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陷阱

  要晓得,翡翠毕竟不是普通的石头,一块上好的翡翠如果是被解石机切去一点儿棱角,被切去了的都不说,甚至会影响到整块翡翠的原有价值,让整块翡翠的价值成倍的往下跌――无论是珠玉商人,还是先前那样的买家,翡翠面上有了刀痕,那就是压价的由头。

  所以,不仅仅只是赵信智反对梁初一的招儿,连金师傅都是意志坚决的拒绝按照梁初一的要求去做,到了这个时候,只能从另一个方向在往下切,如果运气好的话,能够直接让里面的翡翠路出面来,那就就更好,实在不行,像刚刚切出来的这边,就只能拿去用电动砂轮机,进行精磨。

  见赵信智、郭昌隆、金师傅都一致反对,而且说得非常合情合理,梁初一嘿嘿的笑了笑,说:“那接下

  来就全凭你们做主了,你们才是懂这个的,呵呵,我就一旁学习学习…”

  出了翠,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件天大的喜事,说服了梁初一,赵信智跟金师傅两个都明显的忙碌起来,甚至连郭昌隆都不再只站在一边观看,而是主动上前跟金师傅搭手帮忙。

  只是这边忙碌了起来,亚光哥那边,先前热闹的情景现在却黯淡了起来,刚刚这一刀慢慢的切下来,那个师傅将边料石皮拿了出来,冲洗干净之后,直接递给了亚光哥去看。

  而亚光哥只看了一眼这边料的茬口,脸上顿时很是有些不自然起来,因为先前出现了的那一点翡翠,无论是旁观的人也好,亚光哥子也好,或者是解石的师傅,都一致决定,将原石换了个方位,从露出翡翠的另一面下刀,这一刀切下来的边料,也就是现在被亚光哥拿在手上的这一块。

  这边的这块边料,虽然依旧是沙皮,但是灰白的茬口上,赫然也有一个筷子般大小的绿点――他么的,居然也切出来一块看起来就晦气的独眼龙!

  这就让久经沙场的亚光哥不解,而且犹豫起来,说这独眼龙基本上不会出翠吧,偏偏那一头又出了一点点儿翡翠,说会出翠吧,亚光哥却是遇上十回这种独眼龙,就一定得赔上十一回――最后那一次一怒之下把剩下的一块独眼龙摔出去却砸到了人。

  倒霉催的今天又给遇上了,而且听说金师傅那边,解出来的也是一块独眼龙,同一时间之内接连解出来两块独眼龙,这可是十年不遇的一件巧事。

  尼玛,都他么的倒霉。

  亚光哥沉默了好一阵,这才扔了手里的那块边料,咬着牙对解石师傅说道:“开,一直开下去,开到出翠为止…”

  这亚光哥当真是气急败坏了,明明晓得不会出翠,

  还开到出翠为止!

  人品,在此时节,已经是可见一斑。

  围观的人群,见亚光哥遇上了让人沮丧的独眼龙,大多知趣的悄声离开,也不过来看梁初一他们这边,两块都是独眼龙,继续看下去,恐怕独眼龙的晦气,会沾到自己的身上!现在还没人发作的时候不走,待会挨着骂再滚蛋啊!

  原本跟亚光哥呼喝助兴的那些人,一时之间三三两两的全都离开,就剩下亚光哥跟那解石师傅两个人孤零零的,一个人看,一个人解石,简直没什么人气。

  梁初一跟赵信智这边,顿时显得热闹多了,梁初一跟俞思颖两个看着解石机上的原石,被一块块的切割下来,而赵信智却不时地上前,跟金师傅一齐研究边料上的茬口,又不时的搭手帮忙翻转剩下来的原石。

  随着边料不断的被切割下来,里面的翡翠便渐渐的露出了雏形,透过露出来的一个面,基本上可以确定

  这是一块比普通茶缸子还大上一圈的一块椭圆形的油青翡翠,没什么杂质,属于上等货色,价值绝对不低,比原石的原价翻上两到三倍不成问题。

  赵信智这个时候眉开眼笑,这块翡翠翻三个跟斗差不多就八十多万,除去本钱,两个人再对五五对开,赵信智都还能够拿到将近三十万!

  ――不管怎么说,咱老赵的技术还是蛮有含金量的。

  呵呵,要不是自己不管不顾就选了这块,将近三十万,到哪儿赚去?

  当然了,解切原石的时候,咱信心不足过分紧张,这个也是理所当然,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这叫刺激!

  出了翠,半老徐娘也没闲着,笑眯眯的过来,用梁初一跟马玉玲、俞思颖等人都险些作呕的娇声说道:“哟,两位老板,这回是发了吧,要不要按照老规矩

  来!”

  梁初一摇了摇头,转头去看赵信智和郭昌隆。

  老规矩?又有什么鸡毛老规矩?

  他么的这交易市场里面的规矩怎他么的这么多啊。

  当然了,梁初一不懂这些,那就是一小白,很可怜的一小白,什么都不懂还不别人怎么说怎么算!

  只是在偶尔之间,俞思颖却发现梁初一眼底深处,藏着一些东西,这些东西俞思颖好像看不明白,这让俞思颖愣了愣,不会是看错了吧,

  一直以来俞思颖自觉自己对梁初一很是了解,但在看过这一眼之后,俞思颖突然发现,自己有种被骗的感觉,跟梁初一在一起一年多时间,梁初一除了会写歌、有野心、会做生意、还懂点儿设计,能搞点儿小发明…也没什么啊…

  哎玛,不细想还不觉得,细细一想,梁初一这家伙居然还有这么多优点!

  俞思颖还在想着梁初一那眼里隐藏着的到底是什么,赵信智跟郭昌隆都跟梁初一解释。

  半老徐娘所说的老规矩就是将这块翡翠作价卖给她,但她不会采用现金结算,而是让卖主继续在里面选择原石,直到卖这块翡翠的价值,与选择的原石的价值相等为止,当然了,立刻不做生意马上就走,她也会一分不少的把钱退还给你,甚至是你不将这块翡翠卖给她,她也不会强买。

  最生意的人最讲究信誉,是不会强买强卖的,只是你都几万几十万的赚了钱,也该发个红包打发打发吧,红包多大?呵呵,三千五千不嫌少,十万八万不嫌多。

  ――看起来这是公平交易,合情合理,但实际上,这几乎就是一个陷阱,如果把开出来的翡翠卖给她的话原石她赚了钱,收购翡翠她同样也要赚钱,而且,赚得还不是一般的厉害,别人收购翡翠以质以量论价

  ,她们论“折”!

  价值十万的翡翠,六折七折跟你算钱。

  要是贪心一点儿而且依她这“老规矩”,卖翡翠给她的人就有可能陷入一个不断地将翡翠卖给她,又不断地去选择原石,再把解出来的翡翠又卖给她这样一个死循环之中。

  出翠的几率太低,卖出的翡翠价值又不高,倘若买上几块原石,一块翠都解不出来,连钱带这块翠就一齐白白的送给了半老徐娘,能够解出来一块两块翡翠,或者价值不高,就只能选择再次将这些价值不高的翡翠以更低的价格卖给半老徐娘,然后再去选择更好的原石!直到将你身上的钱榨干为止!

  那个大肚子的中年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这当然就是一个陷阱。

  不过,这也是相对于贪婪、不知满足的人来说。

  而赵信智这一次几乎都没过多的考虑,直接就喜滋

  滋的问道:“我这块翠,你能给多少?”

  半老徐娘嗲声嗲气的说道:“六十万吧,让老板直接就赚三十多万,如何?”

  梁初一一愣,这块翠就值六十万?

  赵信智脸上也是一僵,自己还预计这要翻两三倍呢,一个人都得赚三十万好不好!你就给六十万?

  过了片刻,赵信智才笑了笑:“这价钱…还真打折…这价钱是不是太低了点儿啊。”

  半老徐娘伸出手差点就拂在了赵信智的脸上:“哎哟我说这位老板,你看看看看,你说这话不是见外了不是,就现在这个样子,这块石头还要精磨,还要操作,还要…七七八八的,哪样不需要花钱啊,六十万买了这块石头,老板你也得赏给我们一口饭吃好吧,别让我们拿钱倒贴出去,对不对…”

  说实话,这娘们儿徐娘半老,要长相还得看胭脂水粉到底堆了多厚,要身材?老娘们儿的身材再好又能

  好到哪里去?

  可是,偏偏赵信智浑身的骨头顿时有点儿酥了,顿时眉开眼笑的说道:“六十万,这价格实在是太低了,这样吧,七十万,大家都有口饭吃,好不好啊?”

  梁初一虽然不太看重这块翡翠到底能值多少钱,但是赵信智这是拿自己的到手的钱,送给半老徐娘一个大人情,估计,这样的事情赵信智也没少干过。

  所谓“玩玩”,扔钱,就应该是这么扔的。

  在一旁的高雅更是一脸厌恶,就差没说“男人,都这德行,没个好东西。”

  梁初一淡淡的笑了笑,盯着俞思颖、马玉玲等人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也不多说。

  半老徐娘格格的笑着说道:“好啦好啦,我真是服了你这位老板,十万块钱你也看得起,好,不说了你去选石头吧,记住啊,这是七十万,秀琴…秀琴,给这位老板记上…”

  说着,半老徐娘抓起那块翡翠,屁股一颠一颠的回到旁边那间小屋子去放翡翠,看着半老徐娘进了那间小屋子,赵信智这才想起,自己是痛快了,豪爽了,可这七十万梁初一也还有一份!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