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手打压(1)

  就现在来说,李啸江赚了钱,而且已经赚了很大一笔,不过这跟梁初一的工作室没关系,甚至跟梁初一缺钱也没关系。

  ――李啸江整整花九千七百多万美刀才完成对几处优质资产股份的收购,赚钱是赚钱了,但是这些钱现在都还不是现钱,只能是搁在那里的一笔账面利润,要到六月份之后八月份之前,把全部股份转手卖给前来抄底的金融大鳄,才能真正拿到实际利润。

  在那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堆数字。

  所以说,李啸江赚钱了,梁初一也赚钱了,但梁初一依旧还是缺钱。

  缺到无法为傅雪再追加一分钱的专辑宣传推广费用。

  好在傅雪很清楚梁初一的、工作室的家底,所以傅雪并不计较自己能花多少钱,是否连专辑宣

  传推广都做得默默无闻。

  因为大家都尽力了。

  偏偏这在这个时候,无论是三洋还是爱歌,对跟梁初一的合作的这一说法,都出奇一致的做出了改变。

  ――有消息透露,出于市场等等原因,原来给梁初一的价码,现在给不起了。

  当然,合作还是有必要的,只是梁初一的歌,三洋原来三千万的价格五十首歌,现在降低到一千万二十首歌,还得包括编曲、监制,至于发行渠道,呵呵,这个只能面议,当然了,这不是拒绝,而且非常欢迎梁初一前去合作。

  爱歌这边也一样,原来的四千万的价格要六十首歌,现在也只有一千万二十首歌,还得包括编曲、监制,说到发行渠道,想要使用当然可以,别人使用的代价是六四分成,梁初一这儿可以少收一成,五五。

  至于资金方面,那就对不起了,以前说的是可

  以一次性预先支付,现在,呵呵…暂时不谈了。

  在这方面,华音打一开始就没跟梁初一有什么联系,所以到现在依旧一直沉默,差不多也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

  只是爱歌和三洋的做法,梁初一基本上就是一笑了之。

  对于其他中小型的声乐公司来说,能傍上爱歌、三洋这样的大靠山,那绝对是做梦都能笑醒的事,哪怕只有五五分成,但强大的发行能力,本身就已经是巨大的资源。

  但是对梁初一来说,这真没什么。

  关键是瞎子都看得出来,这不是爱歌和三洋看不起他梁初一,事实上,他们实在是太看得起他梁初一了。

  ――一开始,代表爱歌的张卓和代表三洋的郭昌隆在梁初一的工作室开张之日亲自过来露个脸,这算是拉拢,但大家都只是表面上的,梁初一对他们的莅临根本就没特别的表示,这算是拉拢

  不成,于是晓得梁初一的专辑会在四月份上市,爱歌和三洋就分别推出叶芷莜和陈南枫两大超级歌手试图吓阻梁初一,但梁初一依旧不理。

  好吧,采用面子和吓阻没有用,那就用实际行动来拉拢,毕竟拉拢梁初一不是无利可图,于是就有了几千万几十首歌,发行渠道等等橄榄枝,可是时间都过去了一个多月了,梁初一依旧没有理睬。

  实际行动上的拉拢都还没用,要说张卓和郭昌隆还没有一点儿恼意,就别说张卓和郭昌隆了,梁初一都不会相信。

  既然给脸不要脸,连实际行动上的拉拢都没用,那就对不起了,打压!联手打压。

  这也是爱歌和三洋能够走到现在的套路、手段。

  要成为一个行业的霸主,你以为能够就这么轻而易举的?

  所以,梁初一这边的事,几乎都不用刻意去商

  量,一个有那么一个小动作,另一个立刻就能明白。

  要晓得,无论是傅雪的《中国话》又或者是晓薇的《美少女》,在徐震东那儿一个现在才第四张白金,一个才开始冲刺第四张白金,要是放到三洋或者爱歌手里,说不定第七张百白金第八张白金也都快差不多了。

  可是,既然梁初一不上道,那就只能给他一点儿颜色看看再说,联手打压,当然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不过爱歌跟三洋一起打压,梁初一依旧只能是一笑了之。

  原本还想着拿几十首歌去换取一些资金,以缓解工作室资金方面的压力,现在看来是不用了,不说这个时候拿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就是他们这种反反复复的做法,梁初一都懒得跟他合作。

  何况所谓的几千万几十首歌,发行渠道什么的,第一次只是消息,现在还只是消息,真正的动

  作,谁也没有过。

  换句话说,仅仅只是他们放出的一点儿风声而已,因为他们觉得梁初一识相的话,只要有这点儿风声,就应该马上归附过去,最不济也会马上去露个脸,跟他们商量一下。

  因为他们是歌坛霸主,梁初一就应该这么做,应该这么识相。

  但是梁初一一开始就没打算识相。

  傅雪出征第四天,徐震东打电话过来询问,这张《我和草原有个约定》的生产量,唱片生产是徐震东托关系找的华音的生产线,不过华音的生产线是捆绑式的,意思就是:每生产一百万张唱片,将连带生产磁带、CD数量各一百五十万和五十万。

  为什么说明明徐震东刚刚给了梁初一三百二十万,梁初一仅仅只拿一百五十万给傅雪,手头明明还有一百七十万但梁初一依旧缺乏资金?

  首先,看看黑胶唱片的生产成本,华音这边的

  生产线生产一张唱片的成本在一块五毛左右,生产量达到两百万张以上,生产成本可以摊薄到一块三,达到五百万张才能摊薄到一块钱。

  当然了,如果能生产出来七八百万张甚至一千万张的话,成本还能降低到八毛钱左右。

  一块五、一块三、一块,八毛,都没超过一块五毛钱的看着这成本是不是很低?

  等等!

  在一般的专辑生产流程中,哪怕五分钱也是企划人员必争的成本价格。

  不说现在九八年年初,就算是任何时候,一张专辑多五分钱,一百万张呢,两百万张呢…随着生产数量增大,每一张专辑五分钱的成本价格到最终都会积累成每一百万张节约五万块。

  这无论是华音那边的生产线还是梁初一这边的工作室,都需要承受的压力。

  不过,拿两百万张专辑生产成本为例,梁初一就得缴付给华音二百六十万块钱。

  刨除录音室工作人员甚至是歌手、歌本的分成等等费用可以暂时不给,专辑封面和内页总得拍照吧,摄影棚什么的,妆发造型包装…稍微精美一点儿,那价格都不低得很。

  还有其它什么物流仓储报批一类的费用就不用提了,反正整个儿就是一烧钱的行当。

  徐震东之所以要询问梁初一的专辑生产总量,也就是这动辄过百万资金保证。

  梁初一没有隐瞒自己的资金状况,跟徐震东明说了手头能动用的资金最多还能有两百万,但梁初一希望专辑生产的总量是超过五百万张。

  超过五百万张的生产量,生产成本只有一块钱,每张专辑就最低能多赚三毛,五百万张也就节约整整一百五十万。

  当然了,梁初一的歌好卖,傅雪的专辑也好卖,梁初一有这个信心,傅雪也有这个信心,但是每个歌曲作者词曲人、歌手都有这个信心!

  只不过,梁初一拿着两百万块钱想要去办五百

  万块钱的事情,这让徐震东有些犯难。

  傅雪的专辑能够大卖,徐震东也很有信心,但徐震东也相信,那将会是好几个月甚至是下半年才能做到的事情。

  上一张《中国话》到现在唱片协会才认真第四张白金,徐震东的出货量虽然已经达到五百万张,但现在已经没什么提货单了。

  也就是说,《中国话》的确能拿到第五张白金,但那很可能会超过一周年时间。

  晓薇的《美少女》短短两个月卖到三百万张,徐正东的出货量也才超过四百五十万,《美少女》就突然跳水,或者《美少女》也会拿到五张白金的认证,但需要的时间肯定会更长。

  根据这些数据来看,梁初一现在就要求五百万张的生产总量,似乎并不合算。

  搁几百万张专辑在那儿,那就是个搁几百万块钱在那儿。

  但是梁初一只笑了笑,说:“徐总,我已经没

  退路,就算是扔钱,我也只能这么扔,但华音那边,我希望徐总能伴我说几句好话,除了这五百万张之外,还得帮我保留两百万张唱片的后续追加量。”

  徐震东都吸了一口凉气,五百万张都还不够,还得追加两百万张,梁初一这小子这是在找楼跳的节奏啊。

  年初第一波畅销高潮是能增加不少的销量,可是,爱歌、三洋、华音、香江、中小型声乐公司一下子有超过三十张专辑同时上市好不好!

  就你梁初一这架势,明明就是瞄着七百万张唱片的销量去的,你也不怕吃撑着了!

  什么?不信,那好,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市场总量,歌坛市场总量。

  就拿单纯的黑胶唱片来举例:根据这些年的数据统计,在同一个月内掏钱购买专辑的歌迷,大约是一千二百万到一千五百万,这是全国范围内一个月当中唱片销售的大致总量,磁带,CD是

  不计入这个统计的,因为这两样能赚的是小头,数量上却是大头。

  这个是很容易计算出来的。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