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了桌子(2)

  郭昌隆的那一股浓浓醋酸味儿,既让人很是诧异又有些好笑。

  不说在这种场合说这种话,会丢了自家人的志气,就算是个人,也给暴露出来。

  ――自己没那个能力,有什么好抱怨的?

  偏偏郭昌隆摇头叹息了一声,又说:“最近的歌坛啊,当真是不太平得很,想要正正经经的挣点儿,难啊…”

  最近的歌坛,因为梁初一的出现,很多声乐公司的业绩的确严重下滑,可问题是,就算是梁初一没有出现的时候,照样也有声乐公司挣不了钱,照样也有声乐公司倒闭,凭什么就是最近的歌坛不太平了?

  再说了,歌坛不太平,你方唱罢我登台,一个歌手红起来一个歌手又倒下去,不要说歌坛,天底下的事物都从来是优胜劣汰,你的歌曲有质量,你的歌手受欢迎,你就能赚钱,以次充好,滥竽充数鱼目混珠,

  不但挣不了钱还会倒下去,有什么好抱怨的?

  至于正正经经的赚钱,谁不是正正经经的在赚钱?

  你有本事你当然也可以去赚不正经的钱啊,

  没本事,就别在那儿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梁初一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然招来郭昌隆的指桑骂槐,只不过梁初一肯定不能如同郭昌隆一般直接顶回去。

  那太没品了,这种公众场合,就算是指桑骂槐相互指责,那跟泼妇大街骂战有什么区别,大家都是文明人,既然都端着红酒杯,那就只能陪着笑脸往好里说,桌子下面相互使出撩阴脚,那脸上也还得笑眯眯的大声叫好,下了台子背后捅刀子,你死我活反正谁也看不见。

  像郭昌隆这样端着酒杯骂战,不仅别人看得低了,自个儿也不好下台。

  但是郭昌隆很明显并没去顾忌这些,甚至很难让人想象郭昌隆会在这样的场合会有这样的表现,至少,这不是郭昌隆这这种身份,这种地位的人能够这么做

  的,但是郭昌隆却做了出来。

  “大家伙儿说说吧,某些人这满天下的去挖别人墙角,抢别人资源,这是什么行径,哼哼,不要以为他们有多了不起,我老郭就最看不惯这种行径,哼哼,人在做天在看,他们那些人啊,终有一天会得到报应的。”

  郭昌隆一说这话,梁初一算是有几分明白过来,挖人,收歌,这是梁初一让杨天洁跟孙晓静去做的。

  但是杨天洁跟孙晓静应该不是挖人收歌搞到了郭昌隆头上吧,要不然,郭昌隆怎么会这大火气。

  只不过,郭昌隆这话倒是引起的好几老总的共鸣,最近的确有人在大肆收歌、挖墙脚。

  ――做声乐生意又或者是做别的什么生意,最痛恨的是什么,就是被人挖墙脚。

  但这郭昌隆是把话说到面子上来了,自然也勾起好些老总的不满。

  只不过其余这些老总幸灾落祸的多,跟着郭昌隆一起掀桌子的人却是没有。

  郭昌隆敢随随便便的掀桌子,那是因为郭昌隆的背后是三洋!郭昌隆有资本掀桌子,几个老总当中,除了赵信智背后是华音之外,剩下的差不多也就是些小鱼小虾,所以没人敢在这种场合得罪什么人。

  然而,赵信智却在一旁也就劝了郭昌隆一句“老郭喝醉了”,然后就再也不多说一句话,至于赵信智对郭昌隆的话是幸灾落祸呢还是置若罔闻呢,就没人看得出来。

  不过梁初一却始终面带微笑,一直可都看着郭昌隆,似乎很认真也很认同郭昌隆的话,还时不时点点头,但是在心里,梁初一忍不住呵呵的冷笑不已。

  不说挖人墙角这种事儿事郭昌隆首先想挖俞思颖,就算是没有这事儿,杨天洁去挖四海的人那又怎么样?

  挖得过来的人,你就留得住?

  既然你留不住人家,就别在这儿啵啵,丢人都不晓得。

  再说了,两个月窗口期都留给你了,虽然那只是一

  点儿小恩小惠,但终究也是恩惠啊,不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啥啥啥的,居然可以连面子都不留。

  呵呵,话说回来这也好!

  以后做事,又很直接的少了一个顾忌。

  对梁初一来说,没有撕破脸之前,被人撩阴腿踢着了,那是自己学艺不精,没什么好怨天尤人的,刀子捅着了人,那也是活该倒霉。

  但面子上还得顾忌着来,既然大家都不顾及面子了,都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顶多是大不了鱼死网破,那又谁会怕着了谁啊?

  偏偏这边几个老总各怀鬼胎之际,俞思颖、傅雪、高雅她们那边也有人在瑟起来。

  一般来说,任何一个歌手到了外面,那一个个的无一不是在歌迷、记者面前都是表显得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大气磅礴。

  可是,都是歌手聚集在了这个小小的圈子里面,也就有人把自己的各种德行表现了出来,甚至是毫无忌惮。

  那是一位男歌手,据说是一家名为“天和声乐公司”的歌手。

  本来大家在一起也玩的很嗨,只不过因为女歌手人数不少,但真正有气质,才貌俱佳诸如俞思颖跟傅雪这样的天后却仅此而已,作为同行,大家又都是回到了这个小圈子,说话什么的也就比较随便了许多。

  天和那位男歌手一开始倒也彬彬有礼,可是跟大家留着聊着,那家伙居然渐渐露出一股子骚气,而且还特别针对俞思颖,说什么俞思颖是他心中的女神,有机会一定要跟俞思颖一起唱歌什么的。

  明星追星本来也没什么奇怪,可是坏就坏在那家伙骚里骚气的,让俞思颖很是有些反感,只是俞思颖生性善良,不善与人争斗,所以俞思颖采取避让。

  俞思颖躲避开去,没想到竟然甩不掉那家伙,但是那家伙很快就遇上傅雪和高雅两人。

  傅雪久经歌坛,自然晓得这样的人安的是什么心,所以替俞思颖挡着那人,可是,那人恼怒之下居然提起傅雪曾经在黄秋麟那儿邀过歌这茬儿。

  而且越到后面这家伙就越是肆无忌惮,甚至开始说一些黄秋麟如何如何,傅雪去邀歌又会怎样的猜测。

  本来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在歌手这个小圈子里面,也绝对是不能胡言乱语的,但那人在恼怒之下,把这件事情现在被重提,直接就是对傅雪的轻蔑和侮辱。

  于是,俞思颖跟傅雪、高雅三个人一齐掀了桌子!

  通常,女人掀桌子的时候,会比男人更加毫无顾忌,尤其是高雅,为了维护傅雪,直接一杯酒泼到那个男歌手脸上,并怒斥那个男歌手是流氓。

  偏偏谁都晓得在这样的场合,是必须得遵守行业规则,绝对不能轻易骂人结仇开罪任何人,可是那个男歌手被高雅泼了一杯红酒,并挡着很多人的面骂作是流氓,那人顿时恼羞成怒,虽然没动手,但是言辞之间,就更加阴阳怪气和恶毒,甚至极尽口舌之能事。

  按说,这是本来是私人恩怨,就算是牵涉到两家声乐公司也仅仅只是未来工作室与天和声乐之间的事情,但很快,这件事情就闹大了,两边的人都掀了桌子。

  这件事情的起因却反而是因为天和的那个男歌手无礼在先,在这么多人面前纠缠俞思颖,轻侮傅雪,天和声乐的老总却反而来个恶人先告状,直斥梁初一管教无方,纵容手下歌手骄横霸道,并扬言要把这件事宣扬出去。

  但天和的老总恶人先告状,梁初一也绝对是护犊子的人,何况这件事情本身就占了理,掀桌子自然也就在所难免了。

  不过,但凡是来参加这次颁奖大会的歌手、演员、词曲人、老总等等,大多明哲保身,自扫门前雪,这一类的事情,都是唯恐避之不及,孰对孰错,绝对不会有人站出来帮梁初一多说一句话。

  就连赵信智都是三缄其口,不要说梁初一了,就算是天和那边,赵信智也不肯去得罪半点儿。

  如此一来,郭昌隆先前还指桑骂槐,到了现在却就公然煽风点火,以至于一个好好地聚会,很快就因为未来工作室跟天和的矛盾,闹到所有的人都不欢而散。

  以至于第二天正式颁奖的时候,梁初一跟傅雪、俞思颖、高雅四个人领完奖品和证书,就直接跟很多人一起走人。

  ――并不是梁初一跟俞思颖等人看不起奖项奖品,更不是梁初一等人看不起电视台,而是梁初一等人不愿继续跟那些人为伍。

  而事实上,那些人也不再继续留在省城,更不愿跟梁初一或者天河的人接近。

  公道话什么的,自然也就不会有人站出来随随便便说上一句。

  好在这件事终究是发生在歌手、演员、老总、词曲人的聚会上的,当时也没什么外界人员参与,这件事虽然有些风声已经泄露出去,但大多却认为这是谣言。

  当然也有过几篇文章对此次时间挖根刨底过,但那天晚上参加聚会的人不约而同,像是什么人下了封口令一般,千篇一律四个字――无可奉告。

  所以,这件事情很快就冷却下来。

  只不过,会到中州之后,梁初一彻底暴发了――玛蛋,不就是不给面子想收拾老子吗,以前还多多少少顾忌着点儿,现在好了,他么谁都不用去顾忌了。

  所以,一回到中州,梁初一立刻让徐震东宣布,一个月以内,专辑上市!而且是两张,并着手安排郑小文的专辑《伤感情歌》以及洪媛的《风中》的推广宣传。

  尼玛,既然大家都撕破了脸,谁他们还会去顾忌着谁啊!

  当然了,除了同时推出两张专辑之外,梁初一还有意让徐震东去透露,从现在开始,每个月都会推出一张或者两张专辑。

  尼玛,要掀桌子就掀得彻底一点儿。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