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者

  刹那之间,好些声乐公司都赶到一股逼人的气息――梁初一的专辑,一张上市,其他的人几乎都没什么活路,两张专辑同时上市,这绝对是不想让人活了!

  但梁初一却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走他们的路,让他们无路可走。

  回想起来,其实郭昌隆说得不错,尼玛现在的歌坛的确是不太平,想要正正经经的赚钱,已经很不容易了。

  既然不容易,那就拼命呗。

  只是消息一出,几乎整个歌坛都为之震惊,尼玛,要出事儿,要出大事儿!

  以往那种和和气气闷头赚钱的局面已经不复存在,接下来只会是越来越残酷市场争夺!接下来只会有无数实力不强的声乐公司慢慢倒掉。

  如果说之前歌坛规则的改变是隐性的,私底下的,端着红酒在桌子下面拳打足踢,现在,一切都摆在了

  桌面上来了,公开化了,而且,矛盾已经激化到不再仅限于拳打足踢,而是刀枪相对,你死我活。

  不过,徐震东把消息刚放出去,赵信智那边很快就客客气气的做出反应,华音的生产线部分老旧好几条生产线都在进行升级改建,现在仅剩一条线还在生产,自己都没法子顾得过来,所以在今后一段时间之内,暂时无法接洽其他生意。

  ――简单的说,赵信智如果不是想着要去掐卡未来工作室的脖子,华音的生产线就不会出问题!

  作为歌坛的龙头老大其中之一来说,赵信智还是有一定的风度,就算是卡脖子这种事儿,手上卡着,但嘴巴上还得客客气气的。

  既然这事儿明明就是郭昌隆挑起来的,徐震东当然也不会去找郭昌隆去自讨没趣了,但是三洋那边也有消息说,现在成本上涨,所以生产唱片的价格也得上涨,而且上涨幅度在原价三成。

  很明显的是,作为歌坛现在另一个龙头老大,这是在向整个唱片生产线传递信号,在最近一段时间内,

  谁要是敢低于这个价接受梁初一的唱片生产,那就是他们三洋的对手!

  爱歌就不用说了,张卓现在都还没能缓过气来,徐震东、未来工作室的生意,去找他也没用。

  如果不是徐震东后来再找人去联系了扬子,梁初一差点就自己搞两条自己的生产线出来,尼玛,卡我脖子是吧,总有一天你们会后悔的,尼玛,你们不晓得你们惹到的人是梁初一!

  一时之间,整个歌坛一个个的都怨气冲天,到处都一片火药味儿,但是好在没人往外捅什么――郭昌隆跟天和一起杠了梁初一,所有的声乐公司至少两个月都不会有生意可做,这还是最低。

  还往外捅,谁敢?再往外捅,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会晓得。

  徐震东说了,这以后,梁初一每一个月都会有一到两张专辑上市,以梁初一的专辑质量,一张专辑摆那儿,就让人有些吃不消了,何况同时上两张专辑?

  换句话说,哪家声乐公司要是不长眼,在这个时候

  说点儿什么不中听的话,等你千辛万苦好不容易上市,到时候梁初一两张专辑往那儿一搁,你看看你还要不要赚钱?

  梁初一这边就不说了,会威胁到的是最根本的东西,其余三洋、华音,他们是歌坛霸主,普通的声乐公司也根本不敢去得罪,他们可不是梁初一和未来工作室,可以随时掏出质量杠杠的干货来。

  别的不说,好几家本来打算九月份上市的专辑,直接撤了回去,稍后择机上市,不去跟梁初一争夺市场,弄不好直接得罪梁初一不说,还会落个不好看。

  梁初一把郑小文、洪媛两张专辑一下子推出去之后,一下子又拿出两张专辑的歌曲。

  ――因为杨天洁来了中州,并且带了四位唱功不错的歌手,三个女孩子一个男的,三个女孩子当中,一个叫田恬,一个是胡悠悠,但这两个人都并不是任何一家声乐公司出来的,而是刚刚从戏曲学院毕业,叫白羽的歌手则跟洪媛一样,本来是个酒吧驻唱歌手,但是正在准备进入声乐公司的时候,碰上了杨天洁,

  男歌手许晨亮倒真是挖来的,不过许晨亮是跟他原来的声乐公司签约到期,没有继续续约的情况下,让杨天洁挖过来。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几位歌手唱功的确不错,另外就是听说是跟梁初一合作,他们都主动放低身段,甚至连许晨亮都是以极低的新人约跟孙晓静签下来的。

  ――因为梁初一的歌曲,直接就是最大的诱惑。

  而他们几个一到中州,看见未来工作室那种浓厚的学习氛围,一个个的眼睛立马都直愣愣了,早就听说过未来工作室的工作方式、员工待遇与众不同,一见之下,果然特别得很。

  准确的说,他们几个直接爱上了未来工作室。

  中州的地方是小了点儿,偏僻了点儿,但不用去担心没有歌曲可唱,不用担心没有进步的机会,不担心…

  只要肯花力气,还有机会可以进入影视圈,还是免费培训的。

  而且梁初一这个老板也客气得很,干脆得很,每个

  人先做一张专辑吧,把名气做起来,有了底子,跟傅雪、俞思颖、甚至是秋淑娴、黎筝她们一样,才能安安心心的进修补课,然后再择机进入影视圈。

  这是条件,但更多的却是希望,更何况梁初一保证,三个月之内,让他们的专辑出来!

  这几个人本来签的就是新人约,但三个月就让他们出成绩,这还有什么什么好说的,毕竟有了成绩就是有了钱,有了钱什么事儿不好商量。

  于是,田恬、胡悠悠、白羽三个人因为年纪都差不多,其中两个基本上没什么经验,于是一个三人组合诞生,直接拿到包括《青春通行证》在内的十首歌曲。

  许晨亮一个人一张专辑,走的却是跟傅雪差不多的民谣风格,拿到包括《冲动的惩罚》等歌曲。

  杨天洁直接担任了他们几个人监制,分派任务的时候,梁初一也承诺,以后会抽时间从旁协助她帮着制作田恬他们制作专辑。

  最关键的是,为了不让张伟豪闲着,梁初一开始让

  张伟豪跟录音室联手来制作这两张专辑。

  表面上,梁初一是不让张伟豪闲着,但实际上明眼的人谁都晓得,这是要上音乐短片的节奏啊。

  当然了,这个时候,人们还只晓得这叫“音乐短片”,“MV”还仅仅只是极少数人晓得。

  但梁初一要上的就是MV――光碟生产线已经完成了调试,进入了试生产阶段,再往后的生产运行的耽搁就会很少,难道让整整两条生产线的人都坐着吃瓜?

  对于田恬、胡悠悠、白羽、甚至是许晨亮来说,这绝对是一种全新的体验,每一次试录,几乎就跟现场出演差不多,这着实让人激动不已。

  但在同时,几个人也晓得,这几乎就是另一个形式的进入影视行业。

  傅雪等人得知田恬他们比自己还早进入影视行业,一个个的心头痒痒得不得了――现在正在培训,可不可以跟他们一样啊。

  可以,梁初一很爽快,把自己已经出了的专辑上的

  歌,随便唱,让张伟豪免费帮着拍录,然后免费制作成MV,然后免费刻录进光碟,反正不花钱的。

  梁初一的爽快,把傅雪跟俞思颖等人都吓了一跳,那还是算了吧,没准备好,于是,梁初一瞪着眼睛,一个个的,都晓得没准备好,还来找事儿,闲得的吧。

  郑小文跟洪媛的专辑推广宣传才十五天,也就是去省城领奖之后的第二十一天,扬子那边的唱片生产结束,两张专辑第一版生产总量是惊人的三千万张。

  这个消息一出,整个歌坛都为之窒息,什么叫“第一版”,就是只要好卖,可以随时再版,第一版直接三千万张,摊到两张专辑上就是每一张专辑都一千五百万!

  ――直接将整个唱片市场霸占的节奏。

  可是,没人说的出话来,就连赵信智的喉咙都被堵住。

  因为他们惹到了梁初一,因为梁初一反击了。

  所谓歌坛的规矩规则那啥啥的,到了梁初一这儿屁

  都不是,用梁初一的话说,规则是强者给弱者的行为规范,规则不会成为强者绑住手脚的绳索,弱就是原罪。

  而梁初一就是强者!

  梁初一根本不惧得罪谁不得罪谁,因为首先就有人得罪了自己。

  郑小文的《伤感情歌》和洪媛《风中》上市第一天,很多专辑都直接被腰斩,就连代表三洋赵信智手下那位歌手的专辑都仅仅只卖了不到二十天,还没来得及攻破第一张白金,就陡然夭折。

  上市第一天,《伤感情歌》一万七千三百七十六张,直接突破傅雪、俞思颖、秋淑娴、黎筝等人创下的最高记录,《风中》一万七千一百八十五张,直接突破傅雪、俞思颖、秋淑娴、黎筝等人创下的最高记录。

  两张专辑共计卖出三万四千五百六十一张!

  什么叫王者,《伤感情歌》就是王者,《风中》就是王者,王者一出,谁与争锋?

  华新书店,别人的专辑整天也没有卖出去一张!什么叫腰斩,这就是腰斩,整整一天也没能卖出去一张,这就是腰斩。

  第二天,《伤感情歌》一万七千五百九十九张,《风中》一万七千三百八十六张!

  第三天,《伤感情歌》一万七千六百一十一张,《风中》一万七千四百三十二张!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