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和地狱

  正月二十五,梁初一的工作室正式完成注册,工作室名字叫“未来工作室”,旁人看着是希望未来,注重未来之意,但梁初一的本意却是“来自未来”!

  工作室注册资金只有三百万,相对来说,这几乎就是众多声乐公司里面看不见的一个“小不点儿”。

  但这注册资金多少,对未来工作室的发展其实并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挂牌的时候,工作室倒是欢腾了一整天,但接下来依旧忙碌。

  现在傅雪优先,因为傅雪的专辑只有最后一首《敖包相恋》没能完成录制,而最主要的原因是男声部分的配合。

  不过,让梁初一都有点儿吃惊的是,傅雪真的是在拼了,拉着郑小文吃饭也在练,走路也在练,几乎除了上厕所和睡觉,其余的时间,就没郑

  小文轻松的。

  当然了,为了练歌,傅雪很少睡觉。

  用郑小文的话说,傅雪,基本上就是一台上足了发条的机器!直到《敖包相恋》正式完成录制。

  但是“傅雪的新专辑将在四月份上市”,基本上来说,这条消息却并不太被人重视。

  以爱歌为背景的“妙声”推出陈南枫,以三洋为背景的“飞天文化”推出的叶芷莜,甚至是以华音为背景的“四海音响”推出的许若凌,不但比傅雪的名气大了很多,宣传推广的力度也大了许多。

  尤以“妙声”的陈南枫复出,据说仅仅只是宣传费用就已经达到惊人的三百五十万!

  可以说张卓在陈南枫的身上,是下足了血本。

  相较于陈南枫,傅雪宣传费用已经少得不能再少了,寥寥一百五十万。

  梁初一倒是想着至少能上个两百万,也才不算太寒酸,可是,工作室的资金状况,傅雪也很清

  楚――梁初一手上就徐震东刚刚打过来的三百二十万!

  傅雪没法子也不忍心一下子全部拿去做自己的宣传推广。

  大到专辑后期制作、唱片灌制、生产批号、销售批号…小到工作室一大帮子人围着梁初一吃喝拉撒…

  没有一处不得花钱!

  不,是烧钱。

  一百五十万,对刚刚开张的工作室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

  临行前,梁初一不得很歉意的对傅雪和周楠说:“对不起了,你们都是晓得这些钱是怎么来的,有多少,我现在能拿出来的,也就这么多,这一次,算是我亏欠了你们…”

  周楠有点儿满面愁容,倒不是这一趟去跟徐震东谈代发行傅雪的《我和草原有个约定》有什么难度,关键是乐坛三大霸主在这个节骨眼上一齐推出重磅歌手,《我和草原有个约定》的前途堪

  忧。

  ――偏少的宣传推广费用,单薄的歌手名气,基本上不存在的发行渠道…

  困难啊,没有一样不是压力重重。

  毕竟这是工作室第一次出征,如果不能旗开得胜一炮而红,就对不起梁初一以及工作室所有同仁寄予的厚望。

  傅雪倒是很平静:“这次去,主要是依附创月,创月那边我也还还有些老关系,再说徐总那边你们也是早就商谈好的,困难是不小,但我们也有优势,嗯,还把吴娟借调给我吧…”

  吴娟现在是后勤部部长,手下还管着包括两个厨师一个采购一个打杂四个人。

  要说身份,早已经不是傅雪身边当初那个小保姆,当梁初一去询问吴娟要不要跟傅雪走这一趟的时候,这丫头居然义无反顾,只用了一个小时把自己手头该交代的都交代妥当,然后整装待发。

  即使这一次要照顾的除了傅雪还有周楠、还有

  唐怡,吴娟都义不容辞。

  二月初二龙抬头,傅雪出征。

  虽然整个工作室包括杨天洁、黎筝、秋淑娴都来送别,却没有太热烈的场面,没有太悲壮的情绪,一切都很平淡、平静。

  记者也有两个到了场,但仅仅只是中州电视台和中州日报记者。

  甚至傅雪出征都因为没有大人物到场没有太热烈的场面,电视台记者和日报记者觉得没什么太大的新闻价值,直接把这条消息很一般化的处理了。

  电视台根本就没播放,日报方面也仅仅只用了一百五十个字稍微提了一下,大意是在某领导的关怀下,中州文化产业有了第一次产出。

  因为中心思想是为了突出某领导的正确领导,傅雪出征反而被淡化,甚至直接被人忽略。

  只不过,傅雪等一行人到了创月,徐震东便毫不犹豫的直接行动起来。

  凭着徐震东相对梁初一的资源优势,除了因为

  防止泄密不安排试听会之外,其余的流程跟之前安排楚明阳和陆莎莎的专辑上市一样,选择主打歌,制作专辑封面,安排唱片、磁带、CD灌制,推广宣传,电视节目专访…

  总的来说,徐震东在代发行这件事上面,就算不是倾其所有也绝对是尽心尽力。

  然而,傅雪的资金终究有限得很,再加上这是新年之后第一场市场争夺战,面对妙声、飞天文化、四海音响高达数倍于傅雪的资金优势,再加上中国人念旧的思想以及其它中小声乐公司的铺天盖地,傅雪的十二场电视专访和专辑推广终于还是显得渺小甚至是默默无闻。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梁初一只能苦笑。

  除了苦笑,还能干什么――追加宣发资金?

  一百五十万宣传推广费用,已经是梁初一最大限度的支持了,工作室这边的资金消耗,几乎达到了烧钱的程度。

  专辑后期制作、唱片灌制、生产批号、销售批号、发行渠道的疏通…这些都是烧钱的事情,至

  于工作室二十几口子吃喝拉撒,对梁初一来说,那都只是几粒芝麻绿豆。

  梁初一唯一很欣慰的是,正月十五之后,李啸江在印尼国开始动作,仅仅两千万美金就买下一家烟草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权。

  在刚刚的金融风暴肆虐过后,这家烟草公司市值估价依旧在一亿美刀。

  而李啸江刚刚将这百分之三十的股权拿到手,马上就有人提出以两千五百万美刀换取这百分之三十的股权。

  也就是说,李啸江本来可以转手就赚五百万美刀,但是梁初一只是呵呵的一笑了之。

  区区五百万美刀,太小儿科了,反正是借来的钱,现在得熬着,熬到了六月份印尼国盾币贬值百分之三百四十五之后,不仅只需要三分之一还款,还能让前来抄底的金融大鳄再掏一笔出来。

  别怪咱哥儿两个心黑,咱赚的其实也是金融大鳄的钱。

  不过,说实话,李啸江拿到那百分之三十的股

  权,不但轻松,而且还拿得人家千恩万谢,因为现在正是印尼国盾币贬值最快的时候,美刀,绝对的硬通货,比股权都好使很多。

  经历过了去年的一次金融风暴之后,九八年初,印尼国金融风暴再起,虽然印尼国是“感染”金融风暴最晚的国家,但是面对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经济衰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印尼国制订的金融对策都未能取得预期的效果。

  还才在二月初的时候,印尼国就宣布实行与美刀保持固定汇率的联系费率制,但此举直接遭到货币基金组织以及欧美诸多国家背后的金融大鳄一致反对,并扬言要撤回对印尼国的援助,使得印尼国再一次陷入巨大的动荡。

  这个时候拿美刀买资产,绝对就是白菜价随便捡,要不是李啸江东拼西凑仅仅只有一亿美刀,又担心会被套进去,李啸江都直接会抄了底。

  但因为资金不足,李啸江只得吞着口水强忍冲动。

  可是烟草公司是真的心满意足千恩万谢,这个

  时候啊,贬值速度最快的时候啊,美刀啊,两千万,绝对是救了他们的命。

  在顺顺利利拿到烟、草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权之后,再回过头来看汇率,李啸江的美刀进入印尼国时,是一美刀兑七千五百盾币,而到了这个时候,盾币已经跌破一万兑一美刀,而且还在继续下跌。

  所以说,面对资产价值不断缩水,人家不单卖得心满意足千恩万谢,李啸江也拿得顺顺利利心满意足。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时机拿捏得太准确。

  而把这个时机拿捏到这么准确的人,除了梁初一之外,就算是索罗斯,以及众多金融大鳄都望尘莫及。

  比如说,想要从李啸江手里拿走这百分之三十股权的人,都稍稍的慢了那么一步。

  慢了一步,也就是失去了先机。

  不过,李啸江在印尼国也没敢露出太大的动作――资本不足,漏出一点儿大的动作,就会被动

  辄可以调动几个亿几十个亿的金融大鳄盯上,李啸江绝对就只能是血本无归。

  这是梁初一一再叮嘱绝对不让李啸江暴露的原因。

  西历二月十六号之后,受到印尼国汇率影响,新、马、泰、菲诸国货币也纷纷下跌,日币也从九七年六月底的一百一十五日币兑一美刀下跌至一百三十五兑一美刀,很快接近一百五十兑一美刀。

  也因为日币的贬值加速,国际金融形势更加不明朗,从而导致金融危机继续深化。

  而这个时候,李啸江已经分别的新、马、泰、菲等国购入煤、油、气等优质资源的股份,股份最低的都百分之二十,最高的达到惊人的百分之四十五。

  因为分散,而且用的是不同的名字和公司,所以,没人去注意到这几个公司的股份都是一个叫李啸江的人在幕后操纵,更没人晓得李啸江的背后,还隐藏真正的幕后主使梁初一。

  而此时,香江这边也随着某大国股市动荡,日币汇率持续下跌,恒生指数已经从李啸江撤离时的一万四千三百多点下跌到七千五百多点,香江开始予以回击,索罗斯等一票国际金融炒家开始缠斗厮杀。

  李啸江虽然早就捞了一笔而且彻底撤离,现在回过头去看这一场搏杀,依旧忍不住胆战心惊。

  不过,李啸江也再一次、而且是更彻底的相信梁初一英明和果决。

  当然了,对梁初一的预测能力,李啸江也慢慢的留心起来。

  要晓得,在香江的时候,李啸江的撤离和股市跳水,仅仅只有一天之隔!

  而这一天之隔,直接就是一个上天堂,一个下地狱。

  这家伙哪儿来的这么准确的预测能力。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