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锋

  这种排场,可谓是很认真的在炫耀了。

  不过,梁初一跟马玉玲都并没把这种排场当真,别说仅仅只是吃一顿饭,就是在这儿住上十天半个月,对梁初一来说都没多少实际意义。

  所以梁初一一直都很淡然。

  张卓时不时的偷偷打量梁初一的神色,本以为梁初一多多少少会流露出一点儿惊讶或者是羡慕――不管之前跟梁初一开出什么样的价位,那基本上都只能算是空口白说,空头支票,而现在华居美食,却是实实在在的摆在了眼面前。

  所以,张卓希望从梁初一的脸上或者眼神里面看到一丝羡慕,或者是嫉妒也行,就算是兴奋也好。

  可惜的是,张卓有点儿失望,梁初一虽然年轻,远比张总想象当中要老成,而且张做自己心里都暗自叹息了一声,就算他张卓第一次接触到这些,也是无比的兴奋,就算是现在,张卓见到这些,依然很兴奋。

  然而梁初一却很淡然,出人意料的淡然,就连俞思颖、马玉玲都很淡然。

  这让张卓有些搞不懂了,梁初一等三个人,居然对这些不感兴趣!

  张卓端起酒杯,呵呵的笑了几声,这才说道:“徐老总,梁老弟,还有两位小姐,今儿着实有些仓促,不当之处和疏漏之处,还请几位多多包涵,呵呵,我先自罚一杯,呵呵…”

  “张总不必客气…”梁初一淡淡笑说:“之前有不少得罪之处,张总大人大量,还望不要见怪才好,呵呵,我也自罚一杯,之前所有不当就算是跟张总赔了不是。”

  无论是张卓的排场又或者是张卓的目的,梁初一都淡然得很,而梁初一比别人多出来二十年的经历,早就让梁初一很清楚什么样的情况下只能低调、虚伪一些,什么样的情况下可以果断、粗暴一些。

  像现在,梁初一就觉得低调一些,未必就不会是好事。

  嘴巴子上的东西,柔一点儿、弱一点儿,虚伪一点儿,反正又不会损失什么,反倒是连嘴巴上都不肯示点儿弱、吃点儿亏的,说不定到头来吃亏的反而会是自己。

  张卓呵呵的笑道:“谁跟谁打交道,都会有个相互了解的过程,发生点儿不愉快那啥啥的,也是在所难免,何况我跟小兄弟两个也没什么不愉快,对吧,呵呵,来来来,咱们再干一杯…”

  酒是拉菲葡萄酒,名贵,但对梁初一来说,差不多就跟糖水一样。

  徐震东端起酒杯然后打着哈哈:“张总盛情,我老徐记在心头了,祝张总专辑大卖,生意红火。”

  张卓笑盈盈的喝了酒,说:“多谢各位抬爱,不过啊,大家也都看到了,最近的生意不好做,所以我们公司想拓展一下业务,提高一些公司的生存能力,实不相瞒,今天约几位过来吃顿饭,也就是想跟几位谈谈这些事儿。”

  之前的嘻嘻哈哈,那都是虚无缥缈的,这句话,才

  是张卓今天请客的目的!

  “张总说得是啊…”梁初一点了点头,笑说:“张总背后是爱歌这样的霸主,最近生意都不好做,我们这些小鱼小虾的处境,就可想而知了。”

  说着,梁初一转头去看徐震东:“是吧?徐总!”

  徐震东依旧是打着哈哈:“谁说不是呢,你说咱们辛辛苦苦花几百万做一张唱片出来,好不容易上市了吧,结果人家不卖帐,做吧,得亏不少老本,不做吧还更亏,哎,这日子是真没法子混下去了。”

  张卓点了点头:“就是啊,你说现在我们好不容易做张唱片出来,也就指望着刚刚上市这一个月,越往后,其实压力就越大,比如说过不了几天,盗版一上来,也就再也挣不了什么钱了,所以我觉得,现在我们大家只能团结起来,抱成一团。”

  现在的盗版很厉害,甚至已经到了猖獗的地步,这是不争的事实。

  不过,张卓这话,几个人听着,都觉得有点儿莫名怪异。

  ――既好像在顺着徐震东的话头往下接,又好像要故意岔开话题,甚至还露出了“要抱成一团”的意思。

  当然了,他这个抱成一团肯定不会是他张卓来跟梁初一和徐震东抱成一团,而是徐震东跟梁初一都得去“抱”他。

  ――就算是上个月秋淑娴刚刚挣了超白金,就算上上个月傅雪成了超级天后,那又怎么样?

  俞思颖的《小桃红》现在还不是卖不动了!

  《小桃红》卖不动,那就说明徐震东的创月不行了,梁初一未来工作室也不见得就还能一帆风顺。

  这个时候,张卓俯身低头,主动接触,创月也好,未来工作室也好,还不赶紧去抱妙声公司的大腿?

  是,妙声的陈南枫的专辑是被腰斩过,是扑街了,可是那对妙声来说又算的了什么?

  反倒是创月或者未来工作室,能够经得起一次那样的折腾?去年创月的楚明阳和陆莎莎两个人的专辑扑街,徐震东恐怕还没彻底恢复元气吧!

  听说创月的人都已经走了三分之一了,徐震东还能死撑下去?

  听说《小桃红》马上也有扑街的迹象,未来工作室还能不赶紧改弦更张?

  当然了,张卓说这些的时候,不但一笔带过还说得格外委婉:“现在的生意的确是真的难做,好些事情就算是我们妙声这边也都是出现过发生过,可我们也只能顶着啊,没关系,就算拆了我张卓这把骨头,我也得顶住,当然了,好好的,谁愿意把自己骨头都给拆了啊,对吧。”

  一番苦口婆心之后,张卓终于露出了獠牙:“所以我觉得,我们三家要是联手,就算是生意难做,咱们也有足够的资源,能够撑下去。”

  ――张卓没直接说“跟着哥混,以后包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毕竟文化人,这么说多多少少有些不合适。

  “咱们也是老熟人老朋友,徐总这边,我做主,徐总还做徐总,原班人马,差什么我再跟你配什么,差

  多少我再跟你配多少,梁老弟这边吧,就只管写歌,你一年写十张专辑出来了,我保证你十张专辑都能上市而且张张都拿超白金,你想跟谁写跟谁写,我保证每一张专辑出来,你都能拿到十五个点!”

  这打一巴掌然后拉一把,当然是张卓常用的套路,毕竟张卓背后的爱歌,其发行能力之强,位居歌坛三大霸主之首,他张卓当然也就有这么说这么做的资格。

  而且,对徐震东这边,徐震东还是徐震东,原班人马,差什么补什么,差多少补多少,这样的条件去横向比较的话,绝对是算很好的,这要是换了别人,刚起步嘛,认吃亏,很可能就巴不得的赶紧点头答应下来。

  梁初一这边,张卓同样照单全收,这还是次要,主要的是每张专辑都拿十五个点分成,还有想跟谁写跟随写的自由,而且还不用担心和操心怎么样发行,这也算是很优厚的条件了,还有什么理由不接受呢?

  可是,梁初一跟徐震东都是一齐摇头不已――张卓

  这张饼画得太大!

  创月的情形是不好,但徐震东手上至少还有一张专辑,就等着伺机上市,就算是撑,也还撑得住很长一段时间。

  未来工作室就不用说了,规模是不大,甚至国内还没有自己的发行渠道,但是梁初一最不缺的是歌,最不缺的是歌手!

  ――每个人一年弄两张专辑出来,都还得排着队等着上市!

  想跟谁写跟谁写,十五个点,就这点儿好处,能打动谁啊?

  还真当梁初一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当然了,这些私底下的东西,是不能摆在脸面上的,大家都是文化人,摆在脸上了,大家都不好看。

  徐震东打着哈哈:“张总啊,前些日子你跟我提出过这样的建议,我也就跟张总说过了,咱家底子薄,现在生意又难做,确实难过得很,所以我一早就在寻找出路,可惜啊,我刚刚找好出路,张总才跟我提这

  个建议,呵呵,我老徐也是后悔莫及啊,哎,我这冲动的臭毛病…”

  梁初一也呵呵的笑:“张总这个建议是不错,现在的生意也是很难做,可是话说回来,现在还有什么生意是不难做的呢,再说,我这人独来独往惯了,难做也好不难做也好,我就想看看这生意到底能有多难做。”

  张卓很是吃惊的看着梁初一,半晌才说道:“小兄弟的才华和胆魄,我的确很钦佩,呵呵,当然了,今儿个也是有些太过简陋也太过仓促,很多事情大家其实也并非考虑成熟,这样,徐总跟小兄弟两个也可以回去好好的考虑考虑,我们妙声的大门永远都是向两位敞开着的。”

  本来,创月现在的情况以及未来工作室,刚刚上市的专辑的情况,让张卓都很笃定今儿个这一顿饭能够请得超值。

  可是事实上,梁初一跟徐震东的答复,只能让张卓大失所望。

  见张卓和梁初一等人几乎无法再谈下去,一直都不说话的蓝雅婷看着梁初一微微叹了口气:“梁老师,我能不能跟你说句话?”

  梁初一笑看着蓝雅婷:“蓝小姐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

  “谢谢,我觉得说来说去,也就是一个市场问题,我们张总的意思,大家伙儿也都是老熟人老朋友,所以,大家伙儿要是能坐下来协调一下大家的专辑如何上市的问题,张总,我说得对吗?”

  前一次蓝雅婷的专辑上市,遭遇傅雪,噗,腰斩,后一次陈南枫的专辑上市,又遇上傅雪,噗,又是腰斩。

  仅仅只是一个傅雪也就罢了,后面居然还有秋淑娴、还有黎筝、还有高雅、郑小文、洪媛,还有…

  这一个接一个的都拿着梁初一的歌冒出来,说实话,要说没人眼红肯定不可能,毕竟每个月都有一千多万张唱片的市场,谁不眼红?

  可是梁初一横空出世,一下子抢占了大半唱片市场

  ,要说心服口服的臣服,别说张卓,就算是蓝雅婷都不服。

  只是梁初一依旧嘿嘿的笑:“蓝小姐现在的专辑不是也正在爆卖当中?市场么,嘿嘿我倒是觉得市场不该由我们几个人来主宰来掌控,要真正赢得市场,我觉得还得靠质量说话。”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