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战(1)

  梁初一嘿嘿冷笑:“你觉得我们能够跟什么人都讲亲民?你觉得能跟她讲亲民,哼哼,如果是傅雪,她肯定就不会这么想!”

  “或许吧…”俞思颖笑了笑:“但人家把计划书留了下来,也愿意等着,至于价格方面,不是谁都还没提,有什么不可以亲民的?”

  俞思颖的意思是说,刘青云不但把计划书留给梁初一,还愿意等傅雪回来,这已经足够说明其诚意,人家有足够的诚意,价钱方面暂时又还没开始谈,所以,在工作室几个月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就算是价钱低一点儿,也应该把这趟活儿接下来。

  只是梁初一并不打算在这件事请上面纠缠下去,只问:“你过来有什么事?”

  “还是这首《雨霖铃》,下午准备试录,你得过去盯着点儿。”

  “你觉得差不多了?好嘛!不错,不过,你在录制

  的时候,一定要记住,咬字要精准,吐字如落珠,喉嗓一定要高亢清丽干净,不能有半点儿杂音,另外就是一定要注意那种婉约悲凉和忧伤的基调…”

  “这不是过来找你,让下午去看着点儿!”

  “小郑和洪媛那边也差不多了吧?”

  “还好吧,嗯,这两天小郑进度不错,比高雅都快,就是洪媛差点儿,不过她最努力,昨天晚饭都没吃,回到家还练了半个晚上。”

  “啊,不吃饭怎么行?她这样可不行,回头你再去跟她说说,将勤补拙是没错,但是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才行,别一首歌没唱好反而把自己的嗓子唱坏。”

  俞思颖笑问:“你自己为什么不跟她说?”

  “呵呵,说过两次了,不过这丫头好像有点儿怕我,不好再多说。”

  “怕你?”俞思颖脸上写满大大的疑问。

  梁初一笑了笑,算是默认,但是梁初一自己也不晓得洪媛为什么“怕”自己,自己好像在他们几个面前也没多凶啊,你看高雅,也没少呵斥过她,但是她就

  不怕。

  “估计是有些方面我做得还不够好,以后慢慢的来吧。”

  俞思颖点了点头,随后又问:“傅雪那边怎么样了,这两天有消息回来么?”

  说起傅雪,梁初一一下子来了精神:“嗯,现在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后天就开最后发布会,嗯,现在就是根据情况第一批次投放准备阶段。”

  “后天,那我们…”

  梁初一晓得俞思颖想说什么,后天是傅雪的《我和草原有个约定》最后发布会,不仅梁初一得过去,俞思颖也想过去,无所谓捧场打气什么的,就是应该过去看看。

  不过这事儿梁初一早就准备着,所以他笑了笑:“当然得去,呵呵,车旅费都是可以报销的。”

  俞思颖鼓掌笑道:“太好了,今天下午,我一定把《雨霖铃》录出来。”

  “别在那儿光顾着你一个人美了,这个事我还来得

  及通知下去,正好,待会儿你就去跟他们说说,让他们也乐呵乐呵,然后提前把后面的事情安排一下,别到时候忙个一塌糊涂。”

  俞思颖把梁初一的意思传达下去之后,整个工作室都沸腾起来,一时之间,一个个的就像是上了发足了条的机器。

  平日里一天两天才能完成的工作,到了这会儿,也就三下五除二,半天几个小时就搞定。

  不说去支持自己工作室的产品,就算只是带薪“公费旅游”这一点,就已经足够激动人心了。

  两天后,梁初一带着工作室一大帮子人,浩浩荡荡第一次进到京城创月声乐公司。

  徐震东很是浓重的接待了梁初一一行,还特地安排了人专门在空闲时间带着梁初一等人上八达岭,故宫旅游景点。

  当然,对梁初一来说,旅游,那只是工作之余的事情,最主要的是傅雪的专辑发布会。

  《我和草原有个约定》最后的发布会是安排在梁初

  一等人到达创月第二天。

  场地之类的,一切都是徐震东帮忙安排好了的,这不得不说在这方面,徐震东当真是尽心尽力。

  不过,最后再安排一场发布会,也就是在专辑正式上市之前,给渠道买家提前下订单的备货的最后机会。

  这样的发布会相对于歌手、商家,其实都是同样重要的机会。

  对于歌手,这也是业内提升名气的一个好机会,而对于商家来说,发布会之后,就能正式提货、上架。

  徐震东在这方面是久经沙场,该下请柬的下请柬,该请的请,报社记者、业内大咖、乐评人、渠道商家…能请得动的,徐震东一个没漏。

  第二天十点,发布会准备开幕。

  说实话,梁初一等人看着冷清的会场,心里都有些凉――等到十点的时候,过来捧场的人统共也不过六七十个人,这还得算上梁初一带过来的二十多个,徐震东手下十几个,记者、业内大咖、乐评人等等加在

  一起也不过二十多个人!

  以傅雪刚刚拿到第四张白金认证这样歌手来说,这绝对极为少有的现象。

  因为这意味着,报社记者、业内大咖、乐评人、商家,并不不太看好傅雪的这张专辑。

  ――陈南枫、叶芷莜、许若凌以及超过三十位歌手的宣传推广,铺天盖地,以傅雪那点儿资金和资源,几乎就是大海里面投进去的一颗小石子,就算能够激起几圈儿涟漪,也迅速的被淹没。

  仅仅是今天之内一起开发布会的,除了傅雪,就还有四位歌手,当然了,这是目前形势环境所影响,因为梁初一没有更多的钱投入傅雪的宣传推广。

  比如说傅雪的专辑推广费用,仅仅只不过一百五十万,而陈南枫的推广费用已经高达三百五十万,而叶芷莜更是高达三百八十万,就算是许若凌也是二百六十万…

  他们那样的推广,才是真正的吸人眼球。

  当然了,跟傅雪差不多,甚至比傅雪更低的,也不

  是没有,而且是大部份,但是就是这个“大部份”,让傅雪在专辑推广的人海当中,毫无亮点和特色可言。

  而且,这仅仅只是从资金、环境等表面上的东西来看。

  还有一个跟深层次的原因却是:上一次傅雪的《草原风》出来的时候,报社记者也好、业内大咖也好,尤其是乐评这个方面,几乎就是被一巴掌扇过去,再一巴掌扇过来,一巴掌扇过去,再一巴掌扇过来…

  这个傅雪也就一个小小的歌手啊,都到了那个程度,现在这么短时间之内又一次开专辑发布会,谁还能不小心着点儿?

  再更加深层次的东西那就是:这个四月,今年的第一个销售旺季,几乎每一家声乐公司都在试水,都在抢夺,试探今年的歌曲潮流,抢夺份额不多的蛋糕,为接下来将近一年的战略方向和战略压力做测试。

  所以,来傅雪这儿捧场的人少,场面简陋,其实也可以理解。

  开场,傅雪为所有的人现场献唱了一首《火辣辣的情歌》,依旧是草原风格,好听,而且也很带节奏,可是就那么几十个人听着,场面无论如何也算不上火爆。

  接下来照例是傅雪对自己的专辑介绍,接受记者采访。

  傅雪很认真的把自己的专辑从风格到内容到制作经历都介绍了一遍,随后是记者零零星星的提问。

  “我是‘今日都市报’记者,请问傅小姐:你与创月解除合约已经快一年了,这一次你依旧在创月举行专辑发布会,那么,请问傅小姐现在跟创月是什么关系?谢谢!”

  很尖锐的问题,不过没什么爆点。

  “我与创月是属于正常解约,现在我们跟创月的关系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傅雪回答的很认真,而且把创月跟未来工作室的合作定位大大提升――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你好,我是‘乐讯快报’记者,我相请问傅小姐

  ,上一张专辑《中国话》,无论是歌曲风格还是专辑内容,可谓是丰富多彩,那么现在这张《我和草原有个约定》还会是那样多彩多姿吗?谢谢!”

  这算是比较专业,但问题依旧问得很乏味。

  “这一张《我和草原有个约定》在歌曲选取上,我在尽量做到专一,因为我本人对草原风歌曲比较喜欢…”

  “你好,我是‘音乐早知道’记者,据傅小姐介绍,傅小姐现在跟‘未来工作室’签约,而且傅小姐也谈到在这张专辑制作过程中遇上过不少的困难,那么,我想请问傅小姐,‘未来工作室’在制作傅小姐的专辑的时候,为什么会出现那些困难?谢谢!”

  这个问题算是问得有点儿意味深长,不过,傅雪回答的时候却很轻松。

  “其实每一位歌手在专辑录制过程中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困难,新歌嘛,对歌手来说,那就是一道道关口,就是一个个堡垒,就是一个个困难的集结,作为歌手,我们的任务就是冲破这些关口,攻克这

  些堡垒,解决这些困难…”

  “你好,我是‘星光杂志’记者…”

  “你好,我是…”

  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记者在发问,而且如同往常和其他歌手那样深挖爆点的问题,都是不约而同的在回避。

  这让这个本来就简陋、冷清的发布会乏味得毫无生气可言。

  而且之后的下单,让徐震东都大摇其头。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