样,那丫头就一傻缺,她不晓得她现在离开梁老师,只有死路一条。”

  杨天洁很是担心的问徐震东:“这件事我们要

  不要告诉梁老师,省得这以后要是再次出现《青青草原》之类的,会把我们也撇进去。”

  晓薇能弄一张《青青草原》之类的出来,表面上看的确跟创月跟徐震东没关系,毕竟晓薇现在都已经提出辞职。

  问题是不管晓薇后面会怎么样,都是杨天洁带着晓薇去中州的,而且在中州呆了三个多月,晓薇几乎把梁初一大部分的歌曲都琢磨透了。

  这要说跟创月没关系也就没关系,要说有关系那就大得很。

  徐震东对晓薇毫不顾忌,但不能不顾忌着梁初一。

  晓薇在中州偷偷琢磨了三个多月梁初一的歌,自觉梁初一的一切她都学得差不多,但是徐震东却晓得,梁初一的的东西,要学好要学完,三个月,哼哼,三年还差不多。

  “把我们撇进去,我估计他倒是不会,不过,跟他打个招呼也好,说实话,我说我并不担心晓薇那丫头会怎么样,其实我更担心的是晓薇背后

  那个人,这一次可以煽动晓薇,下次呢,再说,那个人恐怕除了是要对付我之外,他才是那个人真正的目的!我不能不提醒他一下。”

  梁初一发现晓薇异常,及时告诉了徐震东,算是为徐震东挽回了数百万的损失,晓薇背后那个人剑指创月,剑指他徐震东,其实质更有可能是真针对梁初一。

  当然了,现在事情仅仅才漏出来一个晓薇,有很多方面的事情,其实也是无法猜测得出来的。

  而徐震东觉得有必要通知一下梁初一,也算是回梁初一为他减少上百万损失的一个人情吧。

  ――如果梁初一当时不能及时发现晓薇的移动,仅仅只是在小微的宣传方面,徐震东肯定就不会仅仅只投入一百二十万。

  当时,汪婉华的推广宣传费用是二百四十万,如果晓薇不出这档子事情,她的推广宣传,最少也得两百万!

  跟梁初一打电话说这事,徐震东当然不太方便,所以,要告知梁初一晓薇这事,杨天洁还更合

  适一点。

  杨天洁一边拿电话一边叹息:“我真搞不懂这个晓薇她到底怎么想的,傅雪走了,现在她可就是老大啊,公司里面的一姐啊。”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