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受刺激

  李啸江显然是没去在意梁初一的看法和想法,当然了,也不是没注意到,但李啸江就是没去在意。

  哥儿两个,有些东西,已经不需要去刻意计较了。

  就算是梁初一本想图个热闹,现在反而更加清净,梁初一可以失望但也绝对不能计较。

  “老嫂子爆羊肚”的羊肉菜色绝对不错,所以梁初一不等李啸江,直接拿起筷子开干,而且吃得毫无形象可言。

  ――不去大酒店,本来就是图的这个。

  李啸江倒是慢条斯理的把酒倒上了,然后才呵呵笑道:“来,碰个杯!”

  梁初一正在大快朵颐,只挥了挥手,意思是正忙着,来不及。

  李啸江很耐心的看着梁初一:“刚刚在音像店那儿,我晓得了,你的专辑很成功,在这一点上,老哥我自叹不如。”

  梁初一咽下一块羊肚,笑了笑:“我这是挣小钱的

  ,敢跟老哥你比?”

  李啸江摇了摇头:“说说,你的理想是什么或者说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梁初一愣了愣:“老哥,你这是…”

  李啸江苦笑了一下:“说实话,我很受刺激…”

  “在那边?”

  李啸江刚刚从国外回来,虽然没碰上格外惨烈的场面,但肯定也的确受了不少刺激。

  李啸江点了点头,然后端起酒杯,一仰脖子,一杯酒就全部倒进了嘴里。

  “晓得刚刚我看到那堆人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什么吗,我碰上过,但不是我们这样儿为了去买一张歌曲专辑,他们…”

  李啸江再次倒了杯酒,而且还是一样脖子直接倒进嘴里:“他们那不是人能干得出来的事儿!”

  梁初一晓得李啸江遇上了什么,而且在那种环境当中,李啸江就算有保镖,就算想要帮着做点儿什么,但李啸江也肯定无能为力,

  李啸江这样的人最害怕的是什么,最害怕的就是眼

  睁睁的看着不想看的事情发生,自己却无能为力去改变什么。

  但是对于这个方面,梁初一也就只能叹息一声作罢,对于那些已经在发生和将要发生的事情,梁初一也同样无能为力,也帮不了什么。

  既然无能为力,既然帮不了什么,再去说什么又有什么用。

  “那么,老哥你的理想是什么?”梁初一问。

  “我很迷茫,说实话,我真的很迷茫,我手下搞运输的,搞房地产开发的,搞零售的,还有搞服务的,乱七八糟杂七杂八还不少,说实话,在我们这儿看着很威风,很耀眼是不是,可是,如果有那么一天,突然来一场跟他一样的风暴,我的那些恐怕瞬间就会被吞没,被淹没…”

  梁初一看着李啸江,突然明白过来一个道理。

  只有在战场上厮杀过,才会晓得战场上的血腥和残酷,只有亲手掠夺过别人的财富,才会更担心被别人掠夺。

  毫无疑问,这两样,李啸江肯定都已经经历过了!

  “说实话,我很羡慕你也很嫉妒你,但我很庆幸我们是兄弟。”

  李啸江开始到第三杯酒,依旧是一仰脖子把一杯酒直接倒进嘴里,然后才说道:“今天,我把兄弟接过来,本来想着应该是咱们哥儿两个能开开心心痛痛快快,可那有些事,我见着了就没法子去忘记,对不起了兄弟,不过,兄弟你是我第一个想跟你说这些,也是第一个说这些的…”

  梁初一笑了笑,端起酒杯,学着李啸江,一口把酒喝干,然后笑道:“老哥,我明白你的心情,说真的,其实我挺羡慕你,羡慕你可以有那么丰富的经历,而我,呵呵,我只能困在中州…”

  “你去了趟京城,北京城的繁华迷住了?”

  “嗯,不是被迷住,应该说对我的事业的发展,去京城会更加方便更加有利,可问题是,我不能走…”

  李啸江明白梁初一为什么不能走,梁初一有父母,梁初一的父母有产业,再说,老人念旧,梁初一之所以不能走,就是因为这些。

  不过李啸江摇了摇头:“是金子放到哪儿都会发光

  ,你人在中州,同样可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如果你非觉得必须是进了京城才能有发展才有身份和面子,老爸老妈的事儿,你交给我,养老送终那啥啥的,我替兄弟你。”

  梁初一苦笑不已:“有些东西是无法被替代的。”

  “得,那就留在中州,想干什么,老哥我能帮得到的地方也方便帮忙不是,你说你去了京城,就算老哥我想帮你,还不得千里迢迢,呵呵…哎,我说兄弟,我晓得你不会满足一个小小的工作室,说说看,这以后打算往哪个方面发展,嗯,我可跟你说好了,再也别想撇下我。”

  梁初一有些好笑,李啸江这家伙基本上算是天马行空,刚刚还在哪里悲天悯人,这会儿又变了脸。

  不过这也挺好,真实!

  所以梁初一也不隐瞒:“要说具体的方向我也没有,好些东西我也挺迷茫,老哥你说,现在的电子科技怎么样,很赚钱很赚钱对吧?但咱们没那么多钱砸进去。”

  李啸江想了好一阵,点头:“电子科技,现在的确

  发展潮流,不过偏偏我手里就没有这个项目,要不,咱们哥儿两个合伙弄一个?”

  梁初一打了个哈哈:“老哥这是赚了多少钱啊,合伙弄一个!老哥晓不晓得那玩意儿才是真正烧钱的玩意儿?不过,一旦烧出来,那利润可是几十亿上百亿甚至是上千亿!美刀!”

  李啸江摸了摸脑袋:“美刀?上百亿、上千亿?开电子元器件厂?”

  梁初一点了点头:“可从开电子元器件厂开始,但主要的是核心技术,掌握真正的核心技术,光是收取专利费就够咱哥儿两个纵横天下。”

  “要多大的投资,十亿够不够?”

  “十亿?美刀?再加个零!”

  “哎玛…”

  李啸江被彻底吓住了。

  十亿美刀还得再加个零,李啸江还真拿不出来。

  梁初一呵呵的笑:“这往后,要说真正能赚钱的玩意儿,也就只电子、网络、智能技术这几个大块,其次是能源,不过在能源这一块,普通人几乎无法插手

  ,不过,电子、网络、智能技术,需要的都是真正高端的人才,归根结底,世界经济发展与日益加剧的市场竞争从企业的竞争到综合国力的竞争,其实都是人才的竞争,所以我认为,在用人问题上转变观念,使有用之才能够真正脱颖而出,以实现人尽其才,才尽其用。”

  李啸江听得有点儿明白,但也有点儿糊涂:“你的意思还是从电子方面入手,先培养人才?”

  “可以这么做,但是主要宗旨应该是放在科研开发上面,研究别人的产品和技术,然后创造自己的发明自己的。”

  李啸江当即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给我查一查,把中州所有电子厂的资料给我收集起来,待会儿送到我的办公室。”

  “你…”梁初一有些吃惊的看着李啸江,这家伙还当真说干就干啊。

  “这样,我至少买下两家电子厂,你不用投钱,我算你百分之四十股份,赚了,咱们按股分红,亏了,我兜底…”

  “可是我现在哪里有空啊…”

  “没关系,你还跟以前一样,把握大方向,具体操作由我来,嘿嘿,别找理由推辞不干,我不把兄弟你拴在一起,我的人生就没了方向。”

  梁初一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对李啸江这种干脆果断,梁初一倒是很欣赏。

  “老哥你一定看得起我,这样,股份、掌控方向什么的,我都答应,但是我得跟你一样出钱,呵呵,只有这样,处理事情什么的,我也才能心安理得。”

  “好吧,既然你坚持,你就拿五十万,其余的我兜底,嗯,这个五十万,兄弟你也不用给现钱,以后到分红的时候我从分红里面扣。”

  说来说去,李啸江就不让梁初一掏钱。

  不仅不让梁初一掏钱,还笑着叹了口气:“兄弟,我跟你说,这一次,我共计拿到了一点三个亿,呵呵,美刀,你也别跟我提什么百分之几,咱兄弟两个二一添作五…”

  “不好吧…”

  “别跟我说那啥啥啥的,钱我都跟你存好了…”

  说着,李啸江摸出一张银行卡,放到梁初一面前:“零头我给抹了,里面刚刚好五个亿,密码六个零,呵呵,说实话,兄弟你不但让我赚了钱,还救了我的命,不,不仅只是我个人的名,还有全体派驻印尼国的工作人员的命…”

  梁初一愣了愣,忍不住问了一句:“他们提前了?”

  梁初一这么一问,李啸江也有点儿愣,之前梁初一警告过,说,印尼国在金融风暴肆虐之下,民众终于忍不住爆发,梁初一担心李啸江以及派驻过去的工作人员都给卷进去,所以才提前撤退。

  不过梁初一记忆里,真正爆发的时间应该是五月中旬,但是看李啸江这意思,难道是提前了。

  ――自己的重生,居然能对历史事件有着如此之大的影响?

  梁初一的重生,的确影响了很多事情,不过那很小,诸如曾传周,诸如二叔梁大祝,诸如高雅…

  只是李啸江苦笑:“什么提前啊,他们那边乱,一直都那样,只是我们遇到的比较猛烈一些而已,说真

  的,要不是你提前告警,我们真的就可能回不来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