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动了手脚

  然后两个人去磁带专区,磁带专区这边一样排着长龙。

  梁初一上前:“你好,打搅一下…”

  “请先去排队…”

  “请问傅雪的《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没了,想要下午来…”

  然后是CD专区。

  但是这边的回答根本就是前两处的翻版。

  “对不起,打搅一下…”

  “请先排队去…”

  “请问傅雪的专辑《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没了,想要下午来…”

  因为两个人不去排队,还问东问西,别人自然不会对他们很客气。

  但徐震东和梁初一都已经晓得傅雪这张新专辑的问题大约是出在了哪些地方。

  傅雪的这张《我和草原有个约定》上市第一个星期

  ,本来应该大火爆卖,因为资金不足,导致推广宣传缺乏力度,这仅仅只是其中一个因素。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有人动了手脚!

  ――像华新书店,以及创月自己的渠道,甚至是那些小散商户,不可能看不到《我和草原有个约定》这张专辑的真正价值。

  所以肯定会提前发出通知备货,毕竟拖延一天,利润损失就是数以万计。

  傻子才跟钱有仇是不是?

  而从华新书店的售货员的回答来看――他们的提货通知单,应该是早就发出了的!

  但这些提货通知单,却没能到达徐震东手上。

  问题出在了哪儿?

  问题就出在徐震东的创月销售部!

  ――销售部没有第一时间把这些数据上传给徐震东,导致徐震东无法了解实时信息,又导致无法及时发出供货通知,最后导致断货。

  一句话,创月里面出了“内奸”!

  这个内奸联合其它声乐公司在打压傅雪的新专辑!

  而且这个时间点选择在这个时候,是谁联合销售部的人打压傅雪,已经是一目了然。

  今天,陈南枫和苏少芩的专辑上市,第一天就没了傅雪的《我和草原有个约定》这个最大的对手,他们两个甚至都有可能直接空降销售榜。

  “尼玛…”徐震东几乎就是暴怒,直接要开车回公司。

  但是梁初一稍微拦了一下:“一家之言或者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这样,我们在走几家,在看看情况,或者,也许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呢!”

  徐震东只得忍住怒气,取了车子出来,再跟梁初一一起,到附近的音像店去看。

  结果,看了三家,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第一家。

  “劳驾问一声,这儿还有傅雪的新专辑《我和草原有个约定》吗?”

  售货员叹了口气:“不晓得他们在搞什么鬼,我这儿的提货通知都发出去两天了,好几百个人来问了呢!”

  “那么,你们的货是从哪儿来的,呃,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他们为什么不发货。”

  “哦,我们这个是直接从创月那边开出来的。”

  第二家。

  “请问,傅雪的新专辑什么时候能到?”

  售货员摇头:“不是我们不想挣这个钱,我们铺子小人家架子大,我们要两千,人家给五百,唉,这世道…”

  “那么你们这是从什么渠道进货的?”

  “算了不说了,那个我们得罪不起的。”

  第三家。

  “傅雪的新专辑《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你问这个啊,早就没了,订货本来就不多,备货也通知也早就发出去了,你要的话过两天吧,不过这儿还有她的《中国话》,也不错的…”

  “…”

  梁初一跟徐震东都不再看下去了。

  终端商家的货早就卖光了,提货通知也发出去了两天了,但傅雪的专辑被拖延,被替代。

  难怪,傅雪的《中国话》又强势回归!

  难怪,晓薇的《美少女》再次霸临!

  因为《中国话》和《美少女》都成了《我和草原有个约定》的替代品。

  徐震东从最后一家音像店出来之后,脸色就在也没好过。

  不错,傅雪的新专辑被拖延被替代,徐震东又将会大赚一笔,但这钱是以梁初一和傅雪的新专辑的损失为代价。

  如果不出现拖延被代替,《美少女》不可能再次霸临,《中国话》不可能再次强势回归。

  但这是红果果的在梁初一面前打脸。

  只出正常费用,帮忙代发行,结果呢,自己的两张专辑再次大卖,傅雪这边的新专辑却被刻意拖延。

  徐震东已经没法子跟梁初一交代了。

  反倒是梁初一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却轻松了起来。

  “徐老哥,你也用不着生气,我想,如果是我站在他们那个角度上,说不定我也会这么做。”

  我了自己公司的利益,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手段,

  梁初一可能做得出来,别人一样可以做得出来,这本来的确无可厚非。

  至少,梁初一是这么想着的。

  徐震东黑着脸,一边开车一边愤怒的吼道:“你用不着跟他们说好话,用这种不正当的手段干这种龌龊的事儿,不是我老徐能干的出来的,就算是他们是为了公司的利益作想,这种小人行径,我以后还怎么混下去?他么的,我手下怎么就出了这么一帮小人,就算是为了公司的利益,你光明磊落的不行啊?爱歌我就不说了,张卓就那样儿的人,三洋…三洋的郭昌隆也不是好东西,你看看华音那边,人家光明正大的,该拼的拼该争的争,就从来不在背后耍手段…”

  梁初一微微叹了口气,本来自己今儿个就要回中州的,但是眼下这事儿怕是脱不开身了。

  ――傅雪的专辑出了这么大问题,现在能走?

  回去跟傅雪、俞思颖她们说:那张专辑出了问题,问题出在徐震东手下,然后就没然后。

  就这么去交代?能这么去交代?

  徐震东一边愤怒的吼着,一边直接把梁初一送回宾

  馆,不让梁初一再去创月,至少,今天不让梁初一过去。

  因为徐震东着实恼火了。

  梁初一本想跟着,但是徐震东很直接的拒绝,随后开车走人。

  刚刚回到创月,还在大厅,刚巧遇上孙晓静,见着徐震东一脸怒气,孙晓静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徐总,怎么了?晓薇又来闹了?”

  “晓薇来过了?”

  最近这一段,晓薇其实很少来创月,傅雪的新专辑发布会,以及到现在,都没见着她的影子。

  “没有吧…今天我在这儿,没见着…”

  徐震东挥舞着手臂:“算她走运,下次见着她,告诉她,最好跟我规矩点,不要以为我老徐真的能忍得下去!”

  “徐总…”

  孙晓静一边吃惊不已,一边抹着被徐震东喷到脸上的口水,这是第一次看到徐震东这样光火,也是第一次公开向晓薇提出警告。

  ――老徐今天时遇上了什么事儿受了什么刺激啊?

  这一副张牙舞爪要吃人的派头!

  徐震东继续张牙舞爪:“愣着干什么啊,让所有人暂停手头上的事情,去会议室开会!”

  平日里,传达徐震东的通知什么的,都有徐震东的助理,今儿个徐震东居然随便抓丁,孙晓静突然意识到,公司里面出了大事,要出大事!

  孙晓静没敢继续在徐震东面前耽搁,至一边走一边想,自己这一段时间应该没做错什么吧…

  十二点整,创月会议室,整个创月的工作人员能到的人都到齐,人不少,二十多个,而且,连创月公司的法律顾问顾兴和都赶了过来。

  除了法律顾问顾兴和,其余这些人甚至一反往日拉筋扯皮的那种散漫和刁滑,没一个人敢多说一个字,因为徐震东是真火了。

  这个时候,谁嘴儿碎谁倒霉。

  “…”徐震东坐在老板椅上,手却不断地敲着桌子,一双眼睛射出刀子一样的冷光,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

  每一个人都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寒栗。

  跟徐震东这么多年,徐震东什么德行大家心里都有个底。

  徐震东是个好人,平日里怎么跟他闹,他都不会计较,就算是当面骂人骂得狗血淋头,一转头他都会忘记,就拿晓薇来说,晓薇那么跟他闹,徐震东都从来没这样冒火过。

  现在徐震东这样子,只能说明公司里面真出了大事,要出大事!

  “各位也是我们创月的老员工,我的老兄弟老姐妹了,其它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今天就这里,处理一件事,关于傅雪新专辑的事情,傅雪的新专辑,被人动了手脚,具体是谁,我就不提名了,我希望他自己站出来给我一个说法,给大家一个说法,给创月一个说法。”

  徐震东冷冷的,说一句,砰砰的敲几下桌子。

  “”的敲桌子的声音,几乎敲进每一个人的心里,敲得每个人都寒毛直竖。

  但是大部分人心里都诧异不已――傅雪的专辑出了

  问题?被人动了手脚?这什么人动的手脚?

  徐震东刀子一样的眼光在每个噤如寒蝉的脸上划过,见依旧没有动静,徐震这才停止敲击桌子,但同时也开始说话。

  “傅雪的新专辑在终端商家那边早在两天前就已经断货,按照正常流程,上星期四我们级应该收到备货通知,可现在华新书店那边都断货一天了,那么,谁可以跟我说说,那些备货通知在哪儿?”

  最后一句“那些备货通知在哪儿?”徐震东是吼出来的,吼得整个会议室都差点儿摇晃起来。

  但是徐震东吼完,会议室里面那些噤若寒蝉的人,浑身一抖之后,仅仅只过了片刻,立刻不少人开始小心谨慎的交头接耳起来。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