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蒙到的

  总的来说,梁初一这一刀砍的够狠,刚刚砍在了最紧要的关头上面,也砍得人疼痛不已,哭笑不得,过了半晌,这人才暗地里咬了咬牙,把梁初一盯得死死的,想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这时,赵信智拉着梁初一,一边不住的赞叹梁初一运气好,胆子大心又细,要是自己,在那人给到七十万的时候,只要再往上加一点点儿价钱,自己肯定就要心动起来,在那个时候,赵信智想都没想过要叫价一百八十万。

  梁初一咧嘴笑了笑:“我家里是开寄卖行的,再说也是运气好,差不多都是蒙的…”

  赵信智呵呵的笑道:“不瞒老弟说,你刚刚这个,即使是蒙到的,那也惊艳,呵呵,看见他们那表情没…”

  那人拿了块不算亏,也不算赚的翡翠,那表情绝对很有意思,而马玉玲、傅雪等人的脸上更是一片迷茫

  ,唯有郭昌隆一脸悻悻然。

  估计这块刚刚这块原石转手就赚了一百二十八万,郭昌隆应该是有了想法。

  ――想着一个人去单干。

  郭昌隆的想法其实是可以理解的,第一,他不是缺钱的人,其次他只是为了玩一玩过瘾。

  既然是这样,大家合伙有什么意思?

  又不真是为了在这个上面挣钱。

  反正本来就是打扔钱的,自个儿扔和拿给大家一起扔,感觉都不会一样,所以,郭昌隆拖拖沓沓,直到梁初一跟赵信智离开,他才转头走向另一边。

  赵信智跟梁初一,走进标记着“六”的一排排的堆放着原石中间,一块一块去看那些二十多万一块的原石。

  赵信智跟梁初一说,这第六类原石价格在二十到三十万之间,现在账上的那些钱,基本上就能拿到四五块,亏也好赚也好,估摸着解完,回去赶上电视台宴会还能绰绰有余,而解上四五次原石,也足以过瘾。

  一提起这些事儿,梁初一的头都有些痛,只好问道:“赵总,有看中意了的吗?”

  赵信智摇了摇头,这会儿,还真没看到中意的,不过,不着急,再说实在是有些眼花缭乱,一下子也看不好。

  梁初一盯着一块面盆大小,灰白之中散落着一点一点的绿色,这些绿点分布又散,就像天上的星曦,标价是二十三万的一块原石,笑问赵信智:“赵总,你觉得这块怎么样?”

  赵信智摇了摇头,说道:“这块石头,从颜色上来说,灰白含绿,在行话之中,这叫满天星,意为出翠的几率并不大,真正的买家,是不大看好这种料子的,而且这块石头的标价又高,我都记得,在京城原石交易市场里面,我也做过几次,没什么效果…”

  梁初一笑了笑,又问道:“那在这些原石里面,哪种颜色的石皮出翠的几率最高啊!”

  这话一出口,梁初一自己都笑了起来,问了个小白的问题,要是晓得哪种颜色的原石出翠的几率高,还

  用得着去“看”啊?

  不曾想赵信智一本正经的说道:“问得好,不愧是眼光独到,呵呵,一般来说,因为矿脉矿段的影响,成批次进回来的原石,就会出现一种同类倾向,也就是说,比如某一次进回来的原石是‘沙皮’类出翠几率高,那么整批的‘沙皮’都有可能出现高质量的翡翠,而其它种类的原石出翠的几率就低而且出翠的质量也低,这就是矿脉矿段的因素,不过我所见过真正出翠的几率最高的,要数‘沙皮’,喏,就是这种…”

  赵信智指着旁边一块标着“25”字样,表面粗糙,石质粗粝得像是粗砂石,但颜色却是褐中带灰的原石:“这种沙皮叫黄皮翠,普遍来说出翠的几率最高,出来的档次也最高,我记得有一年,有人一口气开二十五块黄皮翠,居然出了十八块清水地,两块玻璃地,呵呵,赚钱赚到了手软,当然了,也有许多有钱的人,也就是栽在这个上面的…”

  梁初一有些不解,这种黄皮翠出翠率高,出来翡翠

  质量又好,为什么又会栽在上面呢?

  赵信智苦笑了一下说道:“很简单啊,还是矿脉矿段的原因,矿脉矿段所处的位置不同,所受的环境因素也不尽相同,甚至是每一块原石所处的位置不同,表皮呈现出来特性都不一样,所以所谓出翠的几率高,那也仅仅只是相对来说…”

  “另外,能出翠,也不见得每块原石就都会出好翠,就刚刚那块金腰带,就是很好的例子,明明一块清水种翡翠,它出翠了但却半截上品半截废品,所以说,神仙难断寸玉,就是这个道理。”

  这么一说,梁初一反而有些迷糊了,明明知道沙皮出翠率高,价值却不大,为什么又会标这么高的价钱,二十五万,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赵信智再次苦笑着说道:“说起这个,估计梁老弟你真是不知道,这么跟你解释吧,在一个交易市场里,某一段时间之内,如果有人从那一种原石里面解出来价值巨大的翡翠,其他的人便会疯狂的追捧这种原石,作为供应方,自然就会大幅度将这种原石的价格

  抬高,这就是‘潮流’,不过,这种潮流也算是有迹可循,比如说,在这一段时间之内,供应方拿回来的原石之中,最先解出来有价值的翡翠是金腰带,那么,这一批金腰带势必都有可观翡翠出来,如果是沙皮最先发现最有价值的翡翠,那么这一批沙皮也都不错。”

  梁初一点了点头,总算弄明白,这个“潮流”,就是赵信智说的整批次进货的出翠率高低跟矿脉矿段和品种的关系,因为矿脉矿段上的差异导致原石质量上的差异,这就导致出现成批原石出翠,或者不出翠,翡翠的质量优或者劣。

  换句话说也就是说不定前一批那种黄皮翠出翠几率高质量好,到了下一批次,黄皮翠就根本不了翡翠,就算出来一块,质量也会很差。

  尼玛,说来说去,还不是没法子确定什么品种原石出翠几率高一些!

  什么潮流,什么有迹可循,说到底还不是扯淡。

  偏偏赵信智继续说道:“其实,这是我我这么多年

  得来的一点儿心得,关键是掌握厂方进货的时间以及进回来原石种类的出翠几率。”

  马玉玲在后面有些好笑,如果按照赵信智这么说,光是统计数据出来,就得在这儿待上十天半个月时间就不说了,十天半个月之后你统计出来的数据还有什么用?

  你掌握统计出来的数据,市场方面难道就没统计数据,你以为那个半老徐娘和那个秀琴拿着个文件夹仅仅只是装装样子?这些关键性的数据,他们会不记录下来?

  赵信智笑了笑:“神仙难断寸玉,连现代仪器都没办法检测出来里面有或者无,好或者差,所谓的经验,又哪里能够那么靠谱,真要有经验,那许多跳楼的,还用得着去死?总之,这东西,靠的是七分运气,两分经验,一分的资本,所谓看石皮、看种地那啥啥的,仅仅也只能算是因人而异,因经验而异。”

  俞思颖跟傅雪在后面都是暗笑,说了这么多还不是等于没说。

  梁初一笑了笑,指了指旁边另一块二十万价格的原石,说道:“赵总,凭着直觉,我觉得这块石头不错,价格也还算适中,要不要拿去看看?”

  赵信智上前看了看梁初一看的这块石头,摇了摇头,却指着旁边的另一块表面看起来像是用胶水黏了一层绿色粗砂的绿豆沙皮,说道:“凭着我的经验,我倒是觉得这一块出翠的几率要高一些,不过,就是价格贵了些,要不,咱兄弟再联手做一块?”

  梁初一看了看价格,上面的标价是二十七万,这个价格,虽然高了两万,但是赵信智觉得还不错。

  “我不怎么懂这个,只要赵你看得中意,呵呵,我就跟赵总你沾沾光。”

  赵信智心里一阵激动,直接让秀琴去叫了人过来,将这块二十七万的原石,送到到解石机边上,依旧选择了金师傅帮忙解石。

  记账划账什么的,秀琴自然是眨眼之间就做好。

  金师傅见是赵信智的原石,也不多问,直接拿起记号递给赵信智,赵信智拿着记号笔,仔细的寻思了一

  阵,这才咬着牙,开始在原石上面做记号。

  足足过了两三分钟,赵信智这才把记号做好,金师傅笑了笑弯腰将做好记号的原石抱了起来,按照做好的记号,固定在了解石机的架子上,然后开始切割,金刚石电锯刺耳的声音响起的时候,赵信智的一颗心又提到了喉咙,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解石机的锯条,仿佛这锯条切割的,不是原石而是赵信智的心。

  看着赵信智那种如痴如醉的紧张,梁初一跟马玉玲等人都忍不住有些好笑――赵信智这瘾头!

  几分钟过去,金师傅终于关掉了解石机,按照惯例拿起切割下来的边料,放出清水,清洗边料,待清洗干净茬口上的灰尘,金师傅忍不住“哦”了一声,赵信智的身子明显的抖动了一下,脸上又露出一股失望的焦躁。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