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估

  郭昌隆咬牙切齿,赵信智这个混蛋把自己直接推到了梁初一的面前。

  把天和扔出去?

  尼玛把天和扔出去有屁用,梁初一既然掀了桌子,一个天和肯定不能了事,可是,除了天和,还有什么事情会是梁初一看得上眼的?

  许久之后,郭昌隆突然想到了张卓。

  尼玛,天和、妙声、梁初一总该满足了吧。

  然而,郭昌隆刚刚才想到妙声的张卓,华音那边的赵信智已经有了动作――公开邀请徐震东约谈!

  约谈什么?跟徐震东及创月歌手道歉!

  当然了,赵信智对外界肯定不会这么直白的说:我去跟创月的歌手道歉!

  很多事情,知情人明白就行,有些话不需要说出来。

  赵信智这样做,误会两点,一是向梁初一传递信息,他赵信智认输,第二,是希望梁初一能够接纳华音背景下的飞天声乐公司的投诚。

  当然了,投诚,就得有投名状,而这个投名状,几乎不用去猜想,四海声乐公司。

  赵信智这一手很毒!

  郭昌隆还只想着拿天和那个倒霉催的,以及已经没落的妙声,而赵信智竟然有可能直接把四海送给梁初一。

  一时之间,郭昌隆陷入十面埋伏。

  在赵信智公开约谈徐震东的时候,梁初一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意,不过梁初一怎么想的,没人晓得。

  至于徐震东单刀赴会,梁初一甚至给予徐震东很大的权限,在不涉及到原则性的问题上,徐震东可以自主处理。

  但原则上的问题很多,诸如不能损害或者阻碍工作室和创月的核心利益,而这个核心利益却又涉及很广

  泛,

  比如说产品、销路、时间…

  总之,未来工作室任何利益,都是核心利益,任何利益都是不不能够让步的。

  看着梁初一一脸的笑意,杨天洁都忍不住暂停对田恬她们几个的指导,好奇地问梁初一:“这一次又拿到什么好处?”

  梁初一瞥了一眼杨天洁:“好处?呵呵,好处可大着了…”

  但究竟会是什么好处,梁初一却又绝对不说。

  杨天洁见问不出来,也就只好作罢,反正梁初一这家伙是越来越叫人有点儿害怕了,当然,不是说对跟你工作室的员工很凶,相反,无论是工作室还是已经搬出工作室的实验室,又或者是摄影部,梁初一对他们好得跟自家的亲兄弟似的。

  梁初一害怕,在杨天洁看来,应该就是“野心”!

  没人晓得梁初一的野心有多大。

  梁初一笑呵呵的丢下杨天洁,让她去继续看着一帮新手练歌,自儿个怪异的不行的哼着:今儿个老百姓啊,真呀真高兴…”然后一步三摇去办公室。

  推开办公室的门的时候,乐呵呵的梁初一给吓了一跳――一向以玩失踪闻名于工作室的马玉玲居然正坐在梁初一该坐的位置,一本正经的看着文件。

  ――尼玛,这女孩子那大模大样的,不晓得的人还真会议她就是这儿的主人。

  “你怎么在这儿?”梁初一盯着马玉玲。

  “哦,见你没在,不想去找,所以在这儿等你了。”

  “找我有事?”

  “对啊,你这儿不错,给我间办公室呗。”

  梁初一盯着马玉玲看了好一阵:“给你一间办公室?那应该叫…马氏集团驻中州办事处?”

  对于梁初一能够猜到马玉琳的一些想法,马玉玲已经见惯不惊,只是抬头说道:“嗯,这个名字不错,

  就用这名字。”

  “可是办事处这事儿他不归我管啊,呵呵,再说这儿你也看到了,我这儿它狭窄,嘈杂,马小姐你哪能住这样的地方?”

  马玉玲很老板往老板椅上一靠,一支圆珠笔在手指之间转动了几下:“哎,我可是投资商哦,你这是嫌弃我是吧?”

  梁初一苦笑:“可这儿,是音乐总监办公司…”

  “我晓得是音乐总监办公司啊,不过它只适合做一间很普通的办公室,你看,设备普通,布置普通,又小,唯一算得上优点的,就只有光线还算充足…”

  梁初一再次苦笑:“说罢,这一次,你打算给我什么惊喜?”

  马玉玲摇了摇头:“这一次没有惊喜,比起你来,什么惊喜都算不上惊喜,嗯,老实说吧,今天,我是过来跟你谈合作的。”

  梁初一坐沙发上,笑了笑:“还惦记着我的那几项

  技术?”

  “那当然,这么跟你说吧,他们愿意买断你的技术使用权,一千万,美金。”

  梁初一打了个哈哈:“一千万?美刀?马小姐,这可是新型材料技术啊,不是我吹牛,一千万美刀,你们拿过去,根本就不用一年,还得净赚,呵呵,真不是我是想要狮子大开口,它值得起那个价钱。”

  马玉玲摇着头,像是一个老板看着客户:“做生意不是你这么做的,这么大的投入,拿过去不赚钱怎么可能?”

  梁初一也摇头,绝对一个老板看着自己的客户:“虽说大家都是想要赚钱,但是,我这种新材料用途广泛,前景难以想象,收益,那就不用说了,我自己做的话,每年都不会低于你说的这个价,那么,我岂不是白送给你们了。”

  面对马玉玲,梁初一也露出森森的獠牙:“交叉授权,另外,一个亿,美刀,这是我的底线。”

  “你晓得我们又可代替技术的。”

  “呵呵,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反正我这技术,除了交叉授权,最低价值一个亿。”

  “那这间办公室就是我的了,除非你答应我的条件,呵呵,你在这儿,跑不了。”

  为了梁初一的新技术,马玉玲跟梁初一杠上了。

  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最值钱,新技术,尤其是新材料技术,与之相比,就算是有一处宝藏,也无法相比。

  再多的宝贝,卖掉一件就没了一件,而新的技术,可以制造出来很多赚钱的东西,甚至是很多赚钱的行业。

  很显然,在这一点上,马玉玲很有眼光。

  梁初一的实验室、电动玩具厂、马玉玲都看过了,可以说马玉玲很震撼,虽然电动玩具厂还仅仅只是租用的别人家的仓库,但是马玉玲能看到的东西绝不仅仅如此。

  比如说一个电动玩具上面整整设及一百多种新技术,一种新材料,以后,这些新技术、新材料能够带来多大的收益,马玉玲清楚得很,要不然,马玉玲一直都想找梁初一买断专利使用权。

  可是,梁初一不干,准确的说,就算嫌价格太低,于是,梁初一要了一个亿的美刀、外加专利交叉授权的条件。

  但这个条件真的太苛刻、要价也高得离谱,可是,梁初一分文不少,条件也是一点儿不改。

  这个梁初一,比石头还硬。

  因为梁初一根本就没担心价钱太高,条件太苛刻。

  梁初一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好吧,待会儿我让人跟你腾一间稍微好点儿办公室出来。”

  新型材料的事儿说不下去了,马玉玲也不着急,反正越是新技术,想要拿到手,肯定得经过很艰苦,很长时间的谈判,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当然了,对于梁初一的办公室,马玉玲也不可能真

  的要鸠占鹊巢,马氏集团驻中州办事处,怎么可能设立在一家声乐公司的办公大陆里面,要真这样,还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所以,所谓的马玉玲要这间办公室,也是跟梁初一开玩笑的。

  不说新材料和技术问题,马玉玲笑了笑:“这一次赵信智认了软,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回应你们那件事情?”

  省电视台颁奖大会前的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马玉玲早就从傅雪她们嘴里晓得了。

  梁初一掀了桌子,准备来个一锅烩,但现在赵信智公开认软,一直被众多歌手、演员、老总刻意压着的事情,立刻就会爆出来。

  现在的问题是,梁初一怎么去回应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一旦摆上桌子,梁初一不可能继续跟着装聋作哑,拿着刀子在背后见一个捅一个,梁初一必须得亮出一个态度。

  毕竟有很多人的确无辜,再说了,在没人提及这件事情之前,梁初一可以毫无顾忌,但现在赵信智提了出来。

  于是,明明可以明刀明枪大干一场的,现在又得把刀枪都藏在桌子下面去。

  本来这,这件事其实让梁初一已经高兴不已了,可是,梁初一却偏偏苦着脸甚至耸了耸肩膀,然后摊开双手:“什么怎么回应,真没想到那家伙会这么弱。”

  “弱?”马玉玲笑了笑:“你觉得是赵信智太弱?”

  “他不就是想着保存实力,然后借刀杀人,再然后釜底抽薪,再然后东山再起?呵呵,他的确很强,甚至可以说他其实才是唱片市场里面,隐藏得最好的那个老大,但是他太高估了我。”

  马玉玲又是一笑:“他,高估你,呵呵,我要是他,我立刻率领所有的手下,全部都过来投靠你,高估

  ?到现在他们都还在低估你,一个歌坛区区霸主,呵呵…那会是你梁初一的终极目标?”

  一个区区歌坛霸主,的确不是梁初一的终极目标,要不然,梁初一跟本就不用却涉及影视,电动玩具,甚至是未来工作室或者下属电玩厂、实验室。

  这些,仅仅只是简单的高估梁初一,直接说明还是没人很了解梁初一。

  赵信智自诩很了解梁初一,也就是自诩吧。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