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有想法

  当然了,这是马玉玲基于现有的资料做出的推断,因为马玉林觉得这样的推断才最合理。

  但是梁初一摇头苦笑:“这件事儿还真不是这么回事,还有就是,傅雪现在的情况你也晓得,这个方面的事情,是半点儿也不能乱说的,关于黄秋麟的事情,我跟你说吧,其实这件事情很简单,因为他是邱三的人…”

  “邱三的人…”马玉玲吓了一跳。

  这倒不是因为马玉玲的推断错误,而是马玉玲实在没想到黄秋麟会是铁谷邱三的手下,而梁初一居然在跟铁谷邱三对抗!

  ――铁谷邱三做了不少高仿赝品,让马晓舟以及跟马晓舟有着数代交情的秦彪、周天龙等人吃了不小的亏,找到邱三,阻止邱三继续造假害人,这是马玉玲甚至马家一直都想要做的事情,可是,没人晓得铁谷邱三在什么地方,就连邱三甚至是邱家的人的线索都

  少得可怜。

  没想到梁初一不但晓得这条线索,还在跟他他们对抗。

  这就不能不把马玉玲吓了一跳。

  梁初一是什么人,一个词曲人,一个小小的声乐工作室的小老板,他居然有能力跟铁谷邱三他们对抗!

  过了好一会儿,马玉玲才回过神来:“你怎么就能确定他是邱三的人?”

  梁初一呵呵的一笑,不答。

  “好吧,作为等价交换,我先跟你说一件事,薛大将军临死之前,把他的藏宝图一共分成三份,我们马家、邱家各一份,另外一份藏宝图薛大将军交给了他的儿子,希图他的儿子张大成人之后,能够带领马家、邱家等部下取出宝藏,然后举兵起事…”

  “可是,后来马家邱家四处寻找薛大将军的遗孤,却遍寻不着,因为这件事情,也导致了邱马两家相互猜忌,都认为是对方夺走了薛大将军遗孤手里的藏宝图,以致发生啸江之畔一场火拼。”

  梁初一吃了一惊,临近解放前夕,邱家跟马家发生那一场大战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他们相互猜忌而并非是什么党派之争更不是因为一件文物!

  啸江火拼,真正的原因竟然是这样的!

  这要说出去,谁又敢相信?

  不过,马玉玲跟梁初一却透露了一个信息――一百多年过去,薛大将军的宝藏还没找到,那是因为缺失了薛大将军后人的那一份藏宝图。

  面对这样一个“等价交换”,梁初一只能苦笑不已:“这么说,你已经有了薛大将军后人的线索?”

  “没有!”马玉玲很干脆的摇头,随即又说道:“据我所知,邱家的人,一直都在寻找薛大将军的后人,而且这么多年一直没找到,所以我估计,那位薛大将军的后人,应该在战乱之中不幸罹难,而藏宝图也就随之消失。”

  “呵呵,这么说,所谓薛大将军的宝藏,要么就纯属子虚乌有,要没就只能永远沉睡地下,那么,马小姐专程来找我,那又是为了什么?”

  “我觉得你很有潜力,所以,我也来挖人。”马玉玲笑盈盈的说道。

  “挖人?”梁初一连连摇手:“马小姐你一定是弄错了,我对那些东西没什么兴趣,呵呵,找到宝藏,我自己不沾手还好,一旦沾手,就会彻底改变我现在的生活方式,再说,现在就你们马家和邱家,一明一暗,终究都会来一次对决,我上有老爸老妈,下有…呵呵…我不想卷进去,我跟你说我们站在一起,诸如跟你说黄秋麟和邱三的关系之类的事情,我的确可以做,但是跟你们去探险寻宝,我就真没法子了。”

  马小玲笑了笑:“就算我们请你呢?”

  “也不去,去了找得到找不到都会留下很多麻烦。”

  “还在想着黄秋麟的事情?”

  “马小姐,本来你对我也算是推心置腹,不过在寻找宝藏这件事情上面,我是真的不好插手。”

  马玉玲点了点头:“强人所难的事情,我当然是不能做,不过,以你的能力,要不被别人注意,肯定不

  可能,我不来找你,别人肯定也会来找你。”

  “马小姐,你太高看我了。”

  “是你自己太看低你自己了,好吧,我们不需要相互吹捧,说说你明明知道黄秋麟是邱三的人,你却还在对付他,你不担心邱三会找你的麻烦?”

  梁初一点了点头:“麻烦,谁都怕啊,可是有时候明知道是麻烦,也没法子不去做,打个比方,我欠了一个人的情,我就不得不去做很多事情,麻烦的不麻烦的,都得去做。”

  马玉玲很是诧异的看着梁初一:“你这是欠了人家多大的情啊,等等,你不会真欠了人家那么大情份吧,你晓得,跟邱三杠上会有多危险吗?”

  梁初一笑了笑,不答。

  “嗯,我猜猜,帮助过你的人是:李啸江?不对,据我所知,李啸江只是跟你要好,徐震东吗?也不对,徐震东根本帮不了你什么,要不就是傅雪,好像也不是,哎,你这真的挺神秘的…”

  梁初一笑了起来:“都不是,我也没什么神秘。”

  马玉玲大摇其头:“你这人太难琢磨了,我不能不说,你是我遇上的第一个无法猜透的人。”

  “你很喜欢猜测别人?”

  “也不全是。”

  “这么说我的感谢马小姐对我的青睐。”

  “好吧,我们回到先前的问题,你怎么看晓得黄秋麟跟邱三有关系?也就是说,你是怎么确认他们之间的关系的。”

  “是一个邱家的人告诉我的!”梁初一很是爽快的答道:“那个人是我的朋友。”

  黄秋麟跟邱三是一伙的这件事,是邱八爷告诉给梁初一的,而梁初一欠下人情的人,也是邱八爷。

  梁初一不得不说这个,就是因为这件事如果不说清楚,后面的事情,就不见得能说得清楚。

  马玉玲叹了口气:“我早该想到是这样的了,换了其他的人又有谁晓得黄秋麟跟邱三是一伙的。”

  马玉玲自己都说过,他对黄秋麟有过调查,但是没能查出什么来,而来梁初一晓得这些,除了邱家的人

  也就也就真没谁了。

  马玉玲还想问问梁初一一些事情,没想到这个时候外面有人敲门,梁初一只得去开门,原来是唐怡。

  唐怡冲着梁初一笑了笑:“她让我过来看看,说是要随时注意你的安全。”

  梁初一忍不讶然:“我很安全啊,哎,不是,要不你也进来坐坐。”

  唐怡点头,果然跟着进来,跟马玉玲打过招呼,然后又坐到马玉玲旁边,然后就跟马玉玲开始扯一些女孩子喜欢的话题。

  她们两个一旦开始扯那些东西,梁初一基本上就插不上话,所以梁初一干脆就坐一边,看两个女孩子闲聊。

  也正是这样,马玉玲后来再也没机会跟梁初一交谈了。

  第二天已经是俞思颖的《小桃红》上市的第四天了,俞思颖还有一场徐震东帮忙安排的商演之后,整个专辑推广宣传就宣告结束。

  商演之后就是俞思颖该去影视城“看看”,再去找她音乐学院的老师帮忙介绍几个专业教练之类的事情。

  吃过早餐之后,周楠开始跟梁初一提意见了。

  ――从傅雪的专辑四月份上市开始,周楠就一直驻扎在了京城,而且是住的宾馆,对于周楠来说,住在宾馆里面方便倒是方便了,可问题是这费用看着有点儿吓人。

  所以,周楠想着,反正以后每个月都得有几个人来京城,要不,干脆自己去买一间房子,作为一个办事处,好方便自己的人再来的时候,就不用去住宾馆。

  周楠甚至跟梁初一算过一笔账,梁初一手下有五名歌手,正常运作的话,以梁初一的速度,一年至少得有好几个人在京城呆上十来个月,这么长的居住时间,光是住宾馆的开始都不会很小。

  再说,自己有办事处,除了方便办理业务上的事情,也能让歌手们和一些随行人员更加方便,花费开支也不会这么大,再说了,在京城有办事处,未来工作

  室的名气,不就大了很多。

  周楠这么一说,梁初一都有点儿开始心动起来。

  心里默默盘算了一下,然后问周楠,是不是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地方,周兰笑了笑,要说合适的地方还真有,是周楠在京城结识的朋友帮忙介绍的,离徐震东的创月公司不远的楼盘,是原来一家宾馆,地方不小,就是价格贵了点儿,要八百五十万!

  梁初一笑问:“有多大?”

  周楠答道:“我看他们提供的材料上说,不会比我们工作室的面积小,之所以要卖,是因为那家宾馆原来是几个人合伙的,但是经营不善,欠下了一千多万的债务,这就不得不卖了,但是在价钱方面太贵,就没多少人去买。”

  梁初一忍不住笑道:“别人都不买,你让我去,这是拿我当羊牯啊。”

  周楠脸上一红:“你不有钱嘛,再说,那儿环境不错,又那么宽敞,做个办事处也不是没有好处…”

  “呵呵,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也是为我们工作室考

  虑嘛,是不是,不过,就我来说,现在去买那个,并不是很好的时机,你想,它原来是宾馆,我买过来不还得重新去改装,这一改,还不得再花钱,然后七七八八啥啥的,又得好几百万,呵呵,说不定你们的工资到时候都没得发…”

  周楠只得摇头:“可我在这儿几个月,前前后后里里外外,不也都已经花了好几十万了。”

  在京城常住几个月,再加上梁初一等人先后两次的到来,周楠这儿花出去的钱的确已经是好几十万了,这看得周楠都有些心疼。

  不过梁初一倒是笑着安慰周楠:“没事,不就是几十万么,这个是工作室的正常开支,花多少还不给报销多少,再说了,咱们现在就去花钱买房,宽敞也好,狭窄也好,主要是时机不对,呵呵,一旦时机成熟…”

  梁初一没说一旦时机成熟会怎么样,但是周楠听着梁初一这话里,居然透着一股早就想在京城里面驻足的味儿。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