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要她来做

  让梁初一没想到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刘青云找了过来,而且是直接找到工作室。

  前台胡晓妹把刘青云带到梁初一办公室门口,刘青云看了看门口的牌子“总监制办公室”,刘青云忍不住哑然。

  梁初一是工作室负责人,这间工作室就是他自己的,“总经理”的名头岂不是就要比“总监制”来得响亮,而且也更能说明身份,“总监制”,呵呵,搞得像是跟别人打工似的。

  但是梁初一还真的有点儿跟别人打工的意思,因为“总经理办公室”不是没有,而是空着的,也就是说,工作室暂时没有总经理。

  事实上,工作室里面的办公室不仅仅只是“总经理办公室”空着,还有好几个部门也空着。

  比如说经纪部主管办公室,比如说市场部主管办公室,比如说策划部主管办公室…

  空着的办公室应该有三四间,办公室里面也有人在办公室,但他们不是主管,他们当中职务最高的现在只有“组长”,而且还不是正式的组长,是“代组长”。

  这次跟傅雪去创月的周楠,现在的职务就是经纪部“代组长”。

  而“代组长”,是有可能转正为部门主管的,但不是绝对。

  这让刘青云感觉到梁初一这个工作室的职务安排很是怪异,但是刘青云也很敏锐的感觉到,梁初一这家伙,应该不仅仅只是满足于这个小小的工作室,他还有更大更高的想法。

  那些部门主管办公室空着,应该是他还在等待、选择更合适的人选坐进去。

  只不过,刘青云现在都想不出来,这家伙一个小小的工作室再大能大到哪儿去,在高又能高到哪儿去?

  哑然之余,刘青云倒是对工作室装修,宽敞很

  感兴趣。

  她也想象过能够有一栋自己的办公大楼,当然了,到时候在刘青云的办公室门口挂的牌子写着的不是“总经理办公室”什么的,而应该是“董事长办公室”,要不就是“总裁办公室”!

  那样才威风!

  至少,比梁初一更威风。

  嗯,比如说现在,刘青云就觉得自己还不错。

  梁初一手下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二十来个人,她,呵呵,就不说了。

  比如说,刘青云现在是跟梁初一谈合作的,虽然不觉得是给了他什么面子,但这样的事情,本来是用不着刘青云亲自出面的。

  或者梁初一是有些名气,但是看看梁初一这个小小的工作室,自封一“总监”,呵呵…

  一直到走进梁初一的办公室,刘青云心里都在发笑,但是她脸上却居然只有平静,甚至是一种谦卑。

  对,就是谦卑。

  哪怕是看得出来很明显的在做作。

  “怎么是你?”梁初一微微皱眉,没想到这个时候刘青云会来工作室找自己。

  刘青云像个胆怯的小女孩子,还跟以前一样怯生生的说:“你的工作室名气很大,我过来…是想让你帮个忙…”

  梁初一合上文件夹,伸手示意:“你先坐,坐着说。”

  刘青云坐到沙发上:“我想请你帮我设计一个案子…”

  梁初一点了点头:“我这边有专门针对各类客户要求的设计部,相信你的要求在他们那儿很快就能够得到答复。”

  “不是…我想让你亲自做…”

  “让我亲自做?”

  梁初一盯着刘青云好一会子,又突然笑了笑:“我亲自做也可以,说说你的要求!”

  “很简单的,省城有两家花店想跟我们合作,我希望你可以帮我设计一个《啸江之恋》那样水准的广告…”

  梁初一点头:“广告水准没问题,呃,你的花都已经卖到了省城!”

  刘青云依旧跟以前一样,有点儿担心的看着梁初一:“啊…也就是…就是一两家,主要是…是代销干花瓣代销…”

  “干花瓣代销?嗯,不错,现在月销量应该过百万了吧。”

  刘青云不答现在每个月销量能有多少,但是眼神里面带着少少的一丝得意。

  其实不用问也能够想象得到,她的生意都已经做到了省城,月销量过百万,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刘青云对梁初一怎么样抛开来说,在生意上,李青云相当能吃苦。

  甚至可以想像一下以前的时候她骑着三轮车,风里来雨里去,送花,收花,拉客户…

  梁初一自嘲的笑了笑:“呵呵,我多嘴了,嗯,你是想找个广告代言,是这个意思吧,不过,最近我手头资源有点儿紧张,你晓得,傅雪做广告代言是最理想的人选,可现在的情况是,傅雪在短时间之内回不来了,其他的人也没什么影响力。”

  刘青云微微叹息了一声:“我可是把计划书都带过来了,傅雪难道不能提前回来…”

  梁初一摇了摇头:“如果你能等,或者四月末她可能会回来。”

  “嗯,四月末…好吧,不过我可以先把计划书给你,你可以先看看,那样可以节约不少时间…”

  说着,刘青云从包里取出两张纸,然后站起来走到梁初一的办公桌前,把这两张纸放到办公桌上,也不晓得刘青云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手指上的那一颗鸽蛋大的翡翠戒指,在梁初一面前呆了好一会子。

  梁初一倒是没在意刘青云手指上闪烁的翡翠戒指,只拿起两张“计划书”看了起来。

  也就那么两张纸,梁初一几乎是两眼就看完,准确的说,看完“计划书”之后,梁初一想笑,真的想笑。

  最起码,刘青云把广告代言和商演混为了一谈,不晓得刘青云是不是故意这样安排的,反正脑洞太大,差点儿大到了梁初一的认知。

  反正梁初一很想笑,不屑的笑。

  刘青云这种广告代言,别说她不会给多少钱,按照她的这个计划书,给多少钱都只能算是牛皮癣小广告。

  别说傅雪不会接这种牛皮癣小广告,就算她接,梁初一也不会让。

  跟口碑好的大品牌商家做广告代言,并不就会掉身价,反而是这种小牌子,还没什么口碑甚至是刘青云这样的人代言、商演,才是真正的掉身价。

  梁初一淡淡的笑着,将两张纸放到一边:“我还是那句话,四月末之前,傅雪肯定回不来,提前回来什么的那根本就没办法,如果你能等,就只能先等着。”

  正说着,俞思颖进来,见到刘青云,俞思颖笑了笑,打了个招呼:“青云姐,过来有事?”

  刘青云点了点头:“过来找你们梁总监帮个忙拍个广告。”

  “拍广告片啊,呵呵,他在行得很,真的又快又好…”

  “可是我想请傅小姐帮忙。”

  刘青云丝毫没有顾忌,甚至俞思颖自己也没太在意,但是梁初一明显的愣了愣。

  无论是《啸江之恋》也好,又或者是《天下孝为先》也好,论演技,俞思颖跟傅雪绝对是能够并肩媲美,就算是唱歌,俞思颖也并不输傅雪太多。

  而刘青云这话却很明显是看不起俞思颖,或者

  说是嫉妒――同为中州女孩子,无论是家庭环境,还是自身条件,刘青云只能去争取上层,而俞思颖本来就是,这一点,应该是刘青云很嫉妒的事情。

  但俞思颖现在仅仅只是一个小歌手,而刘青云现在是一个把生意都做到了省城的女强人!

  在这一点上面,刘青云又足以在俞思颖面前自傲。

  最关键的是,刘青云在高中时节就很看重梁初一的家庭,但现在俞思颖可以跟梁初一在一起,而她刘青云却与梁初一相距千里。

  总之,刘青云平淡且小心翼翼的话里,包含着羡慕嫉妒恨,这些,梁初一都很清楚的体味得到。

  “傅雪啊,忙着呢,她应该在五月初才会回来吧,哎,青云姐,没想过别的法子?”

  俞思颖丝毫没去在意刘青云复杂的眼神,又转头跟梁初一笑说:“梁总,大家都是朋友,就帮

  一个呗。”

  梁初一看着俞思颖笑了笑,不答。

  刘青云微微叹了口气:“还是等傅小姐回来再说吧。”

  俞思颖点了点头:“那好吧…”

  刘青云晓得俞思颖来找梁初一是有事情要说,当下站了起来:“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广告代言的事儿,就麻烦你们了。”

  梁初一笑了笑:“你慢走…”

  刘青云走后,俞思颖笑看着梁初一:“你还记着之前那些事?”

  之前,梁初一跟刘青云之间的那些事情,俞思颖全都晓得,而且也晓得梁初一受了很多委屈,但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反倒是现在,无论是看在朋友的份上又或者是生意合作的份上,都不应该再去计较那些。

  但梁初一依旧很是不悦:“不是,你没注意她看你那种眼神!”

  “她怎么看我那是她的事啊,我们怎么能跟她一样去计较那些,嗯,这个是她的计划书?”

  俞思颖一边说,一边拿起刘青云的计划书看了一遍,看过之后,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把商演做成广告代言,哼哼,这脑洞的确具有强大的挑战性,嗯,不过,我还是建议能够痛痛快快的接下来…”

  梁初一诧异的看着俞思颖,不计较是不是被人看在眼里也就不说了,会不会掉身价也不说,这计划书的脑洞那么大,有没有挑战性暂且不说――能不能赚钱呢。

  现在是谈生意,那就得站在生意角度上来说,显然,要达到刘青云的要求,广告创意不用收钱了,傅雪出演不用收钱了,就连拍摄广告片的代言费傅雪都拿不到了!

  这是谈生意好不好?

  要不说谈生意讲交情,那就干干脆脆讲交情行不?

  可是,跟梁初一的交情很深?跟傅雪的交情很深?跟工作室的交情很深?

  就算你是想占点儿便宜,把价钱给得低一点儿,也没什么说不过去,你小摊子小动作,人都能理解,最起码你尊重一下别人好不好。

  看着梁初一沉着脸,几乎是扳着指头一条条的数落,俞思颖倒是笑了笑:“其实我也在想着,我们工作室在一般的人眼里看起来也算是比较高端的那种产业,我觉得我们应该走一些亲民路线…”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