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我倒霉

  这一块碗口般大小的原石边料茬口上,那种绿豆沙皮仅仅不到一公分厚,中间部分却极为怪异的变成了一片灰白,而且不是那种看起来十分油润的肥白,而是很干涩的灰白,这一片干涩灰白之中,有两三点半明半暗的似绿非绿,比筷子头还小了一半的小点儿。

  按照赵信智的说法,这绿豆沙皮,仅仅只是表面的一层,中间其实就是一块“满天星”,这让赵信智有些失望,本来,自己觉得这绿豆沙皮出翠几率高,而且这原石本身的成色极好,如果出翠的话,就应该是一块价值很高的好翠。

  但是谁也没想到,这看起来诱人之极的沙皮,竟然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裹着的竟然只不过是一块出翠几率,出翠质量都极低的满天星,赵信智几乎都没有多想下去,这一把,自己肯定是看垮了!

  在资金方面来说,这没什么所谓,反正是跟梁初一平摊的,就算这次看垮了也就那么十来万而已,不过,这也再一次证明了神仙难断寸玉这个横亘不变的真理。

  ――自己那么多的经验和技术,临场,还是毫无用处。

  这时,旁边一台机器,也有人来解石,解石头的,正是先前买梁初一那块石头的人,选择的原石,也是跟赵信智一样的绿豆沙皮,不过,看他那块绿豆沙皮那个头儿,几乎比赵信智的这一块要大了一半,价钱,自然也要高出了许多,红漆标记着的“五”、“32”字样,很是有些刺目,也就是说,那人的这块绿豆沙皮,价格比赵信智的这块,高出了五万块,是第五类原石。

  那人很是有些得意,指挥着解石头的师傅,将那块原石固定在了解石机上,然后开始解石,一时之间,

  两台解石机一起轰鸣,那声音直往脑袋里面钻了进来,让梁初一跟俞思颖、傅雪、马玉玲都觉得有些痛苦。

  因为大家都是搞声乐的,那一双耳朵不但重要也敏锐得多。

  好在秀琴见几个人实在不大顶得住,赶紧去拿了几副专用耳塞分发给所有的人。

  戴上了耳塞之后,能感觉到的噪声固然轻微了许多,但也让所有的人几乎失去了听力,有什么事情基本上就只能看对方的口型和手势。

  梁初一这边看着秀琴帮几个女孩子带上耳塞,一转头,却见赵信智一脸木然,梁初一捂着耳朵,大声叫道:“赵总,怎么了?”

  赵信智摇了摇头,指了指解石机上的原石,脸上有些痛苦,张嘴说了一句什么,梁初一却没听见,这阵刺耳的声音,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才停歇下来,只是

  机器停了下来,梁初一的耳朵里还是嗡嗡作响。

  赵信智再次摇了摇头,一脸苦笑,示意梁初一去看金师傅切下来的原石边料,梁初一依言看了一眼那块金师傅洗干净的边料,只见茬口上面依旧是一片灰白,先前还星星点点有三四点绿点的,到了现在,竟然就合成了一点,看这切口,这是交易原石的人最为忌讳的名堂,叫“独眼龙”!

  一般原石交易的人,最怕的就是出现这种独眼龙原石,一旦切除来这种原石,整块原石几乎都不用再切下去,可以直接报废,赵信智这一辈子,碰上过三次这种独眼龙原石。

  这三次,每一全部解开,得到的,基本上就只有一条筷子粗细的绿心,可以说分文不值!这一次又遇上了这倒霉的独眼龙,赵信智的心情还能好到哪里去,所以,赵信智一张几乎发霉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梁初一摘下耳塞,让耳朵稍微复聪一会儿,问:“赵总怎么了?”

  赵信智苦笑摇头:“先前我还说这几天运气不错,没想到碰上了我最不该碰上的东西。”

  “怎么回事,这块绿豆沙皮,才切下来两三刀,赵总怎的就这么灰心丧气的。”

  这时,先前买梁初一的原石那人那边,很是热闹起来,那个师傅切下来的第一块边料,就出了绿,而且,那一块绿还不小,现在就有拳头一般大小,虽然色泽不是阳绿,但是人家那仅仅还只是第一刀,第一刀就切出绿来,围观的十几个人自然闹闹哄哄的,对那人阿谀奉承不已。

  “凭现在这一点绿,一百万的价格,就已经不止了,你看这绿,不就是冰种…”

  “这是亚光老哥的经验足,运气又好,随手一拈,就拈到了宝贝…”

  “亚光老哥你看我这亏了不少的钱,把您老人家的经验跟我们说说,让我们也沾沾光…”

  “亚光老哥,待会儿,出了好翠,就让他们直接买回去,来钱快,又省事,还可以继续在这里面淘下去…”

  也有人替这个“亚光老哥”担心着:““亚光老哥,看样子,这块翠不会小,我看你老原先的标记,得要改上一改,切法也得改,最好是一刀一改…”

  “是啊是啊…这万一伤到了翠,那可就不划算了…”

  反看梁初一、赵信智这边,就俞思颖、马玉玲、傅雪、高雅等人,不要说热闹,因为赵信智解出来一块人见人弃的“独眼龙”,旁人都嫌晦气,一个个都躲得远远地,而俞思颖等人并不懂的原石里面的那些门道,除了能焦虑的看着梁初一,想说什么也根本说不出来。

  赵信智一脸失魂落魄,默不作声,心里暗暗地叹息自己的手气不佳,一时之间,竟然忘了让金师傅继续解石。

  梁初一见赵信智不再去指示金师傅下锯解石,当下摸出五百块钱来塞到金师傅手里,笑模笑样的让金师傅继续解石。

  本来,遇到“独眼龙”这样的原石,其他的人在失望之下,大多会红着眼,要么直接丢弃了走人,要就直接让解石师傅乱七八糟几刀解成碎块,算是对自己“霉气”的发泄,像梁初一这样,不但没有直接走人,甚至连半点生气的意思也没有,还拿钱出来给解石的师傅,要按照原石上面的记号继续解石的,还真是头一遭!

  接下来,金师傅下刀就轻快得多了,反正不会出翠,用不着每切下来一块边料都要仔细的去检查一遍,其实,现代化的机器,仅仅只是解石,速度并不慢。

  整个过程之所以会慢,主要是每切割一块边料,都要检查边料茬口,分析将要出现的情况,有时候,一块石皮边料切割下来,慢的都仅仅只用几分钟,快得不过一分钟,但是解石师傅跟买家之间的经验、见识如果不同或相左,自然就会大费一番口舌,浪费掉不少的时间。

  这就是解石的过程很慢的主要原因,其它的诸如固定原石,反复检查就算是慢了些,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只是现在这块由绿豆沙皮变成满天星,再变成独眼龙的原石,因为上面有赵信智亲自画下的记号,金师傅本来就可以不管不顾,直接按记号下刀的,只是出于解石师傅的职业道德,免不了要多问买家几句,等候买家的指示,

  现在既然是一文不值得“独眼龙”,又有梁初一的指示,金师傅就更没什么顾忌了,切下来的边料,金

  师傅再也懒得去清洗检查,几刀下去,原本百十来斤的一块原石,就仅仅只剩下二三十斤,连赵信智所画的记号全都切完,金师傅这才停了下来。

  赵信智所画的记号,原本也只是画了一部分,想着的是,一边切一边看,然后根据情况,再决定增加记号或者更改,只是不曾想自己倒霉遇上了“独眼龙”,赵信智在一边暗暗盘算着一些事情,金师傅切完了所有画上记号的地方,自然就要停下机器,征求一下赵信智下一步怎么办。

  不曾想金师傅发问,赵信智总算回过神来,居然跟梁初一同时上前了一步,一齐伸手去捡了一边料拿在手里,然后赵信智苦笑着说道:“算了吧师傅,算我倒霉…”

  梁初一却一脸笑意,说道:”师傅,把这块石头每个方向都解上一刀,不要太厚…”

  马玉玲、俞思颖看着两个人,一个不愿继续解下去

  ,一个却决不罢休,一个个的都忍不住好奇,几个女孩子当中,除了马玉玲算得上是见多识广,其余的直接属于小白,所以也只好在一旁看着梁初一,不能多嘴说话。

  毕竟这种原石交易,动辄几十万,看着都让人心惊肉跳,谁还敢去多嘴。

  金师傅看着赵信智跟梁初一两个,微微一怔,赵信智是买主,按说可以听他的,直接放弃现在的解石,但梁初一却给过自己打赏,按道理说,他的面子也应该要照顾才是,可是,一个自然认倒霉,就此放弃,一个却要坚持继续解石。

  这到底该听谁的啊?

  这些来做原石交易的买家,有怪脾气的人不在少数,有些是宁肯把不值钱的原石切成一块块的扔掉,也绝对不让别人有机可乘,有的却大大咧咧的,也就不管剩下的石料还有多大,都直接扔弃。

  现在这块原石还剩下二三十斤大一块,按说,赵信智这个买主直接都放弃了,也就是任由别人处置,但这原石毕竟还有这么大一块,而且,赵信智有没有掉头就走,金师傅就只能问个清楚,免得梁初一处置了之后,赵信智会跟他发生争执找他麻烦。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