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个反应

  “你到底打算怎么回应他,或者说怎么回应那件事?”马玉玲锲而不舍的追问。

  梁初一笑了笑不答。

  马玉玲自己猜测道:“赵信智这人太懂得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道理,但他这人也因为很懂这个道理,所以一定会想办法为他自己洗白,当然,简简单单的肯定是不会得到你的认可的,所以他一定会来个痛批他那个天和声乐,可痛批天和的同时,不可避免的会牵涉到未来工作室,因此,未来工作室少不了回应…”

  “我很好奇,你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回应赵信智,口头上谅解?还是以跟他合作的方式?嗯,如果站在我的角度上来说,这个时候我会选择跟他合作,那怕是表面上的。”

  梁初一晓得马玉玲是怎么想的,就目前的形势来说,张卓的妙声遭到重创,已经一蹶不振,实际上整个歌坛、市场的霸主就剩下赵信智、郭昌隆。

  梁初一不如他们两个人出名,但实际上也能算得上

  一个歌坛霸主,也就是说,张卓倒掉,梁初一给盯上了,所以依旧是三足鼎立的局面。

  只不过在这时候,梁初一占据了主动,只要梁初一愿意的话,任意联合一家,打压最后一家,那么,是三洋郭昌隆也好,是华音的赵信智也好,能撑过半年就只会是奇迹。

  而现在,赵信智很显然也已经想到这一点――公开邀约徐震东,实际上的目的应该就是这样。

  赵信智最大的担心,并不见得是梁初一,反而是郭昌隆,因为郭昌隆一旦抢在前头,能跟梁初一联手,那么,下场很惨的人,就会是他赵信智本人。

  赵信智为什么这么快就动作了,不就是担心梁初一跟郭昌隆联手,然后去收拾他?

  梁初一摇头:“收拾完一个之后呢,从三足鼎立,然后到平分天下?再然后看着我独霸唱片市场?赵信智会想不到这个?”

  马玉玲愣了愣:“你还真是这么想的!”

  “赵信智跟我,充其量也就是生意往来上的事儿,他在第一时间就说过了,他们家的生产线有了问题,

  就这事儿,我怪他?呵呵,我岂不是太小气了?”

  “呵呵,你也没那么大气啊。”马玉玲笑了笑。

  “嗯,我这人吧,的确不怎么大气,不过我很讲道理,就说赵信智跟老徐他约谈这事情吧,你晓得是怎么回事吧?呵呵,爱歌那边的唱片销售渠道,差不多是他跟郭昌隆两个人抢的,是,张卓是倒了点儿霉,但爱歌还没倒,爱歌不倒,就有还有力量帮妙声翻身,妙声要翻身第一个要做的是什么,还不就是要把属于他们的拿回去…”

  “赵信智拿到手的东西,他能够轻易放出去?呵呵,换了我也不会轻易放手?可是,三洋、爱歌联手,他赵信智能挡得住?这一关怎么过?所以如果是我,找个替死鬼呗。”

  马玉玲吃了一惊:“赵信智要拉你做他的替死鬼?”

  “呵呵…”梁初一冷笑:“跟老徐公开约谈,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爱歌和三洋以后一起对付我!所以,我说他‘弱’,就是弱在不敢公然跟我明刀明枪的干一场,而仅仅只是搞这些投机倒把的事情。”

  “我还是不懂?”

  梁初一呲着牙:“不懂了吧,跟老徐约谈,表面上是跟我示好,甚至还可以跟老徐签订个什么协议给老徐一点儿好处,别人会怎么看?我们两家联手了呗,可是事实上他赵信智能够给我们多大的好处?从张卓那儿抢到的,他能给我百分之一?”

  “但是,张卓跟郭昌隆一旦联手起来,对付他赵信智容易还是对付我这个小小的工作室容易?我没有他赵信智也走到了今天,赵信智能给我的有限,可一旦张卓跟郭昌隆跟我斗到两伤俱败的时候,赵信智不又可以在后面坐收渔翁之利?”

  “嗯,我有点儿懂了,简单地说,他现在跟你接近,仅仅只是到时候拉你做挡箭牌。”

  梁初一笑了笑,赵信智的确很“弱”,为了不直接暴露在自己的面前,那边,他一定会把天和抛出来,等自己接受了,不跟他计较了,到时候他又会把自己抛出去。

  为什么是跟徐震东约谈,而不是直接谈,除了很有可能是跟郭昌隆没谈好之外,也就是在告诉郭昌隆,

  未来工作室,才是他们的真正目标。

  可是,表面上看,赵信智却是个谁也不会得罪的主儿,是个真正的“弱者”。

  所以,梁初一仅仅就让徐震东去回应这件事了事。

  不过,让徐震东出面,当然也不是让为了让徐震东去做挡箭牌,徐震东的作用还没能大到做挡箭牌的地步。

  赵信智要找替死鬼,让徐震东出面,仅仅只是为了告诉所有的人,这件事,未来工作室有了回应,但并不重视!就算是歌坛三大霸主一起联手,未来工作室的梁初一也并不怵。

  一个月两张专辑,照样可以杀得他们人仰马翻。

  谁让他们惹到的是梁初一。

  你不是想要看看我的反应吗,我就这个反应!

  梁初一的这个反应,的确让赵信智很失望,梁初一这家伙他不上当!

  看来,仅仅只是约谈,还不能让梁初一解气,所以很快就有人把许多天以前那件事情给翻了出来。

  ――四海声乐公司原本打算与天和声乐公司合作,

  但是天和声乐公司的歌手素质太差,居然敢在公众场合对同行出言不逊,完全不具备跟四海合作资格,因此,四海取消所有跟天和公司任何形式的合作。

  这件事情被翻出来,不到一天时间,那些原本三缄其口的声乐公司老总和歌手,就开始纷纷爆料掀桌子那天的情形,当然了,对于郭昌隆的指桑骂槐那一段,就没人去提了。

  天和声乐公司在这种群起而攻之下,瞬间名誉扫地,直接成了过街老鼠。

  天和以及那个对俞思颖不敬的男歌手成了三洋、华音的牺牲品,也算是罪有应得。

  可是,梁初一对赵信智和郭昌隆的这个示好,根本不为所动。

  除了徐震东轻描淡写说了几句对揭露天和恶行的那些人表示感谢之类的话之外,梁初一几乎就是冷眼旁观。

  能说梁初一冷漠吗,不能,因为徐震东是梁初一的手下,在这件事情上面有徐震东出面斡旋,至少说明梁初一已经关注过了,至于梁初一的安排是否妥当,

  那就不是梁初一要考虑的事情了。

  但很显然的是,赵信智跟郭昌隆的估计都没有错,抛出天和,远远没有让梁初一解气,抛出天和,也仅仅只是马后炮而已。

  当然了,虽然梁初一还没解气,但赵信智和郭昌隆都还有补救措施。

  这个补救措施实施的时间,就是省电视台中秋晚会。

  去年省电视台春晚大家都去了,省电视台颁奖大会都去了,省电视台中秋晚会,大家继续得去,大家碰了头聚在了一起,有些话就能当面说明白。

  这是赵信智跟徐震东约谈之后,遮遮掩掩透露出来的意思。

  对此,梁初一也就是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伤感情歌》和《风中》接下来继续上演横扫歌坛,仅仅只是第二周在华新书店的专辑销售榜上,《伤感情歌》就创下十一万六千五百张的销量,而《风中》是十一万五千四百张!

  不要说这两张专辑都历史性的创造了奇迹,就连华

  新书店的总销量都创造了有史以来最高销售成绩。

  华新书店原本单周的唱片销量最高总和也不过是十五万张左右,因此才有每个月的市场总量只有一千二百万不超过一千五百万的估算,但是现在,这些数据不但被打破,还再次失准,只不过这一次华新书店的数据失准,却不是华新书店造成的,而是由市场决定的。

  这也就意味着,市场在逐步扩大!

  为什么会这样,其中一个现象或者能够说明问题――老百姓的钱袋子鼓了很多,也大方了很多!买起东西来不再是抠抠索索的了。

  而原来摆在专卖柜的卡座、收录机,渐渐地流到普通商店、甚至是地摊上,而且还不贵,三十五十,百儿八十就能拿一个回家去听歌。

  八月十五中秋,梁初一依旧带着傅雪、俞思颖、高雅三个人,于当天赶到省城电视台。

  ――上次提前来了两天,本来想着能够多结识一些朋友,但后来反而弄成了掀桌子。

  所以,这一次梁初一选择当天一早赶到,比别的人

  都晚了三天。

  当然了,除了是梁初一不想再次发生之前那样的事情之外,也有省电视台的优待。

  别的人必须得提前赶到对晚会节目进行一些编排、训练,梁初一等人却被优待可以直接录播的时候到场就行,而且晚会节目时间都是固定下来的。

  晚会依旧是两个小时,俞思颖的节目时间是安排在晚会开始后第二十三分钟到二十七分钟,四分钟时间,歌曲是梁初一帮忙选的一首老歌《八月十五月儿明》,这本来是一首儿歌,但梁初一改编了一下,应该算是能够拿得出手的。

  傅雪的节目出演时间是第六十七分钟到第第七一分钟,歌曲是梁初一专门为傅雪写的一首新作《为了谁》。

  高雅则是最后的第一百零五分到第一百零九分钟,歌曲是上次就准备的参加春晚的《好日子》。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