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找抽型(1)

  就这点儿事儿,傅雪跟俞思颖等人兴奋了好久,直接把刘青云带来的不快抛诸脑后。

  事实上,不仅仅只是傅雪等人很兴奋,就连工作室那些普通文员都兴奋不已――机会,很快就会到来!

  当然了,演艺的道路是艰辛的,机会到来的同时,也带来了挑战。

  下午时节,徐震东那边又打电话过来,不过这一次徐震东的语气比较凝重。

  ――傅雪的专辑上市才第三周第三天,断货,依旧将会很快来临。

  《我和草原有个约定》再一次改写了单日销量最高纪录,唱片一万三千一百七十八张!磁带已经到了断货边缘,CD最多还能撑得住一天。

  至于叶芷莜、苏少芩、林易华他们的专辑销量几乎没有什么起色,

  叶芷莜的《简单的爱》,专辑销售两百九十八张,排名勉勉强强依旧保持在第二十八位。

  苏少芩的《天上人间》销量继续下降,只有五百八十四张,但销售榜排名却依旧保持在第五位。

  林易华的《来饰今生》这个中流砥柱,销量再次反涨三十张,冲破五百张关口,达到五百七十五张,排名第六。

  与此同时,《中国话》依旧保持在第二位,但在销量上与《我和草原有个约定》就差了很远,只有一千七百六十七张。

  排名第三的《美少女》再也没有怎么蹦了,挺老实的跟在《中国话》后面,销售量一千五百二十二张。

  可是,就在这一天,冒敏的《乡恋》回归,空降专辑销售榜第十位,销售量三百三十六张。

  除了这几个人的销售情况,其它的也没什么看头,所以,徐震东也就不去说了。

  但是说话间,徐震东露出了点儿希望梁初一能够恢复对《我和草原有个约定》追加生产的决定,而且量还不小,最低三百万张。

  这让梁初一忍不住微微皱眉,说实话,不是练初一

  不晓得去赚钱,但不再追加生产的决定是早就已经做出来了的,而且也已经宣传出去了的,能够反手过来打自己的脸?

  再说了,真要对那些同行们赶净杀绝,这以后还怎么混下去?

  另外,秋淑娴的专辑只有几天时间就要上市了,再追加三百万傅雪的专辑,恐怕到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就不好说了。

  “徐总,相信我,傅雪这张专辑真的不能够再去追加生产了,不要去听别人怎么说,也不要去看这张专辑现在怎么样!”

  徐震东无不惋惜:“老弟啊,说实话,几百万的缺口,说实话,谁都眼红得很,弄不好,直接就跟翻版盗版开了口子啊。”

  “唉…”梁初一叹了口气:“翻版盗版,也不是我们阻止得了的,开了口子就开了口子,随他去吧,我们追加生产的事情,就不要去做了…”

  徐震东最终只得失望不已的挂了电话。

  只是接下来几天,傅雪的专辑销量一涨再涨,从第

  三天的一万三千一百七十八张,到一万三千三百张,一万四千一百张,一万四千四百三十二张,到第三周第七天仅剩六百八十七张陡然断货。

  傅雪的《我和草原有个约定》终于在三个星期之内,完成销售七百万张唱片、一千零五十万盒磁带、二百五十万张CD。

  傅雪这张专辑,虽然只拿到手七张白金,但是这个销售速度,绝对让人惊爆眼球,叹为观止,让人仰望。

  不过,傅雪的《我和草原有个约定》完美落幕之后,包括陈南枫、叶芷莜等人都觉得压力顿消,一个个的都准备重整旗鼓,东山再起。

  尤其是叶芷莜,再次投入一百万的宣传推广费用,试图在专辑上市第二个星期重新来过,但可惜的是,第二天,代表华音的许若凌《飘渺》上市,另外,创月秋淑娴的《好人好梦》也将会在一个星期之后的五月份上市。

  除了许若凌的《飘渺》为歌迷们带来不少的新鲜感之外,秋淑娴的《好人好梦》也成了歌迷们最大的期

  盼。

  本来想着还能来个咸鱼翻身陈南枫,再一次被对他失望的歌迷们所抛弃,受次牵连的,当然包括叶芷莜、甚至是苏少芩和林易华。

  以至于第四个星期第一天,许若凌的《飘渺》居然直接进入销售榜前四,销量三千一百一十一张。

  叶芷莜虽然在继续加大力度宣传推广她的《简单的爱》,但因为上市整整一个星期,都只徘徊在第二十七八位,歌迷们对她的信心也逐渐消失。

  原本以为第二个星期因为没了傅雪的压力,将会拿到一个好成绩的,但是没想到还是只卖出去两百七十六张,不仅依旧没有冲破三百张大关,排名还下滑至第二十九位,眼看着就要跌出榜单。

  苏少芩跟林易华两个人的专辑,苏少芩的《天上人间》销量继续下降,只有五百一十四张,销售榜排名跌落到了第九位。

  林易华的《来饰今生》销量再冲破八百张关口,达到八百二十五张,排名第五。

  以后几天直到五月份的到来,他们的销量和排名也

  就再没多大变化,总之,没了傅雪的新专辑,市场上还算是风平浪静。

  不过,傅雪的《我和草原有个约定》陡然断供,不可避免的在众多的歌迷们心里心里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甚至是遗憾。

  曾有歌迷发出极度高昂的呼声,希望未来工作室能够恢复追加《我和草原有个约定》的生产,以满足歌迷们对傅雪这张专辑的喜爱和需求。

  但最后,因为这些呼声无法传递到未来工作室,以致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四月过去了,一场关乎所有声乐公司战略方向的战斗也基本上结束,但同时也留给了很多人很多值得思考的东西。

  对徐震东来说,三个星期七百万张专辑的销量,那绝对是徐震东乃至整个创月的痛!

  不仅仅只是钱、利润的问题,还有很多诸如销售部小黄席卷创月大部分资料潜逃,老王辞职,晓薇无法接受十倍违约赔偿,最终走上诉诸法律的道路…等等等等一系列的事件,这都是徐震东几乎无法承受的痛

  。

  而对于妙声的张卓,飞天的郭昌隆等人来说,重磅歌手陈南枫的专辑上市三天就被腰斩,叶芷莜虽然坚持两个星期却只能是半死不活,无一不说明他们惨败。

  这让无论是爱歌还是三洋,都不得不重新审视那个默默无闻,而又惊天动地,啸江边儿上的的未来工作室,以及工作室老板梁初一。

  以至于,梁初一的歌曲风格、营销策略等等等等,都成了他们研究的重点。

  通过对傅雪那张失败的专辑《草原风》、以及改版《中国话》和《我和草原有个约定》的研究,再与同样被腰斩《青青草原》、《孤孤单单的我》、以及《简单的爱》作对比,他们赫然发现,其实,《青青草原》、《孤孤单单的我》、以及《简单的爱》当中也有几首歌的水准,应该并不比梁初一的那些歌曲差多少。

  尤其是在歌曲旋律和歌词方面,可以说梁初一的歌,很多首歌的歌词其实都很普通,甚至普通到无法想

  象的简单。

  比如说那一句“你爱我吗?当然爱了!”,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可是,从傅雪的嘴里,以及那个名不见经传的郑小文嘴里唱出来,那个味道却就是不一样。

  他们甚至拿着这句歌词去跟陈南枫的歌词“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从歌词到旋律来做比较。

  但他们发现,无论是歌词意境还是歌曲旋律,“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都比“你爱我吗?当然爱啦”都要好很多倍。

  可是,“十年生死两茫茫”果断扑街,而“你爱我吗?”火爆天下!

  于是,有人提出一个理论――随着社会形势的发展,越普通越简单的东西,就越容易让大众接受!

  可是,事实真的就是如此吗?

  有人倒是提出完全不同的见解――傅雪的专辑之所以能火,完全在于未来工作室的老板会炒作!瞄准时机的炒作,比歌曲本身更具有感染力和号召力。

  比如说,从傅雪的《草原风》开始就没离开过炒作,先是弄一张档次高低搭配的专辑,不到半个月又宣布改版成《中国话》,还连大街小巷电线杆子上都贴上小广告,再到这张《我和草原有个约定》卖到一半居然被拖了好几天无货可买,再到后来又突然宣布不再追加生产,这一切的一切,没有一次没留下炒作的痕迹。

  一句话,傅雪跟梁初一的歌,完全就是依靠炒作才能红火起来。

  可是,这种观点,仅仅只被极少数的人勉强认同。

  毕竟无论是《中国话》还是《我和草原有个约定》,无论是专辑里面的粤语歌曲又或者是专辑里面的地方歌曲黄梅戏,那种感染力绝对是无法依靠炒作就能具备的。

  好吧,傅雪能火,能成为超级天后,除了炒作的原因,还有她本身的唱功也无可厚非。

  至于梁初一的歌…

  普通的普通到“你爱我吗,那当然啦”的有,但是跟“十年生死两茫茫”同样水准同样风格的也有,“

  自古红颜多薄命,玉碎瓦全登西楼”算不算?要不然就“清风碧波映涟日月,才子佳人挥洒春秋”怎么样?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