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角儿(2)

  洪媛对新歌曲接受较慢,到了现在第二首新歌都还不是格外熟悉。

  黎筝跟秋淑娴就不说了,都是今天才拿到第一首歌。

  不过这些家伙都肯卖力气,一遍遍的唱着,基本上就没什么耽搁。

  到了初九的时候傅雪开始录制的第一首歌的样本。

  因为是自己的乐队,虽然也够专业水平,但是第一次配合,歌手与乐队之间的显得很生涩,傅雪录制起来也很是吃力,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元宵节之后,才逐渐有所改善。

  让梁初一想不到是,十六这天,郭昌隆向梁初一伸出了橄榄枝,希望能跟梁初一合作,当然了,条件很优厚,三千万,五十首歌!

  算起来,五十首歌基本上能够做的出来五张专辑,也就是每张专辑高达六百万的歌曲买断费用,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五十首歌的钱可以一次性支付,但是歌曲可以在一年之内交付给郭昌隆。

  另外,郭昌隆还开出一个条件,如果梁初一可以监制专辑的话,除了可以享受到一定的监制补贴之外,

  还能够使用三洋的发行渠道!

  这绝对是惊天大手笔!

  尤其是相对那些中小声乐公公司来说,这绝对是爆炸性的新闻和对中小型公司毁灭性的打击。

  以梁初一的歌曲水准和制作能力,这以后在歌坛这一块,这些中小公司就只能逐渐被淘汰出局。

  从和梁初一的两张专辑来看,他的专辑一出,无人争锋,如果再傍上三洋这个歌坛巨头,凭借三样超强的发行能力,梁初一的专辑说不定就会是一场收割。

  而中小型声乐公司,绝对只能跟在后面捡些残羹剩饭汤汤水水,其结果就只会因为赚不到钱导致资源更加紧张,又会因为资源更加紧张,导致无力去跟梁初一和三洋竞争,如此,形成恶性循环,最终导致公司倒闭。

  这个消息杨天洁很快就通知了徐震东,连徐震东都顿时紧张起来。

  徐震东不是没想过用这样的大手笔去笼络梁初一,可是…资源从哪里来,钱从哪里来?

  偏偏好像是凑热闹一般,紧接着又有消息说,爱歌也已经在打算用更高的价额和条件在争取跟梁初一合作。

  据说,爱歌打算开出的价格是四千万,六十首歌,

  也是可以先给钱,两年之内交付歌曲,而且免费使用发行渠道。

  所幸的是,华音这边还是没有任何关于这方面的消息。

  而爱歌跟三洋这一举动的具体动因,主要是现在还在热播之中的那台春晚。

  一般来说,每年春节过完,晚会上都有几首好歌直接蹿红,这也就是春节之后,一两个月内很少有专辑上市的主要原因之一。

  当然,不是说在春晚之后买不到专辑,而是说在这个时间段上市专辑,声乐公司赚不了多少钱。

  毕竟春晚流出来的歌曲,不红就不红,一旦红起来绝对能红遍半边天。

  而这个春晚,傅雪红了、俞思颖红了,高雅红了,蓝雅婷也红了一把,就连《千手观音》都红了,而她们以及它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性,她们是梁初一手下的歌手,它们是梁初一的作品。

  而且从收电视台春晚收视率来看,央视当然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哥,但是从歌曲蹿红数量来比较的话,央视只有一首,而省电视台却有四首!而歌舞类节目,《千手观音》基本上是独树一帜,当之无愧的经典。

  这都还没人来打主意,那就除非有着逐利本质的资

  本弃恶从善,弃贱从良。

  但这又有可能么。

  让有着逐利本质的资本不去注意梁初一的歌曲水准,不去注意梁初一的制作能力,那绝对是天方夜谭。

  紧张之下,徐震东忍不住跟梁初一直接打电话,试图确认消息是否属实。

  不曾想梁初一接了电话之后,只是很无奈的笑了笑:“他们是把电话打到了我的经纪部办公室,可是我的答复是目前还没打算格外去关注那些方面,呵呵,徐老哥你怎么也关心这个?”

  徐震东苦笑:“兄弟啊,这是我们吃这碗饭的人的一个坎儿,我不关心这个还能关心哪个?”

  “放心吧徐总,我这儿现在的摊子摆着这么大,我哪有时间再去掺和那些事,就算掺和,顶多也就是一张专辑,几首歌而已,大家都在圈子里面混,面子上的一些东西,终归还是得有的,对不对。”

  徐震东再次苦笑:“兄弟你只要不是准备绞杀,那我就放心了,兄弟啊,你晓得不,现在,你可是圈子里面的一杆旗帜,风往那边吹,旗往那边儿飘,大家可都得死死盯着,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风吹个大跟斗。”

  梁初一打着哈哈自嘲了一句:“现在还有点儿冷,

  我这杆旗帜,那是被冻得标直,呵呵…”

  笑完,梁初一又忍不住问了一句:“对了老哥,晓薇那事儿,现在怎么样了?”

  说起晓薇的事儿,徐震东叹了口气。

  去年腊月二十几的吧,晓薇再一次闯了徐震东的办公室,当时,徐震东正在处理着楚明阳跟陆莎莎来年收歌的事情,楚明阳跟陆莎莎都在场。

  晓薇进到办公室就一如既往地非常不客气,首先就只问了一句:“徐震东,你给我听着,我的事情,你处理就处理,你要不处理,我就当现在你是默认我跟创月之间一切合约,无条件解除。”

  这架势,已经就是要升级的意思。

  徐震东冷冷的看着晓薇:“无条件解除?你能说了算吗?”

  晓薇毫不示弱的跟徐震东对视:“我的辞职报告已经递交将近两个月了,除非你马上签字,你马上签字,我们还有得谈,不然的话,我马上宣布跟你的创月不再有任何关系,你想拖死我,你没门儿!”

  徐震东摇了摇头:“我拖着你,是想给你一个反省的机会,同时,也让在你背后支撑着你的那个人直到,你今天能够背叛创月,背叛我徐震东,有一日,你不会不去背叛支持你的那个人。”

  晓薇愣了愣:“你怎么说那是你的事儿,就这创月这破公司,我不呆了,这破公司要资源没资源,要钱没钱,一个个的还这么凶这么横,对不起,姑娘我不伺候。”

  “没人要你伺候什么…”既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把脸皮识破,徐震东也就毫无顾忌的冷冷笑道:“就你这态度,哼哼,我也不怕告诉你,我能拖你两个月,我就能再拖你两年,你要不服,你有本事就去告我啊,你看看你拖进官司之后你还能得到什么?”

  打官司,这的确是晓薇死穴。

  歌手最担心的是什么,毫无例外的是陷身是非。

  而这种歌手让公司捧红之后立刻毁约的行径,会直接被歌迷唾弃。

  晓薇能够耀武扬威,除了没脑之外,背后的人的煽动占据绝大部分主要原因,但是她背后那个人也绝对不傻,一旦惹上官司这种事儿,就由不得晓薇不把他在背后的煽动说出来。

  而那个人既然只在背后煽动,就是没打算亲自出面,但惹上了官司,那个人也就暴露出来,挖角儿挖到这个地步,要说不被人痛恨,甚至是被人报复,肯定就不可能,到时候,那个人恐怕在圈子里面也就没法子混得下去了。

  但现在徐震东的意思也就很明显,晓薇背后的人不露出头来,徐震东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你躲着不出来,我就拖着,看谁能熬死谁!

  就算是把事情闹大,创月的名誉受损,相对为歌坛除害,徐震东相信被人也会理解。

  既然都再三再四的撕破了脸,要耍无赖,徐震东又还怕过谁?

  再说了,原来那段不想把事儿搞大,也是徐震东担心在梁初一那儿拿不到歌曲,没事情可做可现在不但拿到了歌去,而且还是两张专辑,少说也够忙活半年了,徐震东还担心个屁、要闹,那就闹个大的出来。

  也正好来个杀鸡给猴看。

  现在徐震东突然转变态度,晓薇顿时有点儿懵,甚至不敢死撑下去,担心徐震东会立刻就把这事儿往死里整。

  于是,这事就又拖了下来。

  只是梁初一这么随口一问,对于徐震东如何处理晓薇的事情,梁初一实在没太多心情去管。

  ――过了正月十五之后,工作室的乐队和傅雪的配合已经逐渐了有默契,几天之后,傅雪就开始正式录制第一首歌曲的样版。

  第一首歌录制样版,仅仅只用了五天时间,后面就

  更快,到了正月完,傅雪已经录完七首。

  俞思颖都录了五首,高雅稍差,只录完三首,郑小文也是三首,而洪媛这边仅仅只录完一首。

  虽然每个人完成录制的数量不等,但是乐队方面几乎都是疯狂起来――录完一首,也就意味着离那两成的分成进了一步。

  纯利润两成的提成,那得抵得上别人半年甚至是一年的工资。

  这绝对是杠杠的动力!

  杨天洁这边的黎筝跟秋淑娴进度也不错,虽然后来很多天,但是一个由梁初一亲自监制,另一个虽然名义上不由梁初一负责,但是都处在梁初一的工作室里面,梁初一稍微有空又或者是兴之所至,还不是随时去指点几下。

  而傅雪那家伙绝对也是个异类,用郑小文的话说就是,傅雪在进化!

  不错,就是傅雪在进化。

  第七首《火辣辣的情歌》傅雪用两天,到了第八首《陪你一起看草原》傅雪只用了一天,再到第九首《火火的姑娘》傅雪只用了八个小时,估摸着最后这首《敖包想恋》要是郑小文跟得上的话,这家伙顶多四个小时就能万事大吉。

  这绝对不是开玩笑。

  因为这两天,傅雪直接拽了郑小文,死命的练歌。

  而傅雪基本上就是对郑小文指点的多,她自己对女声部分的反而练得少。

  不过,郑小文他们看着傅雪是在“进化”,感觉得很是神奇,很是恐怖,但事实上却是:傅雪对梁初一的草原风本来就很喜欢,而到目前为止,梁初一的草原风格,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个细微的差别,而那些差别,早在《草原风》、《中国话》录制的时候,傅雪就已经掌握得差不多了,这会子再拿着这些同样风格的歌曲出来,傅雪还能不轻轻松松的达到梁初一的要求?

  所以,所谓的“进化”,其实同一种风格的歌曲遇得多了,熟能生巧而已!

  何况梁初一还在旁边监管着。

  当然了,造成这种错觉的原因,跟工作室的乐队的磨合也是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因为乐队与歌手直接,乐队当中的人与人之间,也需要磨合。

  总的说来,从去年工作室开张到现在,工作室的乐队和歌手这一块,已经逐渐成型。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