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耍了

  整整一个星期,在郑小文的《伤感情歌》和黎筝的《风中》的高压之下,歌坛的专辑哀鸿遍野。

  整整一个星期,仅仅只有一张叫《放纵》的专辑,卖了二十三张,在专辑销售榜上位列第三位,后面的,十多张几张的都有。

  震撼吗?当然震撼,梁初一的歌,威力强大,这是谁都晓得的,但谁也没想到威力会如此强大,横扫、碾压什么什么的都已经不足以形容如此强大的威力。

  然而,让赵信智、郭昌隆、以及大大小小的声乐公司更加震撼的是,东南亚市场,两张专辑分别一千一百万张唱片,一千五百万盒磁带,四百万张CD!

  而这些订单,通通落到一家小得不起眼,不被人注意的“扬子”手里,自关键的是,扬子的生产唱片的价格还不是一般的低!

  三洋的唱片除去成本的生产价格,每千万张唱片最

  低价九毛五,华音是每张九毛,爱歌的价格是九毛二,但是扬子这边鉴于未来工作室的专辑高达五千多万张,加工费用直接友情价――八毛!

  这些完蛋玩意儿!

  赵信智、郭昌隆…一个个面色铁青,恨不得一把将千里之外的梁初一直接抓到自己的面前!

  因为下个月,未来工作室又会推出高雅的专辑。

  因为未来工作室有已经在开始录制另外两张专辑,不出两个月,两张专辑就会完成一系列制作,然后上市。

  ――所有的人都没想到,一个刚刚在歌坛崛起仅仅一年的词曲人,一个歌坛的后生晚辈,居然会有如此爆炸式的剧烈反应。

  在省城颁奖大会前一天晚上掀了桌子之后,每一个人都还想着梁初一仅仅只是一个人,多多少少都还会有些顾忌,就算宣布立刻上市两张专辑,也还会跟其他的公司一样,好的差的搭配着上市,还会多多少少

  给别人留一条活路。

  但是梁初一没有顾忌,没有好的差的一起搭配着上市,也就对不给别人留活路!

  尼玛,梁初一就这么强横,强,横!

  华音,因为专辑陡然腰斩,损失 制作费用超过三百万,专辑收益损失超过八百万,因为主动推掉五千多万张唱片生产,直接损失将近五百万。

  再加上杂七杂八,总计损失超过两千万!

  雄心勃勃的赵信智愤怒、但又无可奈何,甚至都少了很多自信。

  很多时候,赵信智都在想――掀桌子那天晚上,要是自己站出来说上一句公道话,而不是淡而无味的一句“老郭喝醉了”,那结果又会是什么样的?

  准确的说,结果肯定不会一样,至少,不会存在超过两千万的损失,至少梁初一不会拿自己开刀,至少还能还能继续跟梁初一周旋下去。

  但是现实当中没有假设,发生了的事情就是发生了

  ,谁也无法改变。

  总的来说,赵信智也好郭昌隆也好,还是小看了梁初一。

  经过很多天的反复考虑之后,赵信智终于拿起了电话:“老郭,现在怎么办?”

  现在怎么办,郭昌隆一直都绿着脸,公司里面这个月也有专辑推出,前面还好,不到二十天一个小黄金,正准备冲刺白金呢,直接来一个腰斩,整整一个星期就卖出去二十三张唱片。

  偏偏这个二十三张唱片居然还专辑销售榜第三名,要干脆不上榜,郭昌隆的面子上也还过得去,可偏偏上了榜,这脸打得。

  说到损失,这一张专辑就损失了超过三百万,虽然一早就没想着要去帮着梁初一生产唱片,但是,这已经是公然跟梁初一决裂,以梁初一针对爱歌的张卓的情形来看,飞天声乐公司的形势已经是岌岌可危。

  因为两个月之后,就是梁初一本来已经答应好了的

  时间窗口,现在,这个时间窗口不存在了,硬上?看看现在歌坛这个样,梁初一的专辑一出来,根本就是无差别碾压,何况掀桌子那个晚上,还是自己主动挑起来的。

  自己的专辑一出,梁初一就肯定的盯着,到时候弄一张两张专辑往那儿一卡,自己的专辑直接到就得死翘翘。

  不要以为梁初一不敢得罪谁,惹毛了他,他谁都敢得罪,甚至不光一个个的去得罪,一片一片的去得罪,那家伙他都敢。

  只不过话说回来,他郭昌隆、赵信智、张卓,从踏入这一行,哪一个不是一开始和气生财,等到具有一定实力的时候,就大刀阔斧跟所有的人开片?

  霸主之位,你以为是靠着少得罪人就能坐上去的?恰恰相反,越是霸主得罪的人越多,只有弄死一大片,剩下来的人才会臣服!

  一将功成万骨枯!杀一人是寇,杀百人是雄,一怒

  之下,尸山血海,那才是王!

  很显然,梁初一现在就是王。

  “现在怎么办?”郭昌隆也不晓得现在怎么办。

  本来以为梁初一仅仅只不过是一个“雄”,但哪晓得他也是“王”。

  赵信智沉默了许久,才又问:“天和怎么样?”

  反正都是难兄难弟,事情又迫在眉睫,说话也就用不着转弯抹角,遮遮掩掩。

  “不好说!”郭昌隆没有叹气,只沉沉的说道:“估计一个天和没法子平息这件事。”

  “我看只能这样了啊!”赵信智暗哑着声音:“先把天和抛出去看看他的反应再说吧。”

  “问题是我怎么脱身啊?”郭昌隆差点儿叫了起来。

  是,郭昌隆可以不计较因为天和花出去的代价,但是自己怎么办?

  上门去负荆请罪么?

  “你听我说…”赵信智叹了口气:“真要那样的话,你觉得能够逃避得了?老郭啊,为了手底下这些人作想,为了自己走到这一步不容易着想吧,再说了,事情也许没你想象的那么糟糕呢?”

  “就这么看着他挺起来,然后跟我们三分天下?”郭昌隆不服。

  “你这叫什么话啊,什么叫三分天下,别说我是瞧不起你,你老郭的一张专辑是出来过五百万张还是一千万张?你再看看人家,一千万张那都是小菜一碟,人家早就是独霸天下,你还没看出来?”

  其是郭昌隆并不是没出过一千万张上下的专辑,只不过短时之内接二连三一张又一张的过千万张的唱片出来,别说郭昌隆了,就算是赵信智都没有过。

  过千万张的唱片,十几年难遇。

  赵信智说没人出过上千万张的专辑虽然言过其实,但说到梁初一独霸天下,却是事实。

  《伤感情歌》、《风中》一出,那就是独霸天下。

  专辑销售榜上从第三名到第三十名,全部加起来也不过就是人家的一点点儿零头,这不叫独霸天下还能叫什么?

  再说了,梁初一的动作还看不出来?

  现在,梁初一的工作室已经到了登上霸主的最后一战,可惜郭昌隆还抱着老眼光,还觉得应该去论资排辈,还觉得梁初一出道尚浅,根基不稳,充其量只能顶替张卓。

  这叫什么眼光?

  郭昌隆能坐上四海文化第一把交椅,郭昌隆不怀疑的能力和智商,但在梁初一这件事情上面,赵信智绝对相信自己是遇上了猪队友。

  而且是坑爹的猪队友。

  因为赵信智相信了郭昌隆的判断,郭昌隆本来是想指桑骂槐,再让人对梁初一的未来工作室动动小手脚,以此让梁初一看看,有郭昌隆等人在,谁有胆子敢违背他跟赵信智两个人的意思,赵信智不发话,又有

  谁敢去捋老虎须。

  但是没想到梁初一直接就掀了桌子,而且很彻底的掀了桌子。

  现在看来,郭昌隆已经退化了。

  还有那个那些老手段去教训梁初一,这回好了吧。不仅郭昌隆自己,就算是他赵信智都跟着倒了霉。

  玛蛋,怎么会约上了这么个猪队友。

  当然了,表面上,这件事情跟赵信智没关系,而且,说破了大天,赵信智就是没站出来说上一句公道话而已,但那叫明哲保身自扫门前雪。

  没有帮梁初一生产唱片,那是生意上的事儿,与掀桌子的事情没关系。

  因此,赵信智在这件事情上面都觉得自己很冤,干嘛要在这件事情上面去听从郭昌隆的啊,自己是不是有病,非的去听郭昌隆的。

  好吧,现在走到了这一步,还得自己跟自己解套。

  这个套怎么解,还得找郭昌隆。

  “老郭啊,我的话,你听明白了你就照做,要是不明白,你就好好的想一想,总之,我们两个现在差不多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跑不了,我也没法子蹦,但这件事情做好了,三分天下,做不好,从今往后,他就是唯一霸主。”

  郭昌隆很不忿:“天和,我可以不去管了,可是这今后的形式,老赵你甘心?”

  “甘心?开什么玩笑?换了你你甘心?现在这江山你老郭用了多少年花了多少心思才打下来,我老赵费了多少心血才做到现在?我们又才在这个位置上安安稳稳坐上几个年头?甘心,我傻啊我甘心?”

  赵信智叹了口气:“可是话说回来,长江前浪退后浪什么的我就不说了,可是你没感觉到你我已经都老了啊,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已经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啊。”

  “老赵,你这什么意思,这就认输了?对一个乳臭未乾的毛头小子认输…老赵,你该不会是想着去投靠

  他吧,哼哼,我可拉不下这张老脸。”

  “老郭,你我是兄弟,这话呢我也就说到这儿,唉…我栽了,但我认了,人家手上有真东西,不是一句不服气就能了事的…我老了,我只想平平安安的做到退休…没人愿意跟钱过不去。”

  这一瞬间,郭昌隆明白过来,自己被赵信智给耍了!

  就算赵信智不是诚心要耍自己,但事实上赵信智选择了退缩就是在耍自己。

  到了现在,一切不以扳倒梁初一的做法,那就是在耍人!

  赵信智这个老混蛋!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