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陵人(2)

  罗宝财继续笑眯眯的盯着梁初一手里的头的两张钞票:“两位是想要打听这薛大将军陵墓的事儿对吧?”

  “啊,咳…咳…”梁初一赶紧把钞票塞到罗宝财的手里:“薛大将军的事儿,也算是我们中州本身就具有传奇色彩的一次历史事件,据说,薛大将军还留下一些金银财宝,这些传说,都很能引起不少的人的兴趣…”

  “小同志倒是很爽快的人啊,呵呵,比那些遮遮掩掩的人好许多…”

  罗宝财把钞票揣好,然后才笑眯眯的继续说道:“你们在这儿要拍两个月电视剧对吧,这样,晚上吧,晚上回去,我再跟你们好好地所以说,反正这几十年来,来打听过这件事情的也不少。”

  马玉玲很惊讶罗宝财居然会这么大方的答应梁初一,跟梁初一聊一聊薛大将军的事儿。

  倒是梁初一呵呵的笑着跟马玉玲说:“你难道还看

  不出来,人家都根本不在意这件事,晓得怎么回事?”

  “应该是来寻找的薛大将军的宝藏的人太多了,麻木了。”

  梁初一点了点头:“他们这些人只是奉命守陵的人的后代,到了现在这样的时代,他们再也不用担心有人来破坏薛大将军的墓葬,再说,事情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了,也在没什么秘密可言,所以,根本就用不着再保守下去了。”

  “他们…不会是薛大将军的后人?”

  “不是…”梁初一很肯定的说道:“至少这个罗主任不是。”

  “有什么具体一点儿的理由或者证据吗?”

  “没有,是我的直觉。”

  马玉玲微微蹙眉:“我并不是怀疑你的直觉,可是,这件事情或者并不能凭直觉呢?”

  梁初一摇头:“我现在跟你说什么也没用,晚上去听听他自己怎么说吧。”

  马玉玲微微叹了口气,不再问下去。

  见马玉玲有些失望,梁初一笑了笑:“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们应该都是把注意力放在这龙峡村里面或者周围,对吧?你看这些山,山势高绝险恶,看起来的确是藏宝的好地方,可是你要晓得,有些时候,大多数人能够想象得出来的事情,就未必是事情本来面目。”

  马玉玲仔细琢磨了好一阵梁初一的话,忍不住微微点头:“你是说,薛大将军的宝藏,其实并不是在这里?”

  梁初一呵呵的笑了一阵,然后才说道:“是不是在这里,上百年来你们那么多人的寻找结果难道不是一个很好地说明?”

  马玉玲彻底没了话说――不错,上百年来,马家的人一直从啸江龙峡边上搜寻到龙峡村,却连宝藏的确切地点都实在无法确定,就更别说见到宝藏。

  “相信不管是你们马家还是他们邱家,一百多年下来,才智出众的人应该都不在少数,可连藏宝的具体地点都找不到,唯一的解释恐怕也只能是藏宝根本就没在这一带,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好说的?”

  马玉玲苦笑摇头:“你这是不是有点儿太武断太粗暴了啊…你不是说过,有些事情,看到的,就未必是它的本来面目。”

  “随你怎么说,反正我就是这么看。”

  回到营地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是很早,一帮子找感觉的人也累了,后勤买来柴火木炭,架起烤架准备烧烤。

  男男女女的好几十人,那场面直接震撼整个龙峡村,男女老少的,几乎全部都过来围观。

  不过,龙峡村相对外面就更加闭塞,对于傅雪、俞思颖等人这样的天后歌手也基本上没什么概念,所以这些人仅仅只是觉得这一大帮人热闹而已,好玩而已。

  傅雪跟俞思颖等人也不生分,还跟这些小孩子年轻人一起玩耍嬉闹,这让它们看起来更像是普通的人。

  罗宝财一家也来围观,当然了,罗宝财也跟其它的村民也一样,拿了些红薯土豆之类的出来,跟着大家一起烧烤着吃。

  瞅了空子,梁初一跟马玉玲去找罗宝财,一边喝酒

  一边聊天。

  罗宝财也没什么忌讳,告诉梁初一和马玉玲,他们的先人的确是留在这里跟薛大将军守墓的部队,后来慢慢繁衍就成了这个龙峡村,但这件事情并没什么秘密可言,以至于破四旧的年代,薛大将军的墓曾经就被当年小将们挖开过。

  不过,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当年的小将们挖开薛大将军的墓的时候,就发现,那仅仅只不过是一座空坟,一具空棺材而已。

  这件事情,可是罗宝财那时候亲眼看见过的,也正因为这样,龙峡村薛大将军的守陵部队后裔这才并没把这件事情看得有多秘密。

  甚至于很多守陵人的后裔,都不再认为需要守下去。

  当然了,薛大将军的陵墓,就算是一座空坟,龙虾村的人也就还是保存了下来甚至还修复成原样,算是纪念龙峡村的村民祖先来这里定居的一个历史见证吧。

  至于真正的薛大将军的墓,就算是罗宝财他们这些

  守陵人的后裔,也绝对不晓得。

  说道薛大将军的宝藏,罗宝财更是笑了笑,说老一辈的人就跟他们说过了,薛大将军当时就将那些宝藏龙峡扔进了啸江。

  “呵呵,这么些年,村子里面一些想着要发点儿横财的年轻人,也不是没去找过,但是好些人不按没找着宝贝,还把小命都搭进去,呵呵…”

  别说村子里面的这些,就算是有着相当能力的邱家和马家的人都搭进去不少,这是马玉玲都晓得事情。

  所以说,罗宝财的话,马玉玲跟梁初一都有几分相信。

  梁初一倒是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这的确是很有趣的传说,不过,薛大将军是否真有宝藏,还是把宝藏扔进啸江龙峡?”

  罗宝财打着哈哈:“这个嘛,我也说不准,说是没有,那倒也未必,很久以前,嗯,大约七八年以前吧,村里有个小伙子,不晓得哪里搞了一套潜水衣,跳下啸江龙峡,出来的时候倒是,拿了一口瓷杯子,当时他也没多说,把瓷杯子放好之后,就又下去,但那

  以后就再也没起来,后来好多人沿着啸江找了半个多月,还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梁初一算是听明白了,罗宝财的意思是说,薛大将军的宝藏,到底有没有,其实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谜。

  说是没有了吧,从啸江龙峡里面带出来的那口杯子显然说明是有的,但是说有吧,那口杯子,也未必就是薛大将军的宝藏里面的东西。

  ――进入龙峡村,走水路反而费事费时,还不稳当,所以大部分人也就只走旱路,啸江龙峡那一段滩陡水急,行船艰难,但也并不是不能行船,只是相当凶险而已。

  罗宝财一边说还时不时的瞄一眼马玉玲,也不晓得是在想些什么。

  只是梁初一可以肯定的是,龙峡村以及啸江龙峡那里都不见得是薛大将军藏宝的地方,那么,传说的薛大将军的宝藏,到底在什么地方?

  梁初一想了一阵,笑问:“罗主任,龙峡龙峡,龙峡这个地名是如何得来的,应该有个说法吧,不晓得

  龙峡这个龙,是怎么说起的?”

  罗宝财呵呵的笑道:“所谓‘龙峡’这个地名,就是啸江到了这儿,弯急滩陡,犹如巨龙弄潮,呵呵,另外就是这龙峡里面,还有一处颇为神奇壮观的景致…”

  马玉玲笑道:“罗主任说的是‘白龙过江’?”

  罗宝财喝了口酒,然后眯着眼睛笑道:“不错,可以平日里看不着,看得着的时候,又没人愿意去看…”

  梁初一好奇不已:“白龙过江?看得着的时候没人愿意去看?”

  “是啊!”马玉玲解释说道:“所谓,白龙过江,其实龙峡对面绝壁上的一道瀑布,平日里面瀑布的水量小,在对面看起来,就像是一条白练,这本来就很壮观了,但是一到刮风下雨,那道瀑布水量大增,再加上大风一刮,就如同一白龙腾空,甚至能够直扑对面山璧,那情形的确壮观神奇。”

  “还有这样的地方?”梁初一都好奇不已。

  罗宝财点了点头:“说得没错,真的是难的一见,

  我这一辈子,也就见过这么两次,呵呵,不过,也是没什么时间专门去等着看,去看那两次,也就是碰了巧,不过有一次是差点儿吧老命都搭进去了。”

  “啊…”

  罗宝财喝了口酒,又才继续说道:“那种情景,非得下大雨不能见着,可是你晓得,下大雨的时节也就意味着多半也有山洪爆发,我那一次就是碰上了山洪爆发,嗯,还算命大我跑得快…”

  梁初一越听越来了兴趣:“这么说起来,我倒是真的想去看看了,罗主任,能不能麻烦安排一个人,明天带我们过去看看?呵呵,我晓得,这段时间大家伙儿都在忙着收庄稼,所以,我也不会让空着手去,报酬方面,看看多少合适就多少。”

  按照现在的工资薪酬,请个向导也就几十块钱,梁初一当然不会在乎这几十块钱。

  罗宝财倒是两眼放光,几十块钱,对于村子里面的人来说,绝对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再说,马玉玲本来也晓得那个地方,但是梁初一要找向导,马玉玲也没反对,这就明显的是让村里的人来挣这个钱。

  当下,罗宝财呵呵的笑着答应:“本来收钱这事儿,实在是不好意思,不过这几天实在是忙得不行,要不这样,哎,那个胡三儿,你过来过来…”

  胡三儿浓眉大眼的,一三十来岁大胖子,一开口就笑眯眯的,看着挺和气。

  蹬蹬的到了罗宝财跟前,眉开眼笑的问:“主任,嘛事儿哩?”

  “地里的事儿都清楚了吧,正好,这两位明天想去白龙过江哪里看看,你带个路吧,给钱的。”

  胡三儿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好嘞,呃,给多少钱啊…”

  梁初一笑了笑:“按天算吧,管吃喝,算你五十块。”

  “哎呀,那敢情好…”

  “不过,我们可能会在那儿多玩一会儿,吃的喝的这位马小姐…呵呵…我另外算钱…”

  “好嘞,呃,另外算多少钱?”

  “三十够不够?”

  “那可说好了…”胡三儿继续两眼眯成一道缝儿:

  “我去跟我婆娘说一声,就等着一起过去…”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